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柒贺逸宁〕〔游戏世界里的愿望〕〔日漫攻略者〕〔娱乐之唯一传说〕〔超神机关师〕〔无限求生〕〔三国外科风云〕〔宇宙霸业〕〔天择训练场〕〔重生八零圆圆满满〕〔兵的荣誉〕〔最强万界大神豪〕〔精灵宝可梦之萌萌〕〔生命如花终有期〕〔灵气复苏中的黑店〕〔魂魄碑〕〔透视极品小村医〕〔重生八零小娇妻〕〔狼面〕〔与游戏异界重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四十八章 吻
    ..快穿之苏行天下

    灵魂脱体而出,一阵眩晕过后,苏沫重新回到了“幽灵号”上。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舱房,上个世界的经历突然如走马观花般在苏沫的心头掠过,一股复杂而涩然的情绪忽而在心间荡漾开来。

    令苏沫不由蹙起了眉头。

    在头一个世界时,她是一名演员,因演戏的需要,她常常要做到在现实和剧本的虚构世界中自由切换,那时,她还能清楚的将自己和怨体的人生区分开来,只将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身处异世但不留任何牵绊。

    但是在上个世界,想到殷父殷母的笑容,想到游戏中那些真诚相待的伙伴,苏沫突然感到酸涩、留恋和不舍。

    作为一个合格的任务者,显然这些情绪都是不该存在的。

    想到圆球曾用那种冰冷的语气说出的“抹杀”两个字,苏沫心头一凉,强行让自己将这些多余的情绪压了下去。

    快速收拾好心情,苏沫立刻熟门熟路的朝舱房中殷黎的怨体走去。

    有了上次的经历,她先自觉的通知了圆球,然后便顺着光脑的牵引将手抵上了怨体的额头。

    同样一一掠过的记忆,同样看着殷黎的身体渐渐从怨体状态变成了乳白的色泽。

    眼看着目露欣悦和感激的殷黎渐渐消散在空气中,苏沫立刻闭上眼睛,任由那股股的透明能量朝自己身上涌来。

    当暖洋洋的能量开始在她的身体内游走,苏沫也做好了被圆球带来的小方盒吸走一半的准备。

    却不想,在股股的能量在她身体内越聚越多时,她没有等来那巨大的吸力,嘴唇却意外接触到一个特别的东西。

    那东西温软而柔滑,突然出现,和她的嘴唇相触的瞬间,苏沫忽而感到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和酥麻。

    温软搅动着温软,柔滑接触着柔滑,那东西强势的探入她的口腔,霸道的攫取从她口舌间溢出的丝丝能量,苏沫的脑中突然如同被白色的烟火侵袭一般,白色朦胧,又熏熏然如梦,猛的爆发开来,让她恍惚间几乎忘了身在何方。

    混沌、粲然又有一种苏沫从未接触过得舒服和惬意,如同第一次接触毒品药剂般,让苏沫受到了蛊惑,进而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身体聚集而起的能量,在她的身体内游走了一圈后,便丝丝缕缕的透过她的嘴唇涌入那柔软之处。

    苏沫迷醉而沉溺,茫茫未觉间,能量就被对方吸走了一半。

    不知过了多久,当能量兀地停下了输送,那柔软也停下了攫取的动作,缓缓从她的口中退出时,苏沫才如同在美梦中猛地被人惊醒了一般,晨钟暮鼓,恍然回神。

    心神大动,霍地睁开眼睛,眼前的场景让苏沫不由惊愕当场。

    小黑,拟态多功能变异宠,此时竟扒在她的身上!

    一人一宠唇齿相接,身体紧闭相贴,幽紫色的眸子距离她不足寸许。

    那双眸子不似苏沫记忆中的冷静深沉,此时幽幽如古井水墨,潋滟又如浩瀚星辰,似在望着她,又似没有。

    在苏沫看向它时,那炫目的颜色在眸中缓缓褪去,又渐渐被深沉和冷静取代了。

    小黑重新恢复了清明,看到苏沫正身体僵硬眼睛大睁地瞪着它。它神色未动,只将扒拉在苏沫身上的爪子轻轻一松,就动作优雅神情自若地离开了苏沫身边。

    苏沫僵立在原地,瞪着刚才对它做了那种事,此时却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宠物,脑中顿感空白一片。

    她,苏沫,塔巴塔娜星苏家的年轻天才,居然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对象是一只宠物,还是一只她平素最讨厌的浑身长满毛毛的宠物!

