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印至尊〕〔主神调查员〕〔斩魄之剑〕〔桃运邪医〕〔天脉谜踪〕〔逆天命:问梦情〕〔末世农场:黑心商〕〔演戏从超神学院开〕〔每一秒都在修炼〕〔剑逆天穹〕〔帝尊在上,医妃宠〕〔万界黑科技聊天群〕〔诡世将星〕〔纯阳第一掌教〕〔玄元立道〕〔帝妃惊天〕〔偏不入中宫〕〔系统之屠仙灭神〕〔强取豪夺:二少,〕〔都市之地狱之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祸害 第501章 神奇火锅
    “这话在理!我们现在谈论这些还言之过早,大家还是将精力放在当前的难题吧!”沈六爷若有所悟地望向林晧然,当即就响应道。

    对于雷州府目前的形势,他比谁都更要清楚。如今规划得再漂亮,其实一点用处都没有,毕竟这粤西的海域并不太平。

    现在别将棉布销往吕宋等地,能不能从粤西海域顺利出航,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一船的好棉布,正会是送羊入虎口。

    正是如此,目前他们除了全力完成这个大订单外,则是要想办法解决粤西的海盗问题,起码得除去硇洲岛上的蓝旗帮。

    他们直接跳过硇洲岛的问题,谈论雷州布下南洋,看似很激动人心,但却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亦是难怪,林晧然要打住这个话题了。

    翁掌柜却误以为林晧然觉得他们是好高骛远,便是笑着回应道:“确实是这个理!饭要一口口吃,当前的首要工作还是完成这项大订单!”只是到这订单的事,他的眉头蹙起,望着林晧然认真地道:“林大人,我始终觉得棉花是制约咱们雷州布的最大因素,这笔大订单需要棉花,以后的发展更需要棉布,但周边地区根本无法满足我们对棉布的需求。”

    杨春来等人觉得这话在理,便又是望向了林晧然,想听听他有什么应对之策。

    沈六爷发现翁掌柜根本没有看清形势,亦怕他的话会激怒林晧然,便是急忙笑着道:“翁掌柜,方才你不是了吗?这饭要一口口吃,现在这笔大订单差多少棉花,我会想办法给你弄来!至于将来如何弄来棉布,这事其实很简单,就算大明弄不到棉花,咱们亦可以从南洋那边采购嘛!不过还是那句话,咱们现在就别扯得太远,专注于当下遇到的难题!”

    南洋采购?

    林晧然抬头望了沈六爷一眼,却不是他没有想到这个解决的办法,而是诧异于沈六爷亦有这个想法,发现沈六爷的眼界比其他人确实要更高一些。

    由于雷州府不是棉布的最佳种植区,产能要逊于江浙地区,故而雷州府不适合发展大规模种植。正是如此,这棉布原料必然靠外部,江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海外似乎会更好。

    特别是南洋那些国家,那里的土地虽然并不肥沃,甚至都没有水利基础设施,但棉布并不是依赖水源的作物。在那种地广人稀之地,很适合大规模种植棉花。

    从雷州运送一船布过去,然后又运回来棉花,亦是一举两得。

    妙!

    杨春来等人听到沈六爷这个看似很随意的提议,眼睛却是微微亮起。

    若是能够从南洋采购棉花,不仅解决联合作坊棉花的需求,极可能比松江布更有成本优势,届时甚至可以占据整个大明的棉布市场。

    不过,他们这次都不再吭声,方才林晧然已经定了调,只谈论当前遇到的难题,将来的目标则要暂时先放到一边。

    谷满仓跟沈六爷比较熟悉,若有所思地望向沈六爷,想探究他为何不摆出这个话题进行讨论。却见他扯了扯身上的蓝绸卦子,二心亦是心有灵犀,当即就明白过来。

    这亦是林晧然的一个高明之举,故意压着不要谈将来的前景,而是强调解决当下的问题。等他们回去稍微琢磨,定然能猜到林晧然的意图。

    这大订单的难度不大,接下来自然是要解决海盗问题,起码得拔除硇洲岛的蓝旗帮。而他们作为开海的最大受益人之一,无论如何都该出谋献策,帮着林晧然解决掉蓝旗帮。

    一念至此,谷满仓突然发现他自己还真能够帮一点忙,昔日他救过蓝旗帮的一名成员,没准可以发展成内应。

    赵富贵亦是反应过来,同样发现在对付蓝旗帮的事情上出一点力。不过这里人多,且又不是特别关键,便打算迟些再独自告诉林晧然。

    在后花园的凉亭用过茶后,林金元走了过来,晚宴已经准备好了。在这话的时候,朝着林晧然狡黠地眨了一下眼睛。

    林晧然仿佛没有看到,对着沈六爷等人发出了邀请道:“本官备了一桌酒席,还请诸位赏脸!”

