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完美时代〕〔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头号偶像〕〔名侦探柯南之恶魔〕〔陆先生又上头了〕〔重生之先声夺人〕〔凤展异世〕〔透视仙王在都市〕〔抗战之烽火漫天〕〔恶女轻狂:误撩妖〕〔无敌从灵气复苏开〕〔不许凶我哦〕〔Justin盛夏的时光〕〔向往的生活之娱乐〕〔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黑科技算命大师〕〔校园重生之王牌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二十六章 二人联手 阴谋迭起
    到了陈府的舒芳茵递了拜帖,很快小厮将人请了进去,舒芳茵到的时候,陈燕啼正在大发雷霆:“你们怎么回事,这茶是想要烫死我吗?”随后便听到稀里哗啦瓷杯碎掉的声音。

    舒芳茵在院子门口等了一会,见到那个挨骂的小丫鬟抹着眼泪从里面出来,随后便有人壮着胆子进去通报了。

    正在怒火中的陈燕啼一听舒芳茵过来了,没好气道:“她来干什么,不见。”她身边的大丫鬟却恭恭敬敬地说道:“小姐,奴婢认为小姐还是见见的好,这舒家如今也算是新贵之家,以后少不得要见面,小姐和她们闹翻了可是不妥。”

    陈燕啼想了想,懒洋洋回道:“那就叫人进来吧,我倒是要看看她要干什么。”

    舒芳茵听到陈燕啼见她的话,脸上立马堆出了讨好的笑,一进门看见满地的狼藉与正在收拾的小丫鬟,却也丝毫的不在意:“见过陈姐姐。”

    “你来做什么?”陈燕啼虽说不喜欢舒蔓茵,也知道舒芳茵与舒蔓茵很是不对付,但是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就高看了舒芳茵,甚至连与舒芳茵稍稍热络热络的心思也没有,毕竟自己也是正经的嫡女,这舒芳茵只不过是个庶女,她向来是瞧不上的。

    “听闻姐姐不日要嫁入皇家,妹妹特意过来给姐姐添妆。”说罢舒芳茵吩咐身后的红杏将手里的锦盒端了过来。

    陈燕啼一听是过来给自己添妆的,态度倒是好了几分,虽说她很不想嫁入皇家,可是这旨意已下,再无更改的可能,要是自己敢起什么别的心思的话,陈家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命怕是就没了,所以这些日子她爹娘一直念念叨叨和她讲厉害关系。

    所以这会就算她心里再不满也不会在外人面前露了出来,至少不能让外人看出自己对皇家不满,以免落人口实。只不过她面上还是有些蔫蔫的,没有一般要成亲女子的娇羞与期待。

    她懒懒地将红杏托着的锦盒接过来打开,看到里面是一套上好红珊瑚的头面,脸色倒是更加缓了几分:“算你有心了。”

    “陈姐姐这般闭月羞花的人儿,以后飞黄腾达是必然的,妹妹提前祝姐姐早日登了高位。”舒芳茵挑着好话说。

    “你今日来不单单是要添妆的吧,还有什么事吗?”想也知道舒芳茵不是特意过来给自己添妆的。

    “自然是过来添妆的,原本妹妹也约了与姐姐一道过来,只不过姐姐得了赏之后便自顾着出门去了,倒是留了妹妹一人过来了。”舒芳茵似无意的提起了舒蔓茵得了赏赐的事。

    陈燕啼一想到舒蔓茵因为自己不在,却在后来的比赛里得了头名,更是得了墨瑾瑜的赏赐,心里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就燃了起来,只怪自己被皇后唤了过去,要是自己在大殿上的话,依照自己绘画的水平,指不定赢得头名的就是自己,那得了墨瑾瑜青睐的也是自己,有了白玉令自己也可以顺利的嫁入墨瑾瑜的王府,可如今这一切的可能都被舒蔓茵夺走了。而自己却要嫁给那个一只脚已经踏入棺材的老皇帝。

    “哼,舒蔓茵还真是忙的厉害。”她暗暗咬了咬下唇。

    “姐姐明眸善睐,如今又是京里数得上名号的才女,自然是忙的,这约了一道去茶会诗会的也的确是多了起来。”舒芳茵似乎是有些羡慕和骄傲的说起。

    陈燕啼一想到不仅是墨瑾瑜,就连自己的两个哥哥也是对她青眼有加,更是怒火中烧:“这般的狐媚子当真是勾人勾的厉害,连我的哥哥也是被迷得个神魂颠倒的,日日里在我面前说着她的好话,倒是将我这个亲妹妹忘了个一干二净。”

    “陈大公子一表人才,眼光自然是高的,不过陈姐姐是大公子的亲妹妹,大公子怎么可能不真的心疼,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

    “我看他可不像是嘴上说说,你说陈澈那个败家子喜欢也就罢了,本来也就是色迷心窍的,我大哥竟然也喜欢那样的货色,这才当真是个会勾人的。”陈燕啼一想到自己温润如玉的大哥也时常在自己的面前夸赞舒蔓茵,一向心气极高又与舒蔓茵暗暗较劲的陈燕啼怎么会不生气。

