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碎星空〕〔救个校花当老婆〕〔皇帝培养手册〕〔九朝元老〕〔重生之笑红尘〕〔修真天王〕〔甜妻辣爱〕〔最后一个高手〕〔某科学的流体掌控〕〔BOSS老公,请放手〕〔喜上眉头〕〔都市极品狂少〕〔无敌战医〕〔快穿攻略:男配反〕〔张苏静的幸福日常〕〔你为何召唤我〕〔婚婚欲睡:总裁宠〕〔三千年前有神经过〕〔我本善良之崛起〕〔主神猎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五十二章
    ,!

    毫无意外地,接下来,苏沫带来的这些加起来近10斤的酱料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这群已眼冒绿光的兽人们瓜分了。

    因为人多酱少,所以最后分到这些兽人手中的也只有巴掌大小的一小绿盒而已,但就这样还是有几个兽人因为手不够快没有抢到。

    买到的兽人,在将苏沫想要的交换物或是贝(兽世的货币)拿来交给苏沫后,就心满意足地带着酱料离开了。

    而没买到的兽人,在扼腕的同时也连连追问苏沫下次卖酱的时间。至于刚刚和苏沫之间发生的那场骚乱,这些人也早已选择性的遗忘了。

    苏沫从容应对这群或喜或忧的兽人,心中却难掩愉悦和自得。

    虽然之前对于这种抢手场面她也有所预料,但当亲眼看到自己辛苦做的东西能被这些兽世的人喜欢时,那种油然而生的成就感不是什么事都能比的。

    不过,这只是开始而已……

    苏沫眸光闪亮,看着兽人们的身影越行越远,她眉眼微弯,拉着换回来的东西离开了此处。

    ……

    回到住处后,苏沫先将换到的一些生活必需品归置好,然后便来到了自己放置原材料的储藏室。

    在第一次做酱前,考虑到场地和生火的问题,苏沫就已经离开了当初那个潮湿阴暗的树洞,在经过一番搜寻后,找到了现在这个新住处——一个离群而建,干燥背阴,内嵌有数个蜿蜒洞穴的小山洞。

    根据兔沅的记忆,这里原来是一个兔族年老单身雄性死前住过的山洞,因为兽世的人深信鬼神之说,认为兽人死后的头一年,其鬼魂还会在其最后身死的地方徘徊游荡,是邪祟阴气汇聚之地,所以即使这个山洞布置的十分舒适宜人,但是还是没有兔族人敢轻易踏足这里。

    苏沫却不忌讳这些,正好便宜了她。

    从储藏室中拖出她最近收集来的怪味果、木糖,还有其它一些需要的材料,然后苏沫便在一间她专为做食物准备的通风透气的山洞中忙碌了开来。

    之前因为担心跟兔族人口味差异的问题,苏沫做的酱料量并不多,口味也选择的她认为最传统、最容易被人接受的类型。今天卖酱的大获成功让苏沫增加了信心,她准备再多弄几种新鲜口味的酱,以及再研究几种新的菜色,加快她的任务进程。

    外面捡来的凹型石锅,石头堆积起来的灶台,枯木枝,打火石,新换来的做饭工具,以及各类原材料和自制调味料,一一准备就绪。

    苏沫先将两块白色的打火石分别夹在两个粉红小爪子中,然后靠着快速而大力地击打动作产生的火星熟练的将灶台火升了起来。

    置锅,添水,放上新换来的蒸具,将处理过的怪味果一一码放在其中,盖上石盖,一套动作一气呵成,看着氤氲的热气渐渐升腾而起,苏沫这才朝角落一躺,闲适的开启了光脑。

    虽然她已经历经两世,但是对于做饭一途其实并不擅长。

    在成为何叶时,虽然她接收了对方一部分的做菜能力,但是和那个各类食材几乎已经运用到臻境的世界相比,兽世在“食”这一方面显然还处于初级阶段,一切都要摸索。

    与其她用半吊子的厨艺胡乱做一些不伦不类的东西出来,还不如通过光脑事先将适合这个世界的又适合现在兽形的她做的东西筛选出来,供她参考参考。

    看着光脑罗列而出的东西,苏沫思忖片刻,渐渐定下了菜品方向。

    这时怪味果也蒸熟了,苏沫将它去皮捣碎后,开始了新一轮的努力。

    ……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不管用在哪个世界都是至理名言,在原始兽世更是如此。

    当苏沫回到住处时,那些从她那里买到酱料的兽人们也陆续回了家。

    当酱料被摆上餐桌时,这些有幸尝到的兽人们无不被酱料这绝好的滋味而惊叹。

    特别是当他们按照之前苏沫的建议,将酱料和平日常吃的蔬菜搭配在一起食用,那清新与咸鲜,爽脆和醇香的绝妙口感,几乎颠覆了他们以往对于味觉的认知,也让他们深深为之着迷!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这几乎成了所有吃过酱料的兔族兽人们的心声。

