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誓约与命运〕〔星空远行〕〔火影之黑色羽翼〕〔执掌龙宫〕〔重生豪门:预言女〕〔天价契约:慕少,〕〔叶哥的传奇人生〕〔万能客栈〕〔至尊瞳术师:绝世〕〔如絮飘飞〕〔血染军魂〕〔一路仕途〕〔弃妇当嫁,神秘夫〕〔极品捉鬼小仙医〕〔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魔天〕〔流年绵长不凉薄〕〔英雄依旧噬魂〕〔铁血战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祸害 第544章 入狱待遇
    钟承恩听到这个制止的声音,眼睛当即闪过一抹恼色,亦是抬头望向王员外。

    王员外迎着他凌厉的目光,却仍是镇定自若,朝着他拱手道:“这珍珠确实不是他们携带,此乃老夫在路上帮人托运之物,一切皆与他们无关!”

    尽管知道这样会有麻烦,但他是一个正直的人,自然得站出来说明事情的缘由,并打算将这个责任全部揽下来。

    “你是何人?”钟承恩深深地打量着这个员外打扮的老头,但发现举止投足间有一种儒气,这可能是一个大儒之类的人物。

    “我叫王金,现暂居于梧州府!”王员外拱手温和地回答道。

    “来此何干!”钟承恩却没听过这号人,悬着的心亦是放了下来道。

    “听闻雷州府开海,老夫想过来做些买卖!”王员外从容不迫地回答道。

    “你是从廉州城过来的?”钟承恩的眉头微蹙道。

    虽然高州府亦跟广西梧州府接壤,但从梧州顺着江流到廉州城,再借道石城到雷州府,这个路线最是便捷,亦要更安全一些。

    以往这条商路走得少,主要还是海北盐从廉州城沿江北上。只是现在雷州城遍地商机,近来确实有广西商人远来,亦都是从廉州途经石城到雷州府。

    “不错!”王员外正色地点头道。

    钟承恩的眉头微蹙,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却又是发问道:“你说帮人托运!这些是新产的珍珠,你可知盗窃珍珠可是一项重罪?”

    在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他故意咬得很重,强调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其实亦是如此,这下海本就是死罪,何况还盗取宫廷所用的珍珠,这便足够砍两次头了。

    “老夫知晓!”王员外的脸上却是没有惧色地点头,但接着补充道:“只是这批珍珠跟老夫亦是无关!此乃一个老妇言乃是御寒的衣物,交由老夫帮忙捎带给他儿子,这珍珠实为那位老妇所有!”

    “那老妇在何处?”钟承思沉声问道。

    “她说家住东田村!”王员外答道。

    “托运给何人?”钟承恩又是继续盘问。

    “日升茶楼陈三!”王员外据实回答道。

    “本将军亦非不讲理之人!你们所言之事,本将军会派人核查!”钟承恩抬头望着众人,然后话锋一转道:“只是尔等皆有嫌疑,本将军却不能不谨慎!来人,将他们通通都押回衙门。”

    “是!”下面的将士当即领命道。

    石城的县衙并不大,亦有几分破落之相,门前的面貌要逊于海康县,更不能跟雷州府相提并论,确实是一个小衙门。

    苟知县本躲在后宅的被窝里偷懒,听闻高州卫指挥使驾临,亦是带着师爷和老主薄匆匆忙忙地跑出门前进行恭迎。

    只是看着旗军押着浩浩荡荡的一大批人走进县衙广场,几个在此迎候的人都是傻眼了。

    “指挥使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呢?”苟知县看到好几个熟面孔,不由得疑惑地询问道。

    “他们事涉盗珠,暂借县狱一用!”钟承恩作为三品武将,却没有将这个小小的举人知县放在眼里,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好的!”苟知县心里有些不痛快,但亦不敢拂逆他的意思。他知道这位指挥使很是得势,朝廷似乎亦有后台,连唐知府都卖他几分薄面。

    “将他们押进去!”钟承恩扭头冲着手下大手一挥,又对着那个总旗命令道:“你带人把守住县狱,千万别被他们逃跑了!”

    “卑职遵命!”总旗当即行礼道。

    “啊?”

    苟知县突然看到虎妞的小身影,眼珠子都要差点瞪出来了。这可是林雷公的妹妹,而这位指挥使胆大包天,竟然将虎妞亦是抓拿了。

    虽然他知道这位指挥使钟承恩有些能量,但他却不认为,他有能力跟林雷公掰手腕。毕竟那位是出身翰林院的知府,将来还极可能会回京任职的。

    这指挥使就算交了天大的好运,最多不过是一个总兵。但林雷公不说将来会不会入阁拜相,哪怕仅是到兵部任职,钟承恩都要被人扒皮,此举郭为不智。

    钟承恩仿佛没有看到他的惊讶一般,似乎不关心他的将来,或许是觉得林晧然没有将来,又是吩咐道:“本将军有些困乏了,你去安排一下!”

    “好的!指挥使大人,请!”苟知县的举止仍然是恭敬,但心里却已经重新进行权衡了。

    天底下的衙门布局都很是相似,这进门便是大院,左边是县狱,右边是寅宾馆。

    虎妞那张肉墩墩的脸没有丝毫的惧色,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迈着小短腿向着县衙大狱走去。

    “大彪,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却是刚走进县狱大门,一个粗嗓门的大汉便是突然响起道。

    这人三十多岁,生得是五大三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性情显得极是豪爽。此时脸色泛红,显然是刚刚喝过小酒,而胡须粘着些肉碎。

    只是话刚落,他又看到走进来的虎妞,便是更加的疑惑了。

    “他们是我们高州卫的重犯,指挥使交待下来了,必然要好生看管,你将他们都关入大牢吧!”总旗走了进来,对着林二虎直接吩咐道。

    “怎么回事?”林二虎的脸色当即一寒,身上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意。

    还不等林大彪说话,总旗便是恶狠狠地道:“什么怎么回事?这是指挥使大人的命令,你难道想要违抗指挥使大人的命令吗?”

    “屁个指挥使!老子又不在他手下当差,你少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老子是吓大的!”林二虎看着一帮族人被关进来,肚子本就压抑着火气,这时直接将火气喷在这个总旗身上。

    “你……你竟敢!”总旗的脸都被喷上口沫,这时亦是一阵愤怒。

    林二虎却没有却他放在眼里,又是指着他鼻子道:“老子是这里的牢头,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再多废一句话,老子就将你关起来!”

    总旗看着他那双仿佛要吃人的眼睛,喉咙咽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不敢发出声音。

    虽然不惧怕指挥使钟承恩,但林二虎亦不好真将人给放了,而且高州卫的人马就在门外,他亦是无法将大家安全送走。

    “你们几个去弄些酒菜回去!”林二虎对着狱卒进行吩咐,然后望着虎妞又讨好地叮嘱手下道:“你到半间酒楼那里,就说虎妞想吃她家的糕点,各样带些回来!”

    这几个狱卒自然知道被关进来的是什么人,当即便是领命而去,里面的大厅亦是进行重新布置。

    阿嚏!

    只是那位高州卫总旗站在门外,被外面的风一吹,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眼睛充满幽怨地望着里面,这哪里是来坐牢,分明就是来聚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