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完美时代〕〔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头号偶像〕〔名侦探柯南之恶魔〕〔陆先生又上头了〕〔重生之先声夺人〕〔凤展异世〕〔透视仙王在都市〕〔抗战之烽火漫天〕〔恶女轻狂:误撩妖〕〔无敌从灵气复苏开〕〔不许凶我哦〕〔Justin盛夏的时光〕〔向往的生活之娱乐〕〔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黑科技算命大师〕〔校园重生之王牌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五十章 和亲之女 命定之人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舒镇远得了老皇帝的命令不敢怠慢,连忙加派了人手京城内巡逻,但由于此事容易引起恐慌,不宜大肆闹开,只能暗地里进行,一时间京城里的人只觉得这段时间的巡防城防严了许多。只是契丹三皇子十分狡诈,舒镇远搜寻了三日都未曾找到蛛丝马迹,三日后,原定的契丹使臣团便入了京郊,舒镇远更是头疼不已,因为一旦使臣团进了京,再去做这件事就显得名不正言不顺了。

    这一天舒镇远找到了一丝蛛丝马迹,便带着人匆匆赶往京城一处院子,待到舒镇远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院子另有玄机,难怪这么多人手找了这么多天都没有找到人,这院子的后院里有一处花池子,只是这池子里却是一条密道,等到他们找到的时候早就人去楼空了,只留下了那条密道正大光明的开着,想着一张大口正在嘲笑着他们。

    “个老子的,这家伙也实在是太狡诈了。”舒镇远手下一个副将骂道。

    “不光狡诈,还很嚣张。”舒镇远深有体会,他似乎有些能体会这三皇子的用意:你们尽管找,找了这么些天连自己京城里的一个人都找不到,还让他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躲了这么久,简直可笑。舒镇远初次与三皇子正面交锋便被摆了一道。

    “将军,皇上那边......”那副将骂了一阵子突然想到,这个样子将人漏跑了,怕是将军在皇上面前不好交差啊。

    舒镇远显然也是想到这一层了,叹了口气:“现在也只能如实上报了。”

    “他奶奶的,老子又要挨训了。”那副将苦着一张脸,再次骂咧咧上了:“这大冷天的,兄弟们跑了几天白忙活了不成,这临近年底了,又出了这样的事,今年的年终赏银怕是没得着落了。”

    几人对这个契丹三皇子是记上仇了。且不论舒镇远回禀之后被训了不提,颜面扫地,更是让平日就不怎么对付的官员冷嘲热讽了几句,心里的气闷可想而知。

    不多日便是小年夜,往年宫里都要开宫宴,各家官员,嫡女,夫人们可以一同感受皇恩,今年尤其看中,因为契丹的使臣们到了。尽管一开始就被戏弄了一阵子,可是这会来者是客,舒镇远几人还得厚着脸皮接待,但脸色之臭如同这一行人欠了自己几万两银子一般。

    舒蔓茵今年本想托病不去,她想也知道那些平日里就与自己八字不和的小姐们会怎么奚落自己,舒芳茵的事情一定会被拿来大肆宣扬。但是还由不得她不去,契丹三皇子的突然到来,她很是放心不下,若是不能探查到对方突然来访的用意,她很是不放心,更加是周氏如今有孕,万一遇上哪个不长眼的,被冲撞了,或者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她怕是会恨死自己。

    宫宴这天,紫草好好地将舒蔓茵收拾了一番,周氏起得早,便在外屋等着,等到舒蔓茵一出来的时候,就连日日瞧见舒蔓茵的周氏都有一瞬间的愣神。舒蔓茵着一身姜黄高领内衫,宝蓝祥云纹样的宽袖对襟上衣,月白色九尾襦裙,外罩黑色狐裘披风,面容略施粉黛,但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是一副高冷冰洁之神色。

    “不知不觉,蔓儿已经出落的如此标致了。”周氏笑道,突然有些感慨。

    “娘,怎么不进里屋暖暖身子。”舒蔓茵见周氏在外间坐着,显然是坐了有一会了,不由懊恼自己刚刚想事情过于入神,没注意外间的动静。

    “这屋里也不冷。”周氏无所谓的笑笑:“蔓儿可是收拾妥帖了?”

    “恩,娘,咱们出发吧。”

    “好,紫草啊,你们给大小姐带上护手炉,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女儿家身子弱,可受不得凉。”舒镇远因为下了朝堂就留在了宫里,这会只能由周氏与舒蔓茵一同过去,周氏担心舒蔓茵受凉,便多吩咐了几句。

    “是,夫人。”紫草不一会便塞了护手炉进了舒蔓茵的手里,跟着两人一同出去:“大小姐,这次奴婢和丁香都不能前去,大小姐可万事都要小心啊。”紫草很是担心,实在放心不下。

    “紫草妹妹可真是操心的命,放心,你家小姐还有我们照顾呢。”黄莺和之语正在马车上忙活,听到紫草的话不由在一边笑开了,这宫宴就是麻烦,只能一家的夫人才能带两个丫鬟,其余人等都没有资格带丫鬟。

