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小富农〕〔归元时代〕〔且把恩仇快意〕〔宇宙级大骗子〕〔菩提子〕〔万古最强宗〕〔乡村极品小仙医〕〔闪婚新妻,黎少心〕〔第一宠妻〕〔乡村透视神医(花都〕〔星痕燎原〕〔深夜鬼食堂〕〔掠夺诸天万界〕〔毒后逆天:至尊大〕〔总裁爹地霸道宠〕〔极品除魔系统〕〔苍天剑帝〕〔三国之霸主刘琦〕〔王者荣耀之无敌逆〕〔还是奶奶家的炊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一百三十一章:个人喜好
    得了脑癌还在手术过程中损伤到神经的病人,就是艺术再高明医生来了也治不好,想让他重新开口说话也相当不现实,因为大脑所受到的损伤都是不可逆的。梁葆光之所以含糊其辞说先看看情况,只是不想在李健熙的面前下定论让他彻底绝望罢了,那样对于一个老人来说太残忍了。

    李健熙得的并不是恶性胶质脑肿瘤而是原发性肿瘤,治疗得当保养适宜的情况下再多活个三五年大概不成问题,就看李老爷子的求生意志强大不强大了。不过脑癌以目前的医疗手段来说肯定是没办法痊愈的,所谓手术清除也只能尽可能地移除癌细胞而已,以他的年纪和生理机能能有这结果已经是万幸了。

    在梁葆光这个医生看来,李富真他们与其想这想那不停地折腾,还不如抽点时间多陪陪李健熙。说句难听的,一个已经活到75岁的人就算立马死了也是喜丧,硬把命吊着受那份活罪,还不如直接蹬腿来得痛快些。

    夹着厚厚的文件袋回到清潭洞的诊所时,已经快夜里十二点了,梁葆光一进门就瞧见他的母上大人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顶着一张面膜看着深夜档的大尺度付费综艺节目,一边看还一边发出咯咯的笑声,让人听得心里毛毛的。

    要不是这杠铃般的笑声太过熟悉,某人就要打电话呼叫超能敢死队(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过来捉鬼了,“妈妈,要么就开着灯,要么就把面膜给揭了,我要是有心脏病的话非被你吓的休克不可。”

    “德性,你不是只信科学不信神神鬼鬼的嘛,还能被漂亮的女鬼给吓到?”谢嗣音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自家儿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她为了跟关系和睦有时还会和信教的那几个朋友虚与委蛇一下,而他却连演演戏都不肯。

    “女鬼就女鬼吧,为什么非要加个‘漂亮’作为定语?”听了谢嗣音的话之后梁葆光忍不住咧了下嘴,马上都要五十岁的人了还整天臭美,也不知道她这么大岁数了图个什么。普通的女人到这个年纪上差不多就开始放纵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哪像这位似得不但健身节食还可着劲地捯饬。

    “因为那些长得丑的,不管是不是鬼都能吓到人啊。”谢嗣音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梁葆光真想把这场面录下来给那些曾经投诉过他的人看看,他的性格会那么差完全是遗传问题,绝对不是自主选择的结果,“您这地图炮开的真叫一个溜,不着一丝烟火气……可就不怕出门逛街的时候被路边冲出来的愤怒丑女们挠花脸吗?”

    “别贫在那儿嘴了,过来坐下。”谢嗣音拍了一下沙发,让梁葆光去她身边坐下,等他坐下后抬抬下巴向他手中的文件袋示意了一下,“手里拿的是什么呀,不会是刚认的干姐姐又给你塞钱了吧?”

    “当然不是。”梁葆光翻了个白眼,现在路边的小摊小贩都知道用pose机了,谁还拿这么多现金出来啊。

    “不是就好,你是不知道现在的人心有多坏,外面的风言风语已经……”谢嗣音小声嘀咕。

    “打住,打住,这些都是您自己编的吧。”梁葆光很是无语,在半岛上敢编排大统领的着实不少,可敢明着惹姓李的那一家子人的媒体就不存在了,因为前者哪怕心里不爽也得**律,而后者打击报复的时候随心所欲,“我这个人您是知道的,视金钱如粪土视钱财如无物,而她除了钱还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谢嗣音把脸一扬,“那可说不准了,某人最喜欢的似乎就是年纪比他大的姐姐,打小不愿意跟男孩子玩,就爱跟着邻居家那小丫头屁股后面跑,上了大学之后也跟好几个学姐不清不楚……”

    “没凭没据,可别血口喷人啊!”梁葆光承认他确实有那么点无伤大雅的个人喜好,但李富真比他大得未免也太多了,两人之间几乎差着一轮的年纪,别看他嘴上叫努纳叫得亲热,其实心里是想喊阿姨的。

    跟丈夫截然不同,谢嗣音以前从没管过儿子的私生活,甚至连类似的想法都不曾有过,因为在她看来没有旁人干涉的成长是最为重要的。梁德健恰好相反,从前总认为青少年的心智不成熟,很有必要在儿子的人生道路上进行适当引导。现在两人的想法再次调了个个儿,当妈的觉得某人越来越放浪,已经到了不管不成的地步,当爹的却认为儿子足够成熟,完全不再需要他们在一旁指手画脚了。

    谢嗣音才没心情管他好哪一口,只管他老老实实结婚生子给她弄个大孙子就行了,至于风流还是忠诚都是需要他们小两口自己去解决的问题,“没两天可就要订婚了,可别给我掉链子听到没有,要是再搁外头胡搞瞎搞让小郑不开心,当心我收了你的皮。”

    一个人皮一下就很开心,两个人各皮一下就成悲剧了,原本只是个应付老妈的简单计划,随便糊弄个把月就可以蒙混过关享受人生,但在krystal为了整蛊他而产生的恶趣味下莫名其妙成了一团乱麻。

    “她已经很不开心了好嘛,都要拿刀来砍我了!”krystal那边才叫闹心,除了母亲李淑静外她还得跟姐姐jessica扯些不存在的,情况远比梁葆光这里复杂得多,所以昨天晚上打视频电话的时候还骂他来着。可惜这种事情是不能给母亲知道的,梁葆光只敢在心里嘀咕两句绝不敢说出来。

    “跟你说话呢,发什么愣啊。”谢嗣音伸手在儿子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

    梁葆光想事情出了神,被这一下吓得打了个哆嗦,“妈,我大概是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候群,对那件事情始终不能忘怀,这几日脑海中总是浮现出那些本该被深深埋藏在心底的画面,所以订婚什么的不如先算了吧……”

    “哈?”谢嗣音眉毛高高跳起,嘴唇也抿成一条线,这是她要发飙的先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