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争虎斗〕〔霸道小叔,请轻撩〕〔(快穿)祖师奶奶她〕〔超级兵王叶谦〕〔叶幽幽顾瑾寒〕〔透视兵王在山村〕〔牧宜〕〔我在古代养媳妇〕〔帝女心劫〕〔嘿,魔法师〕〔重生千金:国民女〕〔网游:灵武皇妃〕〔我很凶猛〕〔杨小落的便宜奶爸〕〔覆手〕〔三国之武魂通天〕〔天青色等蔷薇雨〕〔将军抢亲记〕〔超品巫师〕〔重生军嫂在瓷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祸害 第397章 隐忍与鼓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人开恩,请让张氏候保出狱!”

    “大人开恩,请让张氏候保出狱!”

    “大人开恩,请让张氏候保出狱!”

    ……

    堂下的百姓呼啦地跪倒一大片,纷纷为着张敏求情。

    这时代的百姓总体还是善良的,心里亦有着一把称。一个如此真心待自己婆婆的妇人,怎么会是毒害自己丈夫的凶手呢?如今张氏已经身怀六甲,亦不好再呆在牢房那种地方。

    不说是堂下的百姓,连同堂上的衙役们都用请求的目光望向林晧然,心里都偏向于孕妇张敏,而不是那个好赌的仵作沈五。

    林晧然看着堂下跪拜的黑乎乎人群,亦是有些动容。

    这雷州府或许是一个罪恶横行的地方,甚至他还没上任就遇到两起惊天大案,但百姓总体还是纯朴的,都怀着一颗善良的心。

    咦?

    林晧然正要有所决断,只是目光望向远处,整个人顿时一愣。

    因为在人群的外围处,有一个鹤立鸡群的窈窕身影。那美妇人蒙着面纱,但体态婀娜多姿,身穿着一件锦绣长裙,肩披蓝色的翠水薄烟砂,成熟诱人的身段有一种高雅的气质,一双经过修饰而透露威严的长眉,跟着江夫人极为相似。

    咳!

    孙吉祥看着林晧然突然间失神,以为他是拿不住主意,便是轻咳一声,并朝着他点了点头。

    “按正常程序,本应该将疑凶张敏收监,但念及其有孕在身,可以候保出狱,退……!”林晧然回过神便朗声宣布,然后扬起惊堂木想要退堂。

    却是这时,堂下一个声音打断道:“大人,民妇觉得这毒妇可能是谎称有孕,别给她有机潜逃了,请安排太夫再查验!”

    啪!

    林晧然再三被人打断,心里仍着窝着火气,惊堂木趁势猛敲,冲着堂下的刘三妹怒道:“本官断案,岂容你这个妇人指使!来人,给本官掌嘴!”

    话刚落,两名衙差就向着那个多嘴的妇人走去,其中一个衙差将她擒住,另一个衙差用一尺长一寸宽的小板子猛抽。

    仅是“啪啪”两下,嘴巴就被打得像两根香肠,痛得刘三妹呜呜哽咽道:“别打了,民妇错了!”,只是衙差并不留情,又补上了八下。

    对于刘三妹的遭遇,大家却是没有同情,甚至算是大快人心。

    这个女人眼里根本没有是非黑白,一心只惦记着那点家财。如今知府大人都同意她嫂子回家养胎了,她却还想要多生枝节,竟然提议让丈夫复诊。

    林晧然握起惊堂木,看着虎妞似乎要出言,便是瞪了虎妞一眼,虎妞目光幽怨地撅起嘴巴,“啪”地一声,沉声道:“退堂!”

    虽然没有达到无罪释放的结果,但张敏亦是喜极而泣,又跟着瞎老太抱在一起痛哭。

    堂下的百姓看到想要的结果,显是很高兴,很多人直呼林晧然是个青天大老爷。

    或许是以前的知府太操蛋了,如今在他们的心里面,青天大老爷的标准已经降得很低,只要不作恶、听取民愿即可。

    “娘,这次多亏虎妞,是她帮媳妇申冤的!”张敏又拉着瞎老大,介绍虎妞道。

    “多谢小恩公,你是我家的大恩人!”瞎老太亦是感谢道。

    “哎呀,你不用多谢我,我都没做什么!”虎妞却是不居功,脆声地说道。

    退堂后,林晧然穿过恭寅门,向着后宅的方向而去。

    这起案件自然还不能算是结束,得让府里的仵作重新检验尸身。若证实刘兴死于蛇毒,那自然就能成功翻案,若证实刘兴死于砒霜,那张敏还得抓回来。

    “师爷,本官的表现如何?”林晧然的心情显得不错,对孙吉祥微笑着问道。

    “极好,大人当真是奇才!”孙吉祥跟在身后,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林晧然回头睥了他一眼,哑然失笑道:“亏我一直觉得你不是拍马屁的人,没想到你也不能免俗啊!”

