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风熏熏〕〔惹火甜妻:老公大〕〔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都市之我真的无敌〕〔轮回乐园〕〔笑傲仙缘〕〔汽车大时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无敌小刁民〕〔重生完美时代〕〔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头号偶像〕〔名侦探柯南之恶魔〕〔陆先生又上头了〕〔重生之先声夺人〕〔凤展异世〕〔透视仙王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三十八章 资助书生 结草衔环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丁香。”舒蔓茵也被眼前的变故吓到了,对着那恶霸厉声说道:“你出尔反尔。”

    那恶霸浑不在乎颜面:“我到手的小妾就这么被你带走了,你总得还我一个,你这个丫鬟不错,我就勉强收下了,不过如是小娘子你的话就更好了。”

    舒蔓茵此时真的是气急了,刚准备出手将自己准备的药粉拿出来,却听见对面的恶霸几声惨叫,她抬眼看了过去,只见恶霸的双臂此时已经与身子分离了开来,丁香也被救了出来,丁香一脸的惊恐,慌忙跑到了舒蔓茵的身边,颤着身子:“小姐。”

    舒蔓茵将丁香护在了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着实也被眼前血腥的一幕吓得不轻,前面一个玄色衣服的男人突然挡在了她的眼前,遮掉了血腥:“没事了。”那声音清冷,舒蔓茵抬头一瞧,心里震惊了,九王爷墨瑾瑜,他怎么会在这里?

    “天子脚下,岂能容你等猖獗。”他转身对着恶霸。

    “你们是谁?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恶霸也不亏是横行霸道一时的,尽管两条手臂被砍了,疼的是龇牙咧嘴,满头大汗,却还能强撑着问了一句。

    墨瑾瑜不屑与恶霸多言,他手下一人附耳至恶霸耳边,说了句:“我家爷是当今九王爷。”

    那恶霸一听是传说中的九王爷,吓得是面色惨白,冷汗淋漓。“拿着钱赶紧滚,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为非作歹,定叫你好看。”墨瑾瑜怒意勃发,眼前的这个男人当真是罪不可恕,要不是自己还存有几分理性,真想当场抠了他的眼珠子。一想到刚才这个男人还调戏舒蔓茵,满嘴的荤话,墨瑾瑜的怒意更是不受控制的向外溢出。

    恶霸一听此言,连忙带着人灰溜溜地走了,连气都不敢大声出一个,围观的人群见这闹剧到此结束了,便也散开了。

    “你没事吧?”墨瑾瑜回过头来看到几个姑娘一脸的惊恐,有些懊恼自己刚刚下手是不是有些过了,看眼前三个小姑娘脸上都是惊恐万分的表情,待他将目光移到舒蔓茵的脸上,突然心里熨帖了一些,眼前的这个丫头脸上一点惊吓都没有,颜色分毫未变,只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多谢王爷,臣女无碍。”舒蔓茵见墨瑾瑜解决了刚才的变故,还是很感激的,便福了福身子,拜谢了墨瑾瑜。

    “无事就好,以后这种事不要自己强出头,府衙每日来来往往的也有人巡街,以后若是遇见了难事去找他们便是。”墨瑾瑜一想到刚才惊险的一幕,还是有些害怕,若今日他不曾跟过来,那是不是受委屈的就会是舒蔓茵呢?

    舒蔓茵听到墨瑾瑜的这番话有些意外,疑惑的抬了头看向了墨瑾瑜,墨瑾瑜看到舒蔓茵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多说下去会露馅。突然止言的墨瑾瑜的身上又莫名其妙的散发出冷意,这转眼的情绪转换让舒蔓茵更是疑惑,不过一想到眼前这位爷本就是个清冷无比的,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边的事处理好了,本王还有事。”墨瑾瑜见舒蔓茵没有别的话要对自己说,所以也自己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他呆在这里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

    “恭送王爷,今日王爷出手相助,来日定登门道谢。”舒蔓茵带着一行人看着九王爷莫名其妙的出现救了人,又莫名其妙的离开了,也很是不解,不过谁让人家是本朝最有权有势的王爷呢,他老人家什么心思我等凡人怎么猜得到?

    墨瑾瑜见那个笨丫头也没有一点要表示的意思,觉得自己还是憋屈了,自己巴巴得赶了过来,救了她的人,还,还说了不少关心她的话,她就说了一句多谢就完了?真是不开窍的笨丫头。

    场外画面

    舒蔓茵内心:王爷你想让我说什么?

