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林枫〕〔名门豪宠:小妻PK〕〔天刀之天涯〕〔怦然心动〕〔惹爱上身:霸道总〕〔全能娱乐教父〕〔惹爱成瘾〕〔空间农女:彪悍辣〕〔军婚小媳妇:首长〕〔赤龙破天〕〔宋疆〕〔大完美主播〕〔神武帝主〕〔我的千年僵尸女友〕〔混沌天帝诀〕〔神级黑店〕〔快穿女主:男神,〕〔大神,来打架!〕〔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海贼盖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25章 小方盒
    一阵眩晕过后,苏沫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当初在“幽灵号”的那个小房间内。

    空荡荡的房间,墙上正慢慢消失的金色漩涡,以及那个笼在光罩中的女怨体,都和她离开时一般模样。唯一不同的是那颗圆球不在了。

    苏沫抬抬胳膊、伸伸腿,见重新变回灵魂状态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便身形一闪来到了那个女怨体面前。

    之前苏沫就通过光脑了解了穿梭者做任务的整个流程。知道一个穿梭者如果完成了位面任务,需要在第一时间到当初交给他任务的委托人那里,对方会视任务的完成情况选择是否交付魂力。“始之,终之”正是这个道理。

    而苏沫的委托人无疑正是面前这位。

    苏沫一靠近女怨体,手上的光脑便开始一闪一闪的散发出了幽幽的绿色光晕,并开始牵引着苏沫的手朝对方的额头指去。

    因为之前有过相似的经历,所以这次苏沫没有做丝毫的抵抗,她身形不动,表情淡然,任由自己乳白色的手指渐渐和对方的额头相触。

    在两者相触的瞬间,苏沫忽然觉得眼前有片刻的恍惚,接着她的脑中就开始如过电影一般回放起了当初穿在何叶身上后的一幕幕场景。

    何叶几十年的光阴岁月在苏沫的脑中一一闪现,好似过了一个世纪这么长,又似乎只是过了几秒,当脑中的记忆画面终于到了最后一帧时,苏沫的头脑才重新恢复了清明。

    她抬头望向面前的怨体,结果就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女怨体悬在半空中,双眼紧闭,头微微上仰,身上原本如燃烧而起的烟尘般丝丝缕缕飘散着的灰色能量此时正剧烈的晃动着,如同风吹动烛火,又如翻然涌动的海浪,起伏,挣扎,纠缠。

    忽而,她睁开了双眼,只见那双原本充斥着仇恨、颓然、憎恶、不甘等负面情绪的双眸此时里面已经完全被一片平和和欣悦取代了。

    她模糊的五官开始变得清晰,身上剧烈波动的灰色能量也渐渐平息下来,进而肉眼可见的缓缓从她身上褪去,片刻,魂魄就变成了和苏沫一般的乳白色泽。

    她嘴角牵起一抹解脱的笑容,身子缓缓朝苏沫凑了过来。奇异的,原本牢牢困住她的能量罩此时形如虚设。

    她伸出双臂,转瞬就扑到了苏沫身上。

    苏沫只来的及看清对方最后望向她的那感激一眼,就被一股暖洋洋的能量包裹住了。

    怨体渐渐消散不见,乳白色的能量开始变得透明,并丝丝缕缕的钻进了苏沫的身体。

    苏沫闭上双眼,细细感受着这股暖洋洋的能量在她的身体里盘桓游走,感受着自己的魂体在这股能量作用下一点点壮大。

    就在苏沫恣意的享受着这能量对魂体的改变时,突然外界出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开始和她争抢起了这暖洋洋的能量。

    那吸力那样的强,以至于那些刚从她魂体里游走了一个周天,完全还来不及消化吸收的能量转瞬就被吸走了一小半。

    苏沫心里一惊,想要阻止能量的流失,可是她又不知该怎么做,只能眼睁睁看着原本充斥在她体内的庞大能量渐渐被那引力吸扯而走。

    直到体内的能量只剩下原来的一半时,那吸力才终于消失了。

    苏沫在松口气的同时,心中又不由升起一丝恼怒,她倏地睁开眼,立刻就见到了在一米开外的人,不,是球。

    只见圆球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它低着头,小翅膀正摆弄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小方盒。

    小方盒有巴掌大小,材质不明,盒盖上嵌着一圈不规则排列的奇异宝石,宝石颜色各异,此时正散发着灼亮的光芒,在宝石的正中央处还有个极小的圆孔。苏沫睁眼时,正好看到最后从她身体抽离而出的那缕白色能量正被那小圆孔吸收进去,转瞬,宝石的亮光骤然暗下来,圆孔也消失不见了。

    “为什么?”苏沫冷眼望着圆球将装有她一半能量的小方盒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出口的声音冷如寒潭霜雪。敢抢她的东西?!这辈子还没几个人敢这么做!

