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完美时代〕〔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头号偶像〕〔名侦探柯南之恶魔〕〔陆先生又上头了〕〔重生之先声夺人〕〔凤展异世〕〔透视仙王在都市〕〔抗战之烽火漫天〕〔恶女轻狂:误撩妖〕〔无敌从灵气复苏开〕〔不许凶我哦〕〔Justin盛夏的时光〕〔向往的生活之娱乐〕〔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黑科技算命大师〕〔校园重生之王牌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二十二章 拔得头筹 沐司之疑
    众人一看这三幅画,其中一幅画的乃是当今圣上与皇后,这幅画用笔的细腻程度相对另外的两幅还有欠缺,但立意鲜明,用笔浓墨重彩,倒是画出了几分当今圣上及皇后的气韵。不过虽说比不得另两幅,但是这官当的时间长了,也是圆滑了不少,这幅画能留下来更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画中之人是顶头的皇上。

    另两幅细腻程度显然高出了几分,立意也更是鲜明,其中一幅画的是一众孩童,虽说一柱香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是罗列出来的倒是有了十几个孩童,每个孩童脸上或悲或喜,或哭或笑,各个表情跃然纸上,很是生动,倒是让人不由入了画。

    而最后一幅画上只寥寥数笔,但却画了一副城门口的场景,几个孩童老妪和妻子正在城门口送行,一位年轻的士兵正在与自己的家人告别,一队队的军队只留下了背影,雪地上散落的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及马蹄印,徒留下妻子手里的平安符,老母亲手上的衣物以及孩童送上的心爱的糕点。虽说画的很是简单,但是这立意很是突出,留白选择精妙,几笔勾勒出来的便是一副生离死别的悲凉之意。

    “妙啊,妙哉。”太子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拍着手说道:“这三幅画甚是突出,难怪三公能赏识。”

    “是啊殿下,三位妹妹也的确是精于此道,臣妾倒是开了眼界呢。”太子妃也在一旁附和道。

    尉迟都问见到这三幅画倒是吃了一惊,他早就听闻苏若汐是京中的才女,能留下自然是无可厚非,舒家的嫡女几次接触下来也的确是蕙质兰心,让他惊讶的是舒家的庶女竟然也能留下来,他虽是不知道究竟哪一幅是她所画,但是能与两位嫡女一同站在这就实属不易了。

    他头一次仔细地看了看舒芳茵,见她容貌也是出众,尤其是似有若无看向自己的时候眼波流转,似有无数的情意蕴含其中,倒是不由让他心神一颤。

    “太子殿下,这三幅画我们三人都觉得不错,无法统一意见,便想着让众人一同评价评价。”

    “这......”太子正准备应下来的时候,一边的墨瑾瑜却幽幽地开了口。

    “哼,我瞧着这胜负早就分了。”

    众人一听这话,倒是纷纷看向了他。

    “侄儿倒是忘记了九皇叔也精于此道,不如由皇叔来做最后的裁决?”尉迟都问见墨瑾瑜这般说了,立马骑驴顺坡下。

    经过他的一提醒,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九王爷墨瑾瑜能文能武,百年不遇的奇才,他的画更是出众,尤其是这头彩最重要的部分可是九王爷出的,由他来做评判再合适不过了。

    三公没有想到九王爷竟然也有兴趣,但是既然有人能将担子摘了他们自然是再高兴不过了,纷纷顺势推举了九王爷。

    “皇兄皇嫂本就是天命所归,有福之人,实乃真龙庇佑,他们的职责是福泽民众,自然用不得旁人来为之祈福,撤了。”他大手一挥,便将舒芳茵的画给撤了。舒芳茵见自己的投机所作的画最终被撤了下来,而这个人还是她根本惹不起更不敢惹的大人物,没能压得了舒蔓茵的委屈一时间受不住,紧紧咬住了下唇,眸中含泪的下去了,她这副柔弱的样子倒是让尉迟都问有些心疼。

    “这剩下的两幅倒是能入眼,不过本王更是喜欢那幅。”他手一指,便指向了城门送军的那幅。

    “一幅画不光要看用笔用墨与留白,这情怀与立意也是考量的重点,这幅画虽说寥寥数笔,但包含了家国情怀,生离死别,皆是人间大事,还有什么比忠孝两难全更难的选择,还有什么比忠君护国更崇高的事情?”九王爷倒也不是空口说白说,两幅画的画工本就能一较高下,而其中一幅的立意更是高远,自然是胜出。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明白了几分,纷纷细细品味了起来,尤其是这殿中的武将,更是情绪激动,谁都说这武将蛮横粗野,谁能知道其中的无奈和危险,有多少的手下同袍纷纷战死沙场,有多少的同伴马革裹尸,曝尸荒野。这本就是祈福祭祀的大日子,怎么能忘记这些最重要却也是最平凡的人呢。