    接下来,在这些兽人无心宣扬下,兔沅秘制酱料极其美味的消息也开始在兔族中传播开来,一传十,十传百,没几天的功夫,整个兔族的兽人几乎都知道了酋长家那个被驱逐出家门的小雌性兔沅在卖一种特别好吃的不知名酱料的事。

    吃过的,受那味道蛊惑,还想一吃再吃;没吃过的,在别人的描述下,口馋心渴,也想换来一些尝尝。

    即使有些兽人对兔沅还心存芥蒂,对她做的食物也颇有怀疑和微词,但是在美食面前,他们还是选择了以平常心视之。

    因此,在众人的这种心态下,当三天后,苏沫再次用宽大的阔叶拉来比上次多一倍的酱料出现在上次的那个地点时,立刻引来了一阵比先前那次更大的哄抢。

    苏沫换到了更多的食材、工具、生活用品和贝,而兔族兽人们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心心念念的美味。

    而更让一部分兽人惊喜的是,与上次相比,这次竟然又多了一种新的酱料!

    这新的酱料中除了保留了原本酱的鲜咸甜香,还又被添进了一些新的配料,被切成小小的正方块的不知名植物和一种细细碎碎的白色核果,一口咬下去,软中带韧,油香溢满口腔,那绝妙的口感,简直是喜欢有嚼劲饮食的兔族人的最爱!

    毫无疑问,这次的酱料又被卖了个精光。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苏沫几乎每隔五六天,就会带着酱料出现在那片阔叶林中,而每一次苏沫总会带来一两样新鲜的酱料口味。

    有加了木糖的甜味酱,有用“毒果”做的辣酱,有用酸木果制作的酸甜酱,有以新鲜蛋类经过搅拌加工而制成的蛋黄酱,还有以溪虾草和浮游草为主原料制作的海鲜酱……

    与苏沫交易,吃美味的酱料几乎一时间成了近段时日兔族兽人们最常做的事。

    他们的味觉经过苏沫酱料的洗礼,开始渐渐不再满足原本的兔族饮食,而想要追求更美味的味觉体验,他们自己办不到,就只能继续和苏沫进行交易,而苏沫每次带来的酱料数量根本无法满足需求渐大的兔族兽人,这就又要引发一次哄抢。

    如此反复,这几乎成了一个无解的循环。

    在这个过程中,受美食诱惑,也曾有个别兽人打过苏沫“配方”的主意。

    他们暗中跟了苏沫几天,观察着苏沫的所有活动,关注着苏沫每次带回去的东西,可是,因为苏沫每次带回去的东西都不一样,制作过程又是在他们不敢涉足的山洞中完成的,所以他们在摸索研究,又自己尝试制作了几次无果后,也渐渐歇了这个心思。

    而苏沫趁着这段时间,彻底在兔族中站稳了脚跟。

    不仅她卖酱料的那片阔叶林成了现在兔族最受欢迎的所在,之前因为兔沅的举动而对自身产生的那些负面影响也在慢慢消减中。

    酱料大卖,苏沫的生活条件显著提高,和兔族兽人接触的多了,苏沫现在的改变也被这些兽人看在了眼中。

    人和兽人一样,恩怨纠葛,爱恨情仇,这些强烈的情绪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的。

    现在除了个别的几个兽人,大部分的兽人对苏沫的态度都已和善了许多,虽然还比不上已和兽人们打成一片的兔眠,但几乎也没有了会当面对她恶语相向,寻衅嘲讽的兽人。

    而这一切的改变,仅仅是在短短几个月内发生的,想到兔沅的各种“作”,不得不说,兽世的人还是很淳朴善良的。

    苏沫暗自感叹。

    呃……或许也可以说是美食的力量?

