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抢了姐姐七任男〕〔我的疯狂二十年〕〔天价妈咪:爹地闪〕〔魂动九天〕〔重生六零医品军嫂〕〔一夜危情:豪门天〕〔重回1985:麻辣俏〕〔盛世权宠〕〔韩先生,情谋已久〕〔呆萌双宝:首长大〕〔凤策长安〕〔Boss生猛:总裁,〕〔绝色至尊:邪王,〕〔神医小萌妃:帝尊〕〔兔子必须死〕〔地狱打手群〕〔足球卡牌系统〕〔都市强无敌外挂系〕〔甜妻逆袭,霸道老〕〔幸得识卿桃花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二百七十二章:记忆碎片1
    梁葆光想起来了,他原本就在那辆公交车上坐着,出了车祸才受的伤,虽然撞破了玻璃被甩出车外,却因为幸运地落在前面那辆垃圾车的大包垃圾上而并未受到太大伤害。之所以会出现在那家俱乐部里,其实是口渴了想要进去找点饮料喝……

    “所以说你们急诊的也能算医生,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利索,是想让我请你吃明天的早饭吗?”因为是大型连环相撞的交通事故,涉事的伤者过了五十人,全送去一家医院是不合适的,所以梁葆光选择了回到西奈山医院处理伤口,不过他对同院急诊科住院医的缝合手法十分不满意,“平时都是被投诉,今天我也想体验一把投诉别人的快感了。”

    坐着嚷嚷的是诊断科主管,也是医院里最强的技术大牛之一,地位仅次于院长和几位老主管。无孔不入的纽约记者在跟进他和演员、模特。富家小姐们绯闻的同时,将他的背景也扒了个干净,于是更加无人敢惹,连他们急诊科的老大见了这家伙都只能礼让三分,何况他一个小小的住院医,“您的伤口当时没有及时处理,现在清创有点麻烦。”&1t;i>&1t;/i>

    “行了,你手上麻利点。”梁葆光很是有点不耐烦,他受到了撞击的影响,关于最近几天所生事情的记忆支离破碎,却隐约觉得若不采取行动就有人要死了,“miche11e,警方那边调查的结果出来了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车祸?”

    “巴士追尾了垃圾车,因为事故位置是繁华路段的十字路口,之后导致了连环相撞。”李侑晶原本已经回到住处了,但从同事那里听说梁葆光出了车祸,又火急火燎地赶回了医院,不确认他的安全她是没法安心入眠的。

    正常行驶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出现追尾的事故,梁葆光怀疑巴士的驾驶员在开车的时候某种疾病作了,否则无法解释事故的生,“我需要知道所有伤者的资料,联系一下接受病人的其他医院,整理一份资料出来。”&1t;i>&1t;/i>

    “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纠结于自己脑海中虚无飘飘的记忆碎片。”李侑晶被某人弄得异常恼火,她担心得要死特意开车赶回医院来,可这家伙却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已经脑震荡了,现在时间对于你而言完全是倒错的,明明生在一个星期前的事情你却认为生在昨天,这绝不是好事。”

    梁葆光表面上非常无所谓,实际上却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因为他刚刚遭遇了一场车祸,所以并不清楚自己脑海里的想法是基于现实的记忆还是主观创造的幻觉,就算急着救人他也得先弄清楚问题所在,“给我做个核磁共振,我要给自己做个诊断。”

    西奈山医院的医疗资源,梁葆光基本上想用就能用,换做别人想做检查项目,不仅需要拿出高昂的检查费用还要预约派对,但他显然跟普通病人不是一个级别,李侑晶打了个电话后很快就给安排上了。&1t;i>&1t;/i>

    “负责近期记忆的颞叶区域现了水肿,颞骨有一个纵行骨折,这可不是小伤。”李侑晶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她从大学时代就非常喜欢这个学弟,来西奈山医院也有很大原因是因为他也在这儿。前一阵子梁葆光求婚成功之后,她一个人躲在公寓里哭到眼睛都肿了,这次真的是疼在他身痛在她心,“你现在应该回去睡一觉,而不是去想别的事情。”

    “只是颞骨骨折而已,我得先找到那个病人。”梁葆光摇摇头。

    “你喜欢做诊断,每天都有来自全美的疑难病例递到你的办公桌上,为何今天非要如此固执呢?”遇上一个各种意义上根本不知道爱惜自己的男人,李侑晶都快疯了,“如果伤者中间出现了不对劲的,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1t;i>&1t;/i>

    梁葆光扭不过李侑晶,硬被她开车送回了上城区的公寓,为了防止他乱来她特意在沙上做了个窝,守着客厅不给他出去。然而男人执着起来比执着的女人还要可怕,觉得李侑晶大概已经睡着之后他偷偷溜进了洗手间,取出了放在药柜最里面的一个白色小瓶子,上面的标签为手写:毒扁豆碱(physostigmine)。

    毒扁豆碱别名依色林、卡拉巴豆碱、依色林,是一种白色、无味,微结晶样粉末的生物碱化学品,为抗胆碱酯酶药,临床上主要有缩瞳、降低眼压作用。作为早性痴呆药,它可以加神经元活动,提高记忆能力。这款看似很强大的药物在临床上用得很少,因为它的副作用不少,对心脏的负担尤其大。

    李侑晶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到噗通一声,因为一直在担心而睡得很浅,所以听到动静后立马就醒了,循着声音的方向找到洗手间,看见里面倒在地上的梁葆光她立马跪倒在地检查状况。一摸脖子已经没心跳了,她整个人像是被人用冰水兜头浇下,一直从头皮凉到脚趾头,手忙脚乱地给他做心肺复苏,捶他胸口的时候只恨自己力气不够。&1t;i>&1t;/i>

    “呼……是马克思!”这是梁葆光从心脏骤停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你这个混蛋,想死是吗?”李侑晶是真的被吓到了,刚才做急救的时候紧张得过了头有点麻木,此时他恢复了过来才哭出声,地上的瓶子她刚才就看到了,“毒扁豆碱是糖豆吗,你吃那么多!”

    “有你在,我感觉自己是死不了的。”梁葆光勉强地笑了出来,他权衡了之后才吃的毒扁豆碱,计量心里都有数,只是没预料到车祸对他的身体机能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这次没有李侑晶在的话他真的就gg了,“但是我的大舅哥快死了,现在咱们得去救他了。”

    梁葆光就说自己明明在单身告别派对上,怎么好好的会出现在夜行巴士里,他当时是想送大舅哥回去的。

    马克思是梁葆光未婚妻戴茜的哥哥,因为妻子打电话过来了一通火不得不先行离开,梁葆光坚决不同意让他酒驾就一起上了巴士,准备送他去换乘点转了车再回去继续high,谁曾想坐在巴士里还是没能躲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