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异界摸尸体〕〔恐怖院线〕〔瓦罗兰最强大帝〕〔善良的恶霸〕〔师叔无敌〕〔最佳恐怖片导演〕〔玩家信条之锦时少〕〔速效救星〕〔我真不是天蓬元帅〕〔法末之徒〕〔最强憎恶暴打诸天〕〔我是FIFA球王〕〔世界第一第二第三〕〔说好的大劫呢〕〔你从外星来〕〔三寸人间〕〔我要当天帝〕〔咸鱼的自救攻略〕〔变身异界大法师〕〔我假装会异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原始部落 第233章 勇者的狩猎
    “开始吧。”沈农率先走上擂台,站在了擂台的最高处。

    顿时就有四位黄丘族人扛着一头前肢和后肢都被捆绑在一起了的野猪大步走上祭坛,这头野猪足有三人大小,体态肥圆,浑身是毛,因为被人抓住的关系,它到现在都是非常的抗拒,身体拼命的扭动,试图挣脱束缚。

    但绑住它前肢后肢的可是黑藤绳,这东西的质量可牢固着呢,单凭一头野猪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弄断黑藤绳。

    于是乎很顺利的,野猪便被抬到了祭坛之上,被四位黄丘族人按在了沈农面前。

    既然是祭祀,那就肯定需要祭品,沈农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始部落都喜欢用血液当作是给图腾的祭品,不过既然一直以来的习俗都是如此,那他也不好多做什么改变。

    当祭品被固定之后,熊镰便独自捧着那块银白色的部落图腾从祭坛下方走了上来,看起来他好像一副很不怕烫的样子,要知道这块部落图腾一直都放在祖火里面,虽然拿出来后沈农有撒上一桶水用以降温,但其实这并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想要将一块金属彻底降温至人手可以随意触碰的程度,就必须要将其丢到水池子里浸泡上一段时间才行。

    然而此刻熊镰捧着部落图腾的模样却是特别轻松,一点都没有在忍受炙热灼手的痛苦,沈农心里不免感觉到特别奇怪,下意识就望向了他的双手。

    只见在熊镰的双手上正凝聚着两团明显是超出于了正常人规模的炁,这两团炁就像是手套一样的在保护着熊镰的双手,这才让他赤手拿着部落图腾的时候不会感觉到灼疼。

    每一个生物的体内都有炁,人有炁,花草树木有炁,飞禽走兽有炁,鱼蟹虾贝有炁,但每个生物体内所拥有的炁都是非常稀薄的,并且这些炁都是在出生(发芽)后天生拥有,以后不会再出现增加的情况,并且炁也无法再进入他们(它们)的体内。

    然而凡中有异,人的群体中就出现一些天赋异禀之类,他们除了天生就拥有超出其他人体内炁的数量以外,还能够将外界的炁吸收进自己的身体,让自己体内的炁越来越多。

    拥有这种天赋的人,就是巫。

    而少数人天生可以,有些人却是凭借后天的努力也可以做到一点,但也仅仅只是一点而已。

    这样的人,就是接受图腾烙印后还能够活下来的战士。

    部落图腾是一种非常神秘的东西,只有从很早很早以前留存下来的部落才会拥有部落图腾,而部落图腾也是产生战士的关键所在,因为曾经的历史已经过去了太久,所以现在并没有人知道最早的那一批巫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用炁来使用巫术和用图腾烙印帮助准战士成为真正战士的。

    这一代代的巫继承下来,他们也只是知道部落图腾能够为准战士们带来一些奇效而已。

    在众人的注视下,熊镰将部落图腾放在了野猪身体的旁边,而这时,图腾祭祀仪式最关键的一步也是彻底到来了。

    只见沈农从一位黄丘族人手上接过一把精致的骨刀,这把骨刀只有筷子长短,然后刀刃上充满了锯齿状的尖角,可以用来进行撕扯般的切割。

    “今天,我们的部落再次迎来了祭祀部落图腾的仪式,也意味着我们部落又有族人准备挑战成为一级战士的门槛!”沈农拿着骨刀对着祭坛下方喊道。

    顿时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了站在人群当中的一个人,少昊。

    只见他脸上涂满了绿色的植物色料和黑色的木炭灰,看起来就像是迷彩伪装一样,他的身后背着一根石矛,手上拿着一把石刀,身上披着一身由树叶和树枝组成的叶子斗篷,俨然一副已经准备就绪的姿态。

