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野工仔〕〔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吻安,绯闻老公!〕〔万古杀帝〕〔女权世界的真汉子〕〔隐婚契约:夜帝的〕〔异常魔兽见闻录〕〔魔神狂后〕〔废材要逆天:傲世〕〔陆少蜜宠:前妻在〕〔毒医娘亲萌宝宝〕〔最强农女之首辅夫〕〔惹火狂妻:邪帝,〕〔天价宝贝:101次枕〕〔恋爱手册,萌妻掌〕〔特工重生:快穿全〕〔重生八零后:军婚〕〔娇娃联盟:小妻超〕〔医痞农女:山里汉〕〔神医凰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四十章 全息网游(十五)
    ,!

    汹颀长的身子慵懒的半趴在青石块上,两只黑色的前爪扒着盘沿,略微狭长的紫眸从这些菜肴上一一掠过,然后微低下毛脑袋,选中一盘开始吃了起来。

    粉红色的舌头微微探出,一伸一卷间一小块咸香酥脆的油核果就顺利进了它的口腔,伴着细微而规律的咀嚼声,它的两颊微微鼓动,不消一会儿,美味的油核果就被它吃进了肚中。

    整个进食的过程,嘴巴四周没有沾到丝毫的食物残渣,动作也分外从容优雅。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几乎不会有人相信一只宠物居然会有这样完美的吃相。

    当然,进食的速度也不慢。

    看汹吃的香,对面的苏沫不由勾唇一笑。

    这些是她给汹的奖励,虽然还是不怎么喜欢这小家伙,但是最近一段日子相处下来,她对它最初的那种恶感还是消减了不少的。

    不仅是因为汹“懂规矩”的不粘着她,打怪练级也总是冲在前面,还有刚刚,在冰晶虫出现的时候,汹更是第一时间冲到了她身边,试图用身上散发的黑色暗光阻挡着虫子对她的靠近。

    对于这样忠心的宠物,尽管有让她讨厌的外在,但她这个当主人的还是要适当的表示一下。

    这样想着,苏沫又朝汹身边多摆了一盘水晶肴肉,然后才拿起自己面前的一块油核果吃了起来。

    突然,苏沫察觉到周遭变得安静起来,同时还有几道强烈视线粘在了她身上。

    苏沫拿食物的手一顿,抬眼一扫,立即发现花不离、秋水不染尘、六夜和粗鲁的温柔都正目光晶亮地盯着她……面前的食物。

    “呃……你们也要吃吗?我储物袋里还有……”苏沫话还没说完,几个人就呼啦啦围了过来。

    “呀,梨花妹妹你真好,嗯……这琼水兽的肉真好吃。”

    “味道不错。”

    “你慢点抢,唔……我还是喜欢白蚀切片,香香的,嫩嫩的……唔……好吃。”

    “不愧是千味斋的东西,啧……这汤喝一口全身都暖洋洋地了,体力值和精神力也恢复了不少。”

    “……”

    秋水不染尘几人这狼吞虎咽的吃相让苏沫呆了呆。

    不过她哪里知道,为了这次寻宝,这几个人一路轻装简行,储物袋中除了必要的防寒物品和各类必备药剂外,就只剩下准备装宝用的几个空储物袋了。

    虽然饱腹的药剂他们也有,但是在挨饿受冻了一整天后,这些哪比得上热腾腾的食物来的吸引人,特别是这些还不是普通的食物,一看就知道是千味斋有星辰币也不一定能买到的加属性状态的菜!

    所以这就不难解释几人为什么会如此了。

    只是在对面汹优雅吃相的对比下,这几人抢食的动作怎么看怎么怪异。

    人宠灵魂颠倒?苏沫嘴角一抽,立刻将这没来由的想法挥出了脑袋。同时,又默默从储物袋中贡献出了几盘食物。

    算了,还是不要告诉他们这些食物都沾过她口水了。

    “梨花……你刚才说那些是寒晶虫,你怎么知道的?”六夜将嘴里的食物咽下,继续刚才没问完的话题。

    不知是刚才的那番经历,还是食物的伟大作用,苏沫明显察觉到面前几个人对她的态度变得亲近了。

    苏沫喝了一小口热汤,想了想,道:“史库,我正好在那里见过有关冰晶虫的记载。当然,不止这些……”

    说到这,苏沫声音顿了顿,目光看向吃的正香的秋水不染尘道:“秋水不染尘,你确定你手中的地图真的是藏宝图吗?”

