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哈利波特之最强大〕〔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掌心雷〕〔桃运神医〕〔诡秘18月〕〔都市全能至尊〕〔医女酥手遮天〕〔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幻神〕〔千金索吻:卖身总〕〔婚姻的荆棘〕〔重回80当大佬〕〔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极品兵王〕〔网游之星剑传奇〕〔绝世符神〕〔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宠爱成瘾:萌妻不〕〔妃常调教之世子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狂兵 第483章 你要杀我?(两章合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左勇看着换了面孔的王猛,心说,这个王正义初来乍到,虽然表现得高傲无比,又没什么素质。但是,这个家伙走马灯式的巡查,往往在训斥干部时所说的问题,绝对不是子虚乌有,还恰如其分。这说明,这个王正义是有两把刷子的,不是个棒槌。而且,省里已经透过话来,说王正义可能很有背景,让他们不要掉以轻心。这说明省里也对这根本王正义有些忌惮。

    省里都忌惮,他们哪能不害怕?

    “王厅长说的是,我们一定谨记于心,回头就召开全体司法行政干警会议,组织学习王厅长的讲话精神,认真领悟,有问题就改,无则加勉。”凌志市司法局局长董刚字斟句酌地说道。

    “我还没有给干部们讲话吗?哪来的讲话精神?刚才我只是和你们说说话而已。“王猛呲出小白牙,发黄的脸上露出笑容。

    董刚神色一僵。

    “王厅长一言一行,都值得我们学习!”裴向全反应挺快,解了董刚的尴尬。

    ”是否学习我讲话的精神不重要,重要的是保证执法工作的公正性和合理性,不要与国法背道而驰。说,不如做。做,就要做好!我们不是为自己执法,而是为人民执法,必须让人民满意!人民满意了,才说明我们的执法是正确的!”王猛说道。

    “王厅长一席话让我受益匪浅,这简直就是至理名言,我回去就把它裱起来,时刻警醒自己。”市政法委书记左勇此时笑着接口。

    “呵呵,左勇书记严重了,论行政权力,司法部门是在政法部门的监督之下。我可不敢当!”王猛眉开眼笑地说道。

    见自己的不着痕迹的马屁把王猛给拍高兴了,左勇心里鄙视,脸上却很认真地说道:“您可是省里干部,论地位你可比我高。政法司法是相互关系,是监督管理与被监督管理的关系,政法部门却不具体行使司法职能。县官不如现管,论实际权力,还是司法部门大。“

    ”呵呵。左书记理解得很透彻嘛!政法、法律、司法这三个概念属性不一样,不能相互混同。目前,司法有时候甚至是政法的下位概念,其实这是不对的,他们是有区分的,但又是相辅相成的。”王猛笑着说道。

    “王厅长说的极是!”左勇说道。

    左勇此时心里鄙视至极,装什么装?政法就是比司法大。政法部门负责协调公、检、法、司、公安、武警等相关部门的关系。政法委的一把手是常委,你这个司法厅长是吗?司法厅局所作为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法制宣传、法律服务和法律保障作用。司法厅除上诉职责外还管理监狱、劳教所。去也只是在司法范围内而已,哪里有管理着公检法司的政法权力大?这小子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王猛岂会不知司法和政法相比职权和社会影响都要小许多?除了个别监狱、劳教所之外,一般来说、监狱、劳教所都直接归省级司法厅直接管理,而不是由所在地的司法局管理。但白水峰省是个个例。王猛难得糊涂,所以才有了此言论。

    他的目的又不在于此,说说而已,又不是真的如此。

    王猛这次视察,带来了四辆越野车,一辆奥迪车。再加上左勇三人的专车和一辆开道的警车,加起来有九辆车之多。

    很有气派!

    王猛似乎并不排斥这种前呼后拥的大排场,似乎还很喜欢。

    第一监狱到了。

    第一监狱监狱长汪宇,已经接到了裴向全的短信通知,此时早已经带着监狱干警在监狱的大门外列队相迎了。

    不等奥迪车停稳,个子不高,身材瘦瘦的汪宇小跑着跑过来,麻利地打开了奥迪车副驾驶的车门。看其熟练的动作,似乎经常如此。

    王猛下车。

    坐在后排的左勇三人也下了车。

    “第一监监狱长汪宇,欢迎王厅长光临指导!”汪宇见王猛下车,立正敬礼。

    “嗯!你就是汪宇?闻名遐迩啊!”王猛看着汪宇,眼中精光一闪。

    左勇等人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子。王猛这是话里有话啊!王宇名不见经传,他有什么名声?有,也是烂名声!

