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拳正义〕〔异世界宠物店〕〔跨界闲品店〕〔开启一九九五〕〔逍遥大亨〕〔十日怪谈〕〔花都校花的近身保〕〔网游之创世降临〕〔创始道纪〕〔护妻军少,花样宠〕〔医女酥手遮天〕〔中国密电码〕〔盛唐里的江湖〕〔腾龙战帝〕〔DC暴君〕〔华娱大时代〕〔史上最强手机地图〕〔穿越醒了搞事情没〕〔最强都市神兵〕〔放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原始部落 【012】回归
    顺着蚩所指着的方向,沈农这才看到了那头隐藏在淤泥当中,几乎要与淤泥融为一体的水蚺。

    只见对方露出半个脑袋浮在淤泥表面,褐青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是一块早已腐烂的树干,若没点眼力劲还真发现不到这个家伙。

    “巫,这条水蚺的位置离白泽实在是太近了,如果我们不能一口气制服住它的话,它就会立马溜回白泽,到时候我们就拿它没有办法了。”蚩说道。

    熊镰看着那个头部足有水桶大小的水蚺脑袋:“在这种淤泥里我们很难对付水蚺,必须得把它引到岸上来才行,蚩,你去附近随便抓头猎物过来,要活的。”

    “是。”蚩点点头,立马转身跑进了森林当中。

    水蚺是一种食肉动物,平常就喜欢吞食兔子、花狸这种小型动物,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它们也可以直接生吞下一头成年鳄鱼,不过代价却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水蚺会因为胃部过于沉重而丧失行动的能力。

    虽然没有沈农的眼界和知识,但熊镰这些原始人却具有着多年在这片大地上生存下来的丰富经验,在如何对付野外生物这方面上,他们是远要比沈农更精通的。

    没过多久,赤手空拳的蚩便提着一只红尾雉鸡从森林里跑了出来,因为熊镰下达过要活捉的命令,所以蚩手中这只红尾雉鸡仍是活蹦乱跳的状态,若不是蚩紧紧抓着它的双翅根部,恐怕红尾雉鸡早就逃脱了。

    熊镰伸手从旁边的灌丛中拔出一条烟藤,熟练的在烟藤一头缠绕出一个死扣拴在了红尾雉鸡的脖子上,同时熊镰另一只手在红尾雉鸡的双腿上用力一掰,就听两声咔擦脆响,这只红尾雉鸡的两根纤细的腿骨便呈现出扭曲到怪异的幅度,显然是完全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把它丢过去。”风轻云淡间做完这整个过程的熊镰摆摆手,对着蚩说道:“别丢太远,差不多能让那条水蚺看到的位置就行。”

    “知道了。”蚩身为一级战士,自然也是这方面的能手,只见他一手抓住红尾雉鸡的脖子,一手从熊镰手中接过烟藤的另一端,直接就把红尾雉鸡抡起,用力的朝着水蚺方向丢了出去。

    双腿具断的红尾雉鸡在半空中划出一个标准的抛物线,在众人的注视下,精准的掉落在了距离水蚺只有两三步的地方。

    粘稠的淤泥瞬间就沾染了红尾雉鸡的全身羽毛,随着它因为受到惊吓而不停的在泥潭当中翻滚,这剧烈的举动也是瞬间吸引到了那条水蚺的注意,只见水蚺两颗淡绿色的瞳孔死死打量着红尾雉鸡,身体不自觉的就从淤泥之下爬了出来。

    “成功了!”站在泥潭边缘的沈农忍不住说道,虽然整个过程中他并没有参与到什么,但是却依然有一种正在狩猎的感觉,这是以前的沈农从未有过的体验。

    从淤泥中爬出来的水蚺也是让众人成功领略到了它那粗大的体型,这条水蚺的身躯起码有成人身体粗细,身上长满深绿色的圆形鳞片,爬动间无不在对外彰显着危险的气息。

    蚩慢慢将手中的烟藤拉回,红尾雉鸡也随着烟藤的回收不断向泥潭边缘退去,水蚺自然不会放弃这已经送到嘴边的美味,不由得就将爬行速度放快了一些。

    “准备!”眼看着水蚺离自己等人越来越近,熊镰缓缓从腰间挂着的兽皮鞘中拔出了自己的石刀,在岸边严阵以待起来,另外三位族人也是不甘落后,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只待水蚺在上岸的那刻直接给予它致命一击。

    五步远……

    四步远……

    三步远……

    当水蚺与岸边只剩下两步左右的距离时,它突然停住了自己的身体,任凭蚩再怎么拨弄红尾雉鸡,它也不肯继续往前靠近一步,反而还有想要扭身逃离的架势。

    就在这时,熊镰动了。

    他的身影有如猛虎一般呼啸而出,眨眼间便来到了水蚺身前,不等对方有所反应,熊镰动作迅捷,直接将手中石刀插进了水蚺的右眼眶当中,不管是多凶猛的野兽,眼睛都是它们最脆弱的地方,多年在森林当中狩猎的原始人们早已领悟到这个真理,所以只要一有机会,他们第一个攻击的地方就是此处。

    右眼遭袭,水蚺吃痛之下顿时就在淤泥上蠕动了起来,因为它的体型笨重,翻滚时造成的撞击力自然也是常人难以抵挡的,然而熊镰却不避不闪,双手撑出,竟然就这样活生生抱住了水蚺的身体,双臂一抡直接将水蚺抛上空中,呈抛物线坠落到了岸上。

    “嘶!”沈农忍不住嘬了一口,这也太夸张了吧?看这条水蚺的身体长度起码八米左右,重量保底应该有个200多公斤,这么一大坨肉熊镰竟然可以在轻易间就把它抛飞?这得拥有多大的力量啊!

    除了沈农以外,蚩等人都没有对熊镰的这番行为表现出该有的吃惊,就好像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蚩从一个族人那里要来对方的石刀,直接就朝着上岸的水蚺走去。

    因为右眼的重伤,再加上熊镰这一顿摔,此时的水蚺由于痛楚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身体一直在不停的扭动翻滚,搅起不少尘土,声势看起来非常慑人。

    然而蚩却直接无视了这些,只见他手中石刀晃动,突然逼近水蚺头部,在对方尚未张嘴啃咬自己之前,一刀而下,很干脆的就切开了水蚺的脑袋。

    同时蚩另一只手握住熊镰刚才插进水蚺右眼的石刀,手腕用力扭动,把石刀捅进水蚺的眼睛用力搅拌,直到红红白白的浆水汁液沿着刀身流出来为止。

    越是疼痛,水蚺挣扎的就越是剧烈,几次都差点险些将蚩给甩飞出去,见到对方生命力竟然这么顽强,蚩面色一绷,伸手按住水蚺的脑袋,直接将它压在地上,便疯狂的握拳爆捶了起来。

    几个眨眼过后,地上便只剩下一具毫无声息的尸体,却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身为一级战士的蚩面前,一条在野兽中连排名算不上的水蚺着实有些不是对手,熊镰从泥潭中爬出,伸手甩去自己身上的淤泥说道:“抬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鬼王传人〕〔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