    对于准战士来说,想要伤害到杂血凶兽,如果能潜伏起来,让杂血凶兽发现不到自己的存在,然后伺机行动,给与对方一招偷袭,这是几率最大的能够给杂血凶兽造成伤势的方法了。

    如果第一击没有出现成效,那准战士接下来还想要对杂血凶兽造成伤害就很困难了,难度几乎是在以倍数递增。

    所以为了这一步能够一次性解决,每位准战士都会在出发前将自己装扮的能够隐藏于森林当中,就像是少昊现在这样。

    其实沈农对于这一步完全是无所谓的,如果能让少昊配置上一根长矛发射器,只要他手不抖,基本上随随便便就可以对杂血凶兽造成伤势,然后快速的跳过这一步。

    但沈农明显是低估了黄丘族人们对于图腾祭祀仪式的热衷和敬畏,他们非常抗拒长矛发射器这种作弊般的武器,大家在这一方面上都希望用到祖先们流传下来的武器。既然民意都这样了,沈农便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任由少昊自己决定。

    “少昊,我再问你一句,你真的要接受部落图腾吗?”沈农严肃的问道。

    每个人都目光期待的看着少昊,等待着他说出那个回答,如果少昊一直都不跟沈农申请要接受部落图腾,大家都不会说他什么,只会认为他是还没有准备好。

    但既然这件事情是少昊自己主动提出的,他要是临时退缩了,他以后就会受到所有族人的轻视和嘲笑,这绝对是一个很严重的后果。

    “是!我要接受部落图腾!”少昊随即也是很大声的回答道,众人全都满意的点了点头,黄丘部落里果然没有胆小懦弱之人。

    少昊之所以要成为一级战士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其中还有对蕊的征服和对那个男人的攀比,作为男人的自尊心,他怎么可能会愿意看到自己没有蕊之前的那个男人强大。

    同时他还是为了死去的石立大叔,石立将他从小养到大,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少昊有一天能够成为一位真正的战士,这一天现在却是来临了。

    “很好。”听到少昊铿锵有力的回答,沈农也是放弃了最后担心他的心情,直接将手里的骨刀用力插进了祭坛上那头野猪的腹部。

    “嗷哼哼!嗷哼哼!”

    对于任何动物来说,肚皮都应该是个薄弱的部位,这里的皮层非常软,并且没有什么抵御攻击的能力,而这把用来参与祭祀的骨刀是黄丘族人们为了这次祭祀提前磨好的,可谓是刃锋尖利,用来捅穿个肚皮什么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感受到肚皮上的疼痛,野猪顿时就撕心裂肺般的猪叫了起来,身体也是在拼命扭动试图挣扎,当真是一个凄惨。

    沈农没有一点要怜悯它的意思,直接手腕力度加大,瞬间就在野猪的腹部上割扯开了一个大口子。

    顿时止不住的鲜血便从野猪的伤口当中喷涌而出,全部撒在了那块银白色的部落图腾上面。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整块部落图腾突然蒸腾起一股淡淡的红烟,然后银白色的金属表面也是跟被红色颜料渲染过的清水池一样,快速转变成了血红色。

    而图腾表面上的那些杂乱纹路全部都像是被毛笔勾勒过一般,变成了黑色。

    “去吧,在这头野猪体内的血液流干之前,把杂血凶兽给带回来。”沈农一甩手上的血滴,对着祭坛下的少昊说道。

    “是!”少昊连忙转身就往北面围墙跑去,而站在祭坛下方的赤也是立马跟上,这次由他负责照看少昊外出狩猎杂血凶兽。

    看着这二人一前一后的相继爬出围墙之外,沈农低头看了看腿边这头要死不活的野猪,在进行图腾烙印之前,部落图腾必须得吸收够一定的血液才行,等图腾的颜色从红转黑,图腾纹路由黑变白,就可以正式开始对人体进行烙印了,到那时才是最关键、最生死对半的时候。

    相比较于图腾烙印,少昊外出去狩猎杂血凶兽的难度简直就是暴风雨和毛毛雨的差距。

    ……

    少昊二人在森林当中快速奔跑,因为黄丘部落附近的森林里经常会有狩猎队外出打猎的关系,别说是杂血凶兽了,就连一只野兽都很难遇见,所以为了能够找到杂血凶兽,少昊必须去达一个远离部落附近的地方才行。

    赤跟在少昊的身后不远处,这次外出,他只是负责保护少昊的生命安全和对杂血凶兽的击杀结尾,一旦发现到杂血凶兽后,他是不能插手的,需要少昊自己解决,等他能够在那头杂血凶兽身上留下一道伤痕时,赤才可以出手行动。总归来说他就是少昊保护者的存在。

    杂血凶兽的数量虽然很多,但放在这片大森林当中,却是显得有些稀少了,这一路上少昊野兽倒是遇到了很多头野兽,其中有肉食性的也有食草型的,可就是没有发现到杂血凶兽的踪迹,这不禁让他心里感到非常的焦急,额头上也是热出了汗来。

    “出来啊,快出来啊。”少昊四处观察,嘴里极其小声的碎碎念道。

    就在这时,他突然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然后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弯腰在四周翻动了起来。重生原始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