    汪宇一愣,粗糙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不大的眼睛盯着王猛,诧异地问道:“我很有名吗?您听说过我?”

    “呵呵!你汪宇的大名,谁不知道?我一来就听满了耳朵。凌志市的老百姓中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凌志三大怪:公检法,执法快;司法部门,无权派;监狱长,个个坏,一监狱长大变态!”王猛看着汪宇,脸色平静,淡淡地说道。

    汪宇脸色煞白,僵在原地。

    左勇三人也是脸色大变。

    凌志市确实流传有这句顺口溜,这句顺口溜脍炙人口,风靡凌志市,但却都是贬义词。说公检法执法快,是说不问青红皂白,说判就判,什么法律依据,事情真相,那都是浮云。说司法部门无权派,其实就是说司法部门就是个牌位,没有发言权,没有执法权,上面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而监狱系统更是乱糟糟的,几个监狱的监狱狱长都是白水帮的黑社会人员,他们除了暴力,狗屁不会,哪里管理得了监狱系统?但是他们没有管理能力,却有一肚子坏水,除了收钱收物索贿受贿,就是变着法的折磨犯人,以此为乐。而尤以第一监狱的监狱长汪宇最为出名,据说,他曾经把男犯和女犯关在一起,让他们现场表演集体银乱大战。

    王猛能把这句顺口溜说了出来,显然来者不善。

    就是左勇,此时也有些不知所措。王正义怎么说也是省里干部,又是有背景的人,他要是想收拾汪宇这么一个小狱长,还真就轻松加愉快,手到擒来。

    如果王正义掌握了汪宇的铁证,就是郎晓峰都不一定敢站出来护着汪宇,因为不值得!为了大局,不值得为了一个汪宇而去儿得罪王正义这个有背景的空降干部!

    左勇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猛似乎也不需要他们解释,又说道:“我这次来视察一监,就是为了调查前几天在第一监狱发生的,服刑犯人意外死亡的案件。“

    王猛此言一出,左勇等人,脸色大变,果然!

    王猛似乎没注意到几人的脸色,说道:”虽然凌志市公检法部门做到了办案审案结案从速从快,但是否从严,其中是否存在证据不足,草率结案的问题,不得而知。起码你们未做到公开透明。我在司法厅,也未看到该犯人的卷宗和入狱情况,连该犯人的死亡报告,我都没看到。“

    王猛说着看着董刚,脸色严肃的说道:“董刚同志?难道那句顺口溜说的是真的?司法局一点权力也没有?那你们的权力是谁给剥夺了去了?现在司法局的权力,是谁在行使?”

    “......”董刚张大了嘴巴,被王猛问住了。虽然剥夺他们权力的人就在身边,但打死他也不敢说出来啊!

    “呵呵,王厅长严重了。凌志市司法局的权力没人剥夺!”左勇不得不说话解围了。

    “哦?既然权力还在,那就是司法局的工作失误了?”王猛板着脸看向左勇。

    左勇脸色一僵,心道,坏了,自己一句话,把司法局的不作为和违规的问题给定了性了。

    王猛没在这个问题上紧追不放,说道:”目前,死者家属已经把诉状都告到我这儿了,我作为司法厅长,我不能推卸责任,必须得管,无论真伪,总的查一查吧?总得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给我的责任一个交代。“

    左勇等人明白了,原来是死者家属告到王厅长那里去了,怪不得王厅长对第一监狱这么上心呢。

    王猛忽然看着有些傻眼的汪宇,说道:”如果死者真是意外死亡,你这个监狱长,有失职之责!如果真如死者家属所说,死者是被你体罚而死的,我会亲手把你送上法庭,我会全程监督,直到你被合理宣判。司法队伍里不容留司法败类!”

