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的腹黑医妃〕〔重生之最强剑神〕〔修真狂少〕〔重生嫡女有空间〕〔一笔论江湖〕〔甄帅向往的生活〕〔斗破之万噬决〕〔我想当包租公〕〔仙尊重生林君河〕〔陋俗之婚闹〕〔真龙女婿〕〔重生宅男之名剑谱〕〔隐秘的人类身世〕〔爱你江先生〕〔西域降魔记〕〔国术大明星〕〔邪王宠妻:废材嫡〕〔一世兵王〕〔画演天地〕〔斗武乾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一七一、数日后,凤五就会死去
    王崇本来是被派来,查看丹鼎门,有否勾结域外天魔。

    他如今都做了少门主,又早都把左护法彭海潮压制,若是再调拨了奚魔山和凤五的关系,在丹鼎门当真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做内鬼,做到这等地步,颇有些尴尬。

    久久没有动静的演天珠,忽然送出了一道凉意:数日后,凤五就会死去。

    王崇一惊,瞧了一眼自家师父,先匆忙告辞,回了自己的静室,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师父怎会死去?”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被奚魔山所杀。

    王崇顿时有些歉疚,问道:“可是因为我偷了那块铜符?”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被人以寄魂之术操纵,击杀!

    王崇猛然清醒了过来,叫道:“是那黑袍人。”

    王崇再想问,黑袍人为何要杀了凤五,演天珠却没有回答,只是送出了一道凉意:接天关为四大魔君攻破,丹鼎门有一支趁机逃离,在中土陆洲发展壮大。百年后,奚魔山之子,把丹鼎法推演到了金丹境以上,为此界修行速度第一之法门。瀚海魔盗被灭之后,丹鼎门便是中土陆洲第一大门派……

    王崇听得讶然,待得演天珠快把他脑门冻木了,才抽空问得一声:“丹鼎法如此玄妙么?”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此法天生有极大缺陷,数位道君都推演过,至阳真已经是极限,兼且根基浅薄,同样境界,只与妖修相当,远不如修习天罡法的修士。

    王崇想了想,反问道:“就算根基浅薄,至阳真为止,总也比天罡法修炼的金丹强罢?此法也没甚不好。”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若非如此,丹鼎门怎会成为中土陆洲第一大门派。你若是抢先弄死了奚魔山,收了他儿子为徒……算了,你命里没这个徒弟。

    王崇却没在意,这破珠子的牢骚,只是暗暗忖道:“若真是如此,我收了奚魔山之子,岂不是丹鼎门的太上掌门?就算丹鼎法出的阳真修士,孱弱不堪,总也比天罡法修出金丹强,这中土陆洲第一大门派,执掌在手,也极威风。”

    王崇想了一会儿,也不理演天珠一道接一道凉意,让他不要鲁莽,找人问了几句,果然打听得出来,奚魔山并未有道侣,却收过几个女子为姬妾。

    这几个女子,给奚魔山生了两子一女,如今都在幼年。

    王崇心道:“正该我去做一大教派的太上掌门。”欣欣然就去寻找奚魔山的家人。

    奚魔山占了一处大宅,把自己的姬妾都存放进去,听得有少门主来访,这些女子顿时就慌了。

    王崇让人去通秉,过了大半个时辰,才有三四个女子,结伴而出,见到王崇就扭捏下拜,眼神也颇有些闪躲。

    王崇只想赶紧收了徒儿,开门见山的说道:“右护法为九连道人所伤,已经……”

    他话还未说完,这些女子就哭泣起来,丹鼎门也算不上什么门派,只是凤五传了道法,就在一处修炼,她们虽然是奚魔山收入房中,但若是奚魔山死了,没人照拂,哪里还有什么好下场。

    王崇见她们误会,也不解释,只是循循善诱的说道:“我师父说,右护法劳苦功高,家人不能没了照拂,让我来收两位公子为徒。”

    演天珠都说了,奚魔山之子百年后能推演出丹鼎法阳真境的修行法门,他就把奚魔山的两个儿子都收入门下,至于那个女儿,也就不要了。

    王崇深信,这些女子没什么见识,必然会让自己得逞,只要拜师了,奚魔山就算醒过来,也不能说什么。

    这几个女子又惊又喜,急忙去叫人把三个孩子一起唤了过来,一个面目姣好的少妇,怯生生的问道:“我女也有些资质,少门主可否一并收了。”

    她拉着三个孩子中的女孩儿,显然便是这奚魔山唯一“爱女”的娘亲,脸上都是不舍,并不希望女儿被人带走。

    但奚魔山的这位姬妾也知道,若是这位“少门主”,今天走了,她们娘俩以后,可就要生活艰难。

    王崇生怕夜长梦多,当下与一挥手,叫道:“都跟我走吧!”

    几个女子忙把三个孩子,推在王崇面前,先让他们一起磕头,拜了师父,又大小包裹,给三个孩子挂满全身,看起来逃荒也似,送在了王崇身边。

    王崇想了想,从身上摸了三个法宝囊,他杀人放火太多,也不知道“祸害”了谁人,收来的战利品,递给了三个孩子,柔声说道:“便算是师父送你们的见面礼,快把你们娘亲给的东西,都放在里面,莫要这般狼狈,我们又非是要逃难。”

    法宝囊虽然是修行之人,十个里三四个都有的寻常法宝,但也算极其珍贵。

    毕竟峨眉,吞海玄宗,这等大派,可能寻常弟子都人手一个,天心观这种地方,就只有长老才能有,十个里有三四个,也不是随便十个,就准有三四个。

    丹鼎门这种地方,就算是结鼎的修士,也往往七八人里头,才有一人佩戴这般法宝。

    奚魔山的几个姬妾,见到王崇出手如此豪爽,心底都略放轻了些,暗忖道:“少门主素有天才之名,在门中又以宽厚著称。他收了我们三个孩儿,见面礼就如此厚重,孩儿们必然不会吃苦。”

    奚魔山的两子一女,两个儿子分别叫做,奚南,奚元,女儿叫做奚洛。奚南为长兄,今年十四,奚元今年才十二岁,奚洛最小,刚刚九岁。

    他们被王崇和娘亲们吓住,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儿,都小鹌鹑一样,缩着头,不敢吭声,让他们拜师,就赶紧跪拜,让他们背着大小包裹,也不敢喊累。

    王崇温和的安抚,还送了他们法宝囊,这三个孩子顿时就生出了亲近之心。

    王崇随手一挥,使了一个幻术,漫天花雨缤纷,等花雨落尽,他带了三个孩子已经不见。

    此时奚魔山正悠悠醒来,摸了一下腰间,脸色大变。

    他还不知道,腰间的东西没了,不甚要紧,家里的三个孩子,也都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神机械师〕〔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第一序列〕〔鹿妖逐鹿〕〔饲养全人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伏天氏〕〔绝对一番〕〔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