    一时间,荒唐、无语、惊悚、羞恼、不可置信……各种各样的情绪如同排山倒海般朝苏沫涌来,苏沫想要赶快将刚刚那一幕忘掉,想要将小黑弄过来施行各种酷刑,也想将圆球提溜过来质问对方为什么它不出现,反而是由一只宠物来将那一半的能量吸走。

    可是,此时,她的魂体却像是和她的意识抽离了一般,让她只能木然地站在这里,一动也动不了。

    而与此同时,一边的小黑似乎因为吸走了大量能量的关系,它的身体忽而开始胀大,进而黑色的皮毛下有几处开始向外一下下的鼓动起来,似乎有什么活物在其中正挣扎欲出。

    小黑的身形开始扭曲,紫眸中开始闪现痛苦的神色,那张黑黝黝的似乎从未发出过声音的嘴巴里也传出了阵阵闷哼呻!吟之声。

    “小黑,你怎么了?”

    察觉到小黑的异样,苏沫表情一变,虽然她对面前这小家伙有种想要蹂躏教训的冲动,但是内心深处还是不想它真的出事的。

    暂时压下心头地不适,苏沫上前几步正想查看小黑的情况。

    却不想,她才靠近,小黑就呜咽一声,猛的朝舱门的方向窜了过去。

    苏沫连忙追上,结果小黑的速度太快,当她来到舱门口时,小黑早已不见了踪影。

    最终,苏沫也只得心神不定地先回了她在“幽灵号”上的房间。

    坐在房间的白色大床上,将新得到的能量消化吸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天有余。

    发现小黑依旧没有回来,苏沫皱着眉头开始联系管家圆球。

    小黑是圆球带来给她的,对方应该知道小黑的情况,希望从那舱房跑出去后,小黑没出什么事情才好。

    可能这时的苏沫还没有意识到,虽然她口口声声地说着讨厌,但是心里对于小黑的感觉终究还是和先前不同了。

    可令苏沫没有想到的是,除了涉及到任务,其它时候都十分欢脱好说话的圆球,在遇到有关小黑的问题时,嘴巴却闭的死紧,不管苏沫怎么问,对方也是一副一问三不知的模样。

    最后苏沫也只得无奈放弃。

    在“幽灵号”上又徘徊了近一天,在最终还是没什么收获后,苏沫便决定独自进行下一个任务。

    对于苏沫来说,或许小黑是个特别的存在,能在她心中掀起些许涟漪,但是和重新找回身体相比,却不是一个同等的存在。

    她不想等,也等不起。

    在黑洞中又成功和一个怨体匹配上后,苏沫便站到了已经开启的时空漩涡前。

    丝丝的吸扯之力出现在她的周身,苏沫马上就要被传输走时,忽而有个迅疾的小黑影窜到了她的身边。

    “小黑!”苏沫眸中一亮,声音中带着尤不自知的欢悦。

    可她话音未落,一人一宠就同时被金色漩涡席卷而入,消失在了原地。

    ……

    苏沫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幽密的灌木林之中。

    四周光线很暗,抬头望去,是一眼望不到顶的参天大树和葱郁的阔叶植被,草木葱茏,遮天闭日,只有零星如同星钻碎玉般的光点透过覆满各异叶片的繁茂林木枝丫铺撒而下,让人目眩神迷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分外的渺小。

    苏沫脚下踩着带着潮气和湿意的松软土地,耳边听着不知名虫鸟的婉转鸣叫,环目四顾,正欲带上小黑先离开此处,去找一个落脚点。

    结果身形一动,苏沫突然惊悚的发现了两个事实。

    一,小黑不在身边。

    二,她居然变成了一只动物!

    苏沫低头,看着自己白灰相间的毛绒绒小爪子,在震愣了一瞬后,身子不由弹跳而起,身上的白色毛毛也猛的乍了起来。

    这是怎样一种体验,穿来穿去她居然穿到了最讨厌的带毛动物身上,她当初是怎么接下这个任务的?!

    苏沫脑子混混沌沌,片刻后才记起她之前因为心里存了事,没怎么看任务内容就糊里糊涂的来了这里。

    可是她记得给她那个怨体明明是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啊,这是怎么回事?!

