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领主〕〔九阳神王〕〔BOSS大人,心尖宠〕〔都市天龙至尊〕〔洪荒之圣道煌煌〕〔灼魂之血〕〔全球资源霸主〕〔神奇宝贝之最强养〕〔重生九零:逆袭俏〕〔禁欲鬼夫,深夜来〕〔大唐小文贼〕〔吞噬世界之龙〕〔鲜妻有喜:暴君蛇〕〔契约暖婚:军少,〕〔我家帝尊又黑化了〕〔末世妖宠:冥君猫〕〔至尊灵帝〕〔重返英纳瑞〕〔最强绝世武神〕〔绝色女神的贴身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一章:钩咸饵直
    太平洋真的很美,尤其是从三万英尺的高空向下俯视,再没了变幻莫测,也不见了波澜壮阔,唯有一片平静深沉的蓝。景色虽然壮丽,但在看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厌倦,梁葆光也不例外。

    从窗外收回目光,梁葆光侧着身子用左手托住下巴撑在座椅旁的小桌上,右手的指尖则是轻轻摩挲着锋锐的纸页边缘,神情认真专注。空气稀薄的高处阳光格外炽烈,从右边的窗户照进来给他的脸庞镀上一层金边,使得整个人都有些虚化了,比起真实的人来更像是伫立在奥林匹斯山上的一尊神像。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又似乎只是眨了下眼睛,梁葆光合上手中的《pnas》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一下如春河解冻,万物复苏,生机、活力以及人的气息全都回到了他的身上。神像被推倒,坠入了凡尘。

    “果然还是需要活动一下身体。”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梁葆光站起身,径直往飞机的前面走了过去,这架飞机的商务舱前端是连接上下层机舱的楼梯,在楼梯旁边有个不太大的休息区域,可以稍微活动一下因为久坐而酸痛的关节。

    艾米·拉佩(emmy·rappe)取下耳机回头看两眼机舱里的情况,犹豫了两三分钟后最终还是站起身来,往飞机的前面走去。她坐在商务舱第一排的中间座位,前面仅仅一道布帘之隔的休息区里有没有其他人她还是知道的。

    已经坐在休息区座位上的梁葆光伸直了双腿揉揉膝盖,余光扫到撩开帘子走过来的高挑身影后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向艾米·拉佩点头致意。哪里有什么高手,他只不过是把别人死缠烂打的时间用在了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上。

    韩亚航空这条洛杉矶直飞首尔的航线都是空客a380,商务舱是每排四个座位共六十八个位置,为了合理利用空间让乘客能够躺下休息,并让他们可以在不打扰邻座的情况下自由离开座位,两侧的座位和中间的座位是交错开来的,前后大概差着半个身位。坐在第一排中间偏左的艾米·拉佩想要看窗户外面的景色,就必须看向梁葆光这个方向,而这正是他一直开着窗户的原因。

    被观察只是个开始而已,美女的身边大概率都围绕着一群帅哥,看得太多恐怕早就产生了颜值抗体,梁葆光需要显现出他的与众不同才能进入下一个阶段,所以他才用那种其实并不很舒服的姿势拿着本《pnas》一读便是一个多小时。

    都说钓鱼最重要的是耐心,但在梁葆光看来最重要的是饵直钩咸。看到“饵直钩咸”这四个字会有人说不应该是钩直饵咸么,后面又必然会冒出来人说前面的鱼儿上钩了,再后面又会有人说质疑的人才是钓客,解释的才是被钓的鱼儿,接下来又会有人说第三波人才是被钓鱼了……其实这世界上谁不是鱼呢。

    “那么,你是个科学家?”艾米·拉佩在梁葆光的身边坐下,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梁葆光的挑起眉毛看了艾米·拉佩一眼,明显有些惊讶的样子,论演技他可是好莱坞级别的,就算是有“片场暴君”之称的卡梅隆此时站在他的面前也挑不出一点儿毛病来。

