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林枫〕〔名门豪宠:小妻PK〕〔天刀之天涯〕〔怦然心动〕〔惹爱上身:霸道总〕〔全能娱乐教父〕〔惹爱成瘾〕〔空间农女:彪悍辣〕〔军婚小媳妇:首长〕〔赤龙破天〕〔宋疆〕〔大完美主播〕〔神武帝主〕〔我的千年僵尸女友〕〔混沌天帝诀〕〔神级黑店〕〔快穿女主:男神,〕〔大神,来打架!〕〔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海贼盖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苏行天下 第五十七章 洗澡风波
    ,!

    桑立即回身:“你说什么?!”

    苏沫兔身挺直,面对桑投过来的诧异目光,她瞬间开启了说谎不打草稿模式,一脸“真诚”的道:“阿普,它不会危害兔族的,我见过它,就在那次梦到天神的时候,它是天神的坐骑。”

    苏沫话音一落,“啪嗒”一声,桑手中的打火石转瞬掉到了地上。

    ……

    最终,苏沫没费什么力气就将汹从祭祀桑的住所带了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苏沫兔身一蹦一跳的在前面给汹引路,想着刚刚临走时祭祀大人面对汹时那拘谨的模样,苏沫兔眼眯了眯。

    果然说谎这种事,说着说着也就习惯了。虽然心里依然对桑有着些许歉意,但是这些和将汹带出来比明显后者更让她在意。

    谎话什么的,看来有时候也是很有必要使用的。(←_←)

    一路上,汹因为身上带着伤,体内又还残存着软骨膏的药效的缘故,所以两人前进的速度并不快,苏沫本已经做好了被兔族人围观的准备,却不想一路走来一个人也没有碰到。

    苏沫正疑惑间,穿过回家必经的一片山石林地,结果发现一大群人正在离她的山洞不远的地方徘徊。

    而其中最惹眼的还是那个被许多兽人围着,此时正一副愁眉苦脸状跟众人说着什么的兔小溪。

    苏沫一出现,几乎立刻就吸引了这群人的注意力。

    很多兽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喜地表情,而其中最为激动的还要数兔小溪。

    见到苏沫的第一眼,兔小溪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朝苏沫猛扑了过来,边扑还边声音委屈地道:“兔沅,你终于来了,你快跟他们说,今天去卖酱料的话真的是你说的,不是我骗人!”

    见到兔小溪扑过来的身影,苏沫立即下意识地朝旁边跳了开去。

    开玩笑,虽然兔小溪也只是个小兽人,身上没比她多多少肉肉,但现在她是兽形啊,对方高,她矮,看兔小溪这扑的生猛程度,如果不躲,她铁定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

    那场面……还是不要想了。

    兔小溪见扑了个空,心中的委屈更盛了,只是不等她将这委屈挂在脸上,就惊悚的发现,此时她正跟一只从未见过的黑色凶兽面对面。

    霎时,什么委屈控诉都不见了,兔小溪惊惶地朝后退,边退还边指着凶兽声音哆嗦地道:“它……它……”

    而苏沫刚刚听了兔小溪的话,也明白了这些人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正想对着大家说些什么,却见此时所有人看向她这边的目光都变得不对,这时再见到兔小溪惊惧的模样,苏沫顿时明白了。

    她兔眼微弯,将从桑那里说过的说辞对着这些人又说了一遍,交代清楚了汹的来历,然后在众人对着汹再次大呼“天神降福”时,她面上淡定心内则存了看好戏心思的瞥向了汹。

    本以为对方会和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一样露出窘然无措的模样,却不想,这一看,苏沫心内立刻不淡定了。