    墨瑾瑜内心:怎么的也得表现出很崇拜,很仰慕,非我不嫁的表情吧,哼,笨丫头。

    这周围的人早就散尽了,刚刚被救的那个姑娘再次拜倒在舒蔓茵的面前:“多谢小姐救了民女与哥哥,大恩大德,民女无以为报,唯有结草衔环以还之。”说罢,又是“咚咚咚”三个响头磕在了地上。

    紫草一见这姑娘如此的实心眼子,连忙上前将人扶了起来,柔声说道:“你莫怕,我家小姐是舒府的大小姐,人也心善,遇上这等不公之事也是举手之劳罢了,只是不知这位妹妹这事的来龙去脉。”紫草刚刚看了自家小姐的表情,知道小姐也是诚心救人的,可是又担心是不是会因此事惹了什么不该惹的麻烦,她心细,就多了问句。

    “民女马芝草,旁边是家兄马诚然,我兄妹二人原是西北人士,祖籍甘州,我兄妹二人父母早亡,原先家里为供兄长念书借了不少银子,全靠民女帮人缝缝补补,浆洗衣服维持家计,等到好不容易还了债钱,又存了少许银子准备随兄长进京赶考,家里却遭了大灾,一场大水全冲没了,这才随着人群一路乞讨进了京。”

    那姑娘哽咽了几声,像是想起了什么十分伤心的事:“可不巧的是兄长在路上又生了重病,眼看着无钱治病就要撒手西去,民女只能四处寻找活计,却不想路上被那恶霸看中了,非说民女欠了他银子要带民女回去做小妾,民女小的时候也学了些拳脚,奈何他们人多势众,又见他们下了死手对付兄长,一时不察落了他人之手,幸得小姐相助,否则我兄妹二人便要枉死在这异乡了。”

    这一番话说下来,惹得紫草与丁香两人是直抹泪儿,这般凄惨的身世当真是老天不开眼了。

    “你先起来吧,你们现在可有去处?”舒蔓茵问道。

    “我兄妹二人暂无去处。”

    “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一百两银子,你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拿了银子去找个大夫给令兄看病,待到他病好还是让他继续读书吧,若是以后你愿意也可以来寻我,若是不愿就拿着银子做些小生意,也免得颠沛流离。”舒蔓茵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了一张银票塞进了马芝草的手里。

    马芝草一脸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舒蔓茵,神色侗然,愣在了原处,回过神来之时却见舒蔓茵已经上了马车,她这才猛地想起道谢,一个重重的磕头:“小姐对我兄妹二人的大恩,民女永生难忘,今生来世做牛为马也甘愿。”

    舒蔓茵的马车渐行渐远,马芝草看着手里的银票,连忙塞进了自己贴身的口袋里,又急忙将兄长扶了起来,直奔医馆而去。

    “小姐,你为何要救那两人?”紫草有些疑惑,本来小姐出府是想去集市上转转的,可是遇上这事又一反常态的管了闲事救了人,救完人之后又转身回了府,倒像是刻意出府救人的。

    “她是个可怜又有功夫的人,自然是要就下来,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呢。”舒蔓茵显然心情有些愉悦。

    “小姐怎么知道那姑娘又功夫呢?奴婢可是没瞧出来,那姑娘在奴婢的眼里可是瘦瘦小小的。”丁香仔细地想了想刚才的马芝草,是真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奇怪的。

    “在你的眼里她是瘦瘦小小的,那为什么恶霸用了四个彪形汉子才能压住她呢?”舒蔓茵看了一眼丁香又继续说道:“打一开始经过的时候,我便发现那姑娘有些不一样,后来发现她右手虎口的地方有厚厚的一层老茧,一般做家务活计只会在手心里留下老茧。”

    “可是要是她一直拿斧头劈柴也会在虎口处留下老茧的吧。”丁香有些明白,但是还是有疑问。

    “的确如此,可是除了虎口的老茧,不同寻常的怪力,她的手腕与脚腕处绑了习武之人的护腕。”舒蔓茵细细地说明了,丁香恍然大悟:“小姐,你可真厉害,奴婢可是一点都没瞧出来呢。”

    “小姐怎会如此看中她?”紫草突然觉得有些危机感,舒蔓茵敏锐听出了一丝酸味来。

    “你们二人的忠心我自然是不怀疑一丝一毫的,可是我们主仆三人没有一个通武功,以后还说不定会出多少事呢,防人之心不可无,有这么一个有些拳脚功夫的丫头在身边,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我也多放心一些。”

    “小姐是嫌我们不会功夫吗?奴婢也可以去学啊,再说还不知道她功夫到底如何呢,要是不行的话以后奴婢还是会担心的。”丁香有些不满意了。

    “这功夫哪里是一天两天就能学的成呢,这功夫总得自小学起,她有底子,以后要是真的能过来,她也有兴趣的话咱们还可以请了师傅叫她,有功夫底子在毕竟比咱们从头开始的要容易一些。”

    丁香与紫草一听小姐没有嫌弃她们,只是想在身边多一份保障啊,这样也好。紫草想到二小姐那边如今闹出的一些事,突然就理解了小姐的意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这边的三人一路说说笑笑倒是开心得很,此时的六皇子可是不开心了,本来他寻了个借口先从九皇叔身边开溜了,一路上逛逛玩玩倒也开心,却不成想竟然又在街上遇上了皇叔,正巧被皇叔逮了现行,说自己不务正业。要是平时的话六皇子还会讨个巧,插科打诨给糊弄过去,可这会的皇叔貌似怒气冲天,这个状态下的皇叔自己可不敢惹。

    皇叔开了口得罚做十篇策论明日交给皇叔,还是关于如何加强皇城安全警戒之类的,这事关自己什么事,这事府衙的事啊。十篇的策论啊,不是要自己的命吗?六皇子一路低眉垂眼地回了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