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完美时代〕〔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头号偶像〕〔名侦探柯南之恶魔〕〔陆先生又上头了〕〔重生之先声夺人〕〔凤展异世〕〔透视仙王在都市〕〔抗战之烽火漫天〕〔恶女轻狂:误撩妖〕〔无敌从灵气复苏开〕〔不许凶我哦〕〔Justin盛夏的时光〕〔向往的生活之娱乐〕〔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黑科技算命大师〕〔校园重生之王牌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十七章 怒刷好感 同意赴宴
    舒芳茵因为受了罚,最近这些日子倒很是安分,这般的反常倒是让舒蔓茵难得清净了一下,将派过去盯梢的人都撤了回来,紫草有些不放心:“小姐,这样好吗?万一那边再做些什么事,咱们不清楚可怎么办。”

    “放心,这段时间她没时间跟我过不去的。”舒蔓茵正在自己的屋子里指挥着丁香将院子里的花坛子修剪和除草。

    再二十余天便是下元节了,本来这一天是祈福祭祀的大日子,皇上也会携皇后,众皇子和文武百官一同祭祀,本来这和她们并没有什么大关系,以前每年的下元节都是在各自的家中祭祀祖先,一同食用豆泥骨朵或者影糕。

    不过在她的记忆中嘛,今年的下元节怕是要有些区别了,以往下元节是要分三坛九种,上三坛为国家设之,中三坛为臣僚设之,下三坛为士庶设之,而今年因为老皇帝生了一场大病,三个多月才痊愈,皇后因此扩大了祈福的范围,但凡正三品以上官员的家眷一同请了宫宴,祭天祈福,而且皇后也有旨意要给老皇帝寻一些年轻的女子进宫冲喜。

    前两日母亲接了旨意,只是冲喜此事不宜张扬,只是偷偷地与舒蔓茵说了,不过舒蔓茵嘛,悄悄地将消息散给了舒芳茵,只是究竟传的是不是给老皇帝冲喜就不得而知了,要知道老皇帝的下面还有几位皇子还没有大婚,要是舒芳茵聪明的话就不会轻举乱动,要是万一犯下些什么事,那就不是舒蔓茵故意而为之了。

    舒芳茵最近的确是没有心思与舒蔓茵内斗,相反的,要是可以的话她倒是很想去刷刷好感。前两天她收买了一个丫鬟,得到消息说周氏已经接了皇后下的旨意,这次的下元节要去宫宴,还说宫里要借此相看女子好办喜事,而且周氏已经偷偷地找过了舒蔓茵。

    舒芳茵得到这个消息简直是心花怒放,真正是天助我也,原本以为这样的机会要等到来年春天的元宵节或者花神节,这样的自己才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跟着一道出去。可是没想到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这么快就有了机会,而且这次的机会不光光是那个官家子弟的,更有可能是皇家相看媳妇。

    虽然她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要放在下元节这样祭祀的日子里相看,但是巨大的喜悦和可以看到的希望冲昏了她的头脑,再者一想到二皇子尉迟都问那翩翩君子的样子就足以让她小鹿乱撞了,要是自己能借着这样的好机会与二皇子结识,她相信以自己的手段今后的荣华富贵指日可待,那以后就是皇子妃了,到时候,舒蔓茵就连给她提鞋都不资格。

    舒芳茵这些日子苦练琴棋书画,以期待着自己能被哪位达官贵人相中。除了勤练之外,还不时地在周氏面前刷存在感,今日去送个自己做的糕点,明日去送个亲手熬得羹汤,只期望周氏能带她一起去宫宴。

    这日舒蔓茵将这些日子从梅花瓣上采集下来的晨露送到周氏处,让人煮沸了泡梅花茶。这梅花茶也是舒蔓茵这些日子让人摘了新鲜的,晾晒而成的,便连带着送了一些去了周氏的院子。

    “母亲,尝尝这梅花茶,倒是清香的很。”舒蔓茵皓腕一翻,又在周氏的茶杯里加了一小勺的蜂蜜,递给了周氏。

    “蔓儿这茶倒是别致,看着这梅花就心生愉悦了。”周氏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这茶不仅有梅花的清幽,倒是多了些甜蜜的味道,很是不错。”周氏到很喜欢这茶,舒蔓茵也将一部分的梅花送到老夫人那里,老夫人年纪大了,尤喜浓茶,舒蔓茵担心祖母喝多了浓茶会影响了睡眠,这才花了些心思,做了这梅花茶。

    老人家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爱喝浓茶,又喜食甜食。过犹不及,舒蔓茵担心祖母这两个喜好会伤了身,便想着法子的做一些新鲜吃食,又不甚太甜,倒是也符合了祖母的心意。

    “蔓儿上次那个茶园子如今怎么样了?”周氏喝着梅花茶突然想起女儿买了个茶园子的事,不由多问了一句。

    “母亲,今年的茶已经是结束了,女儿接手的时候这茶已经卖出去大半,剩下的女儿让人先屯了起来,便想着先送几家手帕交家里,让她们也跟着尝尝味道,明年的新茶再开卖。”舒蔓茵想拿今年的茶打个广告,顺便打响名气,再者她凭着前世的记忆也知道这茶是被哪几户大家看中了之后才风靡起来的,这不就打算先从这些人家送起,也算是走了捷径。