    艾米·拉佩学着梁堪的样子将腿伸直,捏拳捶了几下小腿肚以缓解十个小时飞行中积累的疲劳,178厘米的身高给了她近110厘米的大长腿,在只穿着短裤的情况下视觉冲击力惊人,“我只是正好看到了你一直在读的杂志,上面一堆复杂的图表和数据,的内容很难懂的样子。”

    “《pnas》是一本杂志,而这世界上没有哪本杂志会是专门出版给科学家看的。”梁堪耸了耸肩,对身边的风景视而不见,“作为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刊,《pnas》是被引用次数最多的综合学科文献之一,也许你刚才猜我是个大学院的在读学生更加合理。”

    艾米·拉佩摇了摇头,“一个读大学院的学生可不会穿一身anderson&sheppard还戴着块朗格萨克森。”

    “喔,你这就有点以衣取人了。”梁葆光撇了撇嘴,脸上的表情非常夸张做作。

    “你要知道我不但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模特,所以……”艾米·拉佩当然知道梁葆光是在跟她开玩笑,而不是真的攻击她是个势利眼,“很抱歉,我基本上就是靠这个养家糊口的。”

    “好吧,那就可以理解了,不过这块手表是daon,可不是什么朗格。”梁葆光笑着扬起左手手腕,这块37mm超薄款朗格萨克森是他母亲在他二十岁时送的生日礼物,确实跟dw家的风格很像,若是换一根编织表带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以前他还在费城上大学的时候,还真有女同学认错过。

    梁葆光的话术相当不错,让艾米·拉佩的兴致更高了一些,也许是长时间的飞行让她无聊,又或者是之前遇上的乱流引发了吊桥效应(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总之她不想放过了解这个男人的机会,不着痕迹地将话头又拨了回去,“说回你的美国什么什么科学杂志,那玩意儿很有名吗?”

    “当然,这可是公认的世界四大名刊之一,特征因子第二,影响因子第三,是可以跟《萌芽》、《青年》、《故事会》相提并论的存在。”梁堪不负责任地把《pnas》和《读者文摘》对调了个位置。

    艾米·拉佩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我很想说自己平时除了《elle》和《vogue》之外还是会看点其他东西的,不过这几个我真是一个都没听说过。”

    “你当然不会听说过,因为我只是在开玩笑。”梁堪耸耸肩。

    “那么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女人大多有种刨根问题的优秀特质,而艾米·拉佩比一般的女人还要更加执着一些。

    梁堪可不会那么容易就直接说出答案,要知道他可是当年在荆棘谷钓鱼大赛中打败一众敌手,最终获得“艾泽拉斯的钓鱼大师”光辉成就的男人,纳特·帕格的超级钓鱼靴至今仍然在他的仓库角落放着,“你这是在表现对我的兴趣吗?”

    “不,我只是有一些好奇而已。”艾米·拉佩摇头。

    “呵,我就当你的回答是‘yes’了。”梁葆光轻笑了一声,一切的一切都是从好奇开始的,从无例外,而今天他的诱发好奇心大作战进行得非常顺利,“不如你继续猜猜看我是做什么的。”

    “律师?”说出口之后艾米·拉佩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不,跟正答差着十万八千里。”梁葆光否定道。

    “证券经纪人?”艾米·拉佩并不放弃。

    “也不对。”梁葆光再次摇了摇手指。

    “那么……it公司老板?”艾米·拉佩继续尝试。

    “我有穿格子衬衫或者黑色毛衣吗?”梁葆光反问道,这显然也不是正确答案。

    就在艾米·拉佩准备继续猜下去的时候下层的机舱里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没过一分钟飞机的广播里就响起了机长的声音,“我是本航班的机长,现在飞机上发生了突发状况需要医疗救助,如果机上有医生请和乘务人员联系……”

    “我还以为这是只有abbc的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梁葆光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向楼梯走去,下去之前回头冲艾米·拉佩挤了一下眼睛,“猜谜时间结束了拉佩小姐,duty call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