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林枫〕〔名门豪宠:小妻PK〕〔天刀之天涯〕〔怦然心动〕〔惹爱上身:霸道总〕〔全能娱乐教父〕〔惹爱成瘾〕〔空间农女:彪悍辣〕〔军婚小媳妇:首长〕〔赤龙破天〕〔宋疆〕〔大完美主播〕〔神武帝主〕〔我的千年僵尸女友〕〔混沌天帝诀〕〔神级黑店〕〔快穿女主:男神,〕〔大神,来打架!〕〔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海贼盖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十三章 替身演员(十)
    阿芙蓉是个孤儿,被晋王的暗部养大,虽然她的武功在暗部中并不出众,但是却有一项过人的本领,那就是伪装,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假扮成另外一个人,从神态到动作甚至身形体重和平时的小习惯,只要她想,连其亲近之人也难以分辨。正是靠着这项技能,从出任务以来,阿芙蓉从未失过手,只要是被她盯上的人,她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轻易取走对方的性命。因此,她的代号才会叫阿芙蓉,因为她就像那艳丽的花朵一样,美丽而危险,一旦沉迷,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宋源的调查日渐深入,所有线索的矛头都渐渐指向了晋王麾下的得力干将丁泰,晋王因听信了丁泰的谗言,于是暗部便派了阿芙蓉出马。

    阿芙蓉假扮成了宋源破获的某个案件中一个已失踪多日的官吏的孤女,借机跟在宋源和林潇潇身边,暗中破坏宋源办案以及试图暗杀对方。

    却不想,在这个过程中,阿芙蓉渐渐对宋源产生了微妙的好感,几次下手的时机都被她放过了,并且,她也隐隐查到了丁泰的阴私。

    于是,阿芙蓉用暗部的传信手段向晋王发了一封密函,却不想这封密函意外被丁泰截获。

    丁泰深怕事情败露,从而牵扯出二十多年前他做下的那场监守自盗官银案,于是,他暗中派人去截杀阿芙蓉。

    而就在这时,宋源也怀疑上了阿芙蓉的身份。他设计让阿芙蓉露出了形迹,正想抓住对方让其说出幕后主使,却不想竟让阿芙蓉逃了。

    半路,阿芙蓉中了丁泰的埋伏,最终死在了某个刺客的剑下,从而香消玉殒。

    苏沫从拿到阿芙蓉的剧本,就开始试着揣摩这个角色。

    心思缜密,狠辣,容颜美丽的“毒美人”,不得不说这个角色比起宛心蕊饰演的林潇潇,更让苏沫有感觉,而对于在电视剧开播途中还能给她找来这样一个角色的景腾娱乐,苏沫由衷感慨,背靠大树好乘凉,当时她的选择果然是对的。

    场记板打响,苏沫神情转换,快速地向前疾奔而去,她的身后紧跟着的是男主向昆。

    同样是一幕追逃的戏码,深夜,阿芙蓉被宋源识破假身份后,在林间利用地形脱身。

    两人一逃一追,很快就来到了密林深处,一片交叠在一起的枯枝烂木旁,三台摄影机循着轨迹紧跟而上,从不同的角度将两人的画面完整的拍摄下来,方便日后截取有用的片段。

    “你究竟是什么人?”宋源终于追上了对方,边低声喝问,边将剑挥向了身前的女子。

    干枯的树叶被两人踩在脚下,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阿芙蓉背对着宋源,身体紧绷,上半身微微前倾,紧身的夜行衣完全勾勒出女子完美到喷火的身体曲线,宋源的剑挥来,她似有感应般,在剑接触到她身上的前一秒,上半身就以一种鬼魅般的速度下躬,并180度旋转,躲过了这一击,发丝轻扬。

    “怎么?看上我了,所以想知道我的名字,好,那我告诉你,记住了,我叫阿芙蓉。”女子面对宋源,一边后退,一边语带调笑地道。她的眼睛望着宋源,说话间,嘴角勾起,脸上顿时多了一抹惑人的媚色。

    宋源地动作不由一顿,而阿芙蓉立刻抓住了这个时机,眼神瞬间转为狠厉,快速地将一枚梅花暗器袭向了对方。

    宋源飞快闪身,惊险的躲过了这次暗袭,然后调整着自己的动作,沉声开口,“阿芙蓉,只要你说出幕后主使,我宋源绝对不会为难你。”

    可是阿芙蓉却不再出声,她眼神复杂的望了宋源一眼,嘴角的笑容渐渐被苦涩取代,她抿紧嘴唇,开始持续不断地向宋源攻击起来。

    她的动作是凌厉而狠辣的,一招一式看似平常,但却给人一种危险而魅惑的感觉,起,追,转,袭,如同擂鼓般一下一下敲击人的心脏,肢体的摆动、每次动作后的落脚点、每个转身甚至那脸上独属于代号阿芙蓉的邪肆和张扬都是那样的恰到好处,让人知道原来这才是这女人的真面目,强大而毒艳到极致,强势的篡取着人们的视线,不容移开分毫。

