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臣盛宠〕〔生而为王〕〔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地狱使者萧阳〕〔九州烽火传〕〔我的末世领地〕〔萧阳〕〔秦凡夏梦〕〔电影世界大拯救〕〔生而为王萧阳叶云〕〔我在抬头你在看〕〔凰墟〕〔凤策凰谋〕〔张玄林清菡〕〔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梦幻西游引领商团〕〔从姑获鸟开始〕〔无敌神婿〕〔病娇公子宠妻日常〕〔长公主吐槽日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三十九章 回府见母 周氏晕倒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舒蔓茵带着两个丫头回了府,思来想去自己还是将今日之事去与母亲通告一声,自己身边接连多了丫鬟嬷嬷的,不知道的准会多想,所以舒蔓茵想着提前要去与母亲通好气,便让两个丫头先回了院子,自己单独向着周氏的院子走去。

    刚迈进周氏的院子,母亲周边的丫鬟黄莺拦住了自己:“小姐别急,依奴婢看来大小姐现在还是别进去了。”说罢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屋子里面。

    “怎么?母亲可是有什么事?”见到黄莺这副样子,舒蔓茵顿时有些焦急,边说着边想往里面去。

    “大小姐别急,主母无事,只是......只是心情有些不好罢了?”她抬眼看了看舒蔓茵,顿了下,继续说道:“这两日二小姐那边闹出的事传到了夫人耳朵里,夫人又是担心大小姐您,又是忧心二小姐,已经头疼许久了,这些日子夫人眼见着茶饭都少了量,可偏偏夫人又好强,一个人硬扛着谁也没讲。”

    舒蔓茵一听就明白了,在某些人眼里舒芳茵此举是在给舒府添好名声,可是在爹娘眼里她这行为等同于是将一颗定时**给安在了家里。如今是什么时候,众多皇子争位的风头上,舒芳茵又是捐银捐钱,又是施粥救济的,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就等同于舒家也想在这大流中争一杯羹啊。

    周氏这段时间也是坐立不安的,虽说自家老爷有能耐,凭着自己的努力与圣上的赏识封了个侯爷的位置,可是自古伴君如伴虎,这些日子老爷虽说每日上朝回来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只言片语中周氏也能听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来。

    太子势弱隐隐有被众成年兄弟比下去的势头,但是太子乃是正宫,也得皇帝认可,皇后支撑,所说皇后娘家并无特别出彩的,但是在君王的眼中,外戚不强到更是一个加分项。原先老爷也想表明了身份力挺太子的,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太子办了几件差事的确是有些差强人意,让老爷有些犹豫,又眼见着老皇帝身子又有好转,便迟迟没有表态。

    倒是二皇子尉迟都问这段时日有强盛趋势,二皇子原本在太子手下当差,原先倒也不显山不露水的,可是自从太子最近的差事办岔了之后都是由二皇子收的尾,众人一瞧二皇子这尾收的漂亮,不仅不出错更是胜过了太子几分。如今朝中不少大臣已经或明或暗的投入了二皇子的帐中,以期也能在日后博一个中馈大臣,老爷有几位同僚也与老爷商讨过了,听着意思也想加入。

    至于成了年的五皇子,刚刚订了亲,皇子妃的娘家家世也不错,五皇子虽说没有二皇子那般聪慧,但是胜在他孝顺,老皇帝几次病重,都是由五皇子日夜服侍,衣不解带的。再者说能生在皇家的有哪个会差多少的,所以究竟五皇子能不能走到最后也是不一定的。

    至于六皇子,虽说六皇子看着像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这位皇子整日里也没多少正形,看着对那个位置也没多大的兴趣,天天的就想着游历,但是据说六皇子与当今的九王爷关系密切。而九王爷是什么人?可以这么讲,要是老皇帝底下没有一个特别出彩的皇子,九王爷登基的可能都是有的。何况他不仅文武全才,带兵打仗是拿手好戏,处理政务也是得心应手,单单就说他在整个国家上上下下的民众影响都是一等一的,若是六皇子能得九王爷相助,未尝没有搏一把的机会啊。

    周氏自幼生在官家,虽说现如今娘家已然隐居,不管朝堂之事了,但是从小所闻所见都是这些尔虞我诈,周氏又聪慧,哪里拎不清,后来就嫁给了舒镇远,那更是贴的近了。所以周氏敏锐的嗅到了一丝不对劲,可是当她想要插手的时候却发现二丫头的背后似乎还有个大人物在帮着推动,这下周氏有些使不上劲了。在不知道背后之人是谁的情况下贸然出手,怕是一来会惊动对方,而来也怕水太深,反而连累了舒府,那就最是不应当了。

    舒蔓茵进到院子的时候,就见周氏坐在茶案一边皱着眉,略有些疲倦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母亲。”她站在门口柔柔地唤了声。

    “是蔓儿过来了?”周氏听到舒蔓茵的声音,顿时觉得心里的郁堵好了些,脸上也浮起笑意,招招手让舒蔓茵坐在了自己的身边:“蔓儿今日不是去集市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集市上也没有寻到什么想要的,便提前回来了。母亲怎么了?瞧着很是疲倦。”舒蔓茵起身替周氏柔柔脑袋,下手的力道不轻不重,缓解了一些她的不适。