    本来几人正为苏沫居然会去史库这种地方感到诧异,听到苏沫后面的话不由齐齐愣了愣。

    而被点到名字的秋水不染尘更是一口食物呛到了喉咙里,咳嗽了半晌才木呆呆地道:“梨花你什么意思?”

    为了这次寻宝,他遭了多少罪啊,又是暴风雪又是受冻遇袭的,要是最后告诉他这不是藏宝图,那他这些罪不是白受了!

    秋水不染尘心内起伏不定,众人也都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看向苏沫,等着对方解释。

    见此,苏沫也不迟疑,直接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我曾在史库中看过这样一个传说。在寒冰星的极寒之地,曾生活着一种名为泽的生灵,它们人身虫尾,有人的智慧,天生会凝冰造雪,世代寄居于穴洞之中,寿命可达千年,其成年的泽更是有一种将虫尾完全幻化成人身的特殊的能力。

    不过,因为它们繁殖能力极低,生活习性又特殊,所以很少有外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在千年前,有一只刚刚成年的泽因为听族中的长辈说起过一次外出的经历,一时好奇下,便偷偷幻化成人类少女的模样来到了外界。

    在那里,这只泽意外喜欢上了一个人类男子,而这个人类男人也喜欢上了她。

    在两人情正浓时这只泽选择将男人带回了他的族群,准备在泽族最神圣的先灵仪式下和男人结合。

    却不想,当男人看到她和其族人的真身后,立刻吓得逃跑了。不仅将两人的誓言忘到了脑后,之后还纠集了一大批人来围攻泽族。

    最终,泽群寡不敌众,遭到了灭族的下场,先灵祭坛也被捣毁了,而唯一存活下来的就是那只身体被心爱男人一截两半的泽,她强烈的仇恨激发了祭坛最后几丝神力,吸收了神力的泽最终免去了死亡的下场。

    可是在泽想要去找男人复仇时,却不知那些人用了什么手段将整个山洞都隔绝了起来。

    这只泽走不出山洞,而没了其它的泽,她也完全无法重新孕育出新的泽,延续血脉。

    最后,她只得使用了一种在外界时学来的秘法,用自己的精血催生出了大量的冰晶虫,寄希望于在亿万年的衍化下能再次出现新的泽。

    从此,在寒冰星的极寒深洞中,多了一只饱含怨恨的泽以及数量可观的寒晶虫,只是见过它们的世人却再也没有……”苏沫说到这里,看向了嘴巴已经张的老大的秋水不染尘。

    “虽然开始我还有些不确定,但是极寒之地,山洞,屏障,寒晶虫,这些实在是和那个传说太吻合了。而且在寒晶虫的介绍中,最后还记载着这么一句话——循着寒晶虫和寒气的指引,或许你会发现泽的踪迹,而那将是另一段只属于冒险者的故事了。”

    说完,苏沫清了清有些发干的喉咙,将手边已经变温的汤喝下,然后就见秋水不染尘和其他三人在互望了对方片刻后,开始对着那“藏宝图”各种研究起来。

    半晌,四人齐刷刷抬头,眼中神情各异,但是看样子似乎也完全认同了苏沫的猜测——这里应该不是藏宝地,而是一个不知道什么等阶的、在《星辰》中十分稀有的触发任务!

    虽然不是直接寻到宝贝,但是这样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他们也绝对不愿意错过!

    “下面我们怎么办?到了这里就没有路了,我们怎么找那只泽?”秋水不染尘眼睛发亮地看着苏沫,说着还将手里的“藏宝图”递给了苏沫。

    本来,对于这个新成员,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只把她当成凑数看的,知道对方等级低,他也没指望对方在这次寻宝中能起多大作用,却不想对方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

    不论是身手、判断能力还是见识和领导能力,这女人都绝对不是简单角色。他相信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

    秋水不染尘作为神隐的骨干分子,已经在考虑怎么将眼前这位新鲜优质血液吸收进他们神隐的大家庭了。

    苏沫可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她擦了擦嘴,接过地图仔细看了起来。

    依路线上的指示,他们应该没有走错,而且这个山洞似乎就是地图上整条路线的中间位置。

    怎么通过山洞向下走这上面并没有说明,但是关键应该就在这个山洞里面。

    苏沫的视线在洞中仔细扫过,忽而在某个地方凝住了。

    粉唇缓缓勾起一个弧度:“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神级升级系统〕〔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