    “这样到也是个法子,不过蔓儿有信心将这茶大卖?”周氏见她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倒是有些好奇。

    “母亲怕是不知道,这茶虽说入口苦涩,但女儿研究了几日,这茶得需配以柑橘一道喝才更入味,不仅带上本身的茶香,更是留下了柑橘庆春的果香,更为特别的是这柑橘本就有理气调中,健脾和胃,燥湿化痰,消积化滞之效,倒是别有滋味了。”

    “哦?果真有此功效?”周氏听得好奇,她倒是没听说这柑橘与茶还能同配。

    “自然,过些日子,等茶园子的茶烘焙好了,女儿再给爹娘送些,还有祖母和外祖母都送一些。”舒蔓茵想的很是周到。

    “蔓儿果真是大了,处事更为周全了,为娘很是欣慰。”周氏看着眼前蕙质兰心的女儿,这眼里满意的笑就没停下来过。

    母女两人正说着话,突听门外黄莺的声音:“见过二小姐。”

    两人放下手里的茶,周氏看着舒蔓茵无奈一笑:“这二丫头今日又来了。”

    “无妨,母亲见见就是。”

    很快,舒芳茵带着自己绣的抹额进来了,一进到屋子看到舒蔓茵也在,神情有片刻的微愣,很快便又恢复如常,给二人行了礼:“见过母亲,见过姐姐。”

    舒蔓茵眉毛一挑,哟,不错啊,为了能进宫,这会装的到挺像那么回事的,竟能硬生生的忍下了与自己的矛盾。

    “二丫头坐着起来说话吧。”周氏也叫起身了。

    “多谢母亲”舒芳茵起身后乖乖的坐在了一旁的绣墩上,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倒是不知道姐姐也在这里,倒是打扰了姐姐与母亲。”

    “无碍,左右母亲与我也无大事要说。”本就是一句平平淡淡的话,听在舒芳茵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她觉得舒芳茵一定是与母亲说进宫的事情,或者这个时候她已经知道了宫里是要为哪位贵人相看,她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柔和起来。

    “要是知道姐姐今日过来,妹妹我就不过来献丑了。”她看似有些扭捏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抹额,其实这抹额也确实是她用了心的。

    “二丫头的绣活一向是好的。”周氏自然是顺着她的目光见到了那条抹额。

    “母亲喜欢就好,这些日子给母亲和姐姐添了不少的麻烦,是女儿不懂事了,还请母亲和姐姐能够原谅。”舒芳茵酝酿了一下感情,故意让自己的眸子里蓄满了泪珠。

    “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母亲与我也早就忘记了,妹妹还是不要妄自揣摩了。”舒蔓茵最是讨厌她这装出来的一副柔弱样,赶紧开口制止了她接下去的表演。

    “瞧我,竟又这般不讨喜了,左右这抹额送到了,女儿就不打扰母亲与姐姐了,明日再来见母亲。”舒芳茵见自己没得到什么肯定性的话语,便准备继续打持久战了。

    见舒芳茵出了院子,周氏有些不解:“这二丫头最近打的什么主意?”

    “怕是希望母亲带她去赴宴吧。”舒蔓茵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顿时让周氏有些震惊:“蔓儿是如何得知的。”

    “左不过是这些事情,前些天我听妹妹院子里的红杏和人说起什么宫里的宴席之类的,便想着妹妹许是想一起去赴宴吧。”舒蔓茵心想,既然舒芳茵要作死,自己怎么得也得推她一把。

    “这......其实带她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怕.......”周氏想起上次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

    “母亲担心的太多了,宫里辉煌无匹,妹妹想去见识见识也实乃人之常情,再者这祈福祭天是个*的事情,也出不得什么事。”

    周氏思量了片刻也觉这宫宴必定是出不了事,便唤来了黄莺:“黄莺,你派人去二小姐的院子里说一声,让她这些日子好好准备一下,十日后随我和蔓儿一道去宫宴,祭天祈福的大事万不可出什么岔子。”

    “是,夫人。”黄莺领命而去。

    等到黄莺通知到了舒芳茵,在得知自己能随着一同进宫的时候,舒芳茵止不住地加快的心跳的速度。红杏凑到她身边说道:“二小姐,您能进宫了赴宴,恭喜二小姐了。”

    “不过是赴宴罢了,有什么好恭喜的?”舒芳茵虽说内心欣喜异常,却不想被自己的丫鬟看扁了,处在狂喜中的她自然是忽略了祭天祈福这四个字,认为这不过是周氏不想让自己太突出压了舒蔓茵风头的借口罢了。

    “能进宫啊,奴婢听说宫里可漂亮了,到处金碧辉煌的,能进去看一看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现在能吃到宫宴,那可算是了不得的事情了。”红杏在一边一脸的幻想。

    舒芳茵心里却在想着,要是能借此飞上了枝头,那才是有本事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