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锤定音
作者:篱下采菊的小说      更新:2018-01-14
    “哎,我,你忘了咱俩昨夜的事了?你若再不住口,爷可不介意把咱俩的事抖出来。”

    姬无邪眼珠一转,霎时扯过洛清歌衣服,使她凑近自己,故意着。

    他动作搞得好像很神秘似得,出的话却是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这话不但洛清歌听到了,墨子烨也听到了。

    洛清歌气得炸毛,她抬手就要打人,却被姬无邪避开了。

    “姬无邪,你是真不想要你这张脸了!”

    洛清歌涨红了脸,咬牙切齿地骂着。

    她和这人有什么事?这人竟然如此胡八道!

    “啊,你要杀人灭口?你……你可不能这么狠毒!”

    姬无邪吓得别开脸,躲避着洛清歌。

    爷这张脸倾国倾城,可不能让这丫头一把挠破了。

    “姬无邪!”

    洛清歌气得跺脚,所谓者无心听者有意,她真怕某人因为这个往心里去,当真以为她和姬无邪做了什么。

    她忽然抽出了墨子烨腰间的宝剑,双手抱着就要砍向姬无邪。

    “你……你要杀了我?好好好,我错了,我和你什么事都没有!你别杀我好不好?”

    面对着洛清歌的愤怒,姬无邪居然没有反抗,而是瑟缩着求饶,真是让洛清歌有些狐疑。

    “墨子烨,我刚才的那番话都是胡八道的,你可别当真。”

    谁想到,那姬无邪居然转头看向了墨子烨,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嘿……

    洛清歌明白了,人家这是越描越黑啊!

    “姬无邪,你能不能好好话了?不就是老娘撕了你的后背给你治伤了吗?老娘他么的当了一回东郭先生,救了一条毒蛇!”

    洛清歌气得咬牙切齿,她看向墨子烨,心里暗暗忐忑。

    墨子烨一直淡定自若地看着他们,一脸的云淡风轻,根本不像开始的时候那般愤怒,难道墨子烨相信了?

    而这个时候,姬无邪却是扁了扁嘴,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你……你强行撕了爷的衣服还敢当众出来,你简直不知廉耻!”

    洛清歌咬牙,“是谁不知廉耻的?你恩将仇报,还敢反咬一口,姐要是不治你,你还当姐是软柿子好捏是不是?”

    她冷冷地看着姬无邪,骂道。

    姬无邪皱了皱眉,低头扁着嘴不知道怎么辩解了。

    “无话可了?”

    洛清歌贝|齿咬得紧紧的,她冷冷地盯着姬无邪问。

    “那个……”

    姬无邪挠了挠头,邪肆的目光扫过墨子烨,看着洛清歌嘻嘻笑道:“这么……咱俩没有那个?”

    “你……你明知故问!”

    丫丫的,洛清歌简直要骂人了,这人又不是被灌了迷|药,神志清楚的很,昨晚的事他会不知道?还反过来问自己!

    某丫头简直被姬无邪气得无以复加了。

    这人一会儿一个样,倒是让她无从下手了。

    杀了吧……好像坐实了她跟这个人一|夜夫妻的事实;不杀吧,看着又真是来气。

    “哦,那是我错了,错了。”

    姬无邪顿了一下,嘿嘿两声干笑看向了墨子烨,“昨夜爷被老墨打伤了,有些神志不清,可能错了话,老墨可别当真哦。”

    他完,看向洛清歌,“那个,姐姐,既是你救了爷,爷认你当姐姐好不好?”

    嗯?

    洛清歌挑眉诧异地看着这个人,真觉得自己老了,连思路都跟不上了。

    这人居然要当她的兄弟?

    “滚!”

    然而,洛清歌可不待见他,这个人整个一个妖孽!

    不但长得妖孽,做事也不按常理出牌,话就更不用了,简直满嘴跑火车,还能恣意勾芡!

    “姐姐,你收留我呗!”

    姬无邪见人家不理她,顿时上来拽着人家的袖子求道。

    忽然,他耸了耸肩,皱着眉,“你……你给人家下的药还没有解呢!”

    这痒痒简直让他生不如死。

    若不是刚才他一番折腾分散了注意力,这会儿早就挺不住了。

    现在这一静下来,他倒是撑不住了,后背一直痒痒,让他忍不住就要磨蹭,他可怜兮兮地看着洛清歌,“姐姐,你快帮我解了

    吧!”

    “解了?那我这医馆的损失怎么算?”

    “赔!”

    “那我这齐王妃的名声怎么算?”

    “赔!”

    “你赔得起吗?”

    洛清歌一撩衣裙坐到了椅子上,冷眼瞧着姬无邪问。

    “我……”

    嘿!

    姬无邪从没有像现在一样后悔自己这能把死人活、能把活人死的嘴上功夫。

    “我给姐姐当牛做马!”

    无奈后背奇痒无比,他不得不低头求人了。

    “本姑娘稀罕你?”

    不知怎么的,洛清歌居然对这个姬无邪莫名地有些反感,就看那姬无邪对墨子烨的那份情意,就忍不住让她生出一种三的既

    视感来。

    “姐姐不稀罕我可我稀罕你呀!你这医术的确能掌人生死,我拜你为师,跟你学学。”

    “哟,主意打到这来了。”

    洛清歌一声轻笑,还真没想到姬无邪会生出这样的想法来。

    “你真想学?”

    这次,开口的不是洛清歌,而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墨子烨。

    洛清歌倏然抬头看着他,眼里带着几分埋怨。

    “嗯。”

    姬无邪赶快点着头,生怕人家反悔似得。

    “这可是你的,要给我的女人当牛做马,日后你要是有所违背……”

    “天打雷劈!”

    不等墨子烨完,姬无邪已经机灵地接下了话茬,嘿嘿笑着。

    “成交!”

    墨子烨一锤定音,居然就代替洛清歌答应了。

    “墨子烨!”

    洛清歌着实忍不住开口了。

    “先给他解毒,你跟我来。”

    墨子烨眉眼含着轻笑,吩咐着。

    洛清歌有些气恼,她犹豫着拿出了瓷瓶,摆弄半天突然眼里闪着狡黠,转过姬无邪的身体。

    “你干嘛?”

    姬无邪莫名地有些害怕,这女人的药……他可见识过。

    “解开衣裳。”

    洛清歌吩咐着。

    “你……又想看爷的背?”

    姬无邪无奈咬牙,心不甘情不愿地解开了衣衫。

    然而,就在他脱掉外衫的时候,洛清歌手里的药瓶却是易了主。

    “墨云,找人给他上药!”

    墨子烨吩咐一声,抓起洛清歌的手,直奔二楼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