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婚宠:霸道老〕〔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英雄联盟之傲世为〕〔蜜婚娇妻:老公,〕〔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长生四千年〕〔超级小神医〕〔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网游之最强法王〕〔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地球求生指南〕〔轮回乐园〕〔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南风熏熏〕〔惹火甜妻:老公大〕〔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笑傲仙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四十三章 回府装病 尾巴露出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两人一路上压下了情绪去了郡主府不提,出了宴席之后,周氏仍旧有些心惊,她年轻的时候虽说上过战场,这么些年来也早把生死看的很淡,只是今日之事让她很是放心不下,倒是为了自己的命,而是如今情况特殊。

    眼见着舒蔓茵在自己的身边,肚子里如今还怀了一个,她很是担心两人的安危,舒蔓茵一路上看着周氏心绪不宁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如今周氏这般完好的回了府,怕是舒芳茵仍旧会动暗手,如今自己只能布个局,好让她露出狐狸尾巴。

    “娘,女儿刚刚想到,要是咱们这好端端的回了府,怕是会让幕后之人愤怒,女儿担心这幕后之人还会再下手,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周氏想了想:“不过刚刚我们去参加了郡主的宴会,要是这幕后之人是京里的人士,怕是也得了消息了。”

    舒蔓茵思索片刻:“娘,女儿觉得不会,暗卫们也说了这幕后之人不像是有权势的,怕不是这京里的大家。”这话她说的极为隐晦,她总不能直接说,娘,我认为是有家贼暗算吧,那依着母亲如今的情况,怕是要急火攻心了。

    周氏思忖了半晌舒蔓茵的意思,大致的有些了解了:“你是说,这幕后之人怕是个没什么权势的?只是我舒家平日里也不曾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就遭人惦记上了呢。”

    “娘,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自古树大招风,这遭人惦记的事咱们遇到的也不是一两回了。”舒蔓茵想起前世的那些个经历,深刻地理解这句话的意义。

    “那如今我们要如何做呢?”周氏反问道。

    “娘,不如这般......”舒蔓茵附耳贴在周氏的耳旁,将心里的计划说了,周氏听了之后,有些犹豫:“连你爹和祖母都不能说吗?这又是何故?”

    舒蔓茵缓缓开口:“爹与祖母一向对母亲疼爱,要是真的出了事,爹与祖母一定会焦急万分,可是如果得知母亲未有大碍,怕是会流露一些情绪,要是被幕后之人察觉了,恐会打草惊蛇。”舒蔓茵说道。

    周氏思量了片刻,也点点头,一脸的坚定:“这人怕是在暗处躲了许久了,要是不除掉,确实也是心患。”她想的是以后,要是有个毒蛇般的人一直隐着,万一哪天趁人不备,咬上一口,那就不是个小事了,她就算不担心自己,也得担心担心蔓儿和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这里她便同意了舒蔓茵的意见。

    舒蔓茵见母亲同意了,便沉默住不再开口,不知道当被发现是舒芳茵暗中做的手脚之后,爹与母亲会是怎样的伤心和痛心,毕竟这么些年爹与母亲也是看着舒芳茵长大的,打心底里也是疼着的,虽说事情一件一件的出了,但两人是万万想不到舒芳茵如今心思歹毒到要害了母亲的地步。

    两人回了府,并未像往常一样让人迎至大门口,而是叫了软轿将周氏送进了院子,舒芳茵早早打发了丫鬟盯着前院,见这一反常的现象,顿时有些疑惑,又等了一会,听说周氏那边唤了大夫,而且大夫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这才一溜烟去汇报了舒芳茵。

    舒芳茵听见丫鬟回禀,心中暗喜,但是一想到前几次都是让自己空欢喜一场,这会她也不太相信丫鬟们的回禀,这才收拾了一番去了前院,她要自己亲眼去看个究竟。

    舒芳茵稍稍收拾了一下,便带着红杏去了前院,只是刚到尔雅苑的门口,便被黄莺拦住了:“二小姐,夫人现在身子有些不适,怕是不便打扰。”只是黄莺虽嘴上说着不适,眉宇之间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恐慌,连同着眼睛都是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了一番。舒芳茵见此状,心里有了些底。

    “怎么,如今连个小丫鬟都能爬到我的头上了吗?再怎么说我还是这舒府的二小姐,进去探望自己的母亲有何不可?”说着便径直往里走去,黄莺连忙拦住了舒芳茵的去路:“二小姐......”只是话还没有说完,跟在舒芳茵身边的红杏一把将黄莺推开了。

    “黄莺姐姐,我家小姐虽说比不得舒府的嫡女,但好歹也是这舒府的小姐,主子要做什么事,怕是还轮不上做奴婢的做主吧。再说,我家小姐连日来都是这个时辰来给夫人请安,怎的偏偏今日就见不得了。”黄莺如今念着舒芳茵要进二皇子的后院,而且舒府对二小姐的忽视也越发的厉害起来,她想要过更好的日子,只有跟着二小姐一条道走到黑,所以这段时间胆子也是壮了起来。

    黄莺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掌里面隐隐作痛,但是还是忠心的拦在了两人面前:“二小姐,奴婢虽说是舒府的丫鬟,也知道主仆之别,如今主母身子不适,又有大小姐在跟前侍疾,二小姐此时进去怕是不妥。”

    舒芳茵一听这话,瞬间便怒了,也不再装着样子,抬手甩了黄莺一个巴掌:“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你一个伺候人的下人,也有胆子和我这样说话了,你真是......”

