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宠上瘾〕〔逍遥小神农〕〔全职武神〕〔大唐司刑丞〕〔都市全能系统〕〔奇迹的召唤师〕〔养狐为妃〕〔天下珍藏〕〔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黑夜进化〕〔还看今朝〕〔女总裁的近身特工〕〔狂傲女帝:美男请〕〔大学锦时〕〔NBA之第一后卫〕〔侯门医妃有点毒〕〔不知嫡姐是夫郎〕〔九仙帝皇诀〕〔抗战之血肉丛林〕〔王业不偏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狂兵 第436章 怒火中烧(两章合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们查错了账户,你们自己搞错了吧?好么样的,公司怎么可能就没钱呢?你们自己好好查查!“王猛说道。

    众人鼻子都歪了。

    正这时,海东公司老板和电力公司老板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起来,二人赶紧接听电话。

    他们的财务汇报说,钱,又莫名其妙地回来了。

    此时,两位老板屁也不敢放一个,不敢怠慢,赶紧还钱,还兑现了捐款承诺。

    其他老板暗自庆幸,幸亏有两个傻鸟出头,否则他们都亏大了!

    众人还完欠款,还千恩万谢呢。

    王猛挽留他们共进午餐,每一个敢留下的,逃也似的告辞。都怕被坑!

    很明显,这个年轻书记今天就是挖了一个大坑,坑里有黄莲,还有哑巴药,让你有苦说不出!

    电力公司和海东公司老板,是扶着墙走的,这一来二去,变化之快,让他们的身心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此时,他们腿都吓软了。

    王猛满面春风,,眉开眼笑地送走这些欠账大户。

    “给军建项目经理打电话,让他赶紧买设备。”王猛对一脸佩服和震惊地看着他的沈海洋说道。

    “是!”沈海洋兴奋地拿出手机,给军建项目经理打去电话。

    军建项目经理还不信呢?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全部死账都要回来了?

    项目经理给总部打电话证实了之后,可是惊骇坏了。居然是真的。

    王猛的实力,让这位项目经理大惊失色。

    既然答应了王猛,他也不能食言,军人岂能食言?

    于是项目经理向总部什么情况,死账都要回来了,连利息都给力,单单是这利息就够买套大设备了,总部高兴还不急呢,二话不说,买!

    总部还给予了项目经理厚重的奖励!

    为了李成,王猛不辞辛苦,以县经济发展办公室的名义下乡考察调研。

    今天,王猛调研的是勤民乡。

    勤民乡派出所所长就是王猛给拿下的,他对这里不陌生。

    虽然都是乡级干部,但王猛现在的身份是县经济办主任,代表县里。勤民乡乡长李平亲自热情接待,就连出去办事的乡委书记郭巨鹏也急匆匆赶了回来。

    王猛在青龙县的名声太大了,老百姓都我忍不住无人不晓,他们这些干部岂能不知道王猛是何方神圣?

    王猛在县公安局工作时,就已经扬名了。他在老河乡上任后,就一举拿下了黑压压的一大片的干部,跟割麦子似的,震惊官场。自古以来,敢这么做的,王猛也是第一人!

    现在的王猛,在青龙县绝对横趟,他要是说一句话,估计比李成都好使。

    王猛是个有原则的人,他也不想影响人家工作。了解一下必要情况之后,拒绝了乡长李平和乡委书记郭巨鹏的陪同调研的好意,带着沈海洋和凌霄就下村屯调研去了。

    本来郭巨鹏想让被调研村屯做好安排,不要慢待王猛的,只是,王猛也没说去哪个村调研,郭巨鹏干脆挨个村屯通知,好生招待王猛。

    时至中午,王猛来到了勤民乡民主村。

    年近五十,个子不高的村长刘强又接到了乡里通知,不敢慢待,剑斗中午了,就让婆姨炒菜,留王猛在家吃饭。

    王猛也不客气,但王猛自备有吃食,猪头肉,烧鸡,酱牛肉,矿泉水,面包。刘强妻子炒了四个素菜,配合王猛的肉食,倒很丰盛。

    王猛来了,刘强自然要通知村支书尤忠河。

    刘强打电话给尤忠河,并说自己已经准备饭菜了。

    尤忠河说一会就到。

    都刘强的媳妇把饭菜都准备好了,村支书尤忠河也没到。

    刘强又催了几遍,尤忠河称有点急事要办,让他们先吃。

    刘强不知道尤忠河怎么这么墨迹,有些不解。王猛这尊大神来了,尤忠河都敢怠慢?什么意思?

