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境〕〔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天才纨绔〕〔蚀骨宠婚:早安,〕〔陆少的闪婚新妻〕〔魔武女帝传〕〔我的海克斯心脏〕〔无限沉沦〕〔农门温香〕〔全网第一〕〔隐婚契约:夜帝的〕〔医仙在上〕〔全球雷击〕〔诸天BOSS群〕〔诸天纪〕〔透视小邪医〕〔太古丹尊〕〔双鹰旗下1〕〔都市灵剑仙〕〔邪王追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四十二章 周氏外出 突遭变故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舒芳茵见舒蔓茵那边迟迟没有动静,心里更是笃定了她不会给自己补空,虽说已经计划好了接下去要利用的事情,可是猛地一见自己的屋里空荡荡的,这火气更是压不住。院子里外也被一股低气压压着。

    她自己呆着气闷,便打算带着红杏出院子走走,这些日子田嬷嬷也一直没在自己的身边,田嬷嬷家中有事,她又一向依赖田嬷嬷,自然是要给她体面,所以便准了田嬷嬷回乡探望,一想到这边连个能帮自己拿主意的人都没有,自己的姨娘又是个不问世事的,一时间倒是没假的了去处,只能往花园子里走,只是这大冬天的,花园子里也没什么花,她走了一路,气嘟嘟地坐在了假山处歇着,也好晒些太阳。

    这个时候,从假山的背面走过来几个丫头,一边走着一边说笑着,这说笑的内容传到舒芳茵的耳朵里的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晴姐姐,你说夫人可真是有福气,大小姐如今眼见着越发的清透了,夫人又怀了一个,老爷的后院又没什么人,对夫人可以说是百依百顺,当真是让人羡慕。”

    “就是,别的人家怕是还要为了后院的几位争风吃醋的,咱们老爷后院可是干净的很,夫人这样的舒坦怕是整个京城都找不出第二个来。”另一个丫头也在一边笑着答道。

    “没错,不过夫人自己也和顺的很,要不平乐郡主怎么就给夫人下了帖子,让夫人去赏花呢,要知道平乐郡主可是一向不大爱邀人的,还不是因为咱们夫人本就讨了郡主的喜欢嘛。”两个丫鬟一路笑着说着话压根就不曾注意到假山后面的舒芳茵,不多时便走远了。

    舒芳茵一听这些话,心里那股子不甘心更盛,在她看来,舒蔓茵母子当真是将所有的福气都揽了去。不仅是舒镇远明媒正娶的夫人,而且后院除了自己那个不争不抢的姨娘之外,当真是可是清净的可以。如今还让平乐郡主喜欢上了,要知道平乐郡主的背后可是当今的皇后娘娘,这样一来,不光光是周氏自己,怕是就连舒蔓茵都会鸡犬升天呢。

    再说舒蔓茵呢,不仅是舒家嫡出的大小姐,受尽了爹的宠爱,就连祖母都是对她宠爱的紧。可是自己呢?不管要什么都得自己争取,现在就连掌家之权都直接进了舒蔓茵的手里。

    这事情就不能细想,越是细想越是气愤的紧,舒芳茵躲在假山的背后,脸色铁青。一旁的红杏看到舒芳茵的表情,便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些什么了。

    “红杏,你说老天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躺着享受一切,而我这么努力地去争去抢,却是拾人牙慧的东西,还是我费了心机才得到的一点儿。”

    “小姐,你也别这么说,再怎么样咱们还有二皇子这条线呢,这里走不通,总有别的路子可走,如今二皇子的院子里可没有别的人,到时候小姐还不是独一人?”红杏跟了舒芳茵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她的野心,总是挑着她爱听的话说。

    想到尉迟都问,舒芳茵的郁气稍散,不过这怨念过深,还是无法平息了自己的内心。突然她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眼神一亮,招了招手让红杏附耳过来,对她说了一些话。

    “小姐,这样好吗?”听完舒芳茵的话,红杏脸上闪过一丝惊吓,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

    “有什么不好,要是能吓出个见红那是最好不过的,就算不能一下子奏效,也能让她担惊受怕一段日子,这思虑不安,怕是也留不住吧。”舒芳茵显然对自己的计策很是满意,这事也不是没有过,她和尉迟都问接触的时候也听说了不少类似的事情,要是还不能学得个一二的话,也真是愚钝到家了。

    “小姐,奴婢担心......”红杏显然还是很害怕,只是这话没有说完,却瞥见了舒芳茵眼里的凌厉,她心中一紧,突然换了个话风:“这万一要是被查出来,会不会坏了小姐的名声啊?”

    舒芳茵见红杏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有些鄙夷:“查不出来的,这事情啊只要给钱,都能给你办的干干净净,事后嘛.......”她用手比划了个手势,红杏顿时明白了,二小姐只是让买凶办事,事后再斩草除根啊,她心里颤了颤,对着这样心狠手辣地舒芳茵有些不舒服。

    红杏躬身退下之后,舒芳茵独自坐在花园子里,不多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嘴角上扬着离开了园子。只是她却不曾注意到身后有个人影子在她离开之后,向着相反的院子里去了。

    前院里,周氏在嬷嬷的搀扶下正准备登车离开,却远远地瞧见了舒蔓茵过来了。周氏顿了顿正准备进马车的身子,转过身去,笑道:“蔓儿怎的出来了,如今着天气寒凉,小心惹了风寒。”

    舒蔓茵抿唇一笑:“娘,女儿难不成是纸做的?风一吹就要倒了?”

