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街区〕〔独家私宠:帝少的〕〔溺宠天师大人〕〔蜜婚娇妻:老公,〕〔残王的特工宠妃〕〔女主穿成了个蛋〕〔阅读封神系统〕〔绝望末路〕〔元尊归来〕〔侠武大宋〕〔六界商城〕〔快穿通缉令:黑化〕〔穿越农女修仙记〕〔梅开一度〕〔阆风〕〔七十年代大佬生涯〕〔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校花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女人,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祸害 第218章 红面纱
    潮州会馆这边,亦是得知了真相。

    这事得从舞弊案起,由于这次参加会试的考生涉案,故而这些人并没有参加会试的资格,自然不能获得贡生的功名。

    朝廷为了的颜面,自然不能让这些“罪犯”登上榜单,同时亦不能让他们占了名额。

    正是如此,圣上做了一个决定,为了防止又生新的舞弊案,只传一道旨意进入贡院戒慎堂,让内帘官选取四百名贡士。

    待到四百份试卷出炉后,按着以往的流程进行揭示榜单,但却多了一项工作,但是将所有涉案的考生从榜单上剔除。

    由于涉案的考生多在南卷,所以又以南卷实录考生为基准,即占录取总人数的55%,再相应地剔除北卷、中卷的贡士名额。

    经过查核,福建和南直隶一共有二十二名榜上考生需要剔除,所以南卷实录人数为一百九十八名,故而本次恩科会试一共录取三百六十名。

    遵守着南北卷的贡生录取比例,北卷和中卷都需要剔除名额,故而北卷实录人数降为一百二十六名,中卷实录人数降为三十六名。

    朝廷针对乡试舞弊制定的解决方案,对于参加会试的举人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中卷多了六个贡士名额,北卷多了二十一个贡士名额,而南卷多了三十三个贡士名额。由于涉案人员是南卷的福建、直南隶,故而江西、江浙和广东的考生无疑是最大的获益者。

    特别广东历来被福建、直南隶压着一头,如今这两个地方的新科举人都被淘汰出局,名额又平白无故增加三十三个,很多尾位的贡士位正好砸在他们的头上,当今是天上掉馅饼。

    正是如此,这三百名开外的贡生有效,是这些乡试舞弊案的最大“获益者”。

    “若非三位威武不能屈,并帮我等洗清了嫌疑,这次别中得贡士,怕亦跟福建和南直隶的学子一般没了功名,还请受一拜!”

    张一山等人在得知真相后,便是郑重地朝着林晧然、宁江、杨富田三人行礼。

    他们这次不仅是避过一场祸事,更是得到福泽,改变了落榜者的命运。特别他们的实力本就不强,这次无法中得贡士,极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取得这个功名。

    现在侥幸遇上这等天大的好事,如何不让他们对林晧然等人感激涕零呢?

    杨富田却是站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地问道:“我是该坐着还是该拜?”

    大家闻言,便是哈哈大笑。

    在进到三百名后,潮州会馆这边突然消停了下来,起码热闹程度已经弱于江西会馆那边,那边的烟花声明显更加频繁。

    “捷报广东广州老爷,张讳伟,高中戊午科会试第一百零八名贡士,金銮殿上面圣!”

    ……

    眨眼间,便已经快到进入了一百名。

    事情不可能尽善尽美,这里的三十九人不可能全部中得贡士。看着张伟拿到喜报,而榜单又来到了一百名内,有些人已经是彻底死心了。

    会试汇集了全国最厉害的读书人,要想挤进前一百名,这谈何容易?

    不少落榜的人倒没有过于伤心,毕竟先前有了这个猜测,而且实力早就摆在这里。这次选择北上赴考,其实只是为了经历一次会试,给自己一个交待。

    王子明抱的正是这个想法,有些失落,但并没有伤心。而且他已经决定,明天就到吏部报道,安心做一个举人官。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虽然这次没能中得进士,但却得到了一份情谊,跟着至少十位进士官结下了友谊。特别在这里,还有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天才,而且他觉得这人以后很可能会成为广东乡党魁首。

    “捷报广东潮州老爷,宁讳江,高中戊午科会试第四十九名贡士,金銮殿上面圣!”

    ……

    又是一份喜报远来,让到紧张得手心冒汗的宁江,亦是放下了心头的那块大石。

    没有少年得志的张狂,他朝着在座的各位一一谢礼。自从认识林晧然后,这个闷骚的公子哥亦是受了些打击,为人显得沉稳了一些。

    随着最好的几位举人中得贡士,大堂的三十八名举人亦是望向了林晧然。因为大家都已经明白,该中的都已经中了,没中的则注定已经落榜,只剩下林晧然最后一份喜报。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隔壁江西会馆的烟花已经响了好几轮,最新的消息是也已经报到了第十名。

    “应该到前五了吧?”

    林晧然估算着报喜的进展,心里不免紧张起来,端起茶杯润了润嘴唇。

    虽然他对中得贡士很有信心,只是如今喜报进入前十这么久了,仍然没有动静。谁知道,会不会徒生什么变故,他其实是一个落榜者呢?

    “哈哈……林兄,紧张了!”杨富田突然指着他笑道。

    “谁我紧张了!”面子使然,林晧然狠瞪了他一眼。

    “不紧张吗?那你为何端我的茶杯呢?”杨富田指着他手上的茶杯,得意地讦笑道。

    林晧然愕然,低头一看,还果真如此。

    “换作我是林兄,亦得紧张啊!”

    “每次榜单都是从低到高,对林兄这种天才真是折磨!”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的便是林兄这种人了!”

    ……

    大家自然不可能取笑林晧然,任谁在这个时候,都会是这种反应。这不仅是中与不中的问题,是高中与落榜的天壤之别。

    却是这时,原本安排在胡同口等候消息的猴子跑回来,指着外面大声控诉道:“那个戏台已经搭好,但他们拉的绳将将那条过道都给封住了。”

    “岂有此理!我去跟他们理论!”

    听到这个消息,杨富田等人当即一同走出去,却看到戏台的布帘已经拉起,一根根长绳从左上方拉到右下方固定,那些绳索如同飞虹般挡在过道中。

    嗤!嗤!

    却是这时,对面有快马远来,一把利刃划断长绳。每一刀都是那般的果决和狠厉,而随着一根根长绳被划断,那几块红色的布帘纷纷落下,如同一位漂亮的姑娘揭开了红面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