    而圆球却好似完全没看出苏沫此时的低气压,它扑扇着小翅膀凑到了苏沫近前,边飞边语气欢脱地道:“啊?你说这个呀~333你不会是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吧?成为了穿梭者,任务所得魂力的一半要交给我的。还好刚才我来的及时,要不然魂力都被你吸收走了我拿什么交差?说不定主人一生气就罚我去做杂事了,天知道我成为这个管家有多不容易,你不知道吧,想当初我……”

    苏沫微蹙着眉头,耳边听着圆球滔滔不绝的说话声,心里想的却是还留存在自己身体里的另一半能量。

    原来这就是魂力,只是吸收了一个怨体不到一半的魂力她就感受到了魂体的改变,虽然这种改变并不明显,但是魂体的增强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看来之前圆球说的那些并不是再骗她。

    那如果她再多吸收一些这样的魂力,是不是就能更快得凝实魂体,然后回到自己的身体了呢?

    想到这些,苏沫眼中倏地迸发出一丝亮光,她朝还沉浸在自己回忆中的圆球看了一眼,然后就几个闪身出了房间。

    既然知道了魂力的巨大效用,那她要尽快的将身体里剩下的这些吸收融合,然后立刻开始新的任务,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此时的苏沫,做任务的积极性完全被调动起来了。

    她同来时一样,乘着停在门前的升降台,按照光脑的指引,一路飘回了第一次出现在“幽灵号”上时的那间房间。

    房间还是走时的模样,只是那巨大的方形容器已经被换成了一张散发着白色光晕的石床。

    苏沫过去坐在上面,立刻进入了修炼状态……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在一个低调奢华的暗色系的走廊内,一个身穿青灰色衣服的中年男人正通过仪器层层的身份筛查来到了一扇纯黑色的长方形门前。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抬手正要敲门,就听见门内突然传出了一阵呻!吟之声,那呻!吟声断断续续,间或夹杂着声音主人暗沉的嘶吼还有碰撞到房内物品的声音,好像里面的人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中年男人敲门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是敲响了房门。

    在房门敲响的下一秒,房间内的所有声音立刻戛然而止,中年男人又等了几秒,就听一个男人声音缓缓道:“进来。”

    那声音低沉而微带暗哑,虽然只有两个字,但却带着独属于上位者的威严和冷静。

    随着男人声音响起,大门立刻自动从里面打开了,中年男人神情变得庄肃,立刻垂手敛目躬身走了进去。

    房间里光线很暗,既没有拉开窗帘也没有开启任何照明设施。中年男人适应了几息,才在房间内那张超大的黑松木书桌后看到了他想找的人。

    那人隐在一片暗影之中,身体依靠着墙壁,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只余一双沉凝而幽深的眸子让人知道他在示意面前的人开口。

    见此,中年男人忙躬着身子几步来到书案前,也不抬头,只用右手抚了抚自己的左手腕上的灰色链子,立刻成叠的盒子就出现在了书案之上。

    等东西都摆完,中年男人又躬身退后了几步,然后才恭敬地开口:“主人,这是这个星际月的用量,比预定的迟了些,我愿意领罚。”说着中年男人将头又低了三分,作出了愿意听凭发落的样子。

    中年男人话落,房间里就陷入了沉寂,没有人再出声,躬身的中年男人弯着腰,耳中只能听到那些盒子被人拿起又放下的声音,这样的细微声音只能更加衬托出房间的安静,静地可怕。

    就在中年男人冷汗就要下来的时候,才终于听到了书桌后那个男人缓缓开口:“不是你的错,需要这些东西的量增加了,难为你了,下去吧。”

    中年男人一听,刚刚在男人开口时紧绷的神经立刻放松了下来,他躬身应了声“是”,然后就快步退出了房间,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书桌后的男人听到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原本倚靠墙壁站立的身子立刻滑落而下,身体也开始阵阵抽搐起来,男人闭着眼睛,攥紧拳头,直到身体里的那阵剧痛渐渐平息,他才缓缓睁开了眼,撑起身子朝书桌走去。

    他放开自己的魂力,将之凝聚在双手之上,指尖从书桌上成叠的小方盒上扫过,正要像往常那样随便拿一个时,他的身体陡然如同被点击一般剧烈颤了颤。

    男人手指倏地停下,那双往日没有什么波澜的眼睛此时在经过了片刻的凝滞后猛的爆出了一抹奇异的亮光,那目光似欣喜似怀疑又似不可置信。他缓缓移开了自己的手掌,接着目光就凝在了某个小方盒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