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茔〕〔星际小意外〕〔血妖姬〕〔异世界的大懒人〕〔良善不自欺〕〔正气冲宵〕〔重生之军嫂奋斗史〕〔神级美食主播〕〔伏天氏〕〔影后来袭:帝少霸〕〔山有扶苏,怀槿握〕〔孙小空再战天宫〕〔大小姐的反间护卫〕〔凡剑戮〕〔悠闲乡村直播间〕〔我的头盔有意识〕〔我的穿越有点问题〕〔房产大玩家〕〔冥道神话〕〔回流大时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原始部落 第229章 黄丘部落的图腾祭祀
    “呃,呵呵。”蚩一开始还奇怪这个烈到底是桫椤的谁,竟然对她这么关心和在意,本想着会不会是情敌之类的,可最后实在是没有想到烈竟然是桫椤的哥哥,这可真是巧了,原来大家都是一家人。

    想必烈这一家子以前一定对桫椤特别好,把她给养到白白胖胖不说,即使桫椤都嫁出去了,他们还是会担心桫椤的温饱问题,在黄丘部落到底能不能吃好吃饱什么的。

    “对了桫椤,阿母这次来还让我给你带了这个东西。”烈突然伸手从自己身上背着的一个竹筐当中拿出了一件衣服递给桫椤说道。

    这件衣服可是真的衣服,完全由亚麻布做成,虽然在形状上跟兽皮衣的款式差不多,但整体重量却是非常的轻,并且穿在身上也会十分轻便。

    看到这件亚麻衣,饶是站在旁边观看的沈农也不禁看愣了,如果说兽皮衣是衣服里的石器时代,那这亚麻衣可就是货真价实的铁器时代!

    自从那次参加在苍桃部落里举办的十部大会回来后,沈农就一直惦记着红谷部落的亚麻特产,他本来还打算着带一些陶器去红谷部落和他们进行以物易物的,可是后来都被一些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给耽误了,红谷部落一直都没去成,这次交易也是不了了之。

    可是现在,这个想法又重新在沈农的心里面浴火重生了,他要跟红谷部落交易亚麻织物!

    “烈,你们部落里这个东西还多吗?”沈农出声问道。

    听到沈农的话,烈不禁对桫椤问道:“他是?”

    “这是我们部落的巫。”桫椤连忙回答道,手上也是一直在推动着烈,示意他赶紧去和沈农说话,别让别人觉得你对巫不尊重。

    “哦!巫,我是红谷部落的烈,你说的这个亚麻布,我们红谷部落里还有一些,都是大家刚做出来的。”

    沈农点了点头:“那你愿意用亚麻布跟我们黄丘部落交易其他的东西吗?”

    这个问题倒是把烈给问住了,他在部落里也不是能做决定的人,他就是一个红谷部落的普通族人,怎么能代表红谷部落去和黄丘部落做交易呢。

    “巫,这个我要回去问问酋长和巫的意思才行。”烈说道。

    “没事,不着急,反正以我们两个部落现在这关系,以后肯定是要做交易的。”沈农倒也不催促烈,而是变了个话题说道:“你们这次来到黄丘,就先住上几天再走吧,正好我们部落最近要举办图腾祭祀仪式,你们可以留下来看看。”

    “图腾祭祀仪式?!好啊!”烈一听沈农这话,顿时就高兴的笑出了声来。

    对于任何一个部落来说,狩春猎、图腾祭祀仪式和巫徒列位这三个活动永远都是最热闹、最有趣的。

    狩春猎指的是大寒季过去,大地开始万物复苏,积雪融化,那些野兽们都纷纷从自己的巢穴里跑了出来,而这个时候为了庆祝自己的部落能够在大寒季中存活下来,每个部落都会举办一场狩春猎,意为危机过去,迎来新生。

    巫徒列位则是指当巫死去后,他生前所选择和教导的巫徒将会替任掉上一代巫的位置,成为部落里的新巫,相当于是一个‘登基’仪式。

    而最后这个图腾祭祀仪式就是沈农即将要做的事情了,图腾祭祀仪式,只有当有准战士主动愿意成为真正战士的时候才会举办,部落里的族人们要用野兽的骸骨替他垒砌起一座骨头祭坛,然后准备三头大中小型的活野兽用来作为祭品。

    这仅仅只是仪式的第一步,后面的步骤就得全靠准战士自己了,首先他要在一位二级战士的陪同下,去寻找到一头杂血凶兽,然后在二级战士不插手的情况下,一对一的与杂血凶兽进行战斗。

    每个人都知道只有二级战士才能做到轻松的打败一头杂血凶兽,一级战士只能做到与杂血凶兽斗个不分上下,谁也制服不了谁。

    而到了准战士,对于准战士来说,杂血凶兽就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了,一位准战士根本就不可能战胜的了杂血凶兽。

