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友是阴阳师〕〔吃货在古代〕〔我真的不想扮猪吃〕〔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最强灵异大师〕〔末世之炮灰的腹黑〕〔崩坏神话〕〔垂钓未来〕〔我有一座军火库〕〔晚明霸主〕〔我有神珠能种田〕〔谋杀游戏〕〔死生契阔(古代篇〕〔超品小天师〕〔小学文娱大亨〕〔二次元之假面骑士〕〔邪王独宠:纨绔异〕〔枭妻诱入怀:景少〕〔宠妻入骨:神秘老〕〔玄医枭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原始部落 【049】驱大杀小
    泰坦巨蟒猛地探头咬杀,带着阵阵腥臭的黏膜血口有如布袋般向着蚩笼罩而来,同时它的身体扭动,粗长的尾部直接就把蚩给包围了起来,似乎是想要将其缠绕。

    泰坦巨蟒没有毒液,没有长满锋利锯齿的口腔,但它仍是连恐龙都不敢正面对抗的危险存在,就因为它拥有着超级巨大的缠绞力量,一旦任何猎物被泰坦巨蟒用身体缠上,瞬间就会被它碾碎体内的全部骨骼,化为一具死尸。

    当沈农看到蚩的位置已经被泰坦巨蟒的身躯给包围时,心里便忍不住担心了起来,以蚩的体型来看,就算他是一级战士,有着远超于普通族人的力量和体魄,恐怕也没有办法和泰坦巨蟒比较力气,绝对会在瞬间就被碾死的。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泰坦巨蟒的嘴巴即将咬中蚩的时候,蚩动作飞快的朝旁边空地一个打滚,很是勉强的躲过了泰坦巨蟒的扑杀,然而就在这时,巨蟒的身体也是随即缠绕过来,眼看着要触碰到蚩了。

    “喝!”一位黄丘族人不知道何时绕到了泰坦巨蟒身后,紧握着手中骨矛捅向巨蟒身体,他的力气比不上蚩,只能在巨蟒身上刺出一个小洞,由于巨蟒肌肉太过紧实的关系,这位族人的矛头只插入了巨蟒身体大约四五指的距离,便死死卡在那里,再也无法深入了。

    见到蚩有危险,众人自然不会傻站在旁边围观,都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冲上前去攻击泰坦巨蟒,想要给蚩分担一些压力,他们虽然不是战士,但在族人遭遇到危险时,他们却有着一颗不怕死的心。

    一群族人冲到巨蟒身边对它发起攻击,其中甚至还有一人攀爬到了泰坦巨蟒的身上,不要命的在上面穿刺着自己手中的骨矛。

    泰坦巨蟒突然遭受到这么多的攻击,自然是愤怒的不行,仰起头便大声嘶鸣起来,虽然众人的骨矛刺在它的身上无异于是‘蚊子叮人’,毫无威胁,但那矛头刺到肉所产生的疼痛感它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愤怒的泰坦巨蟒立马在原地翻滚起来,庞大的身躯时而扭转缠绕,时而舒展甩动,声势很是巨大,连地面都被它的尾巴拍打的尘土飞扬,轰轰直响。

    那位爬到泰坦巨蟒身上的族人就连反应跳开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被巨蟒的身体碾压成了一坨与大地混合的肉酱。

    “该死!这tm有谁能打得过这条泰坦巨蟒。”沈农不禁着急的骂道,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句老话。

    正所谓杀蛇打七寸也打三寸,蛇身上的七寸和三寸都是蛇最脆弱的地方,蛇的七寸位置是蛇的心脏所在,一旦受到致命伤,必死无疑。蛇的三寸位置是蛇的脊椎骨上最脆弱、最容易被打断的地方,蛇的脊椎骨一旦被打断,它就会立马停止动弹,无法再行动了。

    这两个致命部位无疑是此时众人唯一可以战胜眼前这条泰坦巨蟒的关键了,然而当沈农抬头看向泰坦巨蟒的时候,却又再度陷入了发愁。

    七寸和三寸这种说法都是拿来针对小蛇的,因为小蛇从头部开始往尾巴数,七寸的位置正好就是心脏,而沈农眼前这条泰坦巨蟒的体型庞大,光一个头部的长度都不知道是七寸的多少倍了,沈农怎么可能在对方身上找到七寸所在。

    而且就算是给他成功找到,光凭着族人们手里的这些骨矛石矛能捅进泰坦巨蟒的七寸吗?

    不说七寸其实只是一块大致笼统的区域,巨蟒的心脏到底生长在哪个具体的位置还不好说,以沈农眼前这条泰坦巨蟒那直径两米多的身躯来判断,想要成功捅到心脏,起码得将一根长矛完全没入巨蟒体内才行,这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再者就是长矛的大小长度对于泰坦巨蟒来说无异于一根小针,一根小针刺入到心脏又能有什么作为呢?除了让对方隐隐作痛,感觉不适以外,根本无法真正致泰坦巨蟒于死地,反而还会更加的激怒它。

    瞬间沈农便把这个古人打蛇的方法给放弃了,因为这个原理在泰坦巨蟒身上根本就派不到用场。

    砰!

