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第一阔少〕〔都市最强仙医〕〔我还没出生就无敌〕〔皇后至高无上〕〔五界本无界〕〔凤策凰谋〕〔我有一座山寨〕〔法师凶猛〕〔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最佳女婿〕〔血魔霸天下〕〔重生之大灵医〕〔我进阶成了终极BO〕〔霸总他又被离婚了〕〔首席的猎妻计划〕〔我的完美校花女神〕〔谢家小婉〕〔一语成婚:千金太〕〔兵王之王〕〔都市重生之仙尊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八九、金母元君(二)
    王崇虽然自称是远房晚辈,但只从他被邀月带回来宗门一事,就能瞧得出来,这个少年在邀月长老心中地位不凡。

    这几个青衣弟子大大的后悔,为首之人一拱手,说道:“原来如此,此必然是一场误会!”

    这些执法堂的青衣弟子,脸色都非常难看,为首的弟子一挥手,他们就把桀骜少年和他的同伴,一起扛在肩头,整齐划一的御气腾空。

    王崇目送这些执法堂的弟子离开,正暗暗松了一口气,就听得一个浩大恢宏的声音,在耳边炸雷般响起。

    “你就是李秀明!”

    王崇被这股力量一震,只觉不说实话不快,刚要脱口而出,叫道:“我是王崇!”

    演天珠就送出了一道凉意,让他镇定了下来,叫道:“正是小明明!”

    片刻之后,王崇才感应到有一股玄异的力量,早就扫过了自己的身躯,把内外都看的“通透”。

    他心头生寒,莫名就有一股恐惧生出,只觉得自己再无半分秘密,所有的一切都被某个无法形容,不可测度的存在,见了一个清清楚楚。

    王崇甚至就连催动人妖相化之术,改换京吞海的妖身,冲天逃走的念头,都似乎被这股力量直接抹去……

    “这就是道君的力量吗?”

    王崇心头骇然,心头一股绝望生出,他若是被人窥测了底细,绝活不过一刻。

    演天珠这时候,又送了一道凉意:放心!小金儿看不透我。

    王崇良久才忐忑的反问了一句:“你可确定?”

    演天珠又是一道凉意:有什么不确定!峨眉的那面回仙镜,可曾窥破你分毫?

    王崇这才略略安心,只是总有一股不可思议的感觉,油然浮上心头。

    “回仙镜那等仙府奇珍,也不能照出我的来历,就连道君之辈出手,演天珠也能抵挡,究竟这玩意什么来历?”

    王崇以前也曾问过演天珠,这枚珠子并不理会他,此时他也也没想到能得到答案。

    金母元君的法力,一扫即收,换了平平常常的传音手段,喝道:“且上我的千岩竞秀阁来!”

    王崇答应了一声,急忙施展轻功心法,直奔千岩竞秀阁,却不敢在金母元君面前尝试飞遁。

    千岩竞秀阁建造非常奇特,它拔地千尺,有分有六七十层,每一层都有数块巨大的岩石,伸吐出来,形成露台。

    从地面望上去,就如无数巨岩和巨大的楼阁搭建在一起,更如一座山峰长出了阁楼,风格非常之奇特。

    每块吐出的岩石露台上,都有金母元君座下的弟子,再传弟子,乃至三传的重徒孙,在盘膝打坐,修炼吞海玄宗秘法。

    王崇按照那道声音的指引,一路施展轻功,拔空而起,花去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攀援上了千岩竞秀阁的最高层。

    他刚刚落下身法,就见一直巨眸出现,开阖之际,还有泥土砂石,纷纷落下。

    王崇心头骇然,却听得一个声音,在背后柔柔说道:“师尊身子太大,无法现身,你就把这只巨眸当做本人吧!”

    王崇听得是邀月夫人的声音,一声不吭,就行了一个大礼。

    巨眸开阖数次,忽然就消失不见,眼前只有一堵石墙,就如刚才一切都是虚幻。

    紧接着一个悠然飘来的声音,就响彻在王崇的脑海:“你和邀月的事情,我已经同意了,演庆师兄那边,本君会去分说。”

    “你们二人……”

    金母元君忽然叹息一声,说道:“我本来挑选的姚莲舟那孩子,却没想到,你居然能遇到合意之人!”

    邀月夫人声音清冷,说道:“姚莲舟师弟,非是徒儿所愿!”

    金母元君叹息一声,说道:“也罢!你们两人挑选一件礼物,我转送给姚莲舟,就权当是赔谢罢!”

    王崇也不知道,为何又牵扯上了姚莲舟,但他却是个乖觉的人,急取出了得自东方鸣白的灵剑簪,双手捧着,递了上去,叫道:“元君前辈,此物可还好?”

    王崇只觉得手上,无风自动,灵剑簪不翼而飞,金母元君的声音又复飘荡在脑海:“不错!你倒是也舍得。这口飞剑足以,应付此番赔谢!”

    王崇是真不在乎,这么一口灵剑簪,但他背后的邀月夫人,却忍不住眼眶微红,泫然欲泣,显得非常感动。

    要知道,灵剑簪也是东方鸣白,这位大衍剑仙百年以上的苦功祭炼,虽然品质略差,但放在哪一家大门派,赐予门下弟子,都不失颜面了。

    吞海玄宗不以剑术见长,虽然门中的弟子数目,多过了峨眉数百倍,但存有的飞剑,还未及上峨眉多。

    王崇拿了这一口灵剑簪,与他已经是用不着的东西,但搁在这件事儿里,却是极有诚意的一件赔谢礼物。

    王崇呵呵一笑,说道:“李……,在下身无长物,就只有这件东西,还能算可堪入目。倒是多谢元君前辈,刻意优容。”

    王崇本想自称李秀明,但却被演天珠打断,送出了一道凉意:莫要乱提假姓名,老子遮掩的好辛苦。

    王崇只能自称在下,掠过了自己捏造的李秀明这个名字。

    金母元君呵呵一笑,叫道:“你们且去休息,过些时候,我还要唤你们来,有事交代。”

    王崇连连点头,也不敢再多嘴,躬身大礼,却被邀月探手抓住了衣领子,身不由己的腾空而起,往下落去。

    落得七八层,邀月就走进了千岩竞秀阁的一层,她才进来,就有数十名娇娇少女,一起拜倒,大声叫道:“师尊!”

    邀月一摆手,喝道:“不须多礼,我跟你们李叔叔,有些话要谈,你们各自去修行吧!”

    邀月夫人所占这一层,就宛如一座寻常修道人的洞府,虽然不大,却也有三层,前面是一座数十丈方圆的巨岩,能够远眺大半个吞海玄宗的道场。

    东方不远,就是一座冲天的云光,有无数修道人,在云光中来去,北方是一团黑水,亦是无凭无依,拔地而起,和千岩竞秀阁鼎足而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修真聊天群〕〔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