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农民工玩网游2〕〔重生豪门:霍少暖〕〔护花状元在现代〕〔狼途万界〕〔护花特种兵〕〔地球求生指南〕〔厉少宠妻入骨〕〔女王幽荧〕〔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我的漫画家攻略〕〔三国之巅峰召唤〕〔朕有帝皇之气〕〔九龙圣祖〕〔亿万老婆,你好甜〕〔史上最强血脉〕〔都市阴阳师(都市〕〔乡村小郎中〕〔一胎二宝,总裁追〕〔痴鸡大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七六、黄莺百舌正相呼(热乎乎的推荐票在哪里)
    邀月夫人一直都装作重伤的模样,靠在王崇的身上,娇娇怯怯,星眸半闭,似乎没有任何力气的模样。

    白枭见王崇和邀月夫人这般模样,暗暗忖道:“这小贼的珠子颇犀利,我当先用九寒钩绊住,再以弹指惊雷的法术击杀。”

    至于邀月,这般恹恹模样,显然重伤无力出手,他也不放在心上。

    王崇遁光冲近,正要图谋出手,却见白枭放出了一口九寒钩,不由得心头暗忖道:“这厮剑术太差,我只需两枚太元珠,就能将这口飞钩绊住!”

    王崇上次并未全力出手,非是他不想用尽全力,而是体内功力只有一成多些是雷霆真气。

    这一次,他为了做足云台山弟子的脸面,可是连续数日转化功力,已经至少有四成以上,都转为了雷霆真气。

    说来也是奇异,雷霆真气和巨鲸妖身十分搭配,以巨鲸妖身催动雷霆真气,居然有一两成的增幅,王崇也不知道为何,只能以雷水相生充足解释。

    巨鲸妖身的四成功力,已经超愈白枭七八倍,王崇和白枭都想全力扑杀对手,也都料敌有误!

    白枭是没想到,王崇功力还能“暴涨”,王崇也没想到,白枭不是剑术不堪,而是九寒钩和他苦修的雷霆霹雳剑诀不合,使不出全部的功力。

    王崇计算距离,一扬手就是十二枚太元珠,两枚太元珠绊住了九寒钩,其余十枚太元珠化为煌煌雷光,呈现连射之势。

    王崇知道邀月夫人的功力,早就尽数恢复,故而连一分留力都无,甚至没有留一枚太元珠护身,出手就倾尽全部功力。

    白枭的九寒钩飞出之后,早就预伏了十七八道弹指惊雷的法术,但却没有想到,这小子呈现拼命的架势,十枚太元珠,化为雷电。

    他慌忙连续发出弹指惊雷,但三道法术才能弹开一枚太元珠,让这位峨眉弃徒,不由得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白枭遁光一提,就要避开,但一直都靠在王崇身上,装作娇怯怯,重伤垂死模样的邀月夫人,猛然张开一双明眸,嘴角溢出一个柔媚的笑意,御天兵法全力催生出森寒斧光。

    玄冰斧光满空游走,后发先至,先王崇的太元珠,追上了白枭。

    这位峨眉老祖阴定休的弃徒,终究是有些本领,一声厉啸,全身雷光迸发,先是生生横移数丈,然后一拳捣出,生生击溃了玄冰斧光。

    白枭把雷霆霹雳剑诀运用到拳法上,力拼御天兵法,倒也勇悍绝伦。

    雷霆霹雳剑诀,绝不逊色御天兵法,但它终究是剑诀,非是仙道拳法,故而白枭一击轰碎了玄冰斧光,却眼睁睁的瞧着接二连三,连续七道玄冰斧光,发出凄厉呼啸。

    他真气运转跟不上御天兵法的变化,催动霹雳拳法,连续轰碎了三道斧光,第四道斧光就只能击偏,不能打碎了。

    王崇见邀月出手,他就压了一压太元珠,此时觑得便宜,太元珠这才宛如鬼魅一样浮现,绕过了正面,狠狠轰在了白枭的后心上。

    若是单打独斗,王崇毕竟经验浅薄,还未必能赢得过白枭,但邀月夫人可是以一挑三,压着东海三枭的绝代高手,若非孤鸿子突施偷袭,东海三枭还真未必能讨得了好。

    当邀月夫人以最酷烈的手段,逼得白枭不得不硬拼,他哪里还有余裕,应付王崇这小贼魔?

