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王之海军雷神〕〔大唐昏君〕〔文明的进化之路〕〔五代大枭雄〕〔都市之花都帝王〕〔末世从红警开始〕〔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大楚怀王〕〔最高潜伏〕〔深夜书屋〕〔归藏剑仙〕〔金手指粉碎机〕〔狂乱〕〔天地无敌客〕〔青云网咖〕〔偃者道途〕〔请叫我宗主大人〕〔这个海军不正经〕〔神级黑店〕〔大数据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二百四十七章:谁是来福
    没等医院的警卫过来,梁葆光就赶紧把许安妮给拉开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眼前犯下凶杀的罪行。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他觉得自己救了zico一命,但是当事人并不这么觉得,神情激动地冲他怒吼,“快放开你的手,不许碰她!”

    “喂,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梁葆光叹了一口气,看zico一副言情剧人渣男主样子,大概他自己也觉得对不起这个叫许安妮的女人,一心想要死在她的手里吧。早知道有今天就别做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想他梁某人当年也是一颗风流的种子,如今不也洗心革面……不,浪子回头了么,真是何苦来哉。

    许安妮的个头足有一米七,因为长期健身的关系身材也非常健美,在半岛女人中绝对算是比较强壮的了,但被梁葆光抓着手腕禁锢着的时候,却像是被大猩猩抓住的红疣猴一样无助,“放手,你弄疼我了。”

    “你一个杀人未遂被抓了现行的罪犯,居然还敢这么大声地叫嚷?”梁葆光都惊了,他们若是迟一点发现说不定zico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而许安妮这个杀人凶手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我不光救了他,也救了你好不好。”

    虽然自2001年修改量刑标准后韩国已经实际上废除了死刑,但杀人者最少也得判个十几年,对于女人来说把最好的十几年光阴都扔在监狱里不啻于死,所以之前那句说得一点儿都没错,他不仅是zico的救命恩人,也是许安妮的救命恩人。

    “梁医生,您可能误会了。”一旁的薛恩吉忽然插话道。

    “对,是我让安妮努纳这样做的。”zico面露痛苦地说道,可能是刚才被掐得太狠了,他的脸色好半天都没恢复过来一直都是红得紫色,配合他染成黄不黄白不白的头发,像个山竹果一样显得特别可笑。

    这两人在感情上的纠葛梁葆光不知道,也没那个兴趣去知道,但不管怎么说闹到杀人的地步都是不行的,警察才不管你的感情世界多精彩呢,“你想死自杀就可以了,干嘛要让人家动手,这不是害了人家吗?”

    “我不是想要自杀,而是……”禹志浩一着急,脸更难看了。

    “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儿?”气喘吁吁的李硕科出现在了病房的门口,他下午巡房结束刚回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坐下喝口水就接到当值护士长的内线电话,说特护病房里发生了杀人事件。他差点没吓得当场尿出来,特护病房里住的非富即贵,要是出了问题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于是连电梯都没坐飞快地赶了过来。

    李硕科问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弄得梁葆光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他以前是造了多大的孽才能让人家一发生坏事就往他身上联想,他只是个路过的围观群众好不好,“不知道啊,我一进门就看见常威在打来福……”

    “什么常威,来福又是谁?”老港片在韩国确实非常火,但李硕科从年轻的时候起就是个一心扑在医学专业上的书呆子,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去录像厅看这些无厘头的电影了。

    “哦,我一进门就看见许安妮用力地掐着禹志浩患者的脖子。”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梁葆光有点跳戏了,医院的警卫已经过来,他自然不用再抓着许安妮的胳膊,松开她后习惯性地揉了揉脖子。

    zico急于维护许安妮,还没等别人问他就急忙开口为她辩解,“是我让她这么做的,我喜欢她对着这样。”

    “你们听到了,是他要求的。”许安妮面露无辜地摊开手。

    “哇靠,像这种下贱的要求我这辈子还是第一……呃,第二次听到。”梁葆光不由得感慨了一句,至于他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要求是什么时候,本人已经记不太清了,得问问住在隔壁病房的崔雪莉才知道。

    “许安妮小姐是个职业施虐师,专门从事那种工作,你们都懂的。”存在感一直都不太高的新人医生薛恩吉忽然说道,“她是延世大学医学院毕业的,当了一年多的护士后就辞职不干了,靠着医学知识做起了现在的行当。”

    “zico先生有窒息癖,喜欢被人掐住脖子以体验窒息濒死的感觉,而我专门提供类似的服务。”说起自己的职业许安妮没有半点难为情的样子,反而显得十分骄傲,“我全程看着监护仪,确保他的血氧含量在90以上,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你们怎么会觉得我这样的女人要杀人呢?”

    “职业的,也就是说禹志浩患者还要付给她钱?”李硕科是个老派又保守的首尔男人,这对于他而言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五十多年的人生中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怀疑。

    “薛医生,其实你一早就知道是吧。”梁葆光一拍脑门,zico身上不合理的伤痕现在都有了解释,作为一个受虐狂让施虐师用针扎自己殴打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而薛恩吉肯定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才会认为zico的中风是因为外伤导致的动脉血管瘤。

    “我,我,我以前跟朋友去参加一个聚会,曾在那边见过许安妮小姐……我是被朋友硬拉过去的,绝对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薛恩吉的脸都快埋到胸口去了,他刚才跟梁葆光讨论zico病情的时候不说,就是怕别人对他有不好的想法,毕竟认识许安妮这种人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

    不管薛恩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梁葆光极度不满地拿病历砸在他的头上,要是刚才跟他说清楚他肯定会着重考虑动脉血管瘤的可能性,“你这混账东西开的什么玩笑,你的那点破私密比病人的命还重要?”

    “对不起。”薛恩吉也知道是他做错了,不断地鞠躬道歉,“那,要给病人重新做血管造影吗?”

    “不用,就给他上抗生素和血液稀释剂。”梁葆光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