    “非也,我还真是有感而发。大人的才华自不必说,先前在翰林院修检厅创刊,如今的审案张驰有度、揭穿宋三的小把戏,这足见大人的能力非一般人所比拟!”孙吉祥由衷地感慨道。

    林晧然听到孙吉祥的这番话,虽然知道有故意讨好自己的意思,但心里仍旧如同吃了蜜一般,对自己的审案能力亦进行了自我肯定。

    在没有上堂前,他一直都是患得患失,毕竟从没有审理过案件。只是往着堂上一坐,又有官威加持,他突然发现审案远没有想象中复杂。

    这刚回到签押房,茶还没喝上两口,主薄韦忠国便前来求见。

    林晧然放下茶盏,在里屋接见了韦主薄。

    韦主薄是举人出身,如今又将近六旬,在官场明显没有什么人脉。若没有机遇的话,恐怕熬到死,都未必能当知县。

    林晧然亦是看出了这一点,知道这人必定想抱他的大腿,而这种人亦难生二心。只是他得先观察这人的能力,不能捧一个庸才上位。

    “下官韦忠国拜见府尊大人!”韦主薄恭敬地行礼,显得很是恭卑。

    林晧然微微点了点头,注意到他额头处有道伤痕,不由得直接询问道:“韦主薄,请坐,你的额头是怎么回事!”

    “下官不小心嗑到的,不碍事!”韦主薄讪讪地摸了摸伤痕,然后便组织语言道:“府尊大人,下官听从您的指导,今日前去重整鱼市,但我们受到了一点阻碍!”

    “什么阻碍?”林晧然端起茶盏,眉头微蹙道。

    “一帮人阻止我们的人进入鱼市,还发生了一点冲突!”韦主薄低声说着,还小心地观察林晧然的反应。

    林晧然轻啐一口茶水,眼睛闪过一抹不满道:“你们是官差,这事还用我教你怎么做吗?”

    说实在的,他对乔主薄有几分失望。对付地痞流氓,那就要比他们更硬气,若是选择退缩的话,反而助涨了对方的嚣张气馁。

    “我原本是打算将他们捉回来的,但有一帮卫所的士兵在帮着他们,其中还有一名百户,所以我……才回来询问大人您的意思!”乔主薄亦感受到林晧然的不满,便老实地说出缘由。

    林晧然的眉头当即蹙起,在粤西这辽阔的土地上,大祖时期便设置了神电卫,而神电卫在沿海各处又添置下属卫所。

    如今是文臣当道的时代,他自然不用惧怕一个小小的百户。甚至都不需要上本弹劾,只需要找他的上级机构聊一聊,这货就能被丢到山旮旯里去。

    只是神电卫都是世袭兵,关系难免会错综复杂,一个百户可能会牵扯着一大帮人。特别他想要搞好市舶司,需要依仗神电卫的力量。

    捏死一个小小的百户事小,但因此让神电卫对他产生抵抗情绪,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那个百户是哪个卫所的?”林晧然思忖片刻,便是慎重地询问道。

    “他自称是海康所的,气焰十分嚣张!”韦主薄小心地回答道。

    海康所是一个千户所,虽然以“海康”为名,但雷州城坐落在东海岸,而它却地处西海岸,两者相距较远,倒是乐民千户所要更近一些。

    “贾豹跟海康所的将领往来密切吗?”林晧然的眉头微蹙,又是认真地询问道。

    “没有!我在雷州城多年,贾豹从没有跟卫所的武将有过往来,今天这个百户像是突然间冒出来的!”韦主薄亦是颇为不解地道。

    林晧然沉思片刻,又是说道:“你先调查清楚怎么回事,鱼市的事情可以暂缓。”

    “下官的遵命!”乔主薄行礼道。

    目送着韦主薄离开,林晧然的手指轻敲着桌面,发现问题比想象要赫手。如果贾豹只是单纯的恶霸,直接打掉便是,但偏偏这人竟然跟神电卫扯到一起。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在下放之初就跟严嵩商谈过,严嵩从江浙征调一名强将过来主持神电卫,会全力支持他开海。只要那名强将能够掌握住神电卫,那他倒不用顾忌太多。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贾豹确实猖狂,为了鱼市的那点利益,竟然敢跟着他这个新任知府对着干。特别这明明是他上任后的第一把火,贾豹竟然敢灭掉,当真让他感到窝火。

    不过他觉得这时应该学习徐阶的隐忍,哪怕手里抓着一副好牌,亦要先摸清情况再出牌。先让贾豹猖狂几日,到时再狠狠地踩死。

    孙吉祥将乔主薄送出去,走回来说道:“海康所的那名百户应该是今日恰好来雷州城办事的,方才我送韦主薄出去的时候,看到海康所的一名小旗提着两名流贼的人头来领赏了!”