    王崇又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滑溜人物,若非是身份不合适,他此时用的绝非是太元珠,而是无形剑了!

    饶是如此,挨了一记太元珠,白枭还是胸口发闷,体内的真气宛如翻江倒海。

    亏得他修炼的是雷霆霹雳剑诀,太元珠又是雷霆玉经的底子,若不然他此时只怕比邀月夫人挨了一记森罗大印法还要惨。

    白枭拼尽全力,左右双手奋力一记,轰碎了两道玄冰斧光,却被王崇趁势,又打了一记太元珠,这位峨眉弃徒,东海三枭之一,终于经受不住,狂吼一声,一口鲜血如柱喷出。

    邀月夫人正要再补上一刀,王崇却抢先了一步,伸手按在了白枭的后心,施展了人妖相化之术。

    此法能人身炼化妖身,也能让妖怪炼化人身,但……亦能以人身炼人身,妖身炼妖身!

    王崇出海也遇到了几头妖怪,但都不堪入目,他根本没有兴趣,留下来常用,只当做临时,用过就废弃。

    在跟十四岛的人动手时,他根本没有闲暇,只能全力脱身,也没有想过抢一具金丹宗师的肉身。

    但此时,却是他和邀月夫人大占上风,白枭虽然对上他和邀月夫人联手脆败,但本身实力,却并不逊色巨鲸妖身,所以早就动了心。

    白枭也是倒霉,哪里料到王崇有如此不堪的想法?

    只是连续中了两记太元珠,他体内经脉,几乎都被雷霆真气焚成焦炭,十成功力,连一两成都催运不起来,哪里能抵挡人妖相化之术?

    白枭脸色苍白,牙齿咬的格格直响,拼命想要抵御施加在自己身上的邪术,却哪里能够?

    王崇施展人妖相化之术,炼化白枭的时候,后面东海三枭的另外两位和孤鸿子,拼命前来救助,他们也惊骇,邀月夫人居然没死,甚至也没受伤,还如此神采奕奕。

    邀月夫人猜到了王崇要做什么,她其实颇厌恶这邪术,但却并未有阻止王崇,而是冷哼一声,素手轻挥,数十件气兵一起浮现,分头攻向了三名大敌。

    “成了!”

    王崇法力猛攻,突破了白枭的最后一重防线,把这位峨眉弃徒,金丹大修,炼成了“人妖之身”,心头欢喜不尽。

    尽管此时的白枭,千疮百孔,差一口气就要死了,但他有阴阳造化之术,完全可以救活的过来。

    王崇收了白枭,顺手也用太元珠,把白枭的九寒钩收,这才信心十足的催动了十二枚太元珠,喝道:“姐姐!你来击杀恶枭!我替你挡住人面枭和孤鸿子!”

    本来邀月夫人的计划,是王崇绊住孤鸿子,她孤身恶斗东海三枭,这般计划,两边都是苦战。

    王崇知道邀月夫人性子傲,根本没有劝说,在追上了孤鸿子和东海三枭之后,就临时改换计划,邀月夫人强不过他,也就勉强听从。

    王崇先施展分兵之计,故意示弱,让四名大敌分开,然后又跟邀月夫人一起,联手击杀了白枭,接下来,他怎会还让邀月夫人强行斗法?

    他实力最弱,就要绊住最前的孤鸿子和人面枭,让邀月夫人跟恶枭单打独斗,相信这位恶枭在邀月夫人手底下,绝撑不过多少招。

    只要邀月夫人击杀了恶枭,东海三枭和孤鸿子,就可称得上大势已去。

    接下来邀月夫人就算一人挑二,都能击杀了这两名大敌。

    王崇根本不怕邀月夫人不听话,他太元珠出手,抢先一步,拦住了两名大敌。

    孤鸿子愤怒至极,森罗大印法一掌推出,气象万千,一身黄袍的人面枭一言不发,金刚圈飞出,生出阵阵梵唱,显然也是全力出手,要跟孤鸿子联手,先把王崇这坏种杀了,再去联手对付邀月夫人。

