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的腹黑医妃〕〔重生之最强剑神〕〔修真狂少〕〔重生嫡女有空间〕〔一笔论江湖〕〔甄帅向往的生活〕〔斗破之万噬决〕〔我想当包租公〕〔仙尊重生林君河〕〔陋俗之婚闹〕〔真龙女婿〕〔重生宅男之名剑谱〕〔隐秘的人类身世〕〔爱你江先生〕〔西域降魔记〕〔国术大明星〕〔邪王宠妻:废材嫡〕〔一世兵王〕〔画演天地〕〔斗武乾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十一、虎翼龙蟠大将旗(十二)
    陈赤霄虽然心高气傲,没门没派,就凭了一次奇遇,得了几页道书,就修炼至天罡境,又如何敢在三位大衍剑仙面前拿大?

    何况那位门仆,她也就是随手收来,图个使唤方便,也无多少恩情。

    此时形式压人,她也只能闷住一口气,不多说话了。

    其余五位天罡境的修士,也不好插言。

    刚才陈赤霄门下和黄须大汉的徒儿争斗,打塌了禅房,怒斥王崇这个主人,他们没有开口。

    当时也只以为,不过是一个寻常胎元境的少年,欺辱也就欺辱了,此时见王崇道法精奇,来历必然不凡,都有些后悔,此时也只能含糊以待。

    青霄子见事情终于过去,含笑说道:“此就是毒龙寺的高第,清月禅师的师弟,叫做唐惊羽!秋离子先生和恨大师就不再赘述!”

    “剩下几位,也都是一时俊彦!这位是小昆仑的传人,叫做李子柒,一手剑术颇得小昆仑真传!这两位是青泥山乱石府的两位府主,叫做黎东山,黎西壁!精通御兽之术,道法精妙。”

    剩下的一个中年大汉,朗笑一声,说道:“某叫燕南飞!从师学艺多年,才行走江湖,师门有严令,不得泄露出身,也就不做介绍了。”

    王崇心头微微一动,很想要问一句:“不知先生可认识燕北人?”终于按耐住了心头冲动,准备私下里打听。

    还有一位却和陈赤霄一般,是个女子,嫣然一笑,说道:“小女子朱红袖……”

    王崇脑门一凉,演天珠迫不及待的就送了一股凉意:“此是太上魔宗传人,隐藏了身份,你可不要小觑……”

    朱红袖介绍自己的来历,王崇也没听清,不过他也不需要听清楚,演天珠的话,让他心头震撼,差点就绷不住脸上的情绪。

    魔门以六大正宗为源头,王崇出身的天心观,算是魔极宗的分支,魔极宗威压天下,魔威滔天。

    太上魔宗却不输给魔极宗分毫,教主九渊魔君,乃是魔门最古老者,道行深远,谁也不知他修成多少秘法,掌有什么魔门宝物。

    朱红袖出身太上魔宗,必然精修魔门最上乘大法,在场所有人加起来,怕是都比不上此女的一根小手指头。

    王崇心头盘算,忖道:“怎么会招惹来太上魔宗的人?”

    朱红袖说了几句自己的“来历”,却见王崇表情古怪,忍不住笑道:“唐小弟可是对姐姐有甚念头?”

    这句话迹近调笑,那些门人仆从之中,就有人城府不深,直接笑出了声来。

    朱红袖也不恼,一双美目,灼灼盯在王崇的脸上,似乎有万种柔情。

    王崇哪里敢招惹,太上魔宗的传人?

    他嘿然一笑,答道:“并无什么念头,只是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位姐姐!”

    朱红袖掩口吃吃而笑,气氛顿时就暧昧了起来。

    还是青霄子看不下去了,心头忖道:“唐惊羽这小儿,瞧来一板正经,没想到也有这口偏好!也罢,这等你情我愿之事,贫道也管不来,任由他们勾搭罢!只做不见就是。”

    这位武夷派剑仙,轻咳一声,说道:“红叶寺的房舍,颇有些残旧,不若我们联手修葺一番。”

    青泥山乱石府的两位府主,叫做黎东山,黎西壁一起叫道:“不劳烦其他道友,我们兄弟来做就是。”

    红叶寺原本的房舍,就有些残旧,甚至还有一处禅房倒塌,那是当初清月禅师自己震塌,刚才又经历了两场大战,几乎不剩什么完整的房舍了。

    亏得青霄子来红叶寺落脚,非是贪图这座寺庙,便利探索重离子大妖洞府,而是希翼和毒龙寺一脉扯上关系,不然这座红叶寺,简直可以弃了。

    黎东山,黎西壁两兄弟,脱了上衣,打了赤膊,身上绘满了无数妖兽,他们兄弟通身拍打了一阵,顿时有二十四头山岳巨猿落地。

    两兄弟喝道:“此乃滇西著名妖兽,善能操纵土石,用来建造房舍,再也方便不过。”