    一位族人因为躲闪不及,直接被泰坦巨蟒用脑袋撞飞,整个人顿时跟个火箭似的高高蹿起,跌入了森林当中,不知死活。

    蚩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是眼下唯一的战士,所以泰坦巨蟒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是由他来吸引的,承受到的压力也是其他人的好几倍,只要他动作上有所失误,立马就会被巨蟒的身体缠上,到时候就算是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局面越来越凶险,然而站在旁边的沈农却帮不上一点忙,他心里不禁暗暗着急,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他身体与普通族人无异,既没有战士的体魄和力量,在巫术这方面上也没有多大的造诣,要是没有琥珀项链,沈农连祝福巫术都使用不出来。

    若是让蚩等人再继续这么跟泰坦巨蟒打斗下去,距离全员覆灭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沈农心急如焚的喃喃自语道。

    就在这时,白泽近岸水域里的一道阴影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只见这道阴影大约有五六米长,不断的在水面底下徘徊,因为白泽湖水颜色淡白的关系,看在岸边的人根本看不清这道阴影的全貌。

    沈农心头突然涌上一计,这个计划并不怎么靠谱,但却有着几分让众人成功杀死泰坦巨蟒的机会。这几分机会对眼下的蚩等人尤其重要,沈农稍加思索后,便瞬间决定了下来。

    只见他快速跑到一辆板车旁边,推着板车便向土墙冲去。

    砰!

    板车沉重的撞在土墙表面,大量泥土立马从土墙上哗哗滑落,同时板车的前端也是整个插进了土墙里面,与土墙融为一体。

    如法炮制,沈农将这次从部落里带出来的十辆板车都给嵌进土墙当中,每辆板车都紧靠着并排在一起,在土墙下面搭建出了一道人造斜坡。

    做完这一切的沈农并没有懈怠,而是找来根黑藤,将其一头捆绑在一辆板车的推柄上,另一头用力甩过土墙,垂到了墙的另一面。

    “蚩!快把巨蟒引过来!”沈农回身,对着正与泰坦巨蟒交战的蚩大声喊道。

    对于巫的命令,黄丘部落里的族人们都是不会拒绝的,身为一级战士的蚩自然也是如此,只见他在听到沈农的声音后,直接捡起地上一块石头,用力的砸到泰坦巨蟒的眼睛上。

    遭此袭击的泰坦巨蟒瞬间就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这个人类身上,它不顾一切的朝着蚩爬去,大有一副全力以赴的架势。

    蚩没有要与泰坦巨蟒战斗的意思,直接掉头就跑,向着沈农站着的方向大步奔跑而去。蚩的速度非常快,只是几个眨眼,就已经跑近了沈农身边,但他并不知道沈农叫自己把泰坦巨蟒引过来到底要干什么,只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沈农,步伐也有要慢下来的势头。

    “不要停!一口气冲过去!”沈农指着已经被他拼成斜坡的板车说道。

    蚩表情顿时一愣,很疑惑的看着沈农,要知道土墙那头就是白泽了,如果自己使用现在这种速度踩着板车冲过土墙,那最后的结局只有落入水中,被早已在近岸水域徘徊着的水怪吞入腹中,成为它们的食物。

    虽然心里有些犹豫,但蚩却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巫的话要绝对相信的,巫的命令要绝对听从的,这是被黄丘部落的祖祖辈辈所流传下来的铁律。从小在部落里成长到大的蚩自然无比遵循这条铁律。

    只见他收回自己的目光,咬着牙不顾一切的踩着板车冲上土墙,最后一脚蹬在墙头,整个人如同大鸟般的朝着土墙外面飞去。

    紧随着蚩的泰坦巨蟒根本不知道土墙的后面是什么,它眼看着蚩这个猎物踩着土墙跳出去,即将脱离自己的视线,也是不顾一切的迎头朝土墙撞去,试图跟上蚩的步伐。

    轰!

    只是由泥土堆积而成的简易土墙怎么抵挡得住泰坦巨蟒的猛烈撞击,瞬间就被撞成了粉碎,控制不住身体的泰坦巨蟒直接一头扎进了白泽湖中,巨大的身体在白泽里不断挣扎。

    “蚩!抓住那条黑藤!”沈农对着即将落入白泽湖中的蚩喊道。

    当土墙被泰坦巨蟒撞碎的瞬间,那条被沈农抛过土墙的黑藤也是随之落入水里,听到沈农的提醒,蚩眼疾手快的在落水的瞬间一把抓住黑藤,快速的朝着岸边游过去。

    沈农抬起板车,向着森林那边用力推去,帮助着蚩快速在水里移动,很快他就抵达岸边,扯着黑藤爬上了岸。

    哗哗哗!

    泰坦巨蟒在白泽中挣扎,扭动的身躯甩出了大量的水花和涟漪,很快就吸引来了那那些隐藏着白泽湖面下的水怪。

    只见一道巨大的阴影快速朝水面浮来,这道黑影的大小起码是泰坦巨蟒体积的三倍以上,竟然带起有如喷泉般的浪花从湖底狂涨而起,那是一张跟小岛般巨大的血盆大口,直接一口将泰坦巨蟒给吞入了口中,然后再次沉入湖底。

    这恐怖的一幕顿时就震撼到了在场的所有人,泰坦巨蟒已经能算是巨兽了,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在白泽湖里居然还生活着光是一张嘴就要比泰坦巨蟒身体还大的神秘水怪,这实在是让令人不可置信了。

    每个人都瞪着双目看着慢慢恢复平静的白泽湖面,哑口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九龙刀帝〕〔君临星空〕〔帝国萌宝:奔跑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