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与罪〕〔一生一世笑皇途〕〔超级存储系统〕〔电竞男神是女生:〕〔妖皇神宠进化系统〕〔万圣纪〕〔炮灰女配大逆袭〕〔女帝当自强〕〔我本港岛电影人〕〔无限欺诈师〕〔舰队司令〕〔网坛巨擘〕〔抗日之绝地土匪〕〔将白〕〔重装帝国〕〔99次逃婚:顾少,〕〔神厨狂后〕〔超神武道副本〕〔腹黑校草:恶魔甜〕〔神豪的悠闲人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七十八章:我是大刀
    爱上一匹野马,注定头顶一片草原。

    家族性地中海热,是一种病因不明的自发的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疾病,其发病与性别没有关系。在这种隐性遗传方式下,需要两个突变的拷贝组合才能患病,一个拷贝来自母亲,另一拷贝来自父亲。因此,父母双方都应该是只有一个突变的拷贝的突变基因携带者,而不患病的病人。

    在地中海地区血统人种的大家庭中,通常可以在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叔父或远亲中见到家族性地中海热病患。然而,在一小部分病例中可以见到父母双方一人为家族性地中海热患者另一人为携带者,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的患病可能为百分之五十,很不幸,克劳迪娅恰恰属于患病的那一半。

    卡尔·亚历山大虽然是希腊国籍也在希腊长大,但他从血统上判断只是被希腊人收养的亚裔,身生父母都是韩国人,所以体内不可能携带家族性地中海热的突变基因拷贝,换而言之他也不可能是克劳迪娅的亲生父亲。

    “我刚才说能够治好克劳迪娅,任何正常的母亲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不说欣喜若狂喜极而泣,至少也会长长地舒一口气,但玛丽亚却没有类似的反应,等到我说是骗她的时候,她却表现出了愤怒沮丧等情绪,也就是说她对‘快乐’这种情绪缺乏感应,对愤怒悲伤的反应却依然健全。”梁葆光再混蛋也不至于拿人家快死的女儿开玩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做出正确的诊断,“到处旅游,女儿患病却还坚持要去游乐场,典型的快感缺乏症状,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

    李侑晶一点就透,毕竟她也是佩雷尔曼出来的高材生,理论上讲但凡梁葆光学过的知识她也都学过,“这说明她的多巴胺受体被干扰了。”

    梁葆光点点头,“对,考虑到她们来自希腊,那么相对于母女俩同时得了精神分裂症这个解释,我更倾向于另一个答案。”

    “她们都是家族性地中海热患者。”李侑晶扶着额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卡尔·亚历山大。

    “兄弟,我挺你的。”梁葆光抬起手想要拍拍卡尔·亚历山大的肩膀,稍微安慰下这颗受伤的心灵,但想了想他又缩了手,大概这个时候所有的男人都只想静静,不要问他们为什么,也不要问静静是谁。

    卡尔·亚历山大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说话。

    “micelle,给她们母女俩用秋水仙素和苯丙氨酸氮芥。”人的习惯总是很难改变的,进入工作状态后梁葆光还是习惯性地叫李侑晶的英文名将她当作自己的副手,而不是开玩笑地喊她努纳把她当朋友。

    李侑晶有些迟疑,“克劳迪娅的肾脏已经衰竭了,如果不是家族性地中海热我们还用秋水仙素的话……”

    “你只管去做就行了。”梁葆光又恢复了曾经的卡里司马,展现着独属于“权威”的霸道气质,在西奈山时他也是这样不容置疑,“现在咱们两个去外面抽支烟如何,亚历山大先生。”

    医院的吸烟区在楼外面,因为高丽大学病院的后面就是座草木茂盛的山,所以能清楚地听到聒噪的蝉鸣,梁葆光和卡尔·亚历山大肩并肩坐着,点上一直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其实你是在二十岁之后才改姓亚历山大的吧。”

    “你怎么知道?”卡尔·亚历山大睁大了眼睛,他在别人面前都说自己是从小就跟着养父母姓了,但事实上他是回去接收了遗产后才改姓亚历山大的,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他现在身边的人都不清楚,没想到却没梁葆光道破。

    “我还知道你曾经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大学医学院就读。”梁葆光的记忆力很好,仔细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库,他回想起了当初到佛大去参加活动是这位卡尔·亚历山大也出席了,是那边的研究生,“其他医生找不到病因,我也费了一番功夫才弄清楚为什么,但对于你拉说得出结论其实不难吧。”

    因为卡尔·亚历山大的亚裔身份,正常的医生根本不可能将他妻子和女儿的病与家族性地中海热联系起来,就像李侑晶刚才的反应那样,但他本人则不同,他所掌握的信息是医生们所无法触及到的。

    “其实我早就知道克劳迪娅不是我的亲生女儿,玛丽亚跟她的弟弟……你知道地中海那一带的人有多恶心吗。”如果只是一般情况,卡尔·亚历山大得知妻子和男人外遇肯定早就摊牌了,但那个男人却是妻子的亲弟弟,“我本来很想将事情抖出来,好让世人看看他们的肮脏丑陋,但克劳迪娅是无辜的,如果她得知自己的舅舅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我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地中海那边的风气,梁葆光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翻看一下希腊神话就知道了,所谓的希腊神话整个就是一部乱伦史,但凡叫得出名姓的神祗不是自己有黑历史就是父母黑历史的产物,“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她可能是家族性地中海热患者的,我说的不是克劳迪娅而是你的妻子。”

    “一年半前吧,她出现了周期性发热的症状,而且伴有关节痛。”卡尔·亚历山大说道。

    “但是你没告诉她,也没有告诉医生是吗?”卡尔·亚历山大现在是医疗器械承包商,虽然没有当医生但他的医疗知识都是在的,梁葆光很清楚玛丽亚不知道家族性地中海热这么一回事必然是他有意隐瞒,“甚至你还刻意隐瞒。”

    “对,我就是要这彪子受苦,为她做的那些事情付出代价,到现在她还定期跟她弟弟做那种事情,可笑她们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卡尔·亚历山大嗤笑一声,若不是为了女儿他会报复得更猛烈。

    梁葆光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知道这样她会死吧。”

    “对,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害死的她。”别说其他人拿不出证据,就算拿得出证据来也不可能将他怎么样,所以卡尔·亚历山大对此显得十分无所谓。

    “但是你们的女儿怎么办,她会失去母亲。”梁葆光觉得孩子还是在一个父母俱在的家庭中成长更合适。

    “她根本不需要那样的母亲,不然将来变得跟她妈一样怎么办?”卡尔·亚历山大忽然笑了起来,“而且你知道这个故事最棒的部分是什么吗,等那彪子死了之后我就会跟克劳迪娅相依为命,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

    “独秀同志,我是李大刀啊。”梁葆光惊得连嘴上的烟掉在地上都没察觉,他觉得这剧情自己见过,好像叫《贤者之爱》(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还是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