    王猛不以为意,招呼刘强以及凌霄、沈海洋等几人上桌吃饭。

    刘强媳妇很懂规矩,并没有上桌,但被王猛硬拉上桌,说没那么多规矩。

    王猛没有喝酒,只喝矿泉水,刘强想喝酒也不敢喝。

    在刘强家吃饭,王猛也是想了解一下村里的情况。

    虽然村子里有个村支书尤忠河,但据王猛所知,这个尤忠河名声并不好,好吃懒做,阿谀奉承,眼里只有领导没有百姓。但村长刘强是个不错的干部,王猛当然要向刘强了解情况了。

    又过了二十几分钟,五十多岁的村支书尤忠河来了。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后居然跟着县长李成和县纪检委书记武晓鹏。

    王猛一愣,但瞬间,他就明白了。

    李成进来时,脸色阴沉,像是谁欠他钱似的。

    “李县长来了。”王猛站了起来笑着打招呼。

    “王猛同志?我知道你工作很辛苦,但工作时间怎么能喝酒呢?还大吃大喝?这是违反纪律的!农村条件艰苦,你做为干部,这么做可是违纪的。”李成拉拉着老脸,严肃地看着王猛说道。

    可把村长刘强吓坏了,脸都白了,李县长这是和王乡长不对付啊?不对啊?谁不知道李县长和王乡长都是市委杨书记的人?

    刘强有些懵!

    凌霄和沈海洋也早就放下筷子,闪到了一边。

    王猛笑着指着桌上玻璃杯子说道:“这是杯子里装的是矿泉水,不是酒!我工作时间不喝酒。“

    李成一愣。

    王猛又指指那几个肉菜,说道”所有肉食都是我自备的,我自己掏的腰包,没花公家一分钱。现在,我车里还有一些食物,不信可以你可以查查。我是看刘村长兢兢业业的工作,两口子生活也太苦了,就想着接着下乡调研的机会想给他们改善一下伙食,要是直接送,他们又不会接受,所以就让他们炒了四个素材,黄瓜鸡蛋,土豆丝,蒸茄子,扁豆角。这四个菜都是自家院子里的,算不上是值钱东西。我拿肉菜换,他们不亏,就连这矿泉水都是我自备的。车里的食物我是准备送给村里五保护的,他们更苦!李县长?你这违纪之说从何谈起?“

    王猛笑呵呵地看向李成,说话毫不客气。

    此时王猛心里已然怒急,李成这是故意的,是来抓他现行,是想收拾他的,想让他明白他王猛再厉害,也得有主仆之分!那个村支书尤忠河就是给李成通风报信的狗腿子!

    自己为李成办事,李成居然要害自己?王猛怎么就想不明白呢?这李成脑袋被驴踢了?还是下雨天没带伞,脑袋进水了?

    既然李成要撕破脸,王猛可也不是惯孩子家长!

    李成的变化,让王猛有些惊讶!

    此时,李成很尴尬,他狠狠瞪了尤忠河一眼,忽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开个玩笑,王猛啊?你是不是当真啦?我这是下来办点事,正巧路过。你们吃,我还得办事去!”

    “呵呵,我也是开玩笑的!李县长?不吃完再走?放心,绝对不违反纪律!”王猛笑道。

    “我吃过了,走了!”李成哪还有脸留下吃饭?他知道自己想敲打王猛的企图暴露了。

    李成狼狈地走了,只留下狗腿子村支书尤忠河,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相当尴尬。

    刘强老实巴交,但他不傻,他也看明白了。尤忠河是李县长的嫡系了,这老东西不单单是要配合李成整王猛,他这也是要整自己啊!

    “老尤?没吃饭吧?一起吃点?”刘强勉强挤出笑招呼尤忠河。

    “哈哈!行!”尤忠河老脸上露出笑容,眼珠子盯着桌上的肉食,直咽口水,即使他是村支书,村子穷,他的油水也会少,一个月也吃不上两顿肉,更别说王猛带来的这些熏酱伙食啦。

    “尤之书?你只能吃素菜,这些肉食你不能动,因为这涉及到廉政问题。而且,这些是我给刘强家孩子留的,我都没舍得吃几口。”王猛忽然开口。

    尤忠河老脸通红,尴尬非常,他哪还不知道已经得罪了王猛。

    刘强生气,也没打圆场。

    “行了!该了解的,我也了解了,我也吃饱了。我走了!”王猛说着,转身就走。

    凌霄和沈海洋也赶紧跟上。

    刘强和尤忠河恭恭敬敬,送出大门。

    “刘强啊?把车上的东西给五保户送去,记住,平均分配。还有,谁要是敢去五保户家蹭饭,你该诉我,即使他是县长,我也照样拿下他!”王猛亲自把后备箱里的几箱肉食办了下来,嘱咐刘强。

