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九章 替身演员(六)
    ,!

    可显然,林家大小姐的花拳绣腿并不能和对面的男子相比,很快苏沫就落了下风,额间沁出细汗,身形动作也越来越无措,眼见就要输了,苏沫眸中倔强之色一闪,她向后退了一步,暗自蓄力,正准备发个大招,却不想自己正在屋顶,脚下一个没有踩稳,身子顿时踉跄起来。

    与之交战的男子立即趁机用剑尖击向了她的手腕,吃痛中,手中长鞭与苏沫的手掌脱离,甩飞了出去。苏沫忙抬手去抓,却不想脚下未稳,这一动作,立时就让她向一侧倒去。

    苏沫不由惊呼出声,眼睛睁大,里面带着显见的愕然和惊恐,眼看苏沫就要从屋顶摔下去,一只男子的大手恰在这时搂上了苏沫的细腰。

    男子用力,苏沫的身子立刻向男子的方向倒去,伴着又一声轻呼,两人在屋瓦之间一个旋身,身子便紧紧贴靠在了一起。

    此时,男子低首,女子仰目,两人互相凝望着彼此,时间仿似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伴着清风明月,天地间只剩下了这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濯濯而立,芳华万千。

    “卡。”

    这声“卡”浑厚而洪亮,此声一出,立时将人从这美好的场景中拉回了现实,场中深情对望的两人顿时分开,刚刚营造出的唯美氛围也瞬间被打破了。

    此时,场下的围观群众也重新找回了心神,想着刚刚的那场戏,望着那个在工作人员帮助下已经回归地面的黑衣少女,很多人的神情都起了变化。

    其实,在苏沫拍这幕戏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在暗暗的关注这场戏了,毕竟之前何叶那糟糕的表现以及导演的那场发飙还是给在场众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的,今天知道何叶会来,很多人都已经在私下里猜测这场戏后这个女主替身就会被炒掉了,所以,本着看热闹的心理,观看这场拍摄的人尤其多。

    可是,却没想到,何叶今天的表现会这样好,熟稔的武打动作,驾轻就熟的威压运用,表现的鲜活灵动的角色,如果不是看到此时对方已经摘下了面巾,他们很多人已经要怀疑这两个是不是一个人了。

    特别是最后男女相拥而望的场景,那眼神,那感觉,几乎让人以为何叶就是林潇潇,两人在一起的画面是那样契合,甚至比之前真正的女主宛心蕊演绎的还要引人入胜。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苏沫默默地接收着众人的眼神洗礼,其实不止别人,就是她自己也对刚才的表现感受颇深。

    那种感觉特别的微妙,就好像自己突然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她的神魂和那个叫林潇潇的大小姐诡异的相通了,那一刻,自己就是她,她就是自己,奇异而美妙。

    虽然在演戏之初,苏沫就知道自己在接收了原主的记忆时,连对方从生到死几十年的演戏经历也一并接收了,但是直到刚刚她才真的感觉到了不同。那是何叶的演戏经验和她的精神力相加持的结果,一个是塑形一个是造魂,两者相加,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也是在这时,苏沫才觉得自己真正的明白了背后神秘主人的意图,是想让穿梭者学会扮演不同的角色,体验不同的人生吗?从前她没有深想,现在却觉得自己有些爱上了这种感觉,新鲜又有趣……

    “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

    正想着,一个清朗男声打断了苏沫的思绪。抬起头,正对上一双带着和善笑意的黑眸。

    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苏沫演对手戏的男人向昆。

    向昆,现年32岁,华国年轻一辈实力派男演员,也是华国最早手握影帝桂冠的男演员,以拍武打戏闻名,因容貌俊朗,家世不凡,从12岁出道起至今已经参演了大大小小的电影电视剧不下50部,其中不乏上亿的大制作,且因几乎从不用替身和待人谦和的关系,在业内和大众中都口碑极佳,今年更是被华国知名杂志评为了国内万千少女最想嫁的黄金单身汉第一名,其人气和知名度可见一斑。

    只是,向昆似乎无心情爱,一直都将生活的重心放在了事业上,一生获得大小奖项不少,却从未结婚生子,也没有和什么人传出过绯闻,一辈子洁身自好,直到四十岁生日前一天,死于一场交通事故,英年早逝。

    苏沫一边迅速搜寻着对方的生平,一边对走过来的向昆露出了一个同样地微笑,“多谢夸奖,可能是休息了这几天,让我终于开窍了?”苏沫半开玩笑的道。

    这是何叶的记忆里唯一一个对她至始至终都态度如一的人,似乎在对方眼中只有拍戏和演绎的角色而不是戏外的那些东西,纯粹而干净,对这种将演戏当成生活全部的人,苏沫十分欣赏。

