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婚宠:霸道老〕〔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英雄联盟之傲世为〕〔蜜婚娇妻:老公,〕〔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长生四千年〕〔超级小神医〕〔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网游之最强法王〕〔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地球求生指南〕〔轮回乐园〕〔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南风熏熏〕〔惹火甜妻:老公大〕〔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笑傲仙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五十二章 散布流言 你是我的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九王爷说笑了,玄鸟是我草原的神鸟,岂会儿戏。”三皇子说道,只是这话感觉没什么说服力,因为此时玄鸟正亲昵的站在九王爷的手臂上,不停地用鸟嘴去蹭九王爷的衣服,还不时啄一下。

    “老九来了啊。”老皇帝看到九王爷过来了,倒是更加的直起了身子,九王爷常年的迟到,对他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了。

    “皇兄,今日大殿里倒是热闹。”九王爷将那只鸟从手臂上拎了下来,走到了舒蔓茵的身边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舒蔓茵,声音更是淡淡地说:“本王看这女子也无甚出彩之处,怕是配不上三皇子,我中原的美女也多的很,既然这鸟不作数,还请三皇子另选一人吧。”

    “九王爷,此乃天意,岂能儿戏。”

    “那这鸟还选中本王了,究竟是谁儿戏?”九王爷转过身盯着三皇子,似乎压迫的紧。

    契丹三皇子毫不退让的回盯过去,片刻之后他突然开怀大笑起来:“好,既然九王爷发话了,那一切都好说。”

    墨瑾瑜听到他这么说,气势也是陡然一松,回过身对舒蔓茵说道:“还不退下去?”

    舒蔓茵抬头,冲着九王爷施了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回了座位,这才悄悄地舒了一口气,而周氏已经震惊不已,紧紧拉住了舒蔓茵的手,颤抖的厉害。她刚才是真的怕死了,要是九王爷不出现,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就会被和亲去了契丹?那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女儿以后的生活是好是坏谁都不知道,她就这么一个放在心尖上的宝贝,怎么舍得嫁到那么远的异族。

    舒蔓茵感受到周氏的惊恐,拍了拍她的手,示意自己很好,而舒镇远同样的也是气愤不已。这个三皇子当真不是个善茬,一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如今竟又看上了自己的女儿,现在他笃定三皇子是冲着舒家而来,只是他弄不明白,自己与他从未有过正面的交锋,怎么就被惦记上了?刚刚要不是九王爷过来了,他怕是就要忍不住上去和三皇子打起来了。

    刚刚的事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此时的九王爷,三皇子又开始欣赏起歌舞来。尉迟都问刚才看到三皇子的玄鸟选中舒蔓茵的时候,不知怎么感觉极度的愤怒,要不是顾忌如今自己的身份,他怕是也会上前帮一把,倒是九王叔出现的时机实在过于巧合。不单单如此,现在他也注意到三皇子的目光有意无意的会瞥向舒蔓茵,就凭这个动作,他就不舒服的很,就好像这个三皇子是抢走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一般。

    尉迟都问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虽说他也动过舒蔓茵的心思,只是当时舒蔓茵冰冷冷的态度还是刺痛了他,随后又是舒芳茵对自己投怀送抱,自己就不再过多的关注舒蔓茵了,只是此刻的感觉来的有些突然,他分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就像是自己一直得不到的珍宝被人觊觎了一般,他低头将杯里的烈酒一饮而尽,更是让他从喉咙到心口都烧的疼了起来。

    很快,宫宴就结束了,在临出宫门之前,契丹的三皇子还特意挤到了舒蔓茵的身边,低低地说了一句:“欠我的,该还了。”

    这话舒蔓茵听得清清楚楚,心里更是心惊不已,这句话已经清楚地告诉了自己,三皇子的确如同自己一般重生了,只是无论心里如何的波涛汹涌,面上还是一片的风平浪静:“三皇子的话,臣女听不懂。”再怎么说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一无所知”的闺阁女子,任你三皇子说了什么,我不接招。

    “哼,你会懂得。”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三皇子大步朝前走去,似乎刚才那些话不是从他口中所处一般。

    舒蔓茵的眼神暗了暗,看来这事情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一边的九王爷故意放慢了脚步,想等一等身后的女人,自己今日帮了她,怎么说她也要有所表示表示吧,虽然上次的表示还没等到,但是也不妨碍这次啊,只是那女人就像完全不懂他的意思一样,根本就没有跟上来的意思。

    舒蔓茵其实早早的就看到了九王爷在前面,原本她也想去谢谢九王爷的,毕竟这前前后后九王爷已经帮了自己不少次了,可是一看到九王爷那张冷冰冰面无表情的样子,又觉得好像别惹他的好。