    “是!王乡长放心,我亲自监督!”刘强腰杆一挺,大声应道。他听明白了,王猛是在警告尤忠河。

    刘强可不认为王猛是在吹牛,王猛也不是没拿下过县长,连原县长邵治都被吓跑了,可见王猛的能量有多大。

    尤忠河脸都吓白了。

    王猛几人登车离去。

    “什么东西?你连休息没时间,连回家看孩子都顾不上,你在实心实意的帮他,他居然会针对你?草他嘛的!这就是个十足的小人!老大?回去吧?咱不给小人当牛做马啦!憋气!能气死!”凌霄早就看明白了,一边开车,一边气呼呼地大骂。

    沈海洋稳重,没说话,不过也是一脸的义愤填膺。

    “去小油村!”王猛脸色虽然难看,心中怒火中烧,但他并没有因此而罢工。王猛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他答应了杨松林,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王猛都绝不会食言。

    不过,王猛是真的十分生气。

    凌霄狠踩油门,看来也是气得不行.....

    王猛就知道帮助李成这个小心眼的人最终会费力不讨好的,但他没想到,李成居然会如此的小心眼,这么快就表现出来了!

    王猛长呼出一口郁气,他认了,一切都看在杨松林的面子上,这些年杨松林没少帮他,他也该知恩图报了。

    ......

    军建没有食言,不久,大型开山设备就运进来了。

    有了大型开采设备,开山的速度显而易见的加快了。

    王猛估计,工程预计会提前完工。这正是王猛所需要的!

    王猛不辞辛劳,废寝忘食,几乎马不停地忙碌,纪要处理正在发展起步阶段的老河乡事宜,又要为了狼心狗肺的李成去全县调研。

    王猛累坏了,要不是他身体棒,有功夫,估计早就累趴下了,即使如此,他也憔悴多了。

    跟着王猛四处跑的凌霄和沈海洋也都瘦了好几斤了。

    王猛的调研速度是快速地,这得力于他渊博的经济知识和超凡的思维和独到的洞察力。再者,毕竟他不是第一次全县调研。他在县公安局工作时,就和李成下来过,后来又为了全县改造规划初本定稿下来调研过。

    但那时候,王猛调研的重点是不同的。他也是给李成留了面子的,所以,他并未一次性的把调研都完成了,而是留下了一些调研课题给李成,李成只需很小的努力,结合王猛的已经交给他的规划初稿,就能完善整个青龙县改造规划。

    只是,李成.......

    当王猛调研结束,又加班加点的完成了规划书后,几马不停蹄地把青龙县五年发展规划书交给了李成。

    李成只看一眼开篇就蹙起了眉头:“五年?不能提前吗?老河乡不是三年吗?”

    王猛当时差点就气炸肺,起草你祖宗的,你真是个大棒槌!

    “老河乡只是一个乡,青龙县是一个多乡镇组成的县,要是按你的说法,完全可以一个乡镇三年,青龙县多少乡镇?那加起来可就不是五年了!”王猛毫不客气地说道。

    他已经有些忍耐不住怒火了。

    王猛心说,,来个巴子的,老子苦点累点到无所谓,可是老子在帮你个小人,你却阴阳怪气夹枪带棒的不领情,老子该你的?草泥马的!

    李成见王猛脸色难看,语气不善,也吓了一跳,知道自己话重了。其实,李成也是因为对王猛有了成见,所以,打心底就像敲打王猛,自然而然也就表现了处理。

    面对生气的王猛,李成也不敢再说什么。

    “行啦!你回去吧!我审审,不行的话!我自己再改改。王猛啊?你记住,你的工作重点在老河乡,老河乡绝对不能出差错!”李成说道。

    王猛一口水没喝到,一句道谢的话没听着,还被暗指不务正业。

    王猛眼睛有些泛红了。

    王猛强自压下怒火,站起来转身就走,一句话也没留下。

    李成望着王猛王猛的背影,叹气道:“不是我李成不领情,也不是我不能容人,是你太锋芒毕露了。不把你挪开,有你的光辉遮挡,怎么能显出我来?我怎么进步?“”

    王猛出了县政府上车之后,黑着脸,掏出电话就给杨松林打了过去。

    “姓杨的,老子只帮你这一次,下不为例!“电话接通,王猛对着电话吼了一嗓子,就挂了。

    杨松林被王猛的大吼吓了一跳,王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搞得他莫名其妙。杨松林纳闷,这熊孩子咋了,谁又惹他了?

    杨松林想了想,他估计除了李成,没谁能惹毛这小子。

    杨松林拿起电话,要给李成打过去,可是想了想,又放下了。他也品出来了,李成这人疑心太重,还有些小肚鸡肠,嫉妒心太强,还太自负,总怕别人比他强!他要是子安在打电话询问李成,李成准保会以为王猛告了他黑状了,那就会加重王猛和李成之间的矛盾。

    杨松林也多少想明白了王猛和李成之间的矛盾点在哪。

    杨松林使劲搓搓脸,唉声叹气。李成怎么变成这样了?他在自己身边时,挺不错啊?自己怎么就没发现他是这样的人呢?这小子掩藏的也太好了吧!