    而向昆听了苏沫的话却是一愣,记忆中面前的小姑娘每次和他说话都中规中矩,请教问题也表情怯怯地,像现在这样的神情语气他好像从来没见到过,不过他也不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两人本来就不太熟,而且比起原来的何叶,他觉得和现在的何叶相处起来更让他感觉舒服自在,于是,向昆也以一种轻松的语气玩笑道:“嗯,那继续保持,说实话,刚才拍戏时我都被你影响到了,要不是之前认识你,我几乎要以为我在和某个穿越到凡人身上的戏精在一起演戏了,哈~”

    “……是么。”望着对方真诚的笑颜,苏沫摸了摸鼻子,突然有种被人看破真身的错觉。虽然和真实情况还有些差距,但是真的很接近了,难道在对方这副皮囊之下也隐藏着一个穿越的同辈?

    苏沫心内纠结,盯着对方看的时间也就长了些,这一幕落在有心人眼里就变成了另一番模样——男人含笑说着什么,女子痴痴凝望,一种名为“爱”的种子在两人之间萌发……

    一双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这边的秋水殷殷的眸子看着这一幕,顿时眼里就升腾起了几缕火焰,只是转瞬,那火焰就被其主人快速地隐在了一片幽幽瞳仁之中,接着一阵香风飘到了两人近前。

    “小叶,昆哥,原来你们在这里啊。”清幽幽地嗓音含着三分笑意和一丝幽怨,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苏沫转身,见到来人是谁,嘴角不由勾起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宛心蕊。

    之前苏沫翻看何叶记忆时就发现,宛心蕊对何叶的仇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向昆,因宛心蕊喜欢向昆,而向昆却在私下里和何叶交流过几次演戏方面的问题,被宛心蕊看到了,所以才会有了之后那一系列明里暗里的针对和陷害。此时,见到她和向昆在一起,宛心蕊能坐的住才怪。

    此时,宛心蕊已走到向昆和苏沫之间,边打着招呼,边微微偏转身子,不露痕迹地将自己玲珑美好的大半个身形露在了向昆面前。粉面含春,妆容精致,表情动作带着女子在心爱男人面前特有的矜持和娴静。

    “昆哥原来和我们小叶关系这么好啊,之前我都没发现。”

    苏沫静静地看着宛心蕊表演,在对方试图挽她的手时,微微向旁边移了移。

    而向昆见到自己这部戏的搭档也表现出了足够的亲善,就着宛心蕊的话,两人愉快地交谈了起来,而苏沫则在不知不觉间被两人一个有意一个无意地彻底忽视了。

    直到下一场戏即将开拍,向昆才被助理和化妆师拉走了。

    “小叶,刚才你在和昆哥聊什么啊,看你们好像笑的很开心的样子。”向昆一走,宛心蕊立刻追上正准备离开的何叶,在说了些杂七杂八地话后,才状似不经意地打探道,说话时语气一如往常地带着一丝面对不重要的小人物时的随意。

    “没什么,就是说说刚才一起拍的那场戏。”苏沫来到休息区,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仰头喝了几口才慢悠悠地道。

    “哦,这样啊……那你可要注意了,昆哥这人看上去对谁都十分亲切,没什么架子,可是却十分讨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你最近出了那些事,我怕他看你不顺眼,私下里找你的麻烦。”宛心蕊上前走了几步,凑到了苏沫近前小声道,一副为苏沫好的担忧模样。

    苏沫只是默默听着没有接口,手里摆弄着矿泉水瓶,低垂着眼眸让人看不出她此时在想什么。

    宛心蕊见状,心下有些不满对方冷淡的态度,可随即就升起了一丝忐忑,难道何叶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可是看对方的态度又不像知道了什么的样子,想了想,她还是又放下了心,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而在这时,正好轮到苏沫上场了。

    因为苏沫只是个替身,所以比向昆她少了个重新补妆的步骤。将矿泉水瓶放在桌上,苏沫便径自从宛心蕊面前走了过去,宛心蕊只得咬咬牙,将到了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接下来只要是苏沫的戏份都拍的很顺畅,不管是动作、走位还是和其他演员的配合,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场景都出奇的完美。等到今天戏份拍完,众人才发现竟比之前预计的生生提早了一个多小时,这时,不仅那些演员和工作人员对苏沫的印象有了改观,就连胡导都忍不住露出了笑模样。

    要知道,剧组经费本就紧张,从开拍开始,剧组人员的工资、每天的食宿餐饮、水电费、设备和租用场地的费用……杂七杂八算下来,每个呼吸间经费都在燃烧。之前被不开窍的何叶耽误,胡导本来已经做好了一顿盒饭一个鸡腿一个蛋变成只有鸡腿木有蛋的准备了,却没想到现在何叶竟给了他一个意外之喜,难道是之前他骂人的功效?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胡导默默地想。

    而在众人自觉重新认识何叶的时候,苏沫也突然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