刚刚更新: 〔真灵九变〕〔时光和你我都要〕〔重回五零当军嫂〕〔清尘系列之黑骨〕〔神机天国〕〔心里有个兵工厂〕〔隋唐大财阀〕〔披着上帝的球衣打〕〔美漫生存指南〕〔麻辣江湖行〕〔皮墨儿梦游仙境〕〔马大犇和木言几〕〔末日夜叉恸〕〔我真不是神仙〕〔学霸富二代的全新〕〔无敌探险家〕〔医品太子妃〕〔美男榜〕〔重生学霸小娇妻〕〔穿越诸天当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73章 拦道鸣冤昨夜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步氏一族老老少少几十人哭嚎顿足,被数量相当的差役们拿绳子一个挨一个地连成一串,从洞开的院门鱼贯而出。

    几声呼喝威胁之后,哭闹声戛然而止。

    步安抱臂站在院中,向来轻松的笑容里,竟夹杂着一丝落寞与萧索。

    他也是个心理健康的正常人,但凡有的选,谁不希望亲族之间其乐融融。可惜一边是苏氏一族怕他躲他,另一边是步氏一族面目可憎,到头来终于让他做了个孤家寡人。

    都说富贵不还乡,便如衣锦夜行,步安摇摇头,心说自己才刚有些小富小贵,就把两边亲族全给斩断了,往后大富大贵之时,岂不是连个捧场叫好的都没了。

    这时,董捕头已经吩咐完手下差役着人修补院门,临行前讨好道:“公子尽管放心,这回抄家,小的一定盯紧了,一应财物全给公子送来!”

    “谁要你真去抄家了?我吓吓他们而已!”步安哂然道:“你只管送他们下狱,好好看管,千万别出了人命!”

    董捕头连声称是,悻悻然告退离去,一出门了便飞奔起来,心想着这步公子当真难以捉摸,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吓吓他们”,还是临时改了主意……但这都不重要,无论步公子是怎么想的,董捕头都得赶紧追上押解的人犯,亲眼盯着,要不然万一弄出了人命,他这捕头就当到头了。

    其实,心存疑惑的不止董捕头一人,花易寒姑娘也同样一头雾水。

    “前些日子,公子曾说,要找人把抄没步鸿轩的三万两白银送来,想必就是指的这些贪得无厌之辈。”花姑娘不解道:“怎么又临时改了主意?”

    “改主意?”步安瞅了花姑娘一眼,提醒道:“我来问你,这官府抄家,抄没的财物送到我这儿来,合不合道理?”

    花姑娘皱了皱眉,又撇了撇嘴:“……确实不占理。”

    “那我身为步氏族人,买通了官差去抄同族人的家,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步安又问。

    这回花姑娘只是摇头,连答都不用答了。

    倒是素素插嘴道:“那……那银子不就没了着落?”

    “你们还真是大傻、二傻,傻傻分不清楚。”步安翻翻白眼,没有回答她们的疑问。

    从这一天起,步安把名下的地契房契逐渐出手。

    有嘉兴同知张悬鹑暗中帮衬,又有花易寒这个伶牙俐齿、分毫必争的好管家,不出几日,他便售出大半宅院田舍,有将近十万两白银入手。

    十月十四,藩台、臬台两位大人即将返回杭州,嘉兴乡绅设宴送行,陈远桥来请步安同往,被步安婉言谢绝。

    次日一早,步安正睡得香甜,花易寒大惊失色地推门进来禀报,说昨夜烟雨楼下,有步氏族人当街拦道鸣冤,惊动了藩台、臬台两位大人。

    步安眯着眼睛听了几句,摆摆手说声“晓得了”,便接着闷头大睡。

    花易寒拿他没有办法,急得十指交缠,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直到日上三竿,步安才揉着眼睛走出正屋,含糊问道:“早饭呢?你们都吃过了?”

    素素一脸委屈地斜了花易寒一眼——自从花姑娘做了步安的账房,钱就管得格外紧,素素没有零花钱,明知街上有早点摊位,也只能望饼兴叹。

    事实上,连步安都没搞明白,怎么一来二去地,花姑娘就成了自己的管家。

    现在,这位管家小姐也生着闷气,和素素的神情差不多,只是原因截然不同——素素气得是没饭吃,花姑娘气得是“主子不争气”,近来每天都睡到这么晚不算,就连仇家到处告状,他都浑不在意。

    “真是大傻、二傻……”步安从口袋里摸出几块碎银,笑着掂了掂道:“今天老爷亲自上街买馒头去!”

    花姑娘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做得有些过火,没等步安走出几步,便一声不吭地抢在她前头走了出去。

    步安止步,回身朝素素吐了吐舌头,然后从袖口掏出一锭足银,朝着小丫头抛了过去,笑道:“以后我起得晚,你就自己去街上吃。”

    素素接过银子,偷偷朝院门看,见花姑娘走远了,才郁郁不乐地说道:“公子干嘛让她管银子。”

    步安心说,就这小半年都把你堕落成小财迷了,再让你继续管钱岂不是害了你……嘴上却反驳道:“素素会打算盘吗?会记账吗?知道米价、地价吗?”

    “我……我就是不放心她。”素素嘟着嘴道。

    “那好办,花姑娘管钱,你看着花姑娘,不就没事了?”步安笑道。

    素素侧着脑袋想了想,觉得公子的话很有道理,自己算账不行,看住花姑娘却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瞧公子的意思,显然更相信她,而不是那个穿得花枝招展的“老女人”。

    不一会儿,花姑娘提着食盒回来,刚在膳房坐下不久,只听得院外有人敲门,有个女人轻声轻气地问道:“安哥儿可在家?”

    花姑娘一脸疑惑地朝步安看过来,步安便笑着朝外头努了努嘴,轻道:“有人送银子来了,还不快开门去?”

    花易寒赶紧起身走了出去,俄而带进来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小妇人。

    这妇人穿一身鹅黄襦裙,长得颇有姿色,只是面色憔悴,眼中满是血丝,一入膳房,便行了万福礼,一脸拘谨地唤道:“宝哥儿。”

    这一声“安哥儿”喊得亲切,却不是管步安叫哥的意思,间称谓大致与步安所知的明朝相当,“哥儿”乃是长辈对晚辈的称谓,因此,这妇人是步安族中的长辈。

    长辈来了,步安照理该起身回礼,可他却没那个打算,只“哦”了一声,稳坐不动。

    那妇人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更加紧张,胀红着脸,喃喃道:“不瞒安哥儿,奴家这回来……是有一桩天大的冤情,求安哥儿襄助昭雪……”

    “糊涂啊糊涂,你有天大的冤情,来找我有何用?该去官府鸣冤嘛!”步安正色道:“对了,臬台大人尚在嘉兴,你该去找他才对!”

    妇人面色一时难看之极,腿一软便当场跪了下来,泣道:“爹爹他们财迷心窍,千不该万不该,只求安哥儿看在同族同种,救他们性命。”

    步安示意花姑娘把人扶起来,接着道:“救他们性命谈何容易。太爷叔他们也是糊涂,有什么事好好与我商量不好,非要大喊大闹,聚集街头,砸我院门。你可知道,府衙大火当晚,趁火劫掠的贼人尚未捉拿归案,府署正为此事头疼,这一回……是撞在枪口上了。”

    妇人急道:“可府衙大火那日,爹爹他们都在青龙镇上,未曾到得府城啊!”

    “那你去官府陈情便是。”步安喝一口粥,随口说道。

    那妇人这下无话可说,只是哭着求步安施以援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