    邀月夫人稍稍迟疑,就银牙一咬,御天兵法生出铺天盖地大势,无数气兵横空,要在最短时间内,把恶枭这名大敌扑杀。

    恶枭不住的叫苦,他是真不想一个人面对邀月夫人,但却哪里有的选

    只能先把自己苦练的九寒砂飞出,又运起平生最厉害的勾魂大手印,化为漆黑大手,跟邀月夫人的漫天气兵狠狠的拼了一记。

    王崇单挑孤鸿子和人面枭,他哪里会跟这两位金丹宗师硬拼?凭着浮游天海的天赋妖术,满空游走,十二枚太元珠无远弗届,雷光电耀,让孤鸿子越斗越怒,人面枭干脆脱了一身黄袍,厉喝一声,化为七丈有余的巨人,满空追打。

    孤鸿子的森罗大印法,虽然精微奥妙,但却不精擅身法变幻。

    人面枭出身佛宗,所以护身法宝是金刚圈,精擅佛门的八宝琉璃金身法!

    若是单对单斗法,王崇一个也未必能赢,但若论缠斗,他的浮游天海简直生生克死这两位金丹宗师。

    王崇也没料到,自己居然还有这般“大发神威”的时候,心头就不由得多了几分寻思,暗忖道:“我的身份,隐瞒得邀月夫人一时,难道还能隐瞒一世?呸呸,谁会跟这恶婆娘一生一世……”

    “我这是想到了哪里去?我不过是借助她,逃脱杀身之祸罢了。”

    演天珠不知怎么,忽然就送了一道凉意:你就说,自己是偷学了云台山道法,一旦被云台山的人捉住,就要活活打死,要她帮你隐瞒了身份,要求入赘吞海玄宗!

    “入赘个鬼!”

    王崇忍不住就想破口大骂,但想着,自己还要依赖这枚珠子,这才忍住满腔恶念。

    演天珠再复送出一道凉意:入了吞海玄宗,有护山大阵阻挡,天下任何推算再不能算定你的行止。只要修成金丹,再出世,谁能奈你其何?

    王崇心头凛然,正自琢磨,演天珠的话,孤鸿子忽然一掌,拍在了人面枭的身上,这位东海三枭之一,佛宗弃徒,身法陡然加速,仗着八宝琉璃金身法,硬抗了一记太元珠,冲到了他身前。

    人面枭大手虚虚一张,就有一股锁困天地的大力,生生定住了王崇的身法,让他纵有浮游天海的妖术,却也不能动弹分毫。

    王崇瞬息间就明白过来,叫道:“你这是要跟我硬拼法力吗?”

    王崇毫不迟疑,全身雷电法力鼓荡,跟随手收拢来的三枚太元珠合一,化为一道雷光,就跟人面枭正面硬拼了一记。

    雷电法力和佛门正宗金刚大力,生生轰出了一道闷雷。

    王崇被人面枭的金刚巨力,轰得七窍生烟,骨朵朵直冒碧水!

    人面枭却没料到,王崇这是一具巨鲸妖身,法力浑厚,十余倍与自身,正面对轰一记,被王崇的雷霆法力,生生轰飞,化为一道流星,落入了大海。

    王崇虽然法力浑厚,但终究是一具妖身,纵然转换了法力,真气始终不够人面枭数百年苦功,修炼的凝实,也被震荡的真气浮躁,只能把所有的太元珠收回来,护持自身。

    他本拟拼了暴露身份,也要动用元阳和无形两口飞剑,却没想到,孤鸿子也一头扎入了海里,再也没有上来。

    王崇心头微转,离开就想明白了一件事儿,刚才人面枭借孤鸿子之力,助长身法速度,跟自己硬拼,并非是想要翻盘,而是想要遁逃。

    人面枭也是老行尊,成就金丹在百年以上,如何会这般鲁莽,跟自己硬拼?他不过是借此遁逃,硬拼那一击,就是为了让王崇,没办法追击。

    “好狡诈的两个家伙!”

