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气御星辰〕〔恐怖教室〕〔诸天纪〕〔报告谢少,你老婆〕〔猎户出山〕〔穿越大明之汉骨永〕〔清除异类〕〔不科学的世界麻将〕〔浪剑〕〔如意状元郎〕〔逍遥名医〕〔大隋最强逃兵传奇〕〔家的蜕变〕〔会长虐我千百遍〕〔重生校园女神:明〕〔混子的江湖〕〔血狱江湖〕〔明廷〕〔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帝御仙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十五章 祠堂受罚 流言飞起
    当受罚的消息传到舒芳茵的院子的时候,她一脸的阴狠。红杏听到打探消息的小丫头回来说原本夫人打算重罚的,还多亏了大小姐去求情,这才罚得清了,可是当她去传话的时候见到舒芳茵脸上的表情,还是心惊不已。

    红杏看到这样的二小姐,有些害怕地说:“二小姐,听说是大小姐去求了情,夫人这才改罚了跪祠堂。小姐,依我看的话,这也是夫人开了恩典了。”

    “啪”的一声,舒芳茵一巴掌攉在了红杏的脸上:“你这个贱丫头,记住你的谁的人,现在就敢明目张胆地为那对母女说话了,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小姐,奴婢不敢,奴婢知错了。”红杏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外面的田嬷嬷听见声音,赶紧的推门进来了,一见屋里的情形也明白了几分,她向着红杏挥挥手:“你下去吧。”红杏抬头见舒芳茵没有反对,急忙起身弯着腰出了屋子。

    “嬷嬷,这一个两个的都跟我过不去,如今连我院子里的贱奴婢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舒芳茵心里恨得牙痒痒,舒蔓茵这个手段可真是高明,先是在她的院子里激怒了自己,后又假惺惺的去了周氏那边替自己求情,这般一来,自己就落了下风,好人都让她做了。

    “姑娘,依老奴看来,这个时候正面杠上可不是明智之举,那边对您有了防备之心,不管您以后要做些什么都在那边的监视里面,只有让那边放松了警惕,咱们做事才能放开手脚。”田嬷嬷在一边说着。

    “恩?”舒芳茵听得有意思,微微侧过身子,思索了半晌,她理解了田嬷嬷的意思,不过仍旧是不甘心的:“嬷嬷,可是这般做小伏低,我怎么甘心。”

    “哎呀,好姑娘,忍一时风平浪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咱们现在退一步忍一忍,以后再找准机会,伺机而动,不是事半功倍吗。”她似乎是有些诱惑般的劝诫着。

    舒芳茵仔细的想了想,终于是点了点头,反倒是平静了心情,重新燃起了斗志:“嬷嬷,收拾一下,去祠堂吧。”

    “姑娘这就对了。”

    一出了自己的院子向着祠堂走过去的时候不少的丫鬟都在舒芳茵走后指指点点,舒芳茵尽管内心里很是不堪,但是一想到田嬷嬷的话,还是生生忍了下来。

    听到说舒芳茵没吵没闹进了祠堂,倒是让舒蔓茵有些意外,依照她的性子,哪里会这般平静,怎么的也得闹闹才对:“丁香,让人盯着些有什么动静。”她总觉得这般平静的舒芳茵还是会有后手的。

    “是,小姐。”丁香嘴甜,又是大小姐身边的贴身大丫鬟,府里上下都处的特别好。

    老夫人的院子里。“钱嬷嬷,二丫头去了祠堂了?”

    “回老夫人的话,去了。”钱嬷嬷在一旁伺候着。

    “二丫头这性子是该收收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竟然在寿宴上就闹了起来,也是儿媳妇这些年对她太骄纵了些,将这性子养的没了章法。”一想起自己的寿宴上舒芳茵就明目张胆地处处针对着蔓儿,她就气不打一出来。

    “老夫人,夫人那边也一直上着规矩呢,这不刚犯了错就罚了,可见也不是乱来的性子。”

    “哼,也就你敢说,那叫罚吗?这个时候叫她进去罚跪,摆明着给她开脱呢,要没有这一出,改明儿人家就要说我舒家将一个庶女都捧杀了,这娇惯的不成体统。”

    钱嬷嬷一时没再说话,在府里的时候久了,就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什么时候改装聋作哑。

    舒府里的闹剧此时算是有了一段收尾,而此时的九王爷府里可是有些热闹。

    “王爷,您是没瞧见啊,那个舒家大小姐真真是天上来的人儿,以前奴才总觉得冲冠一怒为红颜之类的也一定是说书的人乱写,可今日瞧着了,那才体会了。”

    “王爷,就在这里档儿,舒大小姐一分一毫都没有害怕,仍旧镇定自若,奴才瞧着那份沉着冷静比起王爷您来都不遑多让。”

    “王爷,您是没瞧到那画,绣的着实高明,奴才这些年跟在王爷的身边什么好东西没瞧过,可舒大小姐那绣,啧啧,真是绝了。”

    “王爷,您倒是说句话啊。”

    “王爷......”