    只见两兄弟催动二十四头山岳巨猿,不过半个时辰,就把红叶寺重新建造了起来,面积更是原来了十倍有余。

    只是这对兄弟,久居蛮荒之地,跟野人相接,根本不懂得中土寺庙的构造,建造的红叶寺,宛如西蛮神宫,就连正殿都塑了一座不伦不类的蛮荒大神,人首兽身,凶恶狰狞。

    王崇实在瞧不过去,出手打碎了这座神像,亲自指点,两兄弟这才弄了一座世尊的雕塑,方面大耳,只是笑容有些诡异。

    王崇也不是佛家弟子,见状也颇无奈,只能等清月禅师回来,自家弄这个红叶寺了。

    经此一来,王崇到算是跟这些人“不打不相识”。

    待得众人忙乱过后,在黎家兄弟特意修筑的议事大堂中落座,他也凑了一个重要的位子。

    虽然死了个黄须大汉,以及他门下徒儿,还有陈赤霄门下的一个仆人,但众人也都并不在乎。

    青霄子如愿以偿,成为了众人的盟主,捻须微笑,说道:“我知道诸位,各有修持法门,也不会贪图重离子的妖族功法,十之八九都是冲着他的三件宝物而来。”

    王崇倒是还真不知道,重离子洞府有些什么,就好奇的问道:“道长,不知是哪三件宝物?”

    青霄子微微一笑,说道:“便是虎翼双钩,冰龙幡,天仙点将旗三件宝物。”

    “虎翼双钩是大妖重离子护身炼道之宝,乃是炼形质七次的仙家宝钩!放眼宇内,都是排得上数的飞剑,不知击助重离子败过多少大敌。”

    “冰龙幡据说是重离子,海外潜修的时候,收炼了一头三千年冰螭精魂,又数百年辛苦祭炼,收炼了百道极寒冻气,妙用无穷,威力犹在虎翼双钩之上。”

    “最后一件天仙点将旗,又名八龙载云旗,却非是重离子祭炼的宝物,而是他得有奇遇,得到的一件上界奇珍。据说此宝能驾驭八龙将,每一头龙将都相当于以为阳真大修,乃是最为罕见的法宝道兵。”

    “纵然法宝道兵,斗法之时,不及真正道入阳真之辈,八龙将齐出,就算各派真人,也不敢轻撄其锋。”

    “当今之世,阳真之辈已经世所罕见,天仙点将旗的价值,又再虎翼双钩和冰龙幡之上。只此一件,就足以有横行宇内,天下大可去得。”

    青霄子说到这里,意犹未尽,左右瞧了几眼。

    王崇立刻就说道:“我此来扬州,只是为了拜见师兄,却非是贪图重离子的洞府。这些宝物,有缘者得之,有本事者得之,我也没什么缘法,也没本事得之,就不惦记了。”

    他虽然在黄须大汉和陈赤霄身上,展露了奇诡法力,凶残的性情,但修为太低,却也是众人皆见。

    王崇说出不贪图重离子宝物的话,大家都觉得这个少年果然知道进退。

    每个人瞧着王崇,都觉得他可爱了许多。

    王崇开了口,青霄子就瞧了一眼秋离子和恨头陀,脸上微笑不减。

    秋离子淡淡说道:“我修成大衍,却没一口好剑,虎翼双钩势在必得。”

    恨头陀笑了一声,说道:“冰龙幡就归了老衲吧!天仙点将旗这等宝物,也只有青霄子道友方能驾驭,若是再有其他所得,其余道友均分。”

    这位头陀瞧了一眼王崇,笑道:“自然不差唐小道友这一份。”

    其余几位天罡修士,虽然不愿,但也知道,没法跟三位大衍剑仙争夺,都默认了这般分配法子。

    王崇知道了重离子洞府有甚宝物,心头微微一晒,暗忖道:“七次炼形质的宝钩,确实称得上宇飞有数,但我已经有了元阳剑。那可是阴定休老道,亲手祭炼的飞剑,炼过九次形质,哪里不比虎翼双钩强了?”

    “至于其他宝物,不知争夺了有多激烈,这几个人虽然法力不俗,却如何就比得上,铸就妖丹的黑空山大妖毒菩提和同是金丹境的玄鹤老道?”

    王崇还真不信,这几个人能够成事儿,对这种宝贝还没得,就坐地分赃的事儿,呲之以鼻,自然也懒得逞能,有什么口舌纷争。

    若是他真个得了宝贝,难道还会让给别人?此时说什么,都没意思,不如就装个懵懂。

    青霄子见众人内定了,自己要得天仙点将旗,也是志得意满,淡淡说道:“贫道也不是贪心之人,除了这一件上界奇珍,但凡再有其他事物,皆一件不取,都归了诸位。”

    青霄子自觉颇为大度,此番商谈,也诸方满意,但其实谁都知道,这些不过是鬼扯。真个有人得了宝物,难道还会拱手让出?

    虽然这些人,肯定都心怀鬼胎,好歹也算是达成了一致。

    只是接下来,说到如何开启重离子洞府,取得其中的宝物,却谁也都没了头绪。

    他们虽然得知重离子洞府即将开启,但也就得知约略方位,也探知了洞中有什么宝贝,但却没人知道,如何才能进入,洞府中还有什么机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神机械师〕〔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第一序列〕〔鹿妖逐鹿〕〔饲养全人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伏天氏〕〔绝对一番〕〔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