    当然这个步骤的目地并不是为了让准战士去送死,只是为了考验他到底有没有能够承受住图腾烙印的能力。

    在这个与杂血凶兽进行交手的过程中,只要准战士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对杂血凶兽的身体造成一点伤势,那准战士就算是拥有了接受图腾烙印的资格,那位站在旁边观战的二级战士便会随即出手帮助杀死掉那头杂血凶兽,用它的血液去浇灌部落图腾。

    这就是整个图腾祭祀仪式的流程,在这个毫无任何娱乐活动可言的原始时代,图腾祭祀仪式无疑已经属于是周年庆嘉年华的存在了。

    这次来到黄丘部落竟然还能够参观到一场图腾祭祀仪式,烈一行人的心里简直都要乐出了花开。

    “实在是太走运了。”烈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蚩,你叫上几个族人,然后带着你们的手下去给红谷部落的朋友们建木屋。”沈农对蚩说道。

    “是。”蚩点点头,立马转身就去行动起来。

    自从沈农利用那些被关押起来的泥鳝奴隶,在黄丘部落内推行出小队制度后,每个黄丘族人的地位就随之提升了一级,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可以随便使唤的泥鳝奴隶。

    可以说目前在黄丘部落内的地位分层是这个样子的:沈农(最高)-熊镰(酋长)、赤-蚩、虬止、撼天奴-普通族人-泥鳝奴隶。

    相信只要把这个小队制度给保持住,那以后抓捕到更多的奴隶后,就可以用来填补每支小队的总人数,等到小队人数最后多到一个上限的时候,沈农会从其中选拔几个最听话,并且已经习惯接受了自己奴隶身份的奴隶作为奴隶小队长,替黄丘族人们继续管理更多的奴隶。

    到时候的等级分层就是这个样子:黄丘族人-奴隶大队长-奴隶中队长-奴隶小队长-奴隶。

    如果奴隶当中有表现好、对黄丘部落足够忠心的存在,沈农还可以将他给提拔为有自由身份、能够在祖地里随意走动、可以找女人、坐在骨锅边进食、拥有属于自己的木屋等等诸多豪华福利,并授予职位-奴隶总管,专门负责管奴隶大队长,到时候黄丘族人们的地位又能够平地提升一级了。

    而这种抓奴隶的做法也可以运用到对付那些散部身上,如果有沈农觉得黄丘部落在短时间内无法做到同化接收的散部,那他大可直接让熊镰和赤带着一些准战士去把这个散部给灭了,然后把散部的族人们无论男女老少,全部都抓回来当奴隶,这样一来到时黄丘部落的人口岂不是呈火箭般速度的疯狂暴涨。

    ……

    烈一行人就这么在黄丘部落里住了下来,而沈农则是天天都带着骆蛮去白泽边轰炸白球藻,试图早日让白泽恢复到正常,毕竟黄丘部落里目前的储水量可剩余不多了。

    为了少昊的图腾祭祀仪式,部落里的每个族人都忙活了起来,纷纷去大山洞里拿出以前存下来的动物骨头,去草地旁边的空旷地方搭起一座骨头祭坛。

    骨头祭坛全体都由大量的骨头堆积而成,同时还要保证这个祭坛的稳定性,让巫和准战士站在上面进行仪式的时候不会突然发生坍塌事件,用各种骨棒、骨腿、碎骨去搭建出一座稳定的祭坛,这种技术是每个部落都从祖先建部的时代所传承下来的,所以黄丘部落的族人们做这件事情自然也是非常的熟练,毕竟曾经蚩、虬止、撼天奴这些一级战士在图腾祭祀仪式时所用到的祭坛也都是他们亲手搭建的。

    看着草地上这座越来越高,逐渐有了祭坛轮廓的骨头祭坛,沈农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这座祭坛的时候,他总感觉自己好像是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巫,早知道在泥鳝部落的时候,我们该就把他们的祭坛给拆掉带回来了,现在我们部落里的骨头有些不够多,祭坛上面搭不起来。”啄骨拿着一根骨棒走到沈农身边很是随意的抱怨道。

    泥鳝部落!

    沈农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却是激动的说道:“没错!就是泥鳝部落,我竟然把那个东西给忘掉了!”

    还记得在泥鳝部落祖地里的那座白骨祭坛上,摆放着一个骷髅头,这个骷髅头看似平凡,其中却蕴含着一种非常恐怖的青色焰火,沈农当时因为没有手段带走它,便将那个骷髅头继续留在了泥鳝部落里,打算着什么时候请骆蛮出马去看看那个骷髅头到底是什么来历,隐藏着什么奥秘。

    但很可惜的是,随着多日的兽潮、虫潮,以及前往西面森林里采集蜂蜜,这么多日的时间过去,沈农却是把骷髅头的事情给忘在了脑后,若不是今日突然想到这件事情,恐怕还要遗忘上更久的时间。重生原始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