    紫草被黄莺,之语一打趣,也不由点点头。周氏微笑着看着自家女儿身边的丫鬟都是尽心尽责的,也很是欣慰,两人很快上了马车,朝着皇宫而去。

    两人行至宫门快要下马之时,突然被街上一阵马蹄声吆喝声给惊到,两人回头去看,却见一群契丹模样的人驾着马飞驰而来。不多时,那些马转眼便到了宫门口,刚巧就在舒蔓茵出角门的时候,停在了轿门前。舒蔓茵不由抬眼去瞧,却正巧看到契丹三皇子下马,冲着自己的方向笑了一下,舒蔓茵不知怎的,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欢迎契丹皇子以及使臣,我皇已等候多时,还请各位随我一道进入皇宫。”鸿胪寺的官员见契丹使臣已到,便迎了上去。

    可是随后,宫门口又发生了争吵:“我们契丹男儿刀从不离身,你这是什么道理?”原来进入皇宫都要将随身的刀剑等物解配,而契丹人显然不买账,这才出了冲突。

    “草原有草原的规矩,中原有中原的规矩,还请各位入乡随俗。”鸿胪寺卿在一边耐心又好脾气的解释到。

    眼看着手下就要动手了,契丹三皇子不由瞥了舒蔓茵一眼,止住了那名手下:“巴格尔。”

    那名叫巴格尔的大汉看了三皇子一眼,点了点头,这才将身上的佩刀解了下来:“给,胆小的中原人,我们契丹男儿就算没有刀剑,也是草原上的雄鹰。”

    鸿胪寺卿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好歹没再继续冲突下去。

    眼见着契丹三皇子进了宫门,舒蔓茵心里那点危险更加的扩大了。按理来说,这个时候自己与他还没有接触,他是不会认识自己的,可是为什么两次与三皇子的接触,都让她觉得三皇子似乎认识她?难不成他与自己一样,又重活了一世?

    “蔓儿,怎么了?”周氏已经下了马车,看到舒蔓茵愣在原处,不由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哦,无事,母亲。”舒蔓茵缓过神来,连忙跟在了周氏的身后,只是她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里早已翻江倒海了,要是契丹三皇子真的与自己一般,又重活了一世,那这一世还会掀起怎样的风云呢?

    入了宫的众人很快在老皇帝的招呼下入座,观看起了歌舞,待一曲舞罢,契丹的三皇子突然端了一杯酒行至大殿之前:“皇帝陛下,此次本王过来还是有一事要与皇帝陛下商量。”

    老皇帝狭长的眼睛一眯,中气十足的问道:“不知三皇子是有何要事相当?”

    “本皇子年岁已足够,父汗便命先知为本王寻找合适的妻子,可先知却推算到,本王的真命之女,命定之人是在中原,此乃天意不可违,这才贸然过来想要寻找本王的妻子,还望皇帝陛下能以两国交好为前提,替本王找寻到这位妻子。”他一口气说完了,顺便一仰脖子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哦?这倒是有些稀奇,草原的妻子竟然会在中原出现,当真是难得一见。”老皇帝眼中精光一闪,原本单单是同契丹交好倒也不是坏事,只是这三皇子的说辞未免有些牵强。

    “不错,本皇子原本也是不相信的,可是先知是我草原上的神,他说的话必定是可信的。”

    “但我中原也算地貌广大,人口众多,如何才能找到三皇子的命定之人呢?”老皇帝继续追问到。

    “其实倒也不难,先知曾依据天象给了提示,此人就在京城众多贵女之中,更难得可贵的是,此女锁骨下方有一朵凤尾花。”契丹三皇子说完这话,眼神一眯,随后扫了扫众多贵女,而在见到舒蔓茵的时候更是停顿了几秒,这才将眼睛移开。

    别人的心情舒蔓茵不知道,可是周氏和自己的心情,她清楚地能感受到。她出生之时锁骨下方本就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的胎记,原本周氏以为这胎记过段时间便会消除了,可是后来这印记一直没消,还渐渐的长出了图案,看着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凤尾花。

    听到契丹三皇子这么说,周氏在桌下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舒蔓茵的手,还在轻轻颤抖着,三皇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难不成,这三皇子就是冲着舒家来的?

    “哦?草原的先知当真是如此的神奇,这般的印记都能感知到?”老皇帝也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却不知三皇子殿下要如何找出此女呢?我中原民风朴素,可不似草原女子热烈奔放”要知道锁骨下方可是平时都不会露出来的地方,就不知道这位三皇子殿下会有什么法子?

    “皇帝陛下莫急,先听听我草原的诚意再定不迟。”三皇子就知道这老皇帝是条成了精的狐狸,倒是不急于抛出自己的底线,反倒是抛出了诱饵。

    等到他将诱饵说完,众人才突然明白,为何他有这般的自信和嚣张了,但是也同样的被这样的诱饵给震惊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