    话没有说完,只听到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道:“妹妹好大的威风,都耍到母亲的院子里来了。”舒芳茵的手一顿,却是不怕,缓缓转了身子过来:“哟,姐姐这是紧赶着要来治妹妹的罪了?”

    “治罪?真要治罪,你犯得可就多了,这错犯得多了,倒成了猫身上的虱子了,一起清算了才最能治本,你说是也不是?”舒蔓茵声音冷冷,面容更是冷上几分,舒芳茵见到这样的她,倒是心里不由一怵。

    “姐姐真是爱说笑,不过是个不懂事的丫头,顶撞了妹妹几句,妹妹念着这丫头是母亲跟前的人,如今又是姐姐在掌着家,要是出现了以下犯上的丫鬟,岂不是让外人瞧了笑话去?”

    “哦?那妹妹真是操心的很呐。”舒蔓茵幽幽地看着舒芳茵。

    “妹妹倒也不是很想操心,可是如今啊,怕是不得不操心了。”舒芳茵意味深长地一笑:“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姐姐心里最清楚不过了,不是吗?不过妹妹倒是要提醒姐姐一句,这舒府虽好,姐姐最后要傍上的也就是这一条路,姐姐可要用点心看好了咯。”言罢,舒芳茵扭着身子转过身去,对着红杏说道:“红杏,咱们走,这前院不欢迎咱们,咱们还不愿意做那个恶人呢。”

    红杏应了声是,便跟在舒芳茵的身后走了,走的时候还故意又撞了一下黄莺。

    舒蔓茵瞧着这两人的样子,不由攥紧了手心,自己对她们客气,她们还真当了福气了,黄莺在一边有些吃痛的样子引起了舒蔓茵的注意:“黄莺,你可有受伤?”

    黄莺听到舒蔓茵这么问她,连忙摇了摇头,还不自然的将手缩进了袖子里:“大小姐,奴婢无碍,只是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二小姐如今怎么越发的乖张了。”

    舒蔓茵看着刚刚舒芳茵离开的地方,回道:“有些人,走着走着便忘了自己的身份了,黄莺,你先下去处理一下吧,你放心,这笔账我会替你讨回来的。”黄莺舒了一口气,便退了下去。

    舒蔓茵见前面再无人,便回了周氏的屋子,却见周氏在屋子里气的发抖。“母亲。”舒蔓茵有些担心周氏的身子,便拉住了她的手。

    “我当真是没有想到,我舒府有哪点的对不起她,尽让她如此的恨上了,不光光是要算计于我,更是连蔓儿你都被惦记上了。冯姨娘那般性子的人,怎得生出的孩子却如此的心肠恶毒。”刚刚舒芳茵在门口的所做所言都在周氏的眼里,她是玩玩不曾想到,自己疼了十几年的孩子尽然处心积虑的要害自己,更是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想放过。

    “母亲何必为了她生气,如今早些知道她的面目,咱们也好做防备,怕就怕她不露出尾巴,如今她在明咱们在暗。就算没有害人之心,这防备之心可是不会少的了。”舒蔓茵像是早就知道周氏的反应,此时倒是显得平静。

    周氏跟前的孙嬷嬷也在安慰着:“夫人,你可仔细了自己的身子,如今是两个人了,可犯不着为了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气坏了,左右大小姐也大了,老身见着大小姐也是能独当一面了,夫人小心防着些就是。”

    周氏还是有些难受,不过也能平静下来了。老夫人那边听说周氏身子不适,也是急急忙忙地过来了,周氏见到老夫人的时候,还是哭的眼睛有些红,老夫人有些紧张:“媳妇这是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适?”

    周氏摇摇头,故作坚强道:“母亲,儿媳无碍,只是如今有了身孕,倒是不知怎的多愁善感了起来。”老夫人一听稍稍放下心来,慈爱道:“你一向都想得多,放心,如今你啊还年轻着呢,不必多虑,刚刚下人们说你身子不适,可有请大夫?可有碍?”

    周氏回道:“老夫人不必担心,媳妇没大事,让母亲操心了。”老夫人摆摆手:“这倒没什么,你无碍就好,着下人们多看顾着点,有身孕自然是辛苦些的。”

    周氏轻轻福了身子,算是应了,老夫人笑道:“行了,也别那么多的礼节了,左右你无事就好,我也好安心回屋歇着。”周氏着孙嬷嬷将老夫人送出了院子,眼见着老夫人回去。但是老夫人是什么人啊?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都过来了,这便刚出院子就叫身边的钱嬷嬷去打听了,得知是舒芳茵去了前院大闹了一场之后,老夫人也是失望了许多:“原以为这段时间她会反省反省,如今真是越发的不像个样子了,果然啊,果然。”

    钱嬷嬷知道老夫人的意思,只是也不多嘴,还是尽心地照顾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