    王猛冷冷地看着汪宇,身上自然地散出一股凌厉的威势。王猛真生气了。

    这股威势并不大,但已经被王猛的一番话吓得胆战心惊的汪宇,在这个威势下蹬蹬倒退出去好几步。

    王猛身后的左勇三人,在这个威势下也是浑身一颤,心底里往外开始发寒。

    这股威势不是杀气,而是凌厉的官威,上位者的气息。

    左勇久居官场,对这股气息并不陌生,此时,他心头狂跳,这个王正义,绝对不简单!

    王猛已经发觉气势散出,赶紧就收了回来。

    “先视察监狱,回头,一起到陈家村去看看死者家属。你们不要搞花样。现在搞,也什么都晚了。想搞,你们应该早点把尸体火化,死无对证。不过,据我所知,你们确实那么做过了,只是,半路上被家属劫走了尸体。要不是死者是陈家村人,要不是陈家村是个陈家族群,要不是他们团结,你们会进村子去抢人吧。我说的对吧?”王猛说完,扫了左勇几人一眼,黑着脸,大步走进已经敞开的监狱大门。

    王猛几人进去了,左勇等人却故意落在了后面。

    “到底怎么回事?”左勇装傻,大声问道,实际上就是给王猛听的,否则自己留在门外,遭人怀疑,他可不是为了汪宇留在门外的,他是要向郎晓峰通风报信。

    左勇说着,同时示意董刚和裴向全,跟王猛进去。

    董刚和裴向全会意,赶紧跟了进去。

    左勇则留在门外,装作自己不知情,要向汪宇了解情况的样子。

    汪宇此时傻眼了,脸上都冒汗了,小眼睛里透着惊恐。这个王厅长怎么什么都知道?

    汪宇虽然本身就是黑社会,但是自从当上这儿监狱长后,他看到了太多的草菅人命的事情。他看到权力的威力。权力,可以草菅人命,杀人不见血!

    虽然汪宇混黑时也杀过人,但如此的拿人命当儿戏,也让他胆寒。他第一次,觉得人命这么没有价值,甚至连猪狗都不如。

    那一刻,他怕死了。越是见多了权力杀人,汪宇心里越害怕,这可比他们拿着棍棒上街火拼,吓人多了。一切未知都很可怕。权力可以让你在毫不知情毫无防备,不明所以下,就把你斩落马下,身首异处,你死了你都没明白是谁杀的你,是怎么死的。这也太可怕了。

    为了缓解心里的恐惧,汪宇才变态地以折磨犯人为乐子,以此减轻他心里的恐惧。时间长了他倒是也习惯了。但他也并非真的想弄死人,这次,只是个意外。

    等王猛消失,汪宇求助似的看着左勇,哀求道:“左书记?你可得救我啊!”

    “让你他嘛的消停点,你他嘛的就是不听。出事了知道害怕?草!等着,这事得书记拿主意,我救不了你。”左勇说完,狠狠瞪了一眼战战兢兢、惶惶恐恐、乞求地看着自己的汪宇,不再搭理他,走到僻静处,赶紧给郎晓峰打去了电话,汇报此时。

    郎晓峰听到左勇的汇报之后,心头也是一跳。他不是怕王猛,王猛和他八竿子也打不着,井水不犯河水,又没什么仇怨,没什么怕不怕的。但他畏惧的是王猛背后的政治资源,他怕王猛为了政绩而拿汪宇祭旗。汪宇可是白水帮的人,浦梁市公安局长生平的的亲下舅子。汪宇死不死,郎晓峰一点也不心疼。但是他却要顾忌生平的态度。

    白水帮对外称八大堂口,可实际上这八大堂都是外堂口,还有七大内堂,这七大内堂才是白水帮的核心。

    这七大内堂堂主目前均在白水峰省身居要职,掌控白水峰省七个市的政法系统。也就是掌控者行政枪杆子。

    生平就是这七大内堂堂主其中之一。而这个汪宇就是生平的亲小舅子。否则,就凭汪宇那点水平,他做个警员都做不了,那还能掌管第一监狱?

    这要是别人,为了稳住这个王广义,郎晓峰会抛弃汪宇,但汪宇是生平的小舅子,就另当别论了。生平的面子必须给!