    “没有什么事,大概是闷在屋子里久了,人呐有些透不过气来。”她没有对舒蔓茵说自己所担心的事,一是觉得这些与朝堂有关的事说了女儿未必会懂,别到时候又添一个跟着瞎操心的,二是觉得不要因为自己的原因更加加剧两姐妹之间的情谊,不管怎么说走出去还都是舒府的姑娘呢,自己内斗到平白让外人看了笑话。

    “母亲啊,您就是担心的太多了,这不管什么事都有一个前因后果,有因才有果,有果才有因,那既然因果已经天成,何必顺其自然呢。”舒蔓茵心里清楚周氏在担心什么,不过此时不好挑明。

    “这因果之道娘也之道,可是眼前的事颇为棘手,若是处理不当,怕是要赔上整个舒家啊。”周氏一想到这里更加犯愁:“且不说你爹辛辛苦苦,生里来死里去才赚到了如今的家世,一旦势倒官职丢了倒不是最为重要的,怕是命也难保,更何况老夫人那么大年纪了,怕是也要跟着颠沛流离,还有你,蔓儿,势必也会受苦,一想到这些,娘亲就愁得睡不着。”

    舒蔓茵抬手给周氏沏了一杯茶,替给了她之后:“母亲,女儿觉得母亲所愁之事虽说有些棘手,但是凡事都得分两面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眼前看着她这举动像是再给舒府拉仇恨,可是上面那位眼里尖着呢,谁是谁非看的是一清二楚。如今的放任不过是想看看到底谁才是真心的,以后未尝不能屹立啊。”舒蔓茵一番话旁敲侧击点了点,突然让周氏明白了些什么,她有些讶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突然觉得有些不认识自己的女儿。

    不过这么多年的母女,她知道自家女儿一向伶俐,舒蔓茵所说的话她记在了脑海里,母女二人扯过别的事暂且不提。

    “母亲,今日女儿上街见到以恶霸欺压一个姑娘,一时忍不住将人买了下来,母亲看着是安排在哪里好呢?”她想到这件事还是要与母亲说一下的,所以起了个头,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讲明。

    听到舒蔓茵将事情讲完之后,周氏也不甚唏嘘:“这姑娘也是个可怜的人,那既然是蔓儿救下的人,就放在蔓儿的身边吧,只是以后这种事可莫要自己出头,你自己也是个姑娘家,万一惹上不该惹的,到平白多了麻烦。”

    “是,母亲。”她估算着父亲也快回来了,便起身告辞。

    周氏也一同起身,送她至院门口,拉着舒蔓茵的手笑着说道:“蔓儿有空就多来我这院子转转,总觉得蔓儿一过来,我这满脑子的烦愁都消了不少呢。”

    舒蔓茵吃吃笑着,正准备告辞,却见周氏扶着额头有些站立不稳,舒蔓茵心里一紧,上前询问:“娘亲可是有哪里不适?”周氏勉强一笑:“无事,许是坐着的时间长了,有些缓不过来罢了,你放心,有什么不舒服的我一定会传大夫过来的。”

    舒蔓茵点点头,但是有十分的不放心,刚想扶着周氏进屋坐下来缓会,却见周氏脸上一个发白,人直直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倒了下来。这一变故让舒蔓茵顿时慌了,她想起自己前世最后一眼看到的母亲是那般的惨状,自己前世未能护得母亲周全,这一世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吗?一想到这个,舒蔓茵慌张着唤着:“黄莺,黄莺。来人呐。”

    她的声音带着焦急,恐慌,还有不安,候在外面的黄莺匆匆赶过来却见周氏晕倒在大小姐的身上,也慌了神,一边指挥人赶紧去请大夫,一边与舒蔓茵一起将周氏扶进了屋子,细心的盖好被子。舒蔓茵因为恐惧没有离开,一直陪在周氏的身边拉着她的手,不敢松开。

    周氏病倒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舒府,不多时冯姨娘带着丫鬟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一看见舒蔓茵双目通红的陪在周氏的身边,她放轻了脚步走上前:“大小姐,大小姐”的唤着,见舒蔓茵有些茫然地转过头来,她不由继续开口道:“大小姐还是去洗把脸吧,大夫已经去请了,许是很快就到,夫人福大命大,必定不会有事,这里有我看着,也免得一会夫人醒了瞧着大小姐心疼。”

    舒蔓茵将她的话听进去了,但是却一味的摇摇头,没说走。冯姨娘见状,也不再多劝。

    很快,老夫人也得了消息,拄着拐杖赶了过来,这院子里顿时更加挤了一些,只是舒芳茵此时还没有回府,根本就不知道周氏晕倒的消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鹿妖逐鹿〕〔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剑来〕〔超神机械师〕〔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第一序列〕〔饲养全人类〕〔伏天氏〕〔峡谷正能量〕〔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