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跟世界首富隐婚之〕〔大道统〕〔文娱神国〕〔末世正能量〕〔制霸全球〕〔从今天开始当首富〕〔狩猎好莱坞〕〔单挑好莱坞〕〔重生之第一名伶〕〔冰糖雪梨不如你〕〔重生嫡女有空间〕〔都市之恶魔君王〕〔美女总裁的透视高〕〔绝望黎明〕〔晴雯的如梦令〕〔我混烘焙圈的〕〔卦妃天下〕〔一号狂兵〕〔重生顾少娇宠小刺〕〔带着美女去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四十七章 灌落胎药 逃出舒府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舒芳茵原本以为这日子挨到二皇子来接她就就算是熬出头了,可没有想到是夜,舒镇远却带人去了院子。

    得知舒镇远来到了自己的院子,舒芳茵还好一阵子得意:“哼,果真这人啊都是势力的,见到我飞黄腾达了,这就扒着上来了。”绿蕊在她的面前恭谨的很,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依旧低头做着自己的事,舒芳茵顿感无趣。

    待到见到舒镇远的时候,舒芳茵还是娇娇弱弱的起了身,施了礼:“见过爹爹。”只是语气里不仅不见了往日的亲昵,就连着恭谨都少了几分意思。

    舒镇远盯着这个二女儿很久,良久未叫起,舒芳茵觉得有些奇怪,抬起了头,见到舒镇远身后跟着的几个粗壮婆子,心里顿时有些不好,但还是堆起了笑:“不知爹爹今日过来是有什么事?女儿如今被困在这院子里也做不了任何事。”

    她本能的觉得又是谁在舒镇远面前吹了风,过来找她麻烦来了,就赶紧推卸了出去。

    “来人,看着她喝下去。”舒镇远没有搭话,只吩咐着身后的仆人将药端了上来。

    那个婆子端着药靠近,舒芳茵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不安加重:“你们想干什么?这是什么药,我不喝,我没生病。”

    “二小姐放心,这碗药下去了,二小姐就干净多了。”那婆子一步步逼近,舒芳茵顿时明白了那里面是什么。

    “我不喝,我不喝,你们大胆,我肚子里的可是二皇子的子嗣,你们擅自陷害龙子,简直是大逆不道。”舒芳茵挣扎着往后夺去,并不断地将桌椅推倒。

    “上去押着她。”舒镇远下了命令,顿时又上来了两三个婆子,几人合力将舒芳茵压住了,舒芳茵一边拼命地挣扎,一边不断地叫骂着。

    “堵上她的嘴。”一旁一个婆子跨步上前,死死的捏住舒芳茵的两腮,迫使她不得不张开嘴,另一个婆子很快将药整碗的都灌了进去。

    “咳咳,咳咳。”舒芳茵见自己将整碗药吞了下去,不由在想办法,希望能将药倒出来,可是费了半天的劲,药还是一滴都没出来。舒镇远挥退了众人,在舒芳茵的面前坐下。

    “爹爹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舒芳茵狠狠地看向舒镇远,在她的心里,舒镇远将他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简直就是毁了她的全部。原本她可以母凭子贵,顺利的进入皇子府,二皇子后院空虚,她是第一个进去的,又是怀了身孕,哪怕以后凭着自己的身份没法皇子妃,但是侧妃的位置还是不会少的,可如今舒镇远一碗药将自己的梦打碎了。

    她的肚子隐隐的疼了起来,但是她说不清是肚子疼还是因为梦碎的心疼更厉害。

    “你糊涂。”许久舒镇远才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怀了二皇子的孩子就能母凭子贵了?”

    见舒芳茵一脸的不相信自己,他又说了下去:“你可知道二皇子马上就要大婚的消息?”

    “什么?”这个消息一出,舒芳茵甚至都忘了自己身上的疼痛,连忙爬向了舒镇远:“爹爹你刚才说了什么?不会的,你骗我,你就是想让我原谅你,所以编出来的谎话是不是?”

    “你当真以为二皇子会娶你?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巩固自己的势力,你说你能给他带去什么?”舒镇远的一番话并没有让舒芳茵冷静多少,她依旧不能冷静地思考。

    “二皇子半个月之后大婚,娶的是宰相之女方柔,你觉得你一个妾室,能被她善待吗?一个先于正室怀孕的妾室,你觉得有哪个主母会包容?我这么做是在救你,如今没了孩子你还能重新选择,我侯府还是能为你选一门婚事的,皇室的水太深,何苦去争那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呢?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舒镇远又深深看了舒芳茵一眼,这才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他那天收到的二皇子写的信,也算是私信了,二皇子说虽说他能将舒芳茵抬进府,可是马上大婚,这个时候出这种事对舒府与二皇子府来说都不是一个明智之举,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让舒镇远想办法打了舒芳茵肚子里的孩子,以免乱生枝节。所以回了府之后,他便想好了主意,一定要将这孩子弄掉。

    舒芳茵呆坐在地上,入夜时分气温极低,她的肚子越发的疼了起来,很快下腹一阵阵的坠涨感,不多时身上的血滩了一地,她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又想到二皇子的所作所为,更是心如死灰。

