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当宗师在都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官妖〕〔老公宠妻太甜蜜〕〔吞食天地之系统〕〔美女的贴身狂龙〕〔邪王盛宠:萌妃逆〕〔白圭的商业帝国〕〔奇怪的鬼〕〔三国之蜀汉中兴〕〔鬼仙狂妃:王爷求〕〔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军婚小媳妇:首长〕〔黑巫秘闻〕〔重生空间之全能军〕〔重生绝宠男神:慕〕〔最强医神:重生逆〕〔宠妻入怀:老公,〕〔盛世毒妃:鬼王,〕〔绝世神通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祸害 第126章 应变
    砰!

    这一棍着实不轻,让到座位上的书生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被打的那个公子哥更是抱着腿嗷嗷直叫,眼睛似乎都要飙出来。如何都不明白,一个女孩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力气。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敢当众调戏良家妇人,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林晧然一看这丫头已经出手,在暗感这丫头正义感过于旺盛的同时,不得不先声夺人,先是亮起正义的大旗帜。

    刚才的一幕他亦是看在了眼里,这确实是一个该揍的恶少。

    公子哥抱着那疼痛的大腿,恼羞成怒地咬牙道:“你可知道我父亲是谁?我父乃当朝的工部右待郎戴义,你们是活腻了吧?”

    噗!

    林晧然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是要吐血的。虽然知道广州府的官员很多,但这才刚到广州府,却是遇到了一个牛叉的三品官子弟。

    他可清楚地记得,现在严蒿的儿子严世藩正是工部的尚书,若那位工部右待郎跟上司交好,那可是当朝最有权柄的严党中人啊!

    “且不戴待郎会不会赞同你这等行径,哪的是他,亦不敢无视王法吧?”林晧然声色俱厉,正义凛然地望着他道:“我江月白就是要管管这事,看你如何将我弄死!”

    “你……你就是江月白?”戴水生却是一惊,他可是知道这人攀上了谈恺的粗大腿,连自己的父亲对谈恺都得礼敬三分。

    “不错!”林晧然倨傲地回答道。

    在场的不少书生亦是附和,似乎是有了些底气,那股正义感当即蠢蠢欲动,声援起林晧然,并指责这个光天化日非礼少女的工部右待郎的儿子。

    戴水生对其他人的指责充耳不闻,认真地打量着林晧然,心随电闪地权衡着利弊。

    这人的才名早就名闻两广,若是这次乡试和会试都顺利通过的话,那他将会以进士的身份入朝为官,成为两广最耀眼的年轻官员。

    由于谈恺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这人中进士很可能搭上这一条线,极可能到都察院当御史,那可是能咬他父亲的职位啊!

    反观父亲,虽然已经是官至工部右待郎,但年龄差不到已经到头,再难得到寸进,没准这些年就得去南京养老。

    若现在真将人彻底得罪了,不可能给老爹埋雷,怕是不利于他自身以后的发展。欺负一些无权无势的学子还可以,若是跟这个两广最有前途的年轻人结下怨仇,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江兄,我只不过是跟这个娘子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戴水生打定主意进行退让,便是微笑地朝着他道。

    他父亲早就教导他,对上要能忍,对下要能欺,打人要一棒打死。像权倾朝野的严阁老,前些年对李默亦是选择了忍让,最后找到恰当的时机便一捧打死,这才是真正的高人。

    这些话他一直记在了心里,故而他比其他的纨绔子弟要更能容忍,如今他决定先忍着这口气,将来找机会讨回来便是。

    林晧然却是得理不饶人,又是冷哼一声道:“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

    咳!

    却是这时,跟着戴水生坐一起的书生轻咳了一声,朝着那对父**沉着脸道:“你们是不想在这里继续卖唱了吗?”

    “没!少东家,没的事!”老头急忙朝着那个身穿生员服的书生摇头,然后拉着她的女儿道:“是个玩笑!是个玩笑!都是闹得玩的呢!”

    少女虽然还很是害怕,但这时亦是呛着眼泪,哽咽地跟着点头。

    虎妞皱着眉头打量这一切,心里有着很多的困惑,她的脑袋已经看不懂事态为何这般发展了。特别不明白这对父女明明受了欺负,却是在开玩笑。

    林晧然心里暗叹一声,当即掏出了一锭银两丢到那个铁盘上,冷漠地道:“没劲!这是本公子赏你的,到别处给我拉一曲!”

    “好的,谢谢江公子!”父女看到这锭雪白的银子,都是着实吓了一跳,果真是阔绰的公子哥。

    戴水生有心跟这个两广最有前途的年轻人结交,而且他有好东西可以共享,但看着他竟然离开,当即有些怅然若失地目送他离开。

    但他却是不知,那个年轻人已经紧张到极点,在下楼梯的时候,看着虎妞眉飞色舞,并狡黠地望着他,他当即暗暗瞪了她一眼。

    好在,那人没有识破他的身份,然后让着这对父女到另外卖唱,他带着虎妞几个先行离开,到时再找个安全的地方解决肚子。

    看着人离开,戴水生其实想要跟上去,但他的同伴龙腾飞却拉住他问道:“戴兄,你可还没告诉我,那事能不能办呢?你父亲有没有来信呢?”

    “你可知道咱们的恩科乡试主考官是从哪里选派的吗?”戴水生嘴角微微翘起,目光轻蔑地打量着他道。

    “乡试历来都是从翰林院选派的啊!”龙腾飞抬起头,困惑地望着他。

    “是翰林院不假,但这次却是南京翰林院!”戴水生点了点头,但语气充满着不屑。

    这届广东恩科乡试跟着以往有着些许不同,以前主考官都是从北京翰林院派遣人下来主持,但嘉靖帝是五月份才确定要举办恩科,故而从北京翰林院派人下来,根本赶不及在九月初四到广州府召开乡试。

    正是如此,在严蒿的建议下,偏远的省份改从南京翰林院派人前来广东主持乡试。

    若北京翰林院的官员是徐徐升起的朝阳,那南京翰林院的官员无疑是黄昏下的夕阳,二个机构的官员拥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命运。

    “真……真的吗?那是不是有可能办成?”龙腾飞听到这个消息,眼睛亦是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自然是能办成!你只要好好跟着我,保证有你吃香喝辣的!”戴水生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很傲慢的模样道。

    “一定!呵呵……我敬戴兄,祝你金榜题名!”龙腾飞端起酒杯,卑躬屈膝地陪笑,已经打定主意牢牢攀着这棵大树。

    哎呀……

    正是喜庆之时,戴水生的嘴一咧,将那裤子卷起,却看到大腿处乌黑红肿了一大片,这丫头这棍真心是要人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