    苏沫顾不得其它,立刻抬起自己一只毛绒绒的爪子朝令一只上抚去。

    运转精神力,关于怨体的记忆立刻浮现在她的脑中。

    原来,苏沫现在所在的是一个名为亚斯菲特的原始兽人世界。

    在这里,除了普通的野兽外,还存在着一个特殊的兽人种族。

    他们拥有智慧,以捕猎为生,过着最原始的生活。

    从出生起,他们就拥有一种有别于普通野兽的变身的能力,可以实现兽形和人身的自由转换。

    当他们是兽形时,可以围猎打斗,跑跳驮行,拥有着比普通野兽更灵敏更强大的实力;而当他们是人形时,又可以进行一些野兽绝对做不到的搭建、烹饪、制衣等事。

    所以在这个世界,兽人是毫无争议的绝对主宰。

    根据氏族不同,现在的兽人部落有狮族、虎族、豹族、蛇族、柴犬族、狐族、兔族、人鱼族、飞鹰族等。

    而这些氏族又因为习性不同,实力不等,分地而居,每个氏族都有各自的酋长,都信仰尊奉先祖之灵。

    而苏沫所接任务的原主就是兔族酋长的小女儿,一个即将成年的小兽人兔沅。

    作为一族之长的幼女,兔沅从小的生活就过得十分优渥,不仅衣食无缺,从没有遭受过苦楚,还有机会接触一般小兽人不能接触的祭祀教育。加之家里长辈亲眷的疼宠爱护,所以兔沅从出生开始就过得顺风顺水。

    因为这个世界的兔族本身实力不强,而成年的兔族女性所孕育的后代又多为女性,一生可孕育多次后代,每次都可产5~10只数量不等地兔族小兽人。

    每个氏族的男性兽人成长到一定年龄后,需要通过自己氏族独有的考验,才能够成为该氏族承认的勇士。

    ……

    苏沫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幽密的灌木林之中。

    四周光线很暗,抬头望去,是一眼望不到顶的参天大树和葱郁的阔叶植被,草木葱茏,遮天闭日,只有零星如同星钻碎玉般的光点透过覆满各异叶片的繁茂林木枝丫铺撒而下,让人目眩神迷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分外的渺小。

    苏沫脚下踩着带着潮气和湿意的松软土地,耳边听着不知名虫鸟的婉转鸣叫,环目四顾,正欲带上小黑先离开此处,去找一个落脚点。

    结果身形一动,苏沫突然惊悚的发现了两个事实。

    一,小黑不在身边。

    二,她居然变成了一只动物!

    苏沫低头,看着自己白灰相间的毛绒绒小爪子,在震愣了一瞬后,身子不由弹跳而起,身上的白色毛毛也猛的乍了起来。

    这是怎样一种体验,穿来穿去她居然穿到了最讨厌的带毛动物身上,她当初是怎么接下这个任务的?!

    苏沫脑子混混沌沌,片刻后才记起她之前因为心里存了事,没怎么看任务内容就糊里糊涂的来了这里。

    可是她记得给她那个怨体明明是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啊,这是怎么回事?!

    苏沫顾不得其它,立刻抬起自己一只毛绒绒的爪子朝令一只上抚去。

    运转精神力,关于怨体的记忆立刻浮现在她的脑中。

    原来,苏沫现在所在的是一个名为亚菲特斯的原始兽人世界。

    在这里,除了普通的野兽外,存在着一个特殊的兽人种族。

    他们拥有智慧,以捕猎为生,过着最原始的生活。

    从出生起,就拥有一种有别于普通野兽的变身的能力,可以实现兽形和人身的自由转换。

    当他们是兽形时,可以围猎打斗,跑跳驮行,拥有着比普通野兽更灵敏更强大的实力;而当他们是人形时,又可以进行一些野兽绝对做不到的搭建、烹饪、制衣等事。

    所以在这个世界,兽人是毫无争议的绝对主宰。

    兽人们群居生活,氏族多样。

    这些氏族因为习性不同,实力不等,分地而居,每个种族都有各自的酋长,都信仰尊奉先祖之灵。

    而苏沫所接任务的原主就是兔族酋长的小女儿,一个即将成年的小兽人兔沅。

    作为一族之长的幼女,兔沅从小的生活就过得十分优渥,不仅衣食无缺,从没有遭受过苦楚,还有机会接触一般小兽人不能接触的祭祀教育。加之家里长辈亲眷的疼宠爱护,所以兔沅从出生开始就过得顺风顺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