    见胜负已定,苏若汐很是坦然,当画一展示出来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输了,此刻她镇定自若,从自己的位置上稍稍后退了半步,对着众人福了福身子:“是臣女输了,舒姐姐画的确是比我的更为精妙。我只关注了家宅,舒姐姐却将家国天下都融了进去,心胸之开阔的确是我所不及。”

    见她这么说太子抚掌而乐:“好,苏阁老家的千金也甚是大气,的确不负才女之名。”

    舒蔓茵的画毫无疑问的拔得了头筹,但也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并没有夸耀自得的神情,墨瑾瑜看着这样的舒蔓茵一时觉得很是看不透。

    陈皓一见舒蔓茵得了头名,不知怎么的竟然也跟着一同高兴了起来,果然,那般仙女一般的人儿就是不一般,他悄悄地看着舒蔓茵,觉得唯有这样的女子才是自己一生所求,一种名为爱慕的种子悄悄地萌芽了。

    接下去的便是男子的比试,男子比试的是投壶,舒蔓茵并不喜这些,觉得过于闹腾了些,但是却被苏若汐与苏萤两姐妹推着一道去看。

    舒蔓茵对苏若汐有些抱歉:“苏妹妹,我......”刚开口便哑了言,她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苏若汐,总觉得说什么都有些不妥。

    似是觉得到了她内心的不安,苏若汐释然一笑:“舒姐姐,没有什么可以觉得抱歉的,输了就是输了啊,这次输了不代表我下次就输啊,这项输了也不代表我就样样不如姐姐啊,舒姐姐不要放在心上。”她是真的不介意自己输,她输的心服口服,有什么可以不服气的。

    苏萤也在一边插科打诨:“就是,舒姐姐,姐姐输给了你自然回去后会多多练习,下次你们再比试比试,这样也能督促姐姐上进呢。”

    “你这死丫头就是嘴厉害。”苏若汐作势要打,倒是逗得苏萤直往舒蔓茵身后躲,舒蔓茵见着这两姐妹倒是想明白了,愧疚的情绪也随之消散了。

    因为男子比赛,这宴席便撤了,各家的夫人们便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聊天,男人们也都与同僚或者交好的官员一起说着话,只留下了年轻的男男女女在比试的地方凑热闹。舒镇远此时可谓荣光满面,自家女儿拔得了头筹,那不是高兴地很嘛,没看到这些个大人正在羡慕嫉妒自己有这么厉害的女儿嘛,舒镇远更是觉得与有荣焉。

    舒蔓茵与两姐妹闹得累了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休息片刻,不想身后传来一人的声音:“舒小姐如今过得可好?”

    舒蔓茵转过头去,却见是沐司站在了身后:“不知沐大人是何意?”

    “我有一个疑惑,不知舒小姐能否为在下解疑?”沐司神秘地一笑,让舒蔓茵心生警觉。沐家世代都是钦天监,沐司其人更是家族中杰出的一辈,能观星象,预测未来,国家气运也是由他卜算。

    “沐大人请说。”

    “如今的舒小姐还是原来的那个舒小姐么?”沐司微微蹙眉问道,他其实很早之前便测到了凤星出现了,可是令人奇怪的是这凤星竟有两颗,一颗是金色,一颗是紫色,这双凤星出现必定有大乱,还没有等他测算出这大祸是何事,金色的那颗竟然陨落了。

    却不想这金色的凤星陨落后不久又重新出现了,他能推算出这便是之前的凤星,因为方位时辰等等均相同,可此时金色的凤星周身却是萦绕了一层浓重的红色。

    再后来他不眠不休演算出了凤星其人,这才有此一问。

    “也是也不是。”舒蔓茵知道沐司必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但她不知道沐司知道的到了哪一步,就算是出色如沐司也是无法预测被测算者本人所经历的事情,他们只能通过星象,卦象等等预测一个大概,所以此时她只能与沐司打起了机锋。

    “舒小姐是个心怀天下的人,在下别无他求,只望小姐能守好本心,莫要被世间万态迷了,穷则独善其身,大泽兼济天下。”他的表情有些凝重,他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正常而言真凤星乃金色,此时天生异象,必定是有事,他只能尽自己的能力提醒舒蔓茵不要冲动,要知道凤星也能影响天下苍生。

    “臣女只不过是一闺阁女子,达不到那个精神高度,但是却知道有的放矢的意思。”舒蔓茵直言自己不过想解了自己的恨,却也不会伤及无辜的意思,只是这其中是否会发生变故,众人皆不知道。

    沐司见她如此说,倒是也能理解一般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就这么一打岔,男子那边的投壶已经出了结果,却是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竟然是陈澈赢了头名。此时的陈澈可是一脸的得意之色,他虽说流连青楼,但是爱玩也是真的,这投壶的游戏他可没少玩,也是下了性子认真学过的,众人都没有想到在这里倒是让陈澈捡了便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