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狂兵 第459章 谁才是老大
    王猛对李成的突然死亡感到心痛,也非常震惊,这已经不单纯是没有硝烟的政治斗争了,已经演变成了硝烟弥漫的真刀真枪的战场。

    王猛有些不敢相信,也深感悲哀。

    有人说,政治斗争是把双刃剑,可斩敌也能伤到自己。

    王猛不知道杨松林现在怎么想。

    杨松林把李成贬了,却居然没给李成安排工作,而是把李成给晒了起来。这样做还不如把李成一贬到底,这样也好断了李成的念想,他有可能会正视自己的处境,但如此的悬而不决,使得李成自力更生去找工作也不是,不找也不是,以李成的性格,如此的搁置,如此的无所适从,他不钻牛角尖才怪。

    王猛估计,杨松林此时一定是很懊悔的,李成的死和他杨松林的做法有着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他要是不把柳光明和李成都安排进青龙县,也就没有之后的事情了。他要是不捂盖子,直接处理了李成,李成自然就会离开青龙县,也不会有以后的事情。他要是撤了李成后,给李成安排个工作,李成也无暇再去管柳光明的事情,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错在李成的狭隘,错在柳光明的公报私仇,更在他杨松林处理不当的错误上。

    王猛猜对了,杨松林确实后悔了,也看到了自己的错误,但是,他不能承认错误,人都死了,承认错误能解决什么问题?

    杨松林愁坏了,也心疼得厉害。李成再不济,也是跟了好几年的秘书,能一点感情没有嘛?而且因为自己的一次次错误的决断,导致李成今天的死亡,这让他十分自责。

    这几天,杨松林头发都白了不少。他管理的手下干部接连出事,不是**问题,就是内讧。如今又死了一个,他的心情简直是无法言表。

    杨松林愁是愁,自责是自责,但李成被杀事件,杨松林又压下来了,强行捂了盖子。

    不捂不行,李成是他秘书,对他造成的影响太大了。

    李成的死,王猛虽然很痛心,但已经发生了,也就那么回事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杨松林的再次捂了盖子,让王猛对杨松林这个人产生了看法。

    杨松林每捂一次盖子,都会在成连锁反应,最终不得不接二连三的加盖子,否则就四处漏气,捂不住了。越是如此,最终,盖子越来越大,就捂不住了,因为你的盖子再大,也捂不出天去。

    王猛觉得,杨松林此人工作能力还是差些,这个不足是因为,杨松林私心也很重。否则他也不会一次次地去捂盖子。

    不过,王猛也就是冷眼旁观,并没有说什么。

    王猛现在是县长,他很忙,无暇夺冠闲事。如今,重中之重就是招商引资,这个李成没有完成的重担,此时就都落在了王猛身上。

    王猛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动作,他只是在电视报纸上公布了青龙县招商消息,而且仅仅是宣传了一次。

    谁都不看好王猛这样的懒惰型的宣传,但结果却让不看好的人目瞪口呆。

    招商宣传报道一经北海电视台播出和经北海报社刊出,前来投资的客商纷至沓来。而且络绎不绝。

    这让大部分青龙县干部大跌眼镜,觉得不可思议。

    这些客商纷纷表示,他们来青龙县投资,看重的不是青龙县的商业价值,而是,看中了王猛的名声。因为王猛绝对不会坑害投资商,这是公认的。商人在王猛管辖下的地域内投资,他们放心。

    王猛都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名气和信誉,很是吃惊。

    此情此景被全县干部看在眼里,也是不得不服气。想起李成和柳光明两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引进一个投资商,众人心里感叹,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县委书记郝仁梅看在眼里,也是感慨不已。心说,怪不得杨书记一再叮嘱他,不要干涉王猛的工作,要放权给王猛,让他自由发挥。现在看来,以王猛的能耐,他想干涉也干涉不了。

    李成被杀案件告破,如同王猛当初分析的一样,柳光明的妻子和柳老爷子都参与了谋杀,而柳光辉没参与,但是知道这场谋杀......

    案件告破,该被绳之以法的全部被严肃处理。

    李成可以入土为安了。

    李成可能死都没想到会是王猛为他报了仇!

    王猛参加了李成的葬礼。

    李成的葬礼冷冷清清,没几个人来参加。就连杨松林都没到场。

    除了王猛是以官员的身份出现,在没有官员到场。

    参加葬礼的人都是李成和他妻子娘家的亲戚。

    王猛心里很感慨,人走茶凉!

    王猛知道杨松林不来参加李成的葬礼是为了避嫌。

    王猛对杨松林有些看法,要是王猛,无论李成怎样,毕竟是兢兢业业伺候了自己很多年的秘书,人都走了,难道一切问题还不能带走吗?

