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命运升级〕〔都市之九天大帝〕〔神医弃女〕〔一术镇天〕〔吞食天地之系统〕〔茅山捉鬼笔记〕〔重生都市高手〕〔封少的掌上娇妻〕〔重生九零之军妻撩〕〔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我家学生能改变历〕〔八极武神〕〔我吞了一只鲲〕〔萌宝来袭:爹地请〕〔冷面神尊:霸爱纨〕〔道在阴间〕〔掌门要逆天〕〔绝版猎灵师〕〔乱世为后:傲娇王〕〔年先生,慢慢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四十三章 全息网游(十八)
    ,!

    苏沫站在楠西面前,见对方完全失去了战意,悄悄松了口气。

    刚刚,在他们被众多寒晶虫围攻之时,她身上的山洞地图突然变得灼热起来。

    她拿出一看,发现地图原本没有任何文字图样的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鲜红发光的“卍”字标记。

    这种标记苏沫曾在史库中看到过相关记载,它是一类带有克制、封印、镇压功效的特殊符文,一般印有这种标记的东西,本身就是一件法器。

    只要将法器至于对方身上,就可以依法器本身的等级给对方造成不等的伤害效果。

    苏沫再联想到之前曾留意到的,那个替他们打开通道屏障的古怪老头在消失前曾目露异光的朝这地图看过一眼,当时她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现在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标记,苏沫立时有了想法。

    所以,她才会有了先前的那番动作。

    而结果,也是出乎她意料的好。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楠西双目失神的跌坐在地上,嘴中喃喃地低语着,“我们明明那么相爱,他救下我,给我疗伤,带我游玩,教我人类的生活方式,他曾说过会永远爱我,永远不会背弃我的。

    ……可是为什么,仅仅因为我的外表改变了,他就忘记了我们的誓言。

    ……他知不知道,身为泽,如果不经历族群的祭奠仪式就跟他结合,我根本不能打开生育通道,寿命也将只剩下一年,他说过喜欢孩子的……

    ……我擅自带他回族群,遭受了族里长辈怎样重的责罚他知道吗?为什么他可以转瞬就满脸厌恶的逃走,还心狠的带人来毁了我们万年的传承。

    ……恨……方书阳,我恨你!

    ……我恨了你千年,为什么现在的你还要派人来毁我最后的血脉希望……”

    楠西似乎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一边喃喃说着话,一边抬起自己干枯如老树皮的手,从自己的脸上一点点抚摸而下,脖子、胸口、腰身,最后来到那虫身之上。

    轻抚的手指猛然收紧,尖利的十指插进了虫皮内,伴着喷涌而出的半透明浓混液体,她仰起头,闭上眼睛,带着放弃一切的颓然,皮肤渐渐鼓胀而起,散发出一阵灼亮的光芒。

    “不好,她要自爆!”站在队伍中的粗鲁的温柔突然脸色一变,身形一动,身上功法运转而起,护着众人朝后退去。

    “梨花,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

    “是啊,梨花快走,自爆的威力不是我们能承受的!”

    花不离几人在后退的同时,见离楠西最近的苏沫竟还站在原地身形未动,不由心里一急,大声喊道。

    苏沫没有回应队员的呼喊,她眼睛望着面前形容狼狈身形枯槁的女人,眼中流露出一种莫名神色。

    忽而,她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储物袋,手掌翻转间,一个方形玉盒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打开玉盒,莹白间散发淡淡香味的膏状物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苏沫蹲下身子,将那莹白香膏朝对方那伤痕累累的可怖虫身上抹去。

    每涂抹过一处地方,那里的皮肤就如同突然换发出生机一般重新变得光滑平顺。

    “那是……梨花你疯了!”队伍里眼神最利的侦查师秋水不染尘看到苏沫拿出的东西以及接下来的动作,脸上不由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小尘尘,怎么了?”本欲上前将苏沫硬拽过来的花不离听了秋水不染尘的话,身形一顿,询问道。

    “一树梨花居然用顶级回春膏给那个怪物疗伤!”

    什么?!队伍里其他人脸上立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苏沫的目光如同在看傻子和白痴。

    原本准备自爆的楠西这时也因苏沫的动作蒙了。

    她身上的白光不自觉地减弱了一分,原本膨胀的身体也停止了朝更鼓胀的程度发展的趋势,她睁着黯然的双眸直愣愣地望向了面前的女孩,周围的时间仿似静止了一般。

    药香渐渐在山洞中弥漫开来,苏沫头也没有抬,一边抹药,一边道:“一个渣男而已,至于吗?渣男你知道吧,这是我从一个特别的地方听到的词,这是专门用来形容像方书阳这这样始乱终弃的男人的词语。

    ……他不是真的爱你,如果真的爱你怎么会因为你会变成虫子身就嫌弃你。

    为了这种不爱你的渣男,要死要活的,作为你们泽族最后的血脉,你蠢不蠢。

    哦,还有,我们和方书阳那种人可不是一伙的。我们只是一群不小心买了假地图来寻宝的人,却不想遇到了你。

    ……当然,让你的孩子们受到了损伤是我们的错,不过,之前是你先动手的,这也不能全怪我们……”

    苏沫动作不停,说出的话没头没尾,断断续续,但是却让秋水不染尘几人以及面前的楠西都听愣住了。

    楠西望着面前用带药膏的手毫不避嫌地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女人,看着对方平静的和她说着话,眸子中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厌恶和嫌弃。