    杨松林很担心,王猛要是和李成杠起来,李成死定了。

    王猛走后,李成迫不及待地一口气看完了王猛的五年规划。

    虽然他对王猛有成见,但也不得不心服王猛确实有能力。

    李成对这个规划,大赞不已。

    不过,李成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杨书记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王猛,王猛又完成得这么好,拿自己在杨书记眼里可就更不值钱了。

    这么好的报告要是交上去,市里估计会同意实施。那岂不是又是王猛的功劳?

    李成在屋子里阴沉着脸,蹙着双眉赚了好几圈,突然眼珠一转,露出狡诈的微笑。

    李成叫来秘书小王,让他把这本规划书印复印一份出来。

    等小王把印好的复印件装订好交给李成之后。

    李成坐在办公室里开始在复印件的规划书上圈圈点点,进行了局部修改,他将王猛原本实事求是的规划改得面目全非,既夸大了事实,又把本应小钱办大事,变成了大钱办小事。

    李成也真是有耐性,整整篡改了三天。

    李成叫来小王,让他把自己改动的规划书从新打字,装订成册。

    小王照办。

    小王忙了一天一宿,才忙完。

    第二天,李成喜滋滋地带着两本截然不同的规划书来到了北海市委。

    “杨书记?青龙县的规划书完成了,您先过过目?”李成恭恭敬敬地征询杨松林意见。

    “哦?这么快?”杨松林一愣,随即问道:“王猛审了吗?”

    “这就是王猛完成的!不是您交代的吗?”李成表情平静地说道,心里想笑,杨书记啊杨书记,你还瞧不起我,一会你要是看到这本规划书,估计你得对王猛大失所望。

    “王市长审了吗?”杨松林问道。

    “还没有!”李成说道。

    “你应该先给王迪市长看的?上次,我没提醒你吗?”杨松林蹙眉问道。

    “老领导?我这不是想让您给我把把关吗?万一不行,不丢人吗?”李成说道。

    “王猛的规划出来的东西会丢人?那我就先看看!”杨松林也不墨迹,他和王迪是一个线上的,他先看,也没毛病。

    李成赶紧把他改动过的计划书递给杨松林:“书记,这是王猛同志针对青龙县改造拟定的五年计划书。”

    “五年就能完成?”杨松林来了兴趣,他觉得五年就能改变青龙县,可是够快的。要知道青龙县现状何止一两个五年?

    只是,杨松林只看了几页,他的眉头就蹙了起来:“李成?你没拿错吧?你确定这就是王猛定稿的规划书?”

    “千真万确。”李成肯定道,但心里咯噔一下子,杨书记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

    “王猛就这水平?怎么会搞出这么一本天方夜谭毫无现实意义的奇书?什么玩意,不知所云!”杨松林皱着眉头,把规划书扔在茶几上。

    杨松林是个老狐狸。王猛的能耐他是知道的,王猛就是闭着眼睛编,也绝对搞不出这样的烂规划。那原因也就只有一个啦。

    此时,李成眼中带笑,心花怒放,急忙说道:“我也看了这本规划,也觉得夸夸其谈,超脱现实。王猛同志对于帮助县里规划好像很不满意啊!也可能是造成没有细致规划的原因。不过,这我也理解,本来他工作也够忙的。原本我也不想麻烦他,也怕他搞不好。所以,王猛在调研的时候,我也带队下去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研,也草拟了一份规划书,请书记过目。”

    李成说着把王猛的原始规划书递给杨松林。

    “哦?”杨书记看了李成一眼,心里忽悠一下子。李成居然当自己的面弹劾王猛?

    这可是官场大忌。因为,现在,王猛也等于是他杨松林的人。李成也是。自己人互掐?这可是大忌!

    而且,李成居然搞出两本规划书?难道?

    杨松林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是真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

    杨松林面无表情的接过计划书,看着看着,杨松林的脸色沉了下来,越来越黑。

    察言观色的李成,此时心头一跳,难道王猛的原始规划也不行?

    只是看了一部分,杨松林突然合上计划书,他闭着眼睛,揉了半天太阳穴,才缓缓说道:“这个规划还不错,比那本强了太多。好了!我一会还有个重要会议要开,我回头再仔细看看。你回去吧!”

    杨松林说着站了起来。

    “那我就不打扰了!”李成喜滋滋地告辞离开。

    李成走后,杨松林脸色更加难看,青筋都暴露出来了,他想砸东西......

    作者就为活着说:明天继续!跪求各种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