    “知道他们来雷州城办什么事吗?”林晧然随口问道。

    “这个倒不清楚!不过那个小旗很有意思,说那两名流贼很厉害,让他一名手下重伤了,非要我们给他定格高一点,两颗人头要三两银子!”孙吉祥摇了摇头,然后笑着说道。

    两颗人头三两银子?

    林晧然听到这个价码,却是微微一愣,当初徐亮人头的赏钱都够他上京一路的开销了。

    不过旋即一想,徐亮是倭寇的头目,能让武将官升三级,自然不是一个小小的流贼能相比的,赏钱自然亦是天壤之别。

    只是这事倒给他提了个醒,若是想尽快消除粤西海盗的实力,这赏钱确实不能定得太低。不能杀掉两个流贼,结果连汤药费都不够。

    “你去叫那个小旗来我这里!”林晧然犹豫了一下,又是说道。

    孙吉祥略感意外,不明白林晧然如今的身份,为何会召开一名大明最低等的武将。只是他亦不会多问,当即领命而去。

    正是这时,衙门外的鼓声响起。

    林晧然的眉头微蹙,猜测是虎妞那个野丫头又给他添乱了。

    他如今正想要招揽人才,结果她倒是好,偏偏在这时又敲了鸣冤鼓。不得不承认,虎妞那丫头得好好管教一下才行。

    没多会,孙吉祥领着一名身材魁梧、眼睛炯炯有神的年轻汉子走了进来,但孙吉祥手里亦拿来两份刚刚送上来的状子。

    “大……人!”乔一峰打量着林晧然,显得有些拘谨地道。

    “请坐!”林晧然打量着这名小旗魁梧的身形,发现确实是一个好料子。看着他憨厚的面相,估计这不是冒领手下战功之人,而确实是他杀掉两名流贼。

    “谢大人!”乔一峰在桌子前坐下,小心地偷偷打量着林晧然。

    林晧然接过孙吉祥递过来的两份状子,当看到状子的内容,第一个想法就是提起虎妞那个野丫头狠揍一顿屁股。

    这两份状子都是要翻案,而矛头直指仵作沈五。

    一份是小吃铺的老板苏娘,死者到小吃店吃食,结果被噎死,故而被判处死刑。

    只是如今,苏娘以为仵作尸检有误。因为那日吕牛进来之时,就已经咳血,应该其他原因致死,故而要求重新进行尸检。

    一份是城南某村的美妇人陈有容,死者是其丈夫,罪名是她伙同奸夫将丈夫杀害,并弃尸于河中。

    但如今,陈有容亦以为仵作尸检有误为由,申请重新进行尸检。因为他丈夫尸体伤痕虽多,但似乎没有致命伤,加上那日暴雨,怀疑是她不懂水性的丈夫不慎落水被淹死。

    很显然,这两人突然翻案,始作甬者必然是虎妞无疑。

    “你是海康所的小旗?”林晧然压着怒意将两份状子放下,微笑地望着乔一峰道。

    “是的,小的叫乔一峰,是世袭小旗!”乔一峰紧张地回答道。

    “你为何觉得那些人不是普通的流贼?”林晧然很自然地找到切入口,望着他的眼睛道。

    “身型和狠厉!虽然他们只有五个人,但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流贼!”谈到这个话题,乔一峰显得很是专业和认真。

    林晧然看到他眼神不似作伪,蹙着眉头道:“你在哪里遇到这五名流贼?”

    “就在城西十里处的山林里!”乔一峰回答道。

    林晧然听到这话,不由得想起追杀樵夫的那帮黑衣人。如今看来,杀死李县丞那伙人来路确实不凡,而那樵夫恐怕是凶多吉少。

    “哥,你怎么还不出来升堂呀?”却是这时,一个小身影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那张粉嫩的脸蛋充满着埋怨之色。

    林晧然眉头微蹙,发现这丫头实在太不懂事了,没看到你哥在商谈正事吗?特别他想从这位小旗的嘴里套取海康所的信息,这丫头不是来添乱吗?

    虎妞刚埋怨完,却指着乔一峰怒道:“乔一峰,你来得正好,欠我银子该还了!”

    在林晧然诧异的目光中,乔一峰尴尬地挠着头道:“虎妞舅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从姑获鸟开始〕〔武道大宗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