    绿蕊进来的时候,见到舒芳茵晕倒在血泊之中,惊恐的叫了一声,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连忙去禀告,找大夫回来。等到大夫回来之后,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只是这事还是被压在了沁竹苑里,没有外人得知。

    舒蔓茵从马芝草的那里得知发生的事情,只是却想不到尉迟都问如今要与方柔大婚。前世由于自己与尉迟都问有了牵扯,就没有方柔这件事。想来是因为舒芳茵的身份的确有些配不上正妃之位,所以只能另寻了一个家世相当的。

    只是他会选中方柔倒是个意外之事。原本宰相之女这个身份,也应该是各个皇子拉拢求娶的对象,只是方柔其人,怎么说呢,有点一言难尽。

    原本宰相也是个治家严谨之人,只是他多年无所出,方柔也是老来得子,四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一家子上下都宠着,难免性子骄纵跋扈了些,尤其是这些年宰相的权利也在不断的扩大,这就更加的无法无天了,她记得前一世的方柔可是直到自己死都没有许配到人家。只是这一世,倒是与尉迟都问勾搭上了。

    她想等到第二日去看看周氏,如今这幕后之人也揪出来了,周氏也应该渐渐的“恢复”身体了,所以舒芳茵也经常去与周氏聊聊天。只是去了不多久,绿蕊那个小丫头慌慌张张的进来了,通报说一定要见到周氏才行。

    “这丫头一大早的有什么事?让人进来吧。”周氏此刻与舒镇远,舒蔓茵用早膳,冯姨娘正在一边伺候舒镇远和周氏,给他们布菜。

    绿蕊一进啦,连忙一个大礼,声音颤抖地说道:“奴婢见过老爷夫人,大小姐,冯姨娘。二小姐,二小姐她,不见了。”

    正在舀汤的冯姨娘一听这话手里的汤匙“叮”一声落进了碗里,舒芳茵被打掉孩子的事情她知道,说实话她也是同意的。这么多年的妾室生活,更能让她体会到做大户人家的妾室的不易,所以她也是求了舒镇远,能保住舒芳茵的姓名便是,以后大不了找个靠谱的商户之家,也能当个正房夫人。后来见到舒镇远也只是开了一些落胎的药,并不致命,又请了大夫,她一颗忐忑的心才稍稍下去了些,可是这就是发生了什么呢?尽管她心急如焚,只是她没有资格去问话,舒镇远倒是皱着眉头开口:“什么叫不见了?”

    “昨日二小姐醒过来之后,奴婢想一直伺候着,哪成想二小姐说自己身子疲乏想早点休息,奴婢见二小姐情况稳定下来了,这便也去休息了。可是今早奴婢起来去伺候的时候,二小姐却不见了踪影,奴婢想着二小姐刚刚......恩,肯定还是要养养的,这边找了整个院子,却始终找不到人影,就连同这二小姐平日里的衣服和金银丝软都不见了,奴婢不敢声张,只能又去府里各处找寻了一圈,却一直没有找到人,这才来禀告老爷夫人。”绿蕊年纪小,遇到这样的事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

    只留下饭桌上的四人,面面相觑。好半晌之后,舒镇远才发话:“吩咐下去,秘密找寻二小姐,这事不宜声张。”一人领命而去,冯姨娘此时面如金纸,自己的女儿刚刚小产,这大冷的天她能去哪呢?

    见她面色实在不好,周氏也发话让她先行退下去,只是也答应了冯姨娘会找到二小姐,一旦有了消息也会通知于她。

    “老爷,这后面该怎么做呢?要不然对外就宣称她得了疾病,送去庄子里养病去了?”周氏想到的是后面的麻烦事。

    “哎,也只是这样了,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东西。”舒镇远与周氏也能猜到一些她的去向,只是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更加的愤怒。

    得知舒芳茵逃了出去,舒蔓茵的心里不由嗤笑了,原本是好好一副牌,却硬生生被她打烂了,现在她是彻底的失了舒家的支持,还能赢得了哪里去呢。

    而此时的舒芳茵在哪里呢?她还真舍不得离开京城,她还要去向二皇子讨个公道,又怎么会离开京城呢?只是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就算是想见二皇子也是难上加难,所以她只能找了间客栈暂时住着,这客栈离二皇子的茶楼不远,也能看到茶楼的景象,所以她就一边在这里养身子,一边观察二皇子什么时候过来茶楼,她不甘心,为什么二皇子抽身这么干脆,难不成他不在乎自己凤星转世的身份了吗?还好,还好,自己还有这个身份在,只要二皇子有向上的心,就一定不会彻底的放弃自己,现在不过是转个弯子而已,相信只要自己能进了二皇子,就凭方柔那个鲁莽无脑的性子,自己未必不能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我有一座恐怖屋〕〔绝地求生之超强王〕〔重生修仙之饕餮赘〕〔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转世袁世凯之大总〕〔三国有君子〕〔旺夫小农女〕〔烈冰长歌〕〔强国快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