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里江山不如君〕〔万界登陆〕〔名侦探柯南之移动〕〔军阀盛宠:少帅,〕〔官程〕〔盗天墓之昆仑秘境〕〔丹师剑宗〕〔毒医杀手妃〕〔女神的超凡高手〕〔女王留步〕〔细胞修神〕〔阴冥之旅〕〔玄医归来〕〔重生九零小军嫂〕〔重生之我本枭雄〕〔无敌修仙学生〕〔大明第一祸害〕〔九域剑帝〕〔地中海霸主之路〕〔我的疯狂美女老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二百五十章:力不从心1
    从手术室出来之后李硕科满面懊恼之色,旁人一眼便知这场手术并不成功,摘下手套后他冲梁葆光摇了摇头,“没有,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发现他有动脉血管瘤,我们诊断失误找错方向了。”

    “是你们诊断失误找错了方向,可不要把我也带上,我一直都不认为禹志浩患者有动脉血管瘤的。”这时候梁葆光忽然拿出了江湖上失传已久的“不粘锅”神技,哐啷一声将乌漆嘛黑的大铁锅直接甩到了三星医院的头上。

    李硕科和薛恩吉简直想报警,虽然梁葆光嘴上一直说动脉血管瘤的概率非常小,可如果他觉得完全不可能就不会劝说zico的父母在手术的同意书上签字了,现在通过手术没能找到血管瘤,他居然立马就撇清了关系。

    “抗生素和血液稀释剂也没有效果,患者在昨天又发作了一次,所以细菌性心内膜炎也不是他的病因。”李硕科忍不住摇了摇头,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事情并没有朝好的方向发展。

    之前据理力争废了好大的劲儿,甚至还用上了威胁的手段,才让zico的父亲禹泳宰在同意书上签了字,结果终于把人弄进手术室了却被证明一切都是无用功。不仅李硕科和薛恩吉有挫败感,梁葆光也有点迷茫,他知道自己最近把太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和职业不相干的事情上……

    “找不到病因的时候,就得试着去了解患者的生活,因为疾病都不会是凭空产生的。”根据禹氏一家人的病历,zico并没有任何家族遗传病史,这家人里面甚至连高血压患者都没几个,中风的也非常少,所以环境因素是梁葆光主要的怀疑对象。

    李硕科揉了揉眉头,把梁葆光昨天丢给他的话又抛了回去,“你也说了我们只是医生,这种事情应该交给私家侦探去解决的。”

    “并不是每个私家侦探都有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化学功底的,而且就算是那位神探本人,不也需要一位医生当助手么。”梁葆光向来都是亲自去患者生活或工作的地方搜寻可能的致病因素,他在这方面有着异常灵敏的嗅觉,“看样子又得做做兼职了,把人救回来之后我一定开一张大单子给他。”

    梁葆光找到了seven  season娱乐公司安排给zico的经纪人,比起禹家的人来这些工作人员更加关心这位说唱歌手的生死,毕竟他们还指望着这位财神爷赚钱糊口呢。

    说明情况并不麻烦,梁葆光讲明了手术失败没能找到动脉血管瘤的情况,现在zico的病因还是没找到而且状态越来越差,需要通过了解生活环境来获得更多信息辅助诊断。经纪人二话没说就把zico公寓大门的密码告诉了他,甚至还打算派车送他过去,一点儿都没有觉得难办的样子。

    zico的公寓位于汉江边上的“首尔大森林”中央,虽说是租的租金也相当不菲了,比一般人买房子的花销都要高些。因为地段好配套设施齐全,楼里有很多一线艺人居住,跟他们相比搞说唱的zico只能算个新苗。

    房子确实不错,是上下两套打通的复式公寓,从客厅的弧形落地窗能看到几乎整个江南行政区的景色,但梁葆光好歹也是住过几年上城区的男人,不至于因这点小场面震惊,“说是什么大森林,明明就是个公园嘛。”

    首尔大森林只是个说法,其实也就是一个城市中的公园罢了,不过这公园的尺寸着实不小,连着清溪川挨着鹰峰山,算是江北城市区域内环境最舒适的了。姜苿萦是被梁葆光叫过来的那个助手的,此时已经完全被玻璃外的景色吸引住了心神,喃喃地感慨,“有钱人的生活真叫人羡慕啊。”

    “呵,你不是要把一切都风险给病人嘛,给你发的工资刚好够用就行,发太多你也是捐掉,还不如以我的名医直接捐呢。”梁葆光并不觉得姜苿萦适合去过有钱人的生活,因为这丫头根本不是那种喜欢享受人。

    “说实话,我有点儿后悔过来了。”被有钱人的生活震撼还在其次,被说唱歌手的生活方式震撼到才是真的,zico的房子里随处可见一些让她接受不了的东西,骷髅造型的饰品摆件只算最基础的,更夸张点的东西能让她犯恶心,而最挑战她忍耐能力的则是卧室里的一些皮质“刑具”。

    “变态也是人,他们的命也是命,为了拯救一条生命看点污物怎么了。”梁葆光来了恶趣味,姜苿萦成天把治病救人挂在嘴边,借着这个机会调侃她一下也不错,省得她以后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将他批判一番,“来,吃点口香糖缓解一下。”

    “咦……”姜苿萦嫌弃地一巴掌将木糖醇瓶子扇飞了出去,她刚才亲眼看到梁葆光从人家床头柜里拿的,虽然瓶子是木糖醇的瓶子,可谁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她还有大好的年华在前方等待,可不想载在这上面。

    “又没开过,还怕里面是毒药不成。”梁葆光耸耸肩,他从抽屉里拿出来的是一个未开封的瓶子,不过奇怪的是zico床头柜里没别的玩意儿,塞了整整一抽屉的木糖醇,可能是平时说rap的时候口水喷多了需要盖一下味道吧。

    跟屋子里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相比,一抽屉木糖醇根本不算什么,他要是拍下照片传到instagram上分分钟就能帮zico上头条。不过能致病的东西却始终没找到,这家伙居然意外地讲卫生,连桌子都是用消毒水擦的。

    若是单纯去玩梁葆光会很开心,但作为一个“侦探”来说他却非常失败,没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天黑之后只能怀着沉重的心情回诊所。krystal没有回家而是陪着谢嗣音,也许是在聊订婚仪式的事情,看到梁葆光回来之后立马黏了过去,“oppa怎么愁眉不展的,工作上的事情不太顺利。”

    “嗯,也许是最近分心了,有点不在状态。”梁葆光的表情和某广告一模一样,就是人到中年力不从心的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