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风熏熏〕〔惹火甜妻:老公大〕〔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都市之我真的无敌〕〔轮回乐园〕〔笑傲仙缘〕〔汽车大时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无敌小刁民〕〔重生完美时代〕〔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头号偶像〕〔名侦探柯南之恶魔〕〔陆先生又上头了〕〔重生之先声夺人〕〔凤展异世〕〔透视仙王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第五十三章 九王吃醋 夜探舒府
    .. ,逆天改命:倾国毒妃

    马芝草离开之后,舒蔓茵独自坐在窗边发呆,不多时也是想去休息了,刚准备将窗户关上,突然从窗外闯进来一个人影,舒蔓茵吃了一惊,惊呼声还没有出口,就被来人捂住了嘴。她惊恐万常,挣扎了一阵,却听到身后那人开口:“莫怕,是我。”

    仅这一句瞬间便让舒蔓茵平息了下来,她听出了身后那人是当今九王爷,墨瑾瑜。

    墨瑾瑜见怀中的女人不再挣扎,便松开了手。舒蔓茵一察觉到九王爷放开了自己,立马从他的怀里站直了身子,有些戒备地盯着他。而墨瑾瑜只觉得怀里的一团温香软玉刹那离开了,还有些回味那感觉。

    “不知九王爷怎么突然深夜来访,这时间选的还真的不凑巧。”舒蔓茵有些恼怒,大半夜的一个王爷偷进自己的闺房算是个怎么回事?还嫌自己这段时间不够乱,流言不够多吗?

    墨瑾瑜顿时有些沉默了,竟没有第一时间出声回答她。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到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虽然清楚地知道这是契丹三皇子使出的诡计,还是觉得心里酸酸的,在王府里他一刻也坐不住,直奔这里来了。到了这里才发现,她这里的守卫比之前多了许多,甚至多了几个暗卫在保护着,他虽武功高强不惧于此,但为了她的名声着想,还是躲得有些狼狈,这才一时情急,入了窗户。

    “你不觉得你欠本王什么东西吗?”墨瑾瑜想了想还是说道,他可是介意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关注起这个丫头,从一开始多关注一点她的事,直到后来听到有关于她的事总是有些不能自制,但是这丫头就像不开窍一般,总是不了解他的心,明明就是个聪慧异常的丫头,怎么对感情之事这么迟钝呢。

    场外话:九王爷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不是你的大太监小六子日日在你耳边念叨,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呢。

    墨瑾瑜:本王自幼聪慧异常,怎会不了解。

    小六子:要不是六哥我日日在王爷跟前念些你情我长的话本子,王爷哪能这么快就开窍啊。

    墨瑾瑜:。。。。。。

    小六子:姨母笑

    “王爷说的话,臣女不懂。”舒蔓茵顿了顿,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似的,这是让自己来感谢他了啊,瞬间有些纠结的说了下去:“臣女多谢九王爷今日在大殿上的解围,九王爷爱民如此,臣女感激不尽。”

    墨瑾瑜心里简直要骂人了:狗屁的爱民,我爱的民只你一人,其余人那能叫爱吗?叫恩泽众民。

    心里的不爽顿时化作了行动,墨瑾瑜向着舒蔓茵又逼近了一步:“舒大小姐如此贵人多忘事,倒是比本王记性都来的差了。”

    舒蔓茵被墨瑾瑜这么一压迫,不由想往后退一步,可无奈身后就是冷冰冰的案桌,她退无可退。本着自己不欠什么的理直气壮,又直直地抬眼看向了墨瑾瑜,可惜墨瑾瑜的脸一半都隐藏在夜色之中,瞧不真切:“王爷的话越发让臣女糊涂,王爷身份尊贵,定不会学那些登徒子一般的。”

    “上次街市上你说要亲自登门拜谢的呢。”墨瑾瑜不理会她的话,继续说下去。

    舒蔓茵被这么一提醒,顿时想了起来,自己确实是这么说过的啊,只是当时那种情况下,自己也只是随口一说,谁能想到堂堂九王爷,呼风唤雨的九王爷,竟然还真的为了这随口的一句登门来讨要了。

    “臣女......”她突然觉得有些脸热,自己的确是说过又没有做到:“那明日臣女亲自登门去拜谢。”

    “不必了,这日子拖得有些久了,本王有些生气,不如你用别的来补偿一下。”九王爷的话有那么一瞬间让舒蔓茵觉得不正经,但是他的语气低沉,说的又极为的一本正经,倒是很难让舒蔓茵觉得九王爷在耍流氓。

    “不知九王爷想要什么,舒府虽比不上王府那般底蕴厚重,但是礼还是备得起的。”舒蔓茵到了这会也说不上是羞还是怒了,语气稍稍带上了些赌气。

    九王爷见她如此,倒是低低地笑了一声,顺手便将她身上还未解下的荷包给拆了去,舒蔓茵连忙伸手去拦,却听见:“这个荷包绣的不错,那就拿它来抵了吧,舒大小姐是个信守诺言的人,想必不会失信于本王的是吗?”

