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妖怪不是人〕〔蜜婚娇妻:老公,〕〔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噬天丹皇〕〔隐形学霸超A的〕〔全能修仙奶爸〕〔替嫁婚宠:霸道老〕〔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英雄联盟之傲世为〕〔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长生四千年〕〔超级小神医〕〔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网游之最强法王〕〔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地球求生指南〕〔轮回乐园〕〔影帝今天做人了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二十三章 命笺问世 先行下手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众人打趣了陈澈几句之后,这宴会也算是接近了尾声,舒蔓茵此时心情可是极好,她得了墨瑾瑜的白玉令,以后也多了一份担保,其实那幅画她就是故意按照墨瑾瑜的意思来画的。在她的印象中,墨瑾瑜虽说外面传的很是冷血无情,但他府里上下老幼皆是当年退下来的士兵或者士兵的遗孤,因此舒蔓茵才想到墨瑾瑜其人必定是十分在意战场上的兄弟。

    在太子宣布宴会结束之后众人纷纷告辞离宫。

    “大哥,你瞧我这不是赢了嘛。”陈澈得了另一块白玉令之后很是高兴,就算是他这般纨绔之人也知道墨瑾瑜的白玉令意义非同一般,此刻的他将白玉令拿在了手里很是炫耀。

    “得了赏赐就好好收了,要是弄丢了九王爷的东西,你有几个脑袋都保不住。”陈皓虽说不大喜欢这个庶弟,但是他为人宽厚,还是愿意提醒一下的。

    “切,小爷我还不会弄丢什么东西呢。”陈澈不以为意,将手里的东西一收,摇摇头大步走开了。

    陈皓见自己这个庶弟一脸的无所谓,心里忍不住叹气。陈皓四下寻找了一番,在周氏的身后发现了舒蔓茵,他想和她说说话,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欣赏之意,只可惜此时不是好地方,但从此陈皓心里算是惦记上了。

    舒蔓茵与舒芳茵跟着周氏向宫门外走去,走在前面的舒蔓茵却没有发现舒芳茵有些反常。舒芳茵手里紧紧地捏着一张字条,内心里无比的激动,自己刚刚虽说是输了比赛,可是二皇子殿下却托人给自己写了张字条,安慰自己。

    他是不是注意到自己了?舒芳茵此时的心情雀跃,就连输掉比赛的沮丧都淡了许多,她目光扫到了尉迟都问正在人群的最后面,心下一动,连忙快步跟上了周氏的脚步:“母亲,女儿的香囊似乎是掉在了刚刚的大殿里,能否请母亲在宫门口稍等片刻,女儿去去便回。”

    “二丫头香囊丢了?可否需要母亲一道去?”周氏对她有些不放心。

    “母亲安心,女儿怕是随手放在了桌角,拿了便回。”她内心有些焦急,但是面上却不显。

    舒蔓茵余光也瞥见了人群最后的尉迟都问,心中一个暗笑,自己怎么也要助她一把,她上前一步说道:“母亲,妹妹的贴身之物丢了自是要去取,这里离大殿不过百步的距离,想来也无碍,我与母亲先行出宫等着便是,宫里警卫森严,必定出不了事。”

    周氏一看时辰,宫里也快要落锁关宫门了,便点点头同意了:“二丫头速去速回。”

    “是,母亲。”舒芳茵有些搞不定舒蔓茵为什么要帮她,可是既然这个时候她能走,也顾不得别的什么了,转身快步向大殿走去。

    正在最后协助太子送客的二皇子远远地便看见舒芳茵又折返回来,内心有些好奇,自人行的近了,不由上前询问:“舒二小姐可是出了什么事?”