    沈六爷等人自然不会推辞,便是装着受宠若惊地应承下来,然后便跟着林晧然一起离开后花园。只是他们才穿过月亮孔门,门房便来禀报有客人求见。

    来人却亦是熟人,谷青峰这些时日没少进入府衙,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而他身后却是有一阵子没见的江荣华。

    江荣华身穿着普通的棉衣,那一张儒雅的脸上多了些许沧桑,蓄起了一些稀疏的胡须,整个人看似更显得成熟。

    他今天跟着谷青峰刚从东海岛前来,一进到雷州城后,他却是有一种恍惚。这里的街道还是那条街道,但热闹程度却不可同日而语,周围亦新开了很多的商铺,呈现着欣欣向荣的面貌。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终于相信了谷青峰的话。在林晧然的治理下,如今的雷州城已经大变样,很快就会成为整个粤西最繁华的古城。

    现在再次见到林晧然,他的内心更是复杂。尽管这人身穿便装,并朝着他温和而笑,但他知道这人不再是昔日那个穷书生,而是这座城的最高管理者。

    特别这次跟在东海岛上不同,这里是雷州府的府衙,林晧然哪怕不穿官袍,亦是无法掩盖住他身上的那股官威。

    “一路辛苦了!来,酒菜刚刚准备好,咱们今天不醉不归!”林晧对着江荣华和谷青峰亲近地着,并拍了拍江荣华的肩膀,便邀请他们一起前去用餐。

    沈六爷等人都清楚,这两位是林晧然昔日的同窗好友,并没有争主次的意思,却是故意让他们三人走在最前头。

    众人随着林晧然到了饭厅,只是走到桌前,却不由得一愣。赵富贵走在前头,这时顿住脚步,诧异地回头望着其他人。

    沈六爷亦是看到了桌面,发现上面竟然没有摆菜肴,只摆着一个鸯鸳锅。抬头跟着赵富贵相视一眼,亦是一阵的错愕。

    这桌面没有菜肴,只摆着一锅汤,难道用汤来招待他们不成呢?

    谷满仓的脑洞比较大,猜测林晧然是愤于他们这些人在对付蓝旗帮一事上不肯出力,如今却是要给他们难堪了。

    咕……

    江荣华看到这个锅,却是眼睛一亮,咽着口水,毫不客气地对着林晧然道:“我有一年没吃了,其实这次回来,有一半就是冲着它!”

    “若愚兄,有鸭肠子吗?我要鸭肠子!”谷青峰亦是咽着口水,满是期待地望着林晧然道。

    “大家请坐!”林晧然招呼沈六爷等人坐在左手边,而将这两位同窗安排在右手道:“有!虎妞挺喜欢鸭肠子,所以准备了不少!”

    沈六爷是个直爽的性子,猜到这顿饭另有玄机,便直接对谷青峰开口询问道:“青峰,你们这是唱哪一出,这锅汤怎么吃?”

    “这应该不是汤,而是北方人的火锅!”杨春来常年居于广州府,对大明的饮食文化有着更深的了解,便是指出了这鸯鸳锅的来历道。

    “林大人,不愧是到过京师的人,我还从来没有吃过火锅,这次算是沾光了啊!”沈六爷满怀期待地高兴地道。

    杨春来抬头望了林晧然一眼,然后望向沈六爷摇头道:“这东西其实就是这么回事,用沸水烫熟,蘸些酱料佐之,然没有什么滋味!”