    王崇虽然有心追击,但却也知道,自己的法力颇有短处,在水面下未必弄得过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他思考都没有一秒,就转身向恶枭和邀月夫人的战场飞去,太元珠先自己一步,迎空暴打,逼得恶枭左支右绌。

    东海三枭,若论真实本领,还是白枭最强,只是他没有一口好剑,本领凭空弱了三四分。

    接下来就要数,出身佛宗的人面枭,一身八宝琉璃金身法,刚猛绝伦,甚至能硬拼好些法术,佛门神通,威能莫测。

    恶枭的道行法力,敬陪末座。

    白枭都在王崇和邀月的联手下,饮恨当场,虽然还有几分偷袭的原因,恶枭当然更不是两人合击的对手。

    本来在邀月夫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恶枭就已经岌岌可危,如今再加了王崇这么一个生力军,这位东海三枭之一,心头之苦闷,就可想而知。

    他的九寒砂,虽然聚散如意,但在邀月夫人的御天兵法之下,并无防护之能,也做不到趁势反击,只能略作牵制。

    他修炼的勾魂大手印,虽然比小黑山岛辛双清的先天厚土大擒拿更为浑厚,威力也更大,但也无济于事。

    王崇出手,就运用太元珠,连连轰击,也不讲究什么精妙招法,逼得恶枭不得不跟他硬拼,连抽空回来抵挡邀月夫人的御天兵法都做不到。

    王崇加入之后,三人斗法不过十余招,这位恶枭,就被邀月夫人一记无空刀劈开了半个身子,王崇见得便宜,十二枚太元珠合一,跟恶枭硬撼了一记,把这位东海三枭之一炸的半边身子都成了焦炭,然后趁势施展人妖相化之术。

    邀月夫人见王崇又使用这门邪术,虽然住了手,却忍不住教训道:“修道之人,要以自身法力为重,你没事就用人妖相化之术,纵然有百十具妖身,又怎能成就大道?”

    演天珠急忙送出一道凉意,怂恿道:快说自己是偷了云台山的秘法。然后赶紧求入赘……

    王崇额头见汗,他总还是有些廉耻,说自己偷了云台山秘法,傍着邀月夫人的便利,拜师去吞海玄宗也就罢了,如何还能有脸面,说什么要入赘的话?

    他王崇好歹也是正经人,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货色。

    邀月夫人见他一脸的汗,又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应该也是觉得,这般金丹宗师,能炼chengren妖之身,丢弃了太过浪费。姐姐这次也不说你,但人妖相化之术,真乃邪术,纵然这两人也不是什么好货,你炼人为妖身,也是大干天合之事。若非生死关头,决不可让人知道,你还有这两具……烂货!”

    “以后更是决不可随便炼人为妖身,尤其是遇到名门正派之人,你施展此术,只怕就要被天下所有人正道追杀。”

    王崇还真没想过此事,被邀月夫人点醒,悚然一惊,急忙道谢:“姐姐!我也是年纪太小,不够懂事儿。我便在此发誓,以后我若是再有炼人为妖身,天打五雷轰,被我姐姐一剑诛心……”

    王崇才发得半句誓言,就被邀月夫人捂住了嘴,还嗔怪道:“没事儿,乱发誓作甚?我们修道的人,气息与天地交感,一言一行,冥冥中跟天地便有契应!你此时发誓,日后就要有应验的时候。”

    王崇倒是真心发誓,人妖相化之术,若是用在妖怪身上,正道魔门都不会觉得怎样,但用来“炼人”,的确会招致正道各派的追杀。

    邀月夫人的提点,的确是为了他好。

    甚至王崇也暗暗发誓,绝不让人知道,自己炼了白枭和恶枭,回头必然要杀了孤鸿子和人面枭灭口。

    邀月夫人的玉手,温软香馥,王崇虽然被捂住了嘴,却没得什么气闷之感,反而颇觉得舒服,他倒是也没有多想,脑子里都是在思忖,人妖相化之术的事儿。

    演天珠这个时候,却不甘寂寞,忽然送了一道凉意:伸出舌头,舔一舔!

    王崇正在思考,日后绝不能被人知道,自己炼人为妖身,又要想方设法,杀了孤鸿子和人面枭灭口,这两人法力不俗,自己还须借助邀月夫人……

    演天珠助他脱困,救他性命也不知多少次了,王崇对这枚珠子,十分信任,也就没有多想,果然伸出了舌头,轻轻舔了一天舔……

    似乎颇有咸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神机械师〕〔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第一序列〕〔鹿妖逐鹿〕〔饲养全人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伏天氏〕〔绝对一番〕〔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