    郎晓峰要是不搭救汪宇,生平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有意见。

    郎晓峰就怕白水帮内部之间有芥蒂,发生矛盾,自古以来,帮派的瓦解都是从内部开始的,就是国家也是一样。如果生平对他这个帮主有了芥蒂,那对他有害无益。他倒不是怕生平,但生平身为七大堂堂主之一,能量自然不小!

    郎晓峰可不想发生内斗。起码现在不行。公安部可还在白水峰省呢。

    “你让汪宇主动认错。我会打电话求情。王正义要是给面子,你就让汪宇准备二十万送给王正义。皆大欢喜!以后王正义就是我们的人了。要是他不给面子,就想办法做了汪宇,我会向生平解释。总之,第一监狱的事情必须到此为止,绝对不能让王正义深挖!”郎晓峰倒是很果断。

    但有一点,他也不想动王正义,他怕王正义背后的背景。他宁可牺牲汪宇,让王宇彻底闭嘴,也不敢轻易动王正义,因为他至今也为查清王正义的来头。一切为止皆可能危险,这是自古以来真理。生平那头,他会许以高官厚禄进行安抚,汪宇也只是生平的小舅子,不是亲弟弟,他相信他能安抚住生平,生平也不可能为了他小舅,把自己也搭进去!

    这几大内堂堂主,各个野心勃勃,郎晓峰是知道的。为了升官发财,他相信生平会同意。即使他杀了生平的媳妇,只要利益到位,生平都会同意!。在他们这些混江湖的眼里,只要升官发财,不要其他。权,就是钱。这可比混黑打打杀杀威风多了,风险也小多了。

    “明白!”左勇挂了电话。

    “怎么样样?左哥?要不我给我姐夫打个电话?他准保会救我!”汪宇希冀地看着左勇。

    “老大说,他会出面帮你解决,你放心吧!”左勇拍拍汪宇肩膀,安慰道。

    “老大可真够意思。老大出马一个顶俩。他王广义敢不听咱老大的?”一听老大出面了,汪宇觉得万无一失了,也觉得脸上有光了,高兴起来了。

    “老大说,让你主动向王广义承认错误,另外准备二十万平事。”左勇鄙视地看着汪宇说道。

    “啊?二十万?凭啥?多大点事啊?”一提到钱,汪宇急了。

    “草泥马的,二十万买你一条命,不值吗?”左勇冷冷地看着汪宇问道,心里大骂汪宇是个虎逼,他真想现在就做了汪宇这个只认钱的蠢货。

    “你要杀我?”汪宇看着左勇的眼神,吓得差点坐地上。他还真是不傻,左勇眼中的杀意,被他看出来了。

    左勇气乐了,心说,这个蠢货也不是蠢到家了。

    “不是我要杀你,是王广义为了把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火烧旺,他会抓住这件事情不放的,他会让你一命偿一命,给死者一个公道,赚取好名声。他要是动真格的调查起来,你以为这些年你在监狱里搞得那些事情,能瞒住?这些年,老大可是没少给你擦屁股。是你面子大吗?老大是看在你姐夫的面子上,你在老大眼里,屁都不是。如果你摆不平王正义,为了让你不乱说,为了白水帮,你姐夫会亲手宰了你,你信不?”左勇不屑地看着被他几句话已经吓坏了的汪宇说道。

    他相信,如果王正义真咬住汪宇不放,生平即使不为了白水帮,就算为了他自己,他都得把知道他太多事的汪宇给宰了。否则,他生平就完了。

    王正义可是空降干部,郎晓峰都不敢动,他生平哪还敢轻举妄动?毕竟,目前还没涉及到白水帮的根本利益,如果以损失几个人为代价能保住白水帮,郎晓峰即使杀了生平,都会在所不惜。生平自己心里很清楚,所以,一旦到了要暴露的时候,他必须做出抉择。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傻子才会宁死不屈!所以,生平必会宰了汪宇这个小舅子。

    此时,汪宇汗流浃背,他也不是傻子,左勇的话,他听明白了......

    作者就为活着说:明天继续.....。求鲜花打赏给力,攒稿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