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最强至尊兵王〕〔全民诸天轮回〕〔山村小神医〕〔盛宠皇妃:夫君,〕〔毒医娘亲萌宝宝〕〔狂医废材妃〕〔年先生,慢慢喜欢〕〔萌妻不服叔〕〔傅先生,偏偏喜欢〕〔墨少,亲够了吗〕〔高冷大叔,宠妻无〕〔惹火甜妻:老公大〕〔重生八零后:军婚〕〔妃常本色:嫡女驯〕〔蔺先生,一往情深〕〔男神娇宠之医妻通〕〔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重生嫡女有空间〕〔重生特种兵媳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速效救星 第二百九十四章伊索寓言
    男人在一生中要面临许多个分岔路口,有时候做出选择实在太难,再睿智的人也难免游移不定。

    杰洛姆·大卫·塞林格(jero·david·salr)在《麦田里的守望者》写过,“一个不成熟男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一份事业轰轰烈烈地死去,而一个成熟的男人,则愿意为这份事业卑微谦恭地活着。”

    提里奥·弗丁就是个成熟的男人,为了坚守心中的正义他选择褪去了一(身shen)力量,卑微而平凡地活着,直到圣光的召唤让他再次回到宿命的战场。虽然抢走了灰烬使者,分解了霜之哀伤,黑掉了坐骑无敌,还把头盔强插给亲友团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但这些微小的瑕疵并不能影响老佛爷是个伟大的人。

    如此伟大的圣骑士,都曾因对(爱ai)与家庭的忽视而悔恨,梁葆光这样的凡人又怎么能不苦恼。(热re)血上涌的时候,他也想过像张伯伦·沃特森那样干脆去当个无国界医生,将医术奉献给最需要的人,然而他的骨子里终究只是个凡俗之人,放不下滚滚红尘里的事与人。

    “oppa,出什么事(情qing)了吗,怎么愁眉不展的?”krystal觉得(身shen)边的人不在也就醒了,循着灯光找到客厅果然见到梁葆光已经起(床chuang),正坐在沙发上发着呆。昨天还见他心(情qing)不错来着,现在却叼着支烟吞云吐雾,明显有心事的样子。

    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不得儿子,但凌晨四点的纽约并没有什么特别,窗户外面还是一片昏暗。这个季节的这个点,气温是非常低的,还好大楼里已经开放了暖气供应,才不至于让人感到不适。梁葆光冲krystal招招手,示意她来(身shen)边坐下,“我有事需要回一趟蓝鲸,今天下午就走。”

    “怎么要回蓝鲸,不是回首尔吗?”krystal听出了梁葆光的话外之意,这是不准备带她一起走了,不然不会特意跟她如此交代。原本她已经打定主意回去好好秀一下恩(爱ai),让那些无端猜测的媒体和别有用心的女人们知道,她们的感(情qing)好得很,可现在看来计划是赶不上变化了。

    “(奶nai)(奶nai)打电话过来说是生病了,要我回去看看,再给她做个诊断。”梁葆光犹豫了一下才掐灭手里只抽到一半的香烟,jessica总跟他说不要再抽烟,对皮肤不好什么的讲了一大堆理论,还(挺ting)有说服力的,为了未婚妻的皮肤状态和将来可能诞生的孩子,现在抽烟的时候他都会尽量会避开她。

    “那就赶紧回去呗,是不是她病得很严重,才让你(阴yin)郁成这样?”krystal抬手抚了一下梁葆光的额头,试图将他蹙起的眉头展平,她最见不得这人不开心的模样,“我自己坐飞机回首尔就行,不用担心的。”

    “电话里没有具体说。”梁葆光摇摇头,老太太这招不是第一次用了,每回有她不顺心的事(情qing)就来一哭二闹三上吊,装疯装傻装病号。若是不回去万一真的病重怕是要抱憾终(身shen),毕竟这是自家的亲(奶nai)(奶nai)不是邻居家的小孩,《狼来了》的寓言并不合用,可一装病就回去,只会助长她的气焰,让她一次次变本加厉。

    问题的关键其实还在krystal(身shen)上,老太太肯定对他们两人订婚觉得不满意了,才会搞这么档子事出来,不然早不说生病晚不说生病,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喊他回去。当初就是怕老人家闹腾,他才同意把订婚典礼放在首尔做,还特意没让两位老人家过来,可惜有些事(情qing)不是他躲着就能永远不去面对的。

    收拾了一下东西,去医院跟张伯伦·沃特森道过别之后梁葆光就上了飞机,说好请客的这顿饭他只有等下次再吃。感(情qing)这东西不因时间的流驶而变淡,也不因空间的分离而更改,即便几年才能见得上一次面,他们俩依然是最好的朋友。

    梁葆光在北极的上空气得头疼,而军总的病房里梁德娴则是气得连肝儿都疼了,老太太那张嘴搁谁都受不了,要不是自己的亲老娘她才不遭这个罪,“妈妈,我今儿可是请假过来看你的,送点营养餐还嫌好识歹的。”

    “哼,松茸是什么好东西啊你就买给我吃,这玩意儿是益智抗癌的,你是希望我老年痴呆还是干脆得个癌症早点归西?我就知道你们一个个不盼我点好,都嫌我老太婆烦人了是吧?”闵欣涵把女儿送来的老母鸡汤和黄油煎松茸放在一边,连一筷子都没尝,嘴里絮絮叨叨反正没句好话。

    梁德娴被说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她在两个大院里也是出了名的泼辣,却架不住这老太太是她亲妈,连顶句嘴都不行,“做人要讲良心的,哥哥嫂子不再国内都是我照顾着你们老两口,非((逼))得我也不管了才开心是吗?”

    “你还敢提那两个混账,葆光订婚这么大的事(情qing)居然放在首尔做了,你家公公不就是在马山那儿给炸断了手的。”贺家的老头当年在志愿军38军做团长,断了手都没肯回来一直坚持到最后,闵欣涵说得轻佻实际上却是非常佩服的。

    “订婚仪式放在首尔做,婚礼就在咱们这儿((操cao)cao)办了,再说老一辈的事(情qing)跟葆光他们又没关系。”要是在乎老一辈的恩恩怨怨,那大家都关起门来好了,梁德娴从不觉得侄儿娶个半岛女人会有什么不妥,“都是具有国际视野的新时代青年,将来都变成地球村了,一个村里的男男女女凑一对有何不合适的。”

    “什么国际视野,新时代青年的,这就是你打扮得跟意大利窑姐儿一样的理由?”闵欣涵早看闺女的打扮不顺眼了,都要立冬了好穿得飘飘忽忽的,“不是肩膀漏一块就是腰上漏一块,简直不成体统。”

    “妈,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梁德娴真想掉头就走,再多呆一会儿这老太太非把她气疯了不可,可是医生还没有过来说明(情qing)况,若现在走了就不知道老太太的(身shen)体到底是什么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