    新年伊始,乡连乡道路工程完成了大半,招商引资工作也基本结束。

    元旦当天,青龙县城张灯结彩,因为北青公路全程通车。

    北青公路工程进展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杨松林亲在来为北青公路剪彩。

    华夏电视台采访组来了,华夏人民日报的采访组来了。郝美丽和夏欣茹亲自到场。

    王猛热情接待。

    全县人民群众喜气洋洋,很多人自发地到北青公路观光。

    陈家村更是热闹,村民们买来鞭炮,扛着大红条幅赶到现场,到了就放炮。

    “百姓的亲人,人民的公仆!感谢王县长!”陈家村村长村支书韩铁柱扯着嗓子喊。喊得内容是条幅上的词。

    通车典礼县长人声鼎沸,人群浩荡,有车家族在剪彩后浩浩荡荡直奔市里,粘粘喜气。

    王猛自掏腰包宴请到场的宾朋以及政府干部和投资商、记者团,就是到场看热闹群众,王猛也每人送了一件小礼物。

    气氛热烈,皆大欢喜!

    等宾客散尽,华夏电视台和华夏人民日报,对王猛进行了专访。

    此次,郝美丽没有刁难王猛,没有古灵精怪的问题,这让王猛长舒了一口气没他事真怕郝美丽老毛病又犯了。

    记者团离去不久,当天,华夏电视台晚间新闻里播出了青龙县经济大发展纪实报道,华夏日报在第二天也刊登了报道,并加了编者按,称人才体系改革势在必行,经济发展需要的不只是钱,更需要人才!

    全国各电视台、报纸、网络媒体也纷纷转载。

    王猛之名再次红遍全国。

    虽然青龙县二期工程还未开始,真正的发展还未崛起,但,前景以现。

    青龙县百姓笑逐颜开,喜气洋洋。

    有的时候你看不出商机,但不代表别人看不出商机。

    青龙县梧桐引凤,投资商纷至沓来,络绎不绝。

    如今形势一片大好,趋之若鹤的客商,就是拿钱砸,也能把青龙县砸的蹦起来。

    青龙县腾飞已经必然!

    青龙县县委书记郝仁梅此时心情相当愉快,因为青龙县大发展,身为县委书记的他,不用出什么力,操什么心,就可以获得一大桶的政绩。这等于是白捡的。

    郝仁梅暗骂李成和柳光明两个大煞笔,有王猛这员文武双全的猛将冲锋陷阵,就是啥也不干,也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而那两个煞笔居然内讧,把这么大个桃子给放弃了?真是够傻的!

    郝仁梅对王猛的工作给予高度赞扬和大力支持,完全放权给王猛。王猛想干什么他都支持。

    郝仁梅发现,王猛此人真不错,胜不骄败不馁,即使给他放权了,他也兢兢业业小心翼翼,不出一点差错。

    郝仁梅放心了,又想骂李成那个死鬼,这么好的手下干部得力助手,你还打压?你这不是有病吗?死了活该!

    老河乡一期道路工程已经通畅。

    二期工程的首要任务原本是招商引资,建企业工厂。如今主要道路全线畅通,其他支路也基本畅通,投资商不请自来。

    虽然王猛把老河乡的开发工程给了肖军。但人家客商有自己的眼光和打算,根本不用老河乡立项,人家自己就找到了自己可以立项的项目。

    面对此情此景。王猛焉有往外推的道理?王猛大手一挥,开门迎客!

    老河乡的企业筹建,轰轰烈烈地展开。

    职务越高,分管的工作越是重要,也越是忙禄,任务繁重。

    好在王猛不贪不占,不接受任何吃请,也不去参加任何形式的典礼庆典之类的应酬,这样倒是省了不少时间,但也忙的他脚打后脑勺。王猛倒是精力十足,只是时间不够用,感觉眼睛一睁一闭,一天就过去了。

    王猛安排好一切有关开发工程和投资商的事情之后,马不停蹄,开始下乡继续调研。

    这是他和郝仁梅商量之后的决定,这次下乡考察,王猛不但要落实一些地方性经济政策,鼓励农民创业增收,还要考察一批干部。

    实际上,考察干部应该是郝仁梅和县组织部的事,但郝仁梅见如今的老河乡干部团结一心,兢兢业业的工作,不打不闹不争,和和气气,有劲往一处使,拧成了一股绳,这让郝仁梅大加赞叹和感慨,你们看看人家王猛挑选的干部?再看看你们挑选的干部?简直是天上飞龙和水里王八之间的差距。