    “陈姐姐何必生气,想来大公子喜欢姐姐也是因为看到的都是姐姐完美的一面,陈姐姐出嫁之日姐姐必然要过来赴宴,要是能在那个时候让姐姐出个小丑,比如湿了衣裳什么的,失了大家小姐的端庄仪态,到时候陈姐姐再趁机开导一番,想必大公子这般聪慧的人是能看的明白的。”舒芳茵说的很是轻松,听到陈燕啼的耳朵里可就不是这样了,这舒芳茵摆明了是要整舒蔓茵的态度啊。

    两人在里屋说了一会话舒芳茵便辞行回家了。待到舒芳茵出了院子,陈燕啼身边的丫鬟进来说道:“小姐,这舒家二小姐那您做筏子呢,这是要借您的手除了她的嫡姐啊。”

    “哼,我怎么会不知道,拿谁当傻子呢,不过要是能让舒蔓茵那个狐狸精出出丑的话我还是乐意的。”那小丫鬟听了之后也不再多说。

    坐上轿子的红杏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身后的院子:“小姐,你说陈小姐会帮着咱们吗?”

    “帮自然是会帮的,只不过不会帮的那么彻底罢了。”她知道陈燕啼虽说说话做事横冲直撞的,但是脑子又不傻,怎么可能听由自己摆布。

    “那小姐,咱们怎么办呢?”

    “只要她动手了,咱们就有机会,咱们还可以推一手,到时候我便成了这舒府唯一能撑得住的小姐,就连带着你也会水涨船高,等以后小姐我上去了,还能为你谋一门好亲事。”

    “多谢小姐”红杏这会是真心的感谢。

    很快一转眼的时间便到了陈燕啼出嫁之日,虽说和她不对付,但是毕竟与陈家也是同寮,周氏依然带着舒蔓茵与舒芳茵去了陈府,舒蔓茵这次也需要给陈燕啼添妆。

    “陈小姐如今要进宫,我也没什么好送的,这尊翡翠送子观音就送给陈小姐吧。”丁香将观音像递了上去。

    “多谢舒妹妹,巧儿,看茶。”陈燕啼见舒蔓茵果来了,这会人还不算多,便招呼着身边的丫鬟上茶。

    舒蔓茵接过了茶,端起来抿了一口,身后的紫草却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身子向前一个趔趄,到是撞到了舒蔓茵的后背上,舒蔓茵手里的茶一个端不稳,泼了些出来,舒蔓茵向身后看了看,有些嗔怒:“看你这丫头做事毛手毛脚的。”说罢用娟子擦去了嘴角溅上的茶水。

    陈燕啼见舒蔓茵喝了茶,笑容加深。“陈小姐马上便要出门,此刻必定忙得很,我就不打扰了。”

    出了屋子的舒蔓茵见母亲正与一众夫人们聊着天,便带着丁香与紫草在花园子闲逛。不多时便看到了同样在园子里闲逛的舒芳茵:“姐姐怎的也出来了?”看见舒蔓茵出来了,舒芳茵倒是一喜,这不正好便宜了自己吗?

    “里面闷得慌,出来透透气。”舒蔓茵看着手边开的正艳的梅花说道。

    “我有些话想与姐姐单独说。”舒芳茵凑近了一些,紫草有些紧张,向前了一步。

    “这是做什么?难道还信不过我?”舒芳茵作势又要抹眼泪了,舒蔓茵挥了挥手制止了紫草,要是在这园子里让人看见了舒芳茵正在抹眼泪,这传出去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指不定落到有心之人的眼泪又成了一幕自己欺负庶女的场景。

    “你们暂且退下吧。”舒蔓茵吩咐道。“小姐?”紫草很是不放心

    “退下吧,这里是陈家的园子,想来也不会有事。”舒蔓茵想看看舒芳茵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是,小姐。”紫草与丁香只能先行退下了。

    舒芳茵见舒蔓茵落了单,便一边引着舒蔓茵向前走,一边说着有的没的话。

    不多时,舒蔓茵开口说道:“妹妹要是一直说这些没营养的话,我就不奉陪了。”

    舒芳茵见她脸上渐渐溢出了红晕,手也不经意地扶上了额头,不由假惺惺地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些不舒服?”

    “无碍,只是头晕的厉害。”

    “姐姐还是先休息一下,我听陈家姐姐说这里也备下了休息的厢房,姐姐还是休息一下为妥。”

    “也好”舒蔓茵看上去很是不舒服,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深了,只能在舒芳茵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向厢房走去。一进到房间里,舒蔓茵便晕在了榻上。见此状,舒芳茵上前确认舒蔓茵的确是失去了意志,终于卸下了伪装的面孔。

    “就算你厉害又能怎样呢?还不是中了合欢药,不知道等你醒过来会怎样的精彩呢?姐姐,我现在可是万分的期待呢?”

    而梦中的舒蔓茵更像是映衬了她的话一般,开始无意识的解开自己的衣服,不多时,这身上便松松垮垮地了。

    舒芳茵冷眼看着越发上了药劲的舒蔓茵,慢悠悠地坐在了一边,正等着事先安排好的人过来之后自己才离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