    这却不是他的一家之人,实质很多广州人都是这般认为。在他们看来,这北方的火锅还真不如粤菜,甚至是在糟蹋食材。

    “杨员外,这话你是大错特错了!”谷青峰竖起食指,自信满满地摇着手指道。

    “你什么态度,信不信我抽你!”谷满仓看不惯儿子的得意劲,当即就是怒斥道。

    “呵呵……谷兄,莫要动怒!若非令公子,我又岂会知这火锅另有乾坤,我还得让他解惑呢!”杨春来没有生气,反倒劝着谷满仓道。

    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大家都有结交之意。谷满仓训儿子,就是怕儿子得罪了杨春来,如今是相安无事,他亦是放下心来。

    “杨员外,妙处就在这半边汤里!”谷青峰没有直接揭露答案,而是卖着关子道。

    林晧然坐在首座上,拍了拍手,示意可以上菜了。

    林元宝早就候在门外,听到动静,便带着几个女仆端上了一碟碟食材。这些都是没有经过加工的食材,且份量都不多,但却都很新鲜。

    江荣华并不客气,接过一盘牛肉后,便将整盘牛肉都倒进那个飘着辣椒的汤锅中。陶醉地闻了闻飘起的热气,然后便用筷子搅动一下,又是咽起了口水。

    随着这些时日的接触,沈六爷等人亦是不再那般拘束。对林晧然保持着敬意,但亦显得随意很多,这时大家的眼睛都盯着锅里。

    锅里的牛肉片在红辣汤汁里面翻滚,花椒不时地浮沉,冒起着阵阵诱人的香气,牢牢地吸住了大家贪婪的目光。

    哈哈……

    沈六爷等人都瞪着锅里,突然发现已经沉默了好一会,彼此对视后,不由得朗声笑了起来。到了他们如今的地位,今日却是要在这里争食了。

    他们自然不是贪婪于食材,而是源于一种好奇,想知道这汤有何神奇之处。

    好了!

    江荣华的反应最后,筷子一伸,便是捞起了一串牛肉。

    随着他的筷子伸向汤锅,沈六爷的筷子亦是跟着动。跟着其他人不同,沈六爷是真正饿过的,对抢食更有心得。

    呼……

    江荣华猛吹了一口牛肉上的热气,嘴巴张开就要送进嘴里,只是觉得还是不挑战嘴巴的坑热能力,又猛吹了一口热气,这才放进嘴里。

    牛肉送进到嘴里,让他浑身有着不出的惬意。特别是在这深秋季节里,这一口带着辣味的牛肉,简直就是龙肉般令他感到陶醉。

    咀嚼几下,他的鼻子感到一阵酸楚,发现当初就该回长林村要些辣椒,然后再到东海岛为盗。

    咦?

    沈六爷夹起牛肉放进嘴里,却是先是含住了,眉头深深地蹙起。

    一秒,二秒……

    沈六爷坚持不足三秒,便仓促地丢下筷子,知道旁边的桌面摆着茶壶,便是冲过去倒下茶水,猛地往着嘴里灌。

    他的脸已经通红,眼睛和舌头亦是红了,喝了一杯茶水,又继续倒茶并埋怨道:“林大人,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若不是看到江荣华和谷青峰都吃进了肚子里,他当真会以为林晧然是故意捉弄他的。这东西仿佛是藏着火,都还没咽进肚子里,就让他的身体处于发热状态。

    什么情况?

    其他人看着沈六爷这个反应,不由得懵住了。只是抬头望向林晧然等三人,却见他们浑然不当一回事般,继续津津有味地吃着。

    林晧然却是微微一笑,对着沈六爷回应道:“这种美味是有缘人之福,你不能吃的话,那只能吃这边的肉了!”

    谷满仓夹着牛肉显得迟疑,探究地望了儿子谷青峰一眼。谷青峰吃得不亦乐乎,迎着他老爹的目光,露出了满口的白牙。

    “逆子!”

    谷满仓将牛肉放进嘴里后,却像是吃了炸弹般,当即就跑到旁边跟着沈六爷一起灌水,将怒气撒在了他儿子身上。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却是面面相觑,产生了退缩心理。

    不管了!

    杨春来犹豫了一下,便将牛肉放进嘴里。

    其他人看到杨春来选择尝试,都抬头观察着他的反应,选择继续按兵不动。却见杨春来的眼睛一瞪,嘴巴张开着。

    沈六爷投去怜悯的眼神,打算给他送茶水时,却见他的嘴巴重新闭上,慢慢地咀嚼着,含糊地道:“真好吃!”

    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先是肉上的香汁那股很刺激的味道传到味蕾中,让他感到一阵不适。但味道继续渗透,他慢慢地适应了这股味道,感到身体涌起一股暖意,让他感到很是舒服和惬意。

    好吃?

    正在灌茶水的沈六爷和谷满仓听到这个答案,却是愣住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妖娆炼丹师〕〔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时来孕转:总裁欺〕〔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