    “王爷,要不还是换一个吧。”舒蔓茵有意将荷包换回来,这成年男子将自己的荷包取了去是个何意啊,这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成了私相授受?成何体统啊。

    “本王觉得这个就足够诚意了。”墨瑾瑜显然心情好了很多,更是不顾舒蔓茵的阻拦,将荷包挂在了自己的腰间,这一下,舒蔓茵顿时觉得自己的脸颊快要烧起来了。

    “九王爷这是何意,故意戏弄臣女吗?”舒蔓茵见自己抢不得,要不回,急的快要流眼泪了。也顾不得眼前的人是高高在上的九王爷,气恼的声音任谁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臣女并不是那轻薄之人,若是哪里得罪了九王爷,还请九王爷明示。”在她的眼里,墨瑾瑜就是无良戏耍自己的坏坯子,哪里算得上正人君子。

    “本王欢喜你。”九王见她真的有些生气,月光下见她眼睛里泛出了亮晶晶的珠子,他顿时有些手忙脚乱,心口一紧,也顾不得什么脸面,直接将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这一脱口,使得两人都愣在了原处,舒蔓茵心里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九王爷心里却是欣喜的快要溢出来了。

    这诡异的气氛仅仅维持了一小段时间,九王爷终于觉得自己的厚脸皮也撑不下去了,而且自己剖白了内心却还没有那个丫头的一丝回应,连忙清了清嗓子,转移了话题:“流言的事,你自不必担心,本王会处理好。”

    舒蔓茵被这么一说,才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回道:“多谢九王爷。”

    “你早些歇着,本王也回了。”说罢也不待舒蔓茵有所回应,九王爷又一转身从窗口纵身飞了出去。

    舒蔓茵被今天晚上的事搞得有些发蒙,刚刚九王爷说了什么?他说他欢喜自己?她呆愣愣地坐在床沿,有些陷入了回忆。九王爷做了些什么?好像每一次自己遇难遇险的时候,他都会出现。从什么时候开始?很早。

    几乎是用上全部内力回到王府的九王爷,心情更是激动澎湃。

    “王爷......”小六子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便看到自家王爷进了书房,他疑惑的挠挠头,王爷这是怎么了?

    墨瑾瑜将小六子关在书房外面,脸上依旧是万年不化的冰山模样,可若是有人细心的话,一定会看到墨瑾瑜的耳朵尖火红一片。他坐在那里,心里想着小六子这个顽猴也不是完全没用,至少他平日里念得那些话本子,他还是学到了一招半式,这不今天就表白了吗?以后倒是可以对小六子念话本子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此以后,小六子惊奇的发现,自己有意无意在王爷面前念话本子的举动再也没有挨过打,有的时候他还发现,王爷在自己念的精彩的时候,手里的书半天也未见翻动一页,当然这是后话不提。

    咱们的九王爷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心,只是追妻之路何以漫长,尤其还是个受过伤在九王爷面前感情迟钝的舒蔓茵面前,仅凭话本子里的招数显然段数太低,九王爷,你继续加油吧。

    而大总管小六子更是惊奇的发现自家王爷莫名多了一个荷包,这荷包上绣着一朵含苞绽放的兰花他敢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物什儿,而且自从这荷包出现之日起,九王爷就爱惜的紧,不单单是从不离身,就连自己想要帮九王爷从腰带上解下来的时候还被九王爷用扇子打了手背。由于九王爷日日这么高调的宣扬,很快众人便知道了九王爷喜好兰花,一时间九王爷府收到了无数珍贵兰花。哼,这帮无知的人。

    不过短短一夜的功夫,舒蔓茵也能惊奇的发现,市井上的流言消失了,紫草和丁香还为此担心了一阵子,还以为后续还会有什么更大的幺蛾子出现呢。只是舒蔓茵却清楚地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九王爷是用了什么手段,硬是用了短短一个晚上的功夫便彻底的平息了这场流言,她再一次失神了。只是对于九王爷的感情,她不敢轻易地再去尝试,都说皇家无情,尉迟都问如此,谁能断定墨瑾瑜不会是下一个尉迟都问呢?前一世伤的太厉害,这一世轻易不敢动情,她感激,但不代表要将自己以及整个舒家都搭进去。

    再加上自第二日年三十开始,就有外人开始传言,九王爷喜爱兰花,难得一见的将一个兰花荷包佩戴腰间,她更是如坐针毡。别人不知道,这京城里的贵女们多是知道自己的绣法的,因为原本是自己佩戴的,所以用的绣法也是舒蔓茵独创的,与她之前轰动一时的万佛绣用的是同一针法,要是被人认了出来,这还了得?因此她思来想去,终于是坐不住了,也顾不得是年三十夜了,还是决定去找九王爷谈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豪门宠妻:刁蛮大〕〔峡谷正能量〕〔这号有毒〕〔出道就是巅峰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