    郝仁梅是相当佩服王猛的识人的眼力和驾驭干部的手段,不服不行。郝仁梅自认为自己也比不上王猛。

    于是,将干部选拔的重任全权交给了王猛。

    要说这郝仁梅真是个有胆识的人,一般人还真不敢给手下干部放权,但郝仁梅就全放了,链子的权力都交给了王猛。可见,郝仁梅是个绝对聪明之辈,知道因才适用,用人不疑,用人不疑。

    本来,王猛是不想接受郝仁梅给他的本来是县委书记才有的权力的,但他也怕好的投资环境会被一些劣质干部搞坏了,也就答应了。但王猛可不会不把郝仁梅不当回事,人家敬咱一尺,咱得敬人家一丈,礼尚往来,才有和谐。

    王猛要求县纪委和组织部、县公安局三个部门组成联合巡视小组和他一起下去调研考察。这样的话,遇到问题可以及时解决。遇到问题干部可以及时处理。

    郝仁梅大赞这方式高明,当即表示同意,并任命王猛为青龙县联合巡视小组组长。

    县公安局长秦岭主动要求亲自带队跟随,县纪委书记武小鹏,县组织部长单中信见此,也主动提出亲自带队跟随。

    现在这些县里干部也都看出来了,青龙县,谁才是老大?

    郝仁梅对此不以为意,不但不反对,还很支持,赞扬三个部门领导以身作则,堪当榜样。

    郝仁梅一副心胸豁达的形象,立即博得了不少干部的好感。

    郝仁梅他很聪明,他目前要的是和谐,是政绩,其他的,都无所谓,都是浮云!这么多年来,他都没被提拔,他清楚得很是为什么?因为他没有政治资源。他能活到现在,多么不容易,他自己有苦自己知。

    他这些年不但没得罪人,反倒交下不少人,这不得不说他是个能人。

    虽然郝仁梅把老好人的形象继续下去,他到退休也不会有事情,但是,谁不想往高处走?郝仁梅也想!而今,青龙县和王猛,就是他郝仁梅上升的跳板,攀登的台阶,他才不会像前几任那样傻逼似的不识好歹呢。

    不得不说,郝仁梅真是个聪明人。

    青龙县联合巡视组下来巡查,青龙县境内各乡镇干部以及村屯小干部们无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紧张的不得了。不说巡视组里其他人,就是王猛这个狠人,谁又敢捍逆?那可是“客官“的存在。

    现在,青龙县内所有的干部几乎都了解了王猛的脾气秉性,对于联合巡视组的到来,没人敢到界境迎接,也不敢宴请,赶上吃饭点,就在食堂吃工作餐,不敢特意准备。

    王猛似乎很随意,也不挑,有时候下村屯,就在农民家里吃饭,不过都给钱。

    青龙县老百姓虽然不是人人都认识王猛,但口口相传,王猛的大名可是家喻户晓,王猛清廉的光辉形象也深入人心。

    王猛在老百姓眼里是有两种态度的人,对干部严厉,对百姓温和。王猛以实际行动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肯定,让老百姓绝对,这才是他们心目中好干部。

    玉富乡在青龙县还算是个经济发展得很不错的乡镇。但也只能说前几年还行,如今,已经衰落了。

    玉富乡原来有一个规模不小的猪鬃厂,专门生产猪鬃制品,比如说刷子之类的。但随着塑料刷子逐渐取代毛刷市场,这个猪鬃厂除了鞋油刷子和刷墙刷油的毛刷子外,其他相关产品全部停产。如今,就连这些刷子也停产了,因为市场竞争太厉害了,科技新品又层出不穷,就连鞋油刷子也被一体液体鞋油取缔,毛刷子市场份额越来越少。