    两人都没有再出声,一切全部靠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来完成,宋源的表情是压抑的,是被信任的同伴欺骗的悲伤,是愤怒后的静默深沉,是行动间的果敢和势不可挡。

    而阿芙蓉却是另一种颜色。

    她的嘴角噙着笑,眼神却寒凉刺骨,她的身体是暖的,心却是冷的,她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在向外人诉说着她已放弃了这段情,封闭了自己的心,她冷漠、麻木、魅惑而妖娆,她只是她,暗部的杀人工具,阿芙蓉。

    这样的女人、这样的阿芙蓉,这样的苏沫,让和她搭戏的向昆惑了,也让周围的剧组人员痴了。

    接下来,向昆几乎忘了其它,一切全凭着本能在和苏沫对戏,出手、格挡、追逃,受蛊惑、挣扎,等苏沫终于摆脱了他,做了几个危险至极的起落,直接跳上高达数米的大树,然后转瞬消失后,他才从这场酣畅淋漓的打戏中回过神来,紧接着便觉得自己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窒息之人突然接触到新鲜空气地舒畅感。

    刚才,在和苏沫对视时,向昆有一种被人迷惑了神智的感觉,被人牵引着,迷惑着,被动做着一个个动作,对方那强大的气场和惑人的颜色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这是在向昆近二十年的演技生涯里极其少见的。

    代号阿芙蓉吗?果然是如罂粟一般的女人。他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而现场其他人呢,早在苏沫和向昆交手开始,视线就牢牢的黏在了苏沫的身上,拔也拔不下来了,这似乎已经成了最近剧组众人看苏沫拍戏的标准动作,苏沫的神情、苏沫的动作,苏沫举手投足间给人带来的那种视觉享受以及跌宕的心情,无不让人心醉神迷,此时,苏沫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早已发生了改变,她不再是那个拍摄之初只会靠关系上位的什么也不懂的替身,而是变成了一个有后台有演技的演员,这两者之间的角色转换也仅仅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已。

    而等苏沫终于拍完阿芙蓉的所有戏份的时候,她在剧组的工作也基本接近了尾声,期间,苏沫和包括男主演、导演等在内的几人都建立了不错的私交,和剧组众人的关系也得到了显著的改善。

    而宛心蕊则在“撕衣”事件后元气大伤,虽然在事后第三天宛心蕊就回了剧组,剧组众人也没有再当面谈论这件事,公众也因媒体突然爆出的一则某女明星婚内出轨的绯闻彻底转移了视线,但是宛心蕊之前的“玉女”人设到底是毁了,并且网上还多出了不少有关的她的“黑历史”。

    也正因如此,宛心蕊最近消停了不少,不仅没再给苏沫找什么麻烦,反而对苏沫更热情了几分,当然,这份热情中到底包含了多少真心也只有宛心蕊自己知道了,所以,面对这样的宛心蕊,苏沫直接选择了无视。

    苏沫带着简单的几件行李从剧组离开,却意外的在家门口遇到了她几乎忘了的人,尤柯。

    此时尤柯的样子十分糟糕,头发散乱,面容憔悴,眼中满是血丝,眼下也是乌青一片,一身衬衣西裤穿在他的身上松松垮垮的,胡子也是好久没刮过的样子,整个人给人一种颓丧和苍老感,和苏沫之前记忆里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样的尤柯,让苏沫不由微挑了挑眉。

    “你什么时候搬家的?我去了那间公寓,结果发现你早就不在了。”尤柯黑沉着一张脸,一步一步朝苏沫走过来,略微沙哑的嗓音掩不住语气中的怒意。

    “没多久。”苏沫边说边躲开对方欲扯她胳膊的手。

    见苏沫躲闪的动作,尤柯目光突然变得阴鸷起来,人不由分说地靠近苏沫耳畔语气森然道:“何叶,你别忘了我手里还握着你的那些东西,敢不声不响地给我玩消失,你活腻了吧。”

    说着,尤柯的拳头就向苏沫砸了过来。

    最近这段日子尤柯过得相当不顺,先是好好的办了个派对突然诡异的出现了男女都不可言说的那种事,惹得一大票人跟他关系交恶,再是自己手里握着的某些人的那些命门突然在家中不翼而飞了,害得他忐忑不安的连觉也睡不好,深觉自己就像坐在了火山口,随时都有泯灭的危险。

    而更让他觉得诡异的是他只要一想和人发生关系,脑中就会不自觉地浮现一个又一个令他抓狂的场景,有的时候是自己的那处突然被人切了,有的时候是面前的尤物突然变成了厉鬼,一个比一个真实,一个比一个恐怖血腥,几次折腾下来,害得他都萎了。为此他还特意去看了医生,结果一圈检查下来得到的结论是精神问题,还给他开了不少这方面的药,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本来这段时间出了这些事,尤柯的精神有些不济,也就没有理会何叶,却不想今天突然听说何叶竟不声不响地背着他加入了景腾娱乐,去何叶的住处也扑了个空,自觉失去了对何叶的掌控,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而面对神情已近乎癫狂的尤柯,苏沫却突然笑了。

    还在找”快穿之苏行天下”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