    “二皇子殿下,臣女并无大事,只是想过来多谢二皇子一声。”见到自己心上人与自己说话,舒芳茵不由脸上泛红,贝齿轻咬红唇,水润的眸子染上了一抹羞涩,那副欲说还休的模样让尉迟都问不由多看了几眼。

    要说这舒芳茵并不是最漂亮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尉迟都问这一回看到她却总忍不住多看几眼,甚至连她身上的香味都觉得甚是舒服,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一些。尤其是这般妙龄的女子一眼就能清晰地看出对自己的情意,这让尉迟都问更加有成就感。

    他自然知道京里的女子对自己有心意的是不少,但是那些女子只会远远看到自己的时候便娇羞的跑来,像舒芳茵这般会明确着流露出本意的也着实少见。

    “二小姐聪慧灵秀,在下也不过有些不忍罢了。”尉迟都问自然不会降低身份去迎合一个庶女,虽说自己对她有意,但他这般身份的人自然是让女子贴上来,尤其是这女子的身份只是一个庶女,就算是有意,玩玩就可以了,要是像舒蔓茵这般受宠的嫡女的话,倒是要舍下身份面子追求一番的。

    天真的舒芳茵哪里知道尉迟都问内心的真实想法,她舍下了面皮过来与尉迟都问道谢也已经到了极致了,此刻尉迟都问似有意若无意的暗示更是让她的心狂跳不堪,连忙福了福身子转身跑开了。

    在宫门口等了一小会的周氏瞧见舒芳茵也回来了,自然是放下心来:“二丫头的香囊可是找到了。”

    “回母亲的话,找着了。”舒芳茵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但她跑了一段路,此刻的模样倒是没有让周氏生疑,见人回了,便连忙上了各自的车一同回府。

    在车里假寐的舒蔓茵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见到舒芳茵脸颊上尚未褪去的红霞,心里明镜似的,估计是与尉迟都问有了初次接触,她倒是很想看看接下来舒芳茵要做些什么。

    这一路两人尽皆无言,舒蔓茵只一直假寐着不愿开口,而舒芳茵在出宫之前将那张字条放进了自己随身所带的香囊里,此时的她紧紧地捏着香囊,似要从那香囊里寻求一丝温度。

    九王爷府里来了一位不常见的人。

    “你所说的可是真的?”九王爷端正地坐在自己的书案前,眉头有些微的紧缩。

    “九王爷一查便知在下所言非虚。”对面的人神色泰然。

    “那你是否推算出了什么?”

    “在下暂时未能推算出究竟发生了何事。”来人正是沐司:“不过我见凤星周身泛红,怕是经历了磨难,恐怕心生魔障。”

    “那你可能推算出凤星其人。”九王爷相信沐司是有这样的本事的。

    “能是能,不过......”说到这里,沐司的眉头也似乎有些凝固:“这凤星却是怪异,原本已经陨落,却又突然重新出现,根据卦象显示,此次是天机,似乎两颗凤星皆能成真,但自古以来凤星只得唯一,不知这两颗凤星究竟是何意?”

    “两颗皆能成真?”墨瑾瑜不由也有些疑惑,他与慧明法师也颇有交道,这次回京,慧明法师也派人找过自己,说是天生异象,后来了解到也是凤星的事情,只是慧明法师却没有明说,出家人不泄露天机也实属正常,却不想今日沐司来拜见,说的也是此事。

    “不错,只是两颗凤星似乎有所纠缠,怕是不妙啊。”沐司说道。

    “本王知道了,明日就派人去慧明法师处一趟。”九王爷手指敲了敲桌子后回到。

    然而几日之后的回信却更让九王爷迷惑,慧明法师的回信上只有几句话:“东舍有双凤,双凤自相依,真假非能辨,福祸在自心,浴火乃成真,双凤仅存一。”

    见到这几句话的墨瑾瑜陷入了思量,所谓东舍也就是舒家,舒家在东方而且正好是两个女儿,至于后面的话怕是就要看她们本人了。

    与此同时,回了府的舒蔓茵也有些不安,今日沐司说的话正是点出他已经知道了,一部分的真相,自己要是不主动应对陷入被动的境地怕是会很难办,想了想,便唤来了丁香。

    “小姐,您找奴婢?”

    “丁香,有一件事必须你去办。”舒蔓茵知道丁香嘴巴甜,四处都能吃得开。

    “小姐尽管吩咐便是。”

    舒蔓茵招招手,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丁香惊得眼睛都睁大了,有些不确定:“小姐,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这样,明日我会与母亲说带着舒芳茵一道去寺庙里求签,后日一早便可以将这话散布出去了。”

    “小姐,这样会不会便宜了二小姐那边啊?”丁香有些不确定,她总觉得这样是在帮助舒芳茵啊。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谁知道究竟带来的是什么呢?”舒蔓茵幽幽地回到。

    丁香想了想:“小姐说的也是,奴婢这就去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