    如同她面前的不是她,一个可怕的虫怪,而是和她一般无二的人。

    “你……不觉得我的身体很可怕吗?还有,为什么要帮我疗伤?”粗噶难听的声音在苏沫头顶响起。

    苏沫摸药的手微微一顿,然后又继续起了手下的动作。

    她头也没抬,仿若不在意地道:“这怎么了,只不过我们的物种不同罢了,说不定在你看来我们人类的两条腿才更可怕。

    ……至于为什么为你疗伤,只是突然不想让一个没有做错任何事的女人在承受了那么多后,还要落个自我毁灭的结局罢了,嗯……你也可以当我突然发善心好了……”

    苏沫的话音未落,就察觉到身前突然有阵气流拂来,低敛的黑瞳微微闪动,身形没有丝毫动作。

    而在一旁看傻了眼的秋水不染尘几人却齐齐脸色一变,出声提醒道:“梨花,快躲开,她要袭击你!”

    苏沫缓缓抬起头,眉目平静地看着对方干枯的手掌抵上了她的额头。

    她没有动,因为不管是刚刚还是现在,她都没有在对方的身上察觉到丝毫的恶意。

    楠西此时早已泪流满颊,她贴在苏沫额头上的手在微微颤抖,望着苏沫的眸光中带着恍然、解脱、释然和留恋。

    “不用白费力气了,那些虫卵是用我的精血催生豢养的,在那些虫卵死去时我的身体就已经毁了。

    谢谢你让我知道,原来不是所有的人类都像那些人一样厌恶我们,原来一味活在过去真的很痛苦。可我知道的太晚了……

    ……这个你收下……”

    楠西粗噶的声音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与平和,抵触在苏沫额头上的手突然散发出一阵灼亮的金光。

    当那金光渐渐消散,楠西也如同被人突然抽取了神魂般,身上最后的那丝生机也完全消失了。

    看着含笑闭上了双眼,身体渐渐萎缩,最终化为一小堆白色雪沫的楠西,苏沫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类似于悲伤的情绪。

    虽然她是有意这么做,想要看看最终收获是否有什么不同,但是当她真的得到了意外收获,面前的女人也死在了她的眼前,那种感觉却绝对跟兴奋快乐等一类词汇无缘。

    她蹙着眉头,眼睛盯着那堆雪沫兀自出神。突然,一股温热的气息拂过了她的手背。

    苏沫回神,望着不知何时靠过来的汹,第一次没有下意识的躲开。

    不等她理清现在的杂乱情绪,她耳中就接受到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于此同时,她身上接连闪起了十几道升级白光。

    队伍里的其他人因为已经到达了目前最高等级65级,大量的经验值被存储在了他们的控制面版中。

    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他们做的居然是传说中的神级任务。因为只有神级任务才能有这么多的经验值,这可是上百个普通任务也不能比的!

    虽然对莫名其妙就完成了任务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在这巨大的奖励下,所有人都不由亢奋了起来。

    “咔呲”“噼里啪啦”

    突然,他们头顶传出了一阵异响,接着整个山壁和地面就开始剧烈晃动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

    “不是吧,山洞好像要塌了!”

    之前山洞一直靠着屏障和楠西的法力维持,现在屏障消失了,楠西也身死消亡,山洞自然支撑不住了。

    尘土夹杂着冰雪碎石簌簌下落,几人身形不稳的在山洞中左躲右闪。

    “现在怎么办?好不容易我们没被虫子咬死,难道现在要被砸死吗,要不要这么倒霉!”秋水不染尘逃命中还不忘吐槽。

    是谁说秋水不染尘高冷的?苏沫鄙视的目光扫过他。

    “大家继续朝里面走,楠西既然把自己的住处建在里面,那么依她复仇心切的想法,这里应该是离外面最近的所在。”

    苏沫说着,带着汹率先朝里面而去。

    其他人也依言迅速跟上。

    ……

    苏沫皱眉走在大街上,脑中纷乱一片。

    “你家宠物很厉害啊,那种情况下还能救下我们。”

    “能变大缩小,实力也强劲,应该不是普通的彘猫吧?”

    “梨花,你这宠物从哪弄来的,我也想养一只。”

    “今天救了我们一命,回去你可要好好犒劳一下人家,这是挽救了多少经验值啊!”

    这些就是刚刚和秋水不染尘几人分别时,他们感叹打趣的某几句话。

    可是,那时的她根本没有心思应对这些,只是匆匆和几人交换了联络方式,就离开了那里。

    刚刚,在众人好不容易发现了出口时,不想一块巨大的石块因强烈的震动突然从山体脱离,朝他们的方向倾斜着砸了过来。

    石块下坠的速度极快,首当其冲的就是位于队伍最前端的她。

    在所有人都以为在劫难逃的关键时刻,跟在她身边的汹猛的涨大了身形,挡在了她的身前。

    最后靠着汹的短暂拖延,他们成功逃了出来,只是汹却白光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现在,苏沫正在前往宠物复活点,脑中突然想起秋水不染尘几人的这些话,心里更烦乱了几分。

    所有人都以为汹是只普通的游戏宠物,能作战也能复活,可是只有苏沫清楚汹并不是普通的游戏神兽。

    它能不借助设备就自如的在游戏和现实切换,可是苏沫却不确定对方能不能像游戏中的宠物那样自如的复活。

    之前,在汹挡在她身前时,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可是不等她有多余的想法,对方已经白光一闪消失了。

    如果汹不在了……

    苏沫皱眉,这本该让她额手称庆的假设不知为何现在想来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烦躁。

    突然,苏沫止住了前行的步子。

    宠物复活点近在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