    小六子从宴会上回了王府之后,滔滔不绝的将自己所见所闻都一一说给了九王爷听,直把舒蔓茵是夸得天上有地上无,恨不得将这短短一个宴会所发生的事分成个九章八十一回合来说。

    “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原本以为自家王爷这一个晚上就这么沉默着的小六子,被墨瑾瑜这猛地一问,有些发蒙,王爷交代的事?王爷交代什么事了?

    低头看书的某人等了好会没等到回到,便稍稍抬眸看了一眼,却正好瞧见了发蒙中的小六子,狭长的双眸眯了眯,顿时让小六子后背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强大的求生欲加快了他思考的速度,总算是想起来自己今日去舒府,是王爷让盯着尉迟都问的。

    “回王爷的话,奴才去的时候尉迟都问已经去了好一会了,后来宴会的过程中他也多番的表达了对安国侯的敬意和拉拢之意,不过照奴才看来,安国侯对他的态度不算热络。奴才在席间多有观察,尉迟都问似乎对舒大小姐也有兴趣。”

    “恩,知道了,你下去吧。”听了半天废话的墨瑾瑜总算是听到了一些有用的话。出了门的小六子悄咪咪的擦擦汗,哎呀小命总算是保住了,差点就忘记了王爷派自己去的目的。

    舒芳茵在祠堂里反思,晚膳的时候有丫鬟过去送餐,却听到里面断断续续地哭泣声,这丫鬟也是心里好奇,仔细听了听,却听到里面传来:“望祖母身体安健,望姐姐原谅......”之类的话,这丫头心里不由有些同情起来,其实二小姐也就是一时耍了脾气,但是心地是真不坏,这不还在佛祖和祖宗们面前给家人祈福呢。

    后来这话就一传十,十传百,下人们都开始觉得二小姐是真心的悔过了,甚至有些偏激的下人觉得夫人和大小姐的心肠也太狠了一些,这么一个娇滴滴柔弱弱的女子,就这样跪了一整日了,也着实有些过分,当真不是亲生的,就是不知道心疼。

    丁香一直派人在盯着祠堂那边,见到舒芳茵如今又开始卖起了惨,博得下人的同情,连带着夫人和大小姐的名誉都开始受损,急急忙忙的去了大小姐的院子。

    舒蔓茵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表情纹丝未动,她就知道,即便是关进了祠堂反思,她舒芳茵也一定会想些后招的,不说对付自己,但总会拖自己和母亲下水的。

    “吩咐人去拿一些安神助眠的香来,白日里妹妹来我院子里一番折腾,当真是将这么多年来的姐妹情分都撇了个干净,让我好生伤心,还有,今日的晚膳不用传了。”舒蔓茵吩咐。

    丁香仔细一想便明白了,连忙照做,她故作一脸忧心的出了里屋,不时地还回头瞧一眼小姐。院子里几个洒扫的丫头瞧着好奇,连忙凑上来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丁香一脸担心:“我哪里能有什么事,是大小姐。”

    “大小姐,大小姐怎么了?”几个丫头本就年纪小,对这些东西也都感兴趣的很,拉着丁香让她讲讲,丁香又是叹了一口气,一脸的为难,却怎么都不肯开口。

    “丁香姐姐,你就和我们说说吧,我们不会外传的。”

    丁香又是瞥了一眼大小姐的屋子,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压低了声音:“今日白天,二小姐不是过来了一趟院子吗?二小姐说了不少浑话,将这些年她与大小姐的情分撇的一干二净,小姐这会正伤心呢,这不连晚膳都用不下,只说心口疼,还让我去那些安神助眠的香,我实在是忧心呢。”

    “啊?真的呀?二小姐也真是的,看不出来是这样的人啊,大小姐平日里对她多好啊,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给她留着,这也太忘恩负义了。”

    有一个丫鬟说:“你们还不知道吧,二小姐身边的红杏姐姐,今日也挨了打,那脸肿的可高了,我一个同乡的姐妹与红杏姐姐交好,她告诉我的呢。”

    “哎呀,这么狠心啊。”

    “就是,这么一对比,大小姐才真是好人。”

    “不光光如此,夫人和大小姐在寿宴上也被二小姐气的不轻,这不也没什么大罚嘛。”有知道的丫鬟继续说道。

    红杏悄悄的退到一边,这些丫头虽说不起眼,但是她们传播消息的速度最是快,怕是用不了一会的功夫,二小姐塑造出来的伪善的形象就会彻底的被撕开了吧。

    做戏做全套,她还是照着小姐的话将事情安排好了,甚至在厨房疑惑今日大小姐怎么不食晚膳的时候,又将这话说了一遍,这婆子们尤其是厨房的婆子们更是各个院子交好的对象,谁都不想吃到一些来路不明的东西吧,所以有了这些婆子们的助攻,这话不多时就传遍了舒府,也成功的将之前的那波留言压了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我有一座恐怖屋〕〔绝地求生之超强王〕〔重生修仙之饕餮赘〕〔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转世袁世凯之大总〕〔三国有君子〕〔旺夫小农女〕〔烈冰长歌〕〔强国快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