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长,请收了我吧〕〔校花的修真强少〕〔华娱之笑洒全世界〕〔千界探索〕〔咕咕的艾泽拉斯〕〔地外生命饲养手册〕〔斗破之无限穿越系〕〔总裁爹地撩不停〕〔超星大导演〕〔末世危机〕〔重生空间之全能军〕〔重回五零当军嫂〕〔咸鱼的自救攻略〕〔相思西游之独揽风〕〔以你之名〕〔豪门甜妻:池少,〕〔重生娇妻太妖娆:〕〔女友脑阔疼〕〔不可名状的赛博朋〕〔重生之带娃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二百七十一章:记忆损伤
    一年前的感恩节前夜,纽约市曼哈顿岛上城区。『愛←去÷小?說→網.aqxs52o.』,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激烈的音乐充斥着整个大厅,震得客人们耳膜都有些疼,dis灯球不停旋转闪烁,让底下的男男女女们精神更加恍惚。梁葆光大马金刀地独自坐在卡座的沙上,把玩着手里金色的游戏币,而他的面前有一位身材窈窕的俄罗斯姑娘,正穿着特别凉快的衣服随着音乐的节拍摇动身躯。

    场面香艳火爆引人遐想,然而梁葆光的脸上却尽是茫然,浑身上下都散着“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的哲学气息。习惯性地低头去看时间,却现手腕上空空如也,不得不皱着眉问面前的女人,“现在几点了?”

    “晚上十点二十分,先生。”卖力表演的热辣女郎,用她莫斯科风味的英语回答道。

    “我记得自己应该是刚下班,正要去参一场单身告别party才对。”梁葆光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不仅精神有点恍惚,左边的脑袋还疼得十分厉害,“下班时间是四点,而这中间的六个多小时似乎记忆缺失了……对了,我刚才喝了多少酒?”

    俄罗斯女郎耸耸肩,“您刚坐下,点的威士忌还没送过来呢。”

    “也就是说我在来这儿之前就已经喝醉了。”梁葆光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用力回想,他从小在大院的那种环境里长大,酒量绝对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要醉到断片起码得有两三瓶白酒下肚,可他在外面从来不会喝那么多。

    “您进来的时候身上确实有点酒味。”如果是一般的醉鬼,俱乐部里面的小妹们肯定不会接待,万一客人耍起酒疯来她们往往会倒大霉,然而梁葆光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气质也属于温文尔雅特别知性的那类,所以这个俄罗斯来的姑娘才愿意接待,“您说是要去参加单身告别party的,应该是在那边喝了酒,还记得是谁的单身告别party吗?”

    看过电影《宿醉》的人都知道,希望国一直都有婚前举办单身告别party的习俗,准新郎和他的朋友们会玩得非常high。从某种意义上讲,单身告别party跟天朝的断头酒有异曲同工之妙,临死之前先给吃顿好的,然后就可以安心“上路”去了,“嗯,好像是我自己的单身告别party……”

    “我得先打个电话,等等,电话又到哪里去了,真是让人头大。”梁葆光在裤子口袋里摸了一把,并没有摸到平时始终装在裤兜里的手机,气恼的他用力抓了一把头,却感到手里黏糊糊的湿了一片,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有股铁锈的味道,是血。

    小姑娘明显被吓到了,纽约虽然是全世界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但这里的治安却与其国际化大都市的地位很不相符,法拉盛地区出了名的匪帮横行,曼哈顿的地狱厨房也整天打来打去,她怀疑梁葆光是混帮派的人,“您要叫人吗?”

    “叫个鬼的人哦,帮我看下脑袋上的伤口大不大。”摇人是唯一幻神(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召唤师才有的特权,他一个卖萌的吉祥物哪儿来那么强大的技能,“别站那么远,得把头撩开了看。”

    “伤口不是很大,用5o的羊肠线缝合最为合适,只要手法得当以后应该是看不出来受过伤的的。”俄罗斯来的小姑娘是在纽约大学念医学院的,家里并不富裕的她为了能像同学们一样过“体面”的生活,只好晚上出来做点兼职赚外快,“听说你们都不能去医院的,需要帮您缝合吗,我手贼稳。”

    “我自己他么就是个医生,天天要去医院上班,为什么就不能去医院了……”梁葆光眉角跳了一下,这娘们恐怕把他当作混帮派的社会人了,“有我这么帅的脸还用得着去捞偏门?观察能力真是差劲,也就外科能收你这样的了,规培的时候千万别来我们西奈山医院,我怕届时忍不住消费。”..

    “那您现在是去处理伤口,还是继续玩呢?”好不容易来个出手阔绰的豪客,小姑娘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不说下个学期的学费很可能就落在这位高大帅气的医生头上了,将来规培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手表丢了,手机也找不着,我大概率是被人抢劫了,没钱你也愿意服务的?”梁葆光偶尔也会抽出时间看看新闻,了解一下身边生的事情,而抢劫案件在纽约根本就是“日常”级别的小ase,电视上随便一条滚动字幕就带过了,生在他身上也不稀奇。

    “您有钱的啊,这张就是您刚才从钱包里掏出来给我的。”俄罗斯姑娘从胸口的缝隙里抽出一张绿油油的富兰克林先生来,在灯光下晃了晃,而她胸前两个雪白的氙气大灯,随着手上的动作也是一阵剧烈的晃动。

    白色的光芒像是车头大灯一样,梁葆光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几个模糊的片段,他能听到男人和女人的尖叫声,警车和救护车的警笛声,但画面却始终不太真切,“狮鬃水母、雌雄嵌体北美红雀、大王酸浆鱿鱼,还有,还有……”

    “您这是在自我诊断?”毕竟是学医的,见识还是有一些。

    “对,能否随即说出五个同类单词是检验记忆损伤最简单的方法,我想说出五个动物的名字却做不到,要么是我实在喝高了,要么就是脑震荡,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不出意外应该是后者。”梁葆光站了起来,他隐隐约约觉得如果不做点什么,就会有非常不好的事情生,所以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心思,“留着那一百刀吧,算是小费。”

    推开俱乐部的大门后梁葆光走上了有些陌生的街道,正想要找人问问回去的路,耳边却传来了警笛的声音,他不由得转头去看,街角那里一辆大巴车侧翻倒在地上,而旁边一辆市政的垃圾车和几辆小轿车已经严重变形。

    “我想我知道自己刚才是在哪里了。”梁葆光撇撇嘴,他刚才百分之百是在那辆车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逆天炼丹师:妖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春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