    猪鬃厂最终倒闭。

    而猪鬃厂老板见大势已去,把仅有的厂子里的的一点资金也卷跑了。

    因为猪鬃厂是政府以地皮和厂房参股,民营老板投资经营,所以,猪鬃厂属于半公半私的企业。

    老板跑了,猪鬃厂是工人工资还欠了不少,于是工人们经常来县政府抗议,要钱。

    县政府财政没钱,有钱也不会给。

    闹得最凶的时候,前任县委书记邵治曾经下令抓了几个带头的工人,狠狠收拾了一顿,之后,抗议消失了,这些工人被吓住了。

    后来,有一名猪鬃厂工人因为没钱生活,从县政府的的楼顶上跳楼自杀了,此事惊动了市里。在市委市政府的干预下,猪鬃厂老板被抓获,但卷走的钱,被他挥霍一空了。

    因为惊动了市里,邵治为了保住乌纱帽,这才用县财政的钱给工人发了工资,和积极对死者家属给予了赔偿,此事平息。

    事件倒是平息了,但责任海的追究。

    邵治被警告,没有做深处理。

    玉富乡乡长被免职,乡党委书记被党内严重警告。

    对于县财政垫付钱的事情,市里默许了。

    不默许又能怎样?县里不拿,市里就得拿,否则工人还得闹。

    如今,这个厂子已经空置了好几年,厂房基本都塌了,设备也丢没了。

    当时,刚上台的邵治,为了政绩,督促各乡镇招商引资,并制定了强制性条款,要求每个乡镇主要领导至少要引来至少一户企业来投资建厂。否则,降职处理。

    在如此高压的强制命令下,个别乡镇主要领导者为了保住脑袋上的乌纱帽,开始不择手段地招商引资。

    玉富乡招商引资来了一个轧钢厂项目,厂址就在这个猪鬃厂。

    但后期据附近老百姓反应,这个轧钢厂就是一个黑加工点,生产劣质钢材,以次充好,但效益极好。

    柳光明和李成上任时,都知道这件事,但也都选择了默许,因为黑加工厂纳税额不低。

    王猛这次来玉富乡就是要清理这个轧钢厂的。王猛要发展的青龙县,必须要干干净净,不留瑕疵,即使你给县里乡里纳税再多,只要违法,影响环境,那就坚决取缔,绝不客气。

    王猛可不会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破坏以后的千秋大业。

    王猛上任青龙县代县长之后,曾经在全县乡干部会议上做出了对辖区内不合格企业,违法企业,污染企业,坚决取缔的命令。

    但直至目前,没有一个乡镇取缔这些违法企业的,大家都在观望。

    既然你们想看看情况,还认不清形势,那你们就拭目以待吧?

    王猛这次来,除了带着三个部门的同志,还带来了县质量监督站、县食品监督管理局、县环境保护局、县工商局的同志。

    王猛这次绝对不会手软。

    玉富乡政府大楼是堪比县政府大楼的存在,同样是六层楼,只是规模小了一些而已。

    原本门前的石狮子已经被搬走,只留下底座,据说,是邵治的命令,因为那对石狮子比县政府的石狮子大了一些,脑袋抬高了一些。

    王猛也听说过这个可笑的“典故”。

    此时看到空空荡荡的乡政府门前,王猛叹气,李成此人真是嫉妒心超强啊,连个石狮子他都不放过。

    玉富乡乡党委书记谢玉昌和乡长刘勇,带着全体乡干部在乡政府门前迎接。

    对此礼数,王猛到没说什么,按照现在的官场风气,这些人能不去界境迎接,子=在政府门前列队欢迎,这已经很不错了。

    “欢迎王县长和巡视组诸位领导来玉富乡光临指导!”玉富乡党委书记谢玉昌还没等王猛的车停下,就颠颠跑了过来,站在中巴车的门口,微弓着腰,大声说道。

    王猛这次下乡没有开小车,全体人员分乘两辆中巴车和一辆警车。中巴车车门是自动门,所以,谢玉昌想为书记打开车门都不可能了。

    “我就不下车了。玉昌同志和刘勇同志上车吧!我们直接去转转。其他同志回去工作吧?”王猛摇开车窗,笑着说道,并对玉富乡的干部们挥挥手。

    谢玉昌没想到王猛会到了门口而不入,不禁一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赶紧上车,踏上车之后才回过头来吩咐手下干部回去工作。

    个头不高的刘勇也随后上了车。

    二人看到车里有纪委书记,组织部长,还有公安局长的几位一把手领导都在,俩人的脸色不禁变了变。

    “直接去轧钢厂!”王猛对开车的凌霄说道。

    凌霄一脚油门,中巴车平稳地窜了出去。

    “玉昌同志?轧钢厂为什么还没有取缔?有什么困难吗?”王猛看向明显很紧张的谢玉昌说道。

    “合同没到期,要是现在赶他们走,我们是要负违约责任的。”谢玉昌小心翼翼的说道。

    “违约责任?已经确定这个轧钢厂是违法的黑加工点,按照合同约定,他应该合法经营,他现在是触犯了法律,违约了,我们没有抓他,只是让他走,已经是对他的宽宏大量了。我们还要负违约责任吗?玉昌同志,你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法律啦!也该详细看看合同,不能人云亦云。”王猛气乐了,看着胖的胖头肿脸的谢玉昌说道。

    谢玉昌圆滚滚的老脸顿时通红,无言以对。

    作者就为活着说:月末鲜花归零,别浪费了。还有两章,可能晚点。我要去开会。谅解。最强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