    只见路上还一副萎靡狼狈模样的汹,不知何时已经换了另一副模样。

    它抬首阔胸,四肢笔直地踩在泥土地上。面容端肃,一双看似淡漠地眼睛中却带着仿似睥睨天下的气势。

    好似它本就是九天上的神兽,此次下落凡尘,正是为了沧济天下,普度众生。

    威极、肃极,也圣极。

    看着这样的汹,再联想到她那次灰溜溜离开的样子,苏沫不由腹诽,真是成精了,到底谁才是主人。

    而之后的事也可想而知。

    汹顺利的在兔族“落户”成功,成了现在兔族人眼中真正的神兽。

    在苏沫回山洞将酱料分给大家后,这些人才带着激动地心情心满意足地各自回去了。

    接下来,苏沫默默看着汹又变成了之前那副萎靡不振的模样。不由轻啧了一声,结果只换来汹意味不明地一瞥。

    ……

    一兔一变异宠一进了山洞内,苏沫立刻将一个本来用来装杂物的小山洞腾了出来给汹当临时住处。

    接着苏沫又从她和其他兽人那里换来的东西中挑了一些汹能用的到的,并将山洞简单布置了一下,然后带上桑给汹的疗伤药,就招呼汹在山洞里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正腾腾冒着热气的所在——温泉。

    受地理位置影响,在兔族其实在好几处都有温泉,不过因为兔族天生是喜干燥怕潮湿的种族,相比于寒冷干燥的冬天,他们反而更讨厌湿热有雨的夏季,所以对于温泉这种东西他们并不多么喜欢。

    而苏沫则不同,她本来就是外来人口,和一般兔族人的习惯不同,当初她之所以选中了这里,并到了现在也不愿意搬家,原因也跟这温泉有关。

    温泉并不大,看上去只有一米见方,原本被原主人用厚石板完全遮住了,是苏沫住进来后重新将它布置了一番。

    用外边溪边捡来的光滑圆润的各色石块围了一圈,旁边还有一个苏沫从别人那里换来的木制小筐,以及几块累积起来的平整长条形石块。

    此时温泉上方是氤氲的白色雾气,雾气下的是模糊可见的温泉水。

    苏沫先将疗伤药放在一边,然后就朝已经抬爪在试探水温的汹蹦了过去。

    苏沫抬爪将对方碰触水的那只黑爪子拉上来,然后没好气地又揪了揪汹胸前的黑毛毛,道:“你身上有伤,不能直接接触温泉水,你跟我过来。”

    说着,苏沫就霸气地蹦到了温泉边那个小木筐前。

    汹幽紫色的眸子流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他低头看了看刚刚被苏沫拉住的前爪,再看看胸前那撮明显不如周围伏贴的黑毛,然后在苏沫连声的催促声下,缓缓朝那边迈步而去。

    此时的汹可能并不清楚,自从苏沫穿到了这个兔身后,对于毛毛的接受程度可以说有着飞速的进展。

    抵触碰触毛毛的动物?

    呵呵,当一个人突然变成了最讨厌的毛毛动物,一整天从睁眼到闭眼都跟毛毛接触,还要亲自碰触毛毛,要是还能抵触就怪了。

    就拿洗澡来说,起初苏沫为了不直接接触身上的毛毛,还会尽可能的保持身体清洁,脏了也尽可能忍着不洗,实在坚持不住了,也是闭上眼睛做半天心里建设才匆匆清洁一下自己。

    而到了现在,苏沫已经完全可以做到随时随地,想洗就洗,一天一小洗,五天一大洗,全方位无死角,各种淡定甚至惬意。

    而这前后的改变,也只不过是汹不在的这两个月而已。

    看到汹慢悠悠的过来了,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颠覆性变化的苏沫二话不说,立刻从小筐中拿出了一块黄色布巾,一罐盛有香凝树果核粉末的兽世去污粉,以及一个五指见方的小木桶。

    先将盛有温泉水的小木桶中撒了一小点去污粉,然后将布巾的一端浸入水中,等布巾慢慢浸湿了,苏沫伸爪就朝汹脏兮兮的身上擦去。

    想也知道,被桑带回去时汹本就带着灰土和伤痕,加上又在桑那里被关了两个月,现在身上已经脏到一定程度了。

    亏的汹是一身黑毛,要是她这种白的简直没法看了。难怪伤口过了这么久都没好。

    苏沫心中腹诽,爪上动作却不停,只是不想,她才将布巾靠近汹的胸口,对方就像是触电般飞快地闪开了,不仅如此,汹的身子从原本的优雅从容变为了僵直,紫眸中也现出了苏沫从认识它以来的第一次慌乱。

    “你躲什么呀!”苏沫爪子悬空,瞪视着离她远远的汹。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帮人做这种事,结果对方还不领情。

    要不是在意汹,担心它身上太脏,影响伤药的效果,她才不费这个事呢!