    当然,这段日子也不是所有事都尽如人意的。

    比如,因为酱料的关系,从第一次尝到那美妙滋味后就自觉和她化干戈为玉帛,并经常粘着她的兔小溪,以及每次来身后都必跟着的坤、大河、兔眠等一群小尾巴,天知道,有兔沅的记忆在,苏沫并不想跟兔眠及她的朋友有什么深入接触。

    再比如,与兔沅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最近的上蹿下跳。

    在兔族,因为一个雄性是可以和多个雌性一起组建家庭的,所以兔沅虽然曾是家中最被疼宠的小女儿,但却不是酋长父亲唯一的孩子。

    兔沅的母亲早在兔沅出生那年就去世了,除了她的母亲,她的父亲还有两位雌性伴侣,她们也都有自己的孩子,算起来,除了兔沅自己,她上面还有四个异母哥哥和一个异母姐姐。

    在兔沅的记忆里,小时候父亲虽然偏疼她,但是这几个异母兄姐对她还是不错的。

    但是在得知兔沅不能变身的事实后,一切就发生了改变,

    他们将兔沅视为耻辱,对兔沅各种冷言冷语,言谈举止间有时连外人都不如。到后来,兔沅被酋长父亲驱逐出族群,这几个人也没少在背后煽风点火。

    想来兔沅被刺激的性格大变,最后落得那种境地,也有这几个人的功劳。

    就是这样的几个人,在得知苏沫做的酱料大受欢迎后,他们就开始试图对苏沫各种为难,砸场子,言语挑衅,呃……还有买酱料不给贝。

    从他们的言谈举止来推测,显然他们并不希望兔沅继续待在族群中,因为只要苏沫在一天,他们就永远无法摆脱“天谴之人的家人”的头衔,这个对于普通人家都是个绝对的“污点”,更何况是管理一族、需要声望巩固名声和地位的酋长家了。

    只是不知这次是他们的个人行为,还是整个家族的默许。

    但不管怎样,苏沫对这样一个仅仅因为不能变身就将家人视为耻辱,冷漠以待,在出事后又第一时间将家人逐出家门任其自生自灭,现在还各种为难的亲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在苏沫心里,从兔沅被赶出家,她穿过来的那一刻起,这些所谓的血脉至亲就已经是陌生人般的存在了。

    她和他们之间还是维持互不侵扰的关系最好。

    还有最后一个让苏沫觉得烦恼的是,和它一起穿过来的汹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联想到汹那次痛苦的呻吟,苏沫隐隐有些担忧。

    但不管怎么担忧,苏沫还是没有放下手边的任务。

    日子就这样在苏沫卖酱料,兔族兽人买酱料中有条不紊地过了下去。

    这天,当苏沫又将备好的新鲜酱料拉到了那片阔叶林时,往常本该早已等在这里争抢的兽人们却没有出现。

    不仅如此,苏沫在等了一段时间,终于等到了几个匆匆而过的兽人,他们看见苏沫,立刻动作拘谨地绕道走开了,期间看向苏沫的目光仿似又恢复了最初的状态,排斥,憎恶,躲闪以及……惧怕?

    苏沫认得这几个兽人,都是经常来买她酱料的“老主顾”,其中一个上次见面还和她亲切的说过话,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苏沫眸光闪动。

    自从她和兔族兽人的关系慢慢改善后,苏沫在族中兽人的聚集区来往行走已经不会再遭到别人的侧目了。

    但是出于一些原因,她还是经常待在自己的山洞中而很少去这些地方,这样虽然清净,但是对族群的一些消息的获知却有些滞后。

    难道又出了什么不好的事,还跟她有关?可是最近她除了卖酱料好像什么也没做?

    苏沫正疑惑间,有人恰巧给她送来了答案。

    兔小溪似乎是从别处跑来的,她气喘吁吁地独自站在距离苏沫一米开外的地方,两手互相揉搓在一起,表情犹豫而纠结,眼神怯怯地望着苏沫。

    “兔……兔沅,族里出的那件事真的是你的关系吗?秋和渊还有族里的很多人都说是你,可是我不想相信,这样我以后就再也不能吃你做的美味的酱了,也不能再和你玩了,我……我不要……”

    兔小溪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看向苏沫的目光也满是依恋不舍。

    只是不知道她是舍不得她,还是舍不得那些酱。(→_→)

    “族里出了什么事了?”苏沫兔眼微微眯起。

    “你……你不知道?”兔小溪瞪大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