    原以为这事就算这么结束了,可不曾想随后的几天里,京城里渐渐有个传言流传开了:舒家嫡女是契丹三皇子命定的妻子,而且那个三皇子连舒家嫡女身上隐蔽处的记号都一清二楚,若不是以为两人早有私情,那必然是上天的旨意,这和亲之事必然是跑不掉的了。

    这流言原本也就是三两人咬咬耳朵,直到后来大街小巷都传开了,速度之快,要说没人在后面推,舒蔓茵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偏偏在这这时候,契丹三皇子几乎每日都要来舒府报到一次,且不论能不能见到舒蔓茵吧,就单单他这使臣身份在这里,舒镇远也不能单方面挑事的让人吃闭门羹,只是接待下来,舒府的人简直不堪其扰,到最后,舒镇远都不再出面接待了。契丹三皇子就算进不了舒府,也日日在门口徘徊,这等情深意重的模样倒是让闺阁女子们好一阵感慨,纷纷说三皇子是个深情的人。

    舒蔓茵着人去查,却发现这探查的过程是艰难无比,看似无意传出,却是环环相扣。与此同时,她派去的人还发现另有一拨人也在探查,只是这人并非舒府派出去的。所以舒蔓茵这些日子的确很是苦恼,马芝草见自家小姐如此苦恼,很想为小姐分一下忧。

    于是当天晚上马芝草悄悄的潜进使臣馆,想探查个究竟,她想着自己虽然不如草原男子那边孔武有力,但是毕竟身材娇小,又善于隐匿,要是能不动声色给个教训的话也算是为小姐出了一口气了。

    只是她不会想到的是,她刚刚进入了使臣馆,三皇子的人便发现了,刚想有所动作却被三皇子止住了,他摇摇头,示意随她去。因为三皇子在来人的身上嗅到了舒蔓茵常用香料的味道,他的嗅觉向来强于他人,上次玄鸟能准确的找到舒蔓茵也是因为他日日给玄鸟闻与舒蔓茵身上相同的味道,找到了才有奖赏,这样日复一日训练出来的。他自从重生一来,就一直在做着准备,这个女人当初接近了自己,原本他对她是十分警惕的,可是这个女人身上的确有种让人想靠近的魔力,所以最后他还是着了他的道。

    重生以来,他凭着记忆寻找了舒蔓茵常用的香料,就开始训练玄鸟,也算是费尽了心机,只是不曾想到九王爷在最后一刻破坏了自己的计划。想到九王爷其人,他的鹰眸杀机一现,据他所知,这位九王爷可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马芝草见顺利的进入了使臣馆,心里有些放松下来,看来使臣馆也没有现象中的那么森严,她便准备找找三皇子的住处,只是她刚刚靠近,便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逮住了。她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开,那人拿了她近了三皇子的住处。

    “呵呵,看来你们还是忍不住了。”三皇子走近了马芝草,将她的下颚捏了起来,强迫她与自己对视:“本皇子倒是不知道,她的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你这么**人。”

    “呸。”马芝草被轻薄了一下,有些恼怒,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发虚,听这位皇子的话,显然是知道自己是小姐的人。

    “你说的话我听不懂,要杀要剐随便你。”马芝草只恨自己学艺不精,落在了他的手上,但是却一点都不后悔。

    “本皇子不杀你,要是杀了你,她岂不是会恨上本皇子?”三皇子放开马芝草的下颚,一转身又坐进了软榻上:“回去告诉你家小姐,她注定是本皇子的人,逃是逃不掉的,就让她乖乖的在家等着,本皇子必定会去迎娶的,哈哈哈哈。”他显然是胸有成竹的很,挥挥手,就让手下放开了马芝草。

    马芝草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三皇子,感受到周围的人的确是退开了,这才赶快离开了这个地方。三皇子邪魅一笑,低头喝着水。“皇子殿下,这样放她离开是不是有些太便宜她了?”

    “无事,左右是她身边的人,想要得到她的好感,还是不要惹恼了她,她是逃不过本皇子的手心的。”

    “可是这样真的能行吗?”那手下显然有些不放心。

    “中原人最重名节,就算没有任何关系,名节毁了她也只能非我不嫁了。”三皇子无所谓的笑笑。

    马芝草一路逃回了舒府,发现的确没人跟在身后这才放下心来,到家之后她见了舒蔓茵:“小姐,奴婢无能,未能探查到三皇子的情况,还被他抓住了。”

    “你有没有受伤?”舒蔓茵早就知道三皇子其人不会这么简单。

    “奴婢没有受伤,只是三皇子让奴婢给您带了一句话。”马芝草有些难堪的将话与舒蔓茵说了,有些怯怯的不敢看舒蔓茵的眼睛。

    “早就知道他是个狡诈的人,只是你这次实在危险,以后切不可擅自行动。”

    “小姐教训的是。”

    “行了,你也累了,早些去歇着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