    喊了半天,见汹就是没有过来的意思,苏沫抓着布巾就朝对方奔了过去。

    奔到一半,苏沫突然身形顿了顿,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苏沫动作放缓,见汹正在山洞一角身体僵直眼神莫名地望着她,眸中立时滑过了一抹恍然。

    “汹,你过来,我保证不经过你允许就绝对不给你擦身怎么样?”苏沫兔眼诚恳地道。说完,为表达话语的真实性,她立刻将爪中的布巾拋回了小木筐中。

    汹紫眸划过一抹波动,下一瞬,眼中重新恢复了平日的沉凝。见苏沫还在朝它招手,汹默了片刻,还是一步步的走近了苏沫。

    却不想,它才靠近,苏沫兔眼一弯,低头侧身就朝它身下后方某处望去,嘴里还含糊念叨着:“……居然忘了这个了,汹应该是公的吧,难怪不想让我给擦身……”

    苏沫话音未落,突然觉得眼前一阵气流涌过,接着眼前一空,汹已经消失在了山洞中。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呀,小心伤口再裂开!”

    苏沫失望的摇了摇兔脑袋。

    刚才差一点就看到了,就算是公的怕什么,动物而已,她都不在意了汹居然还会不好意。

    啧~果然成精了,苏沫蹲坐在空荡荡的温泉石台边,再次感叹。

    ……

    接下来的日子,兔族就进入了最繁忙的时刻,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当然不。所以,为了储存一些可以在资源稀缺的冬天食用的食物,在初秋这就成了摆在兔族每个兽人面前的大事。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兔族领地内的几个食物采集区域也一时成了兔族最热闹的地方。

    按照族中历年这段时期的采摘习惯,每家每户都将可以长期储存的干草、谷物等一点点储存进了家中的储藏室,并为了应对特殊情况的发生,也开始一点点的填满了属于全族人的大储藏室。

    而这段时间的苏沫也没有闲着。

    那天接回汹后,因为那次的“洗澡事件”,汹整整躲了她三天,之后在苏沫再三保证再也不会做这种事后,汹才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正常。

    之后,等汹伤好的差不多后,苏沫就开始带着汹野心勃勃地开始在各采摘区里穿梭。

    原来因为只有苏沫自己,所以在收集有用的食材、药草和做食物方面,苏沫虽有心但是无力。

    现在有了汹,苏沫自然“物”尽其用。

    比如,往日她使劲全力也只能用小短腿蹦上一棵小树叉,想采摘些高处的东西简直难上加难,而有了汹,这些她上不去的地方完全由汹代劳了,看着对方几步就奔上一棵大树,三两下就把她指定的东西带下来,苏沫简直各种满意。

    再比如,原来每次她想来回运点东西,只要东西稍微一多,她的小身板就吃不消了,所以只能分批来完成,而有了汹,看着对方比她大一倍有余的身躯,苏沫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让汹当壮劳力,而从效率和结果上讲,也让苏沫十分满意。

    这样的事情一多,苏沫对汹愈加亲切起来。而汹虽然每次面上都是高冷状,但是也没有像先前的世界那样对苏沫的要求置之不理。

    一兔一宠一时间相处的分外和谐。

    而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其成果也不是苏沫原先一个人可以比的。

    苏沫不仅通过光脑又新发现了几种食材和草药,而且还将原本想付诸行动但却一直没有施行的计划也实施了。

    ……

    章节修改~

    有经过她多次实验做成的几道适合在兔族推广的菜肴和原有食物的改进,

    这样的事情一多,苏沫对汹愈加亲切起来。而汹虽然每次面上都是高冷状,但是也没有像先前的世界那样对苏沫的要求置之不理。

    一兔一宠一时间相处的分外和谐。

    而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其成果也不是苏沫原先一个人可以比的。

    苏沫不仅通过光脑又新发现了几种食材和草药,而且还将原本想付诸行动但却一直没有施行的计划也实施了。

    有经过她多次实验做成的几道适合在兔族推广的菜肴和原有食物的改进,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