    “你呀,自小身子就较弱,仔细着点也是应当的。”周氏一脸的宠溺。

    舒蔓茵心里动容,面上却不显半分,有些许疑惑地问道:“娘这是要去哪里?”

    “是平乐郡主下了帖子,邀娘过去赏花,怎得,蔓儿如今突然的关心起这些事来了。”周氏有些奇怪,要知道自己的女儿虽说与自己向来亲近,可是从来不过问自己的行程的。

    “原来是平乐郡主的帖子啊,那正好,女儿这下可以与母亲一同前往了。”舒蔓茵笑的开心。

    周氏听了这话倒是更加的吃惊了:“怎得?郡主还给蔓儿下了帖子?娘倒是不知道。”

    舒蔓茵笑笑说道:“倒不是郡主给女儿下的帖子,上次郡主邀我下棋,临别之前,女儿曾答应了郡主要替郡主绣一幅百花图,如今正巧完工了,倒是也能赶得上着这景了。就是不知道郡主的园子里如今还有些什么花。”

    “原来如此,只是今日去送,会不会有些不妥?”周氏有些犹豫,倒不是别的,这图是应当得送,只是应不应该今日去送?平时也可以啊,要是今日去的话,难免惹人闲话。

    “娘,女儿许久都不曾与娘一道外出了,今日娘亲就依了女儿吧。”舒蔓茵心里一急,倒是难得的撒起娇来,要知道自从她重活开始,也许久不曾流露出少女的天真浪漫一面,这会周氏见到女儿难得的娇俏模样, 心里先软了几分,想着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便点点头允了。

    舒蔓茵见周氏应允了,心里高兴,这便亲自扶着周氏上了马车,一行人向着郡主府而去。

    周氏怀着身孕,又起的早了些,这会在路上一晃,不由有些犯困,舒蔓茵见状,连忙扶着周氏平躺了下来,还仔细地在后背垫上了软垫。

    不多时见周氏睡着了,她眸中的厉色一闪而过。马车晃悠着接着往前行了一段,她心里紧张,不由轻轻地掀了一角地帘子,看着外面。郡主府离舒府有些距离,这会更是经过一大片林子,要是自己得到的消息不假,如今就是最佳地时机。

    果然不多时,外面便传来了刀剑的声音,周氏睡得浅,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不过却没有多大的惊恐,只是微微有些担心,她在担心舒蔓茵的安全,不由拉住了舒蔓茵的手:“蔓儿,这外面......”

    舒蔓茵安慰似的拉住了周氏的手:“娘,别担心,外面的人不知道,您知道的,爹爹给娘亲和女儿都派了暗卫的,如今问题倒是不大。”

    周氏点点头:“我到不是担心这个,只是这皇城底下,天子脚下,当真还有人如此大胆,更何况,也不清楚这来人是冲着什么来的。”她随舒镇远上过战场,刀剑之事不多畏惧,只是她担心的是来人究竟为了何事而来?

    老爷如今在朝堂上处于中立,两不相帮的态度也是惹了一些人的眼,要是冲着这件事过来,倒是有些棘手,要是皇家的人想做手脚,怕不只是这一两件事。

    不多时,外面一个低沉的声音:“回禀夫人小姐,已经处理好了,只是这些人有些蹊跷。”

    “说。”周氏整了整衣冠,问道。

    “这些人身手不像训练有素,倒是有些像流氓地痞之类的,领头的本是活捉了的,却趁属下不注意,服毒自杀了。”外面的暗卫如实回答,这些蒙面人的身手生涩,不像是正规军队里出来的,唯有领头的那个有些招式,但是也架不住他们这鞋暗卫的身手,不想那人失了手之后却服毒自杀了,没能问出幕后之人。

    周氏让人退下,黛眉紧蹙:“蔓儿,你说这是冲着谁来呢?”

    “母亲不必担心,既然是身手平平,想必不是上面的人。”舒蔓茵清楚的知道周氏在担心什么,只是她不想现在告诉母亲真相,而且她很期待看到舒芳茵的表情。

    要说她怎么得知的,还要从三天前说起。三天前,马芝草突然带着信物过来找自己,见了面之后才知道马家兄妹拿着自己给的银子给马诚然看了病,在外面租了间房子,这会马诚然安安心心的准备着科举,马芝草感念自己的救命之恩,便过来寻了舒蔓茵。

    马芝草发愿要结草衔环以报救命之恩,舒蔓茵见她一片诚恳,便应允了她,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做事,只是马芝草有些身手,便没有明着,只是让她先从洒扫的丫头做起,目的就是为了关注这舒芳茵那边的举动,本是为了以后之事布局的,倒是不曾想到竟然让芝草听到了舒芳茵的计划。

    她自幼练武,耳力优于常人,这才急急将事情告诉了舒蔓茵,而舒镇远因为一来担心周氏有孕,二来京中局势越发的紧张,便悄悄地给两人安排了暗卫,只是这事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这才有了今日的事。这鞋暗卫都是战场上跟随着舒镇远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刀刀致命,下手干净利落,自然是让人放心的。

    只是这会周氏的情绪落在了舒蔓茵眼里,她不想周氏过于忧虑,便压下了自己的情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鹿妖逐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剑来〕〔超神机械师〕〔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饲养全人类〕〔绝对一番〕〔第一序列〕〔伏天氏〕〔峡谷正能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