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胎2宝:墨少,别〕〔二次元之攻略系统〕〔逆战之荣耀归来〕〔系统之我要当道祖〕〔空留史册说经年〕〔千神劫〕〔蜜爱100分:高冷权〕〔农业狂潮〕〔爆款娇妻限时购:〕〔漫威之基因采集系〕〔天命凰谋〕〔盛世为凰:暴君的〕〔蜜婚娇妻:老公,〕〔玄医影后〕〔第一爵婚:深夜溺〕〔平凡的妖怪们〕〔三寸人间〕〔重生小俏媳:首长〕〔枭妻诱入怀:景少〕〔女帝家的小白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气少女修炼手册 chapter 297 夹尾巴做人
    果真,比起喝血喝得够本儿的公仪珩,我的下场才更加凄惨。

    昏睡一天一夜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尚轻的惩处。

    被手腕处的刺痛唤醒,我也苏醒了。

    又是沉凉如水的夜晚,自窗外流泻的银白月光朦胧。

    身上的锦被已经换上了新的,公仪珩也不在这里,我坐起身来,想要下床喝水。

    只是刚刚坐起来,床幔就被人掀开。

    是白竹。

    他递给我一杯热水,眼中的担忧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来自灵魂深处的不赞同。

    “公仪珩呢?他怎么样了?”我接过那杯茶水,小口小口地喝着。

    醒来之后竟然没有见到牛皮糖公仪珩,我想,这全都要归功于镇国公了。

    闻言,白竹看都没看我,拿下我手上的水杯,重新递给我一碗温热的清粥,闻着还有股淡淡的药味儿。

    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他不想提公仪珩。

    白竹点亮了房间的烛台,才又回到我床边坐着。

    我扁扁嘴,受了伤的手托着碗,没受伤的手拿着勺子。喝粥。

    见了鬼,我想我昨天肯定是疯了,对自己下手也太狠了,现在虽然不疼,但却使不上力。而且伤口不疼,应该是白竹给我用了什么牛叉的药。

    果不其然,等我慢吞吞喝完一碗粥,白竹便递给我一颗红色的药丸。

    我没什么表情地接过来就吞了,我想这药丸大概是给我补血的,看看这艳红的颜色就知道。

    “公仪珩的毛病你能治吗?”我立起软枕,往后一靠。

    白竹先是纯良地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然后又缓缓地摇头。

    我愣了愣。

    得,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能治,但是他不愿意出手。

    “他这是中了毒吧?”我问。

    白竹点了点头,眼中却没有任何意外,他觉得我就应该知道公仪珩吸血的这毛病是因为中了毒。

    说起来,镇国公府里荀梅汐假死的那一幕,公仪珩就是嘴角带血,这其中,是不是有必然的联系?

    “白竹,我已经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我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出声送客。

    白竹点了点头,递给我一方绣着竹叶纹的绢帕,捡了碗便起身离开了。

    房间里灯火通明,我也已经睡了许久,此刻意识十分清醒,闭眼在大脑里搜索着北倾无念的记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关于公仪珩这毛病的治疗办法。

    荀初云进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找到眉目,只是他那一脸便秘的表情是在闹哪样?

    被他那怜悯的眼神看得直发毛,我索性睁开眼,光明正大地承受他的可怜。

    荀初云低头,视线落在我手腕上的纱布上。洁白的布面上隐隐有沁出些许红色。

    “恒王爷还活着吧?”

    “爹说,王爷需要冷静。”荀初云抬眸,眼底有点怜惜,又有点愤怒。

    当然了,怜惜是给我的,愤怒是给公仪珩的。

    “恒王爷现在怎么样了?”喝了我那么多血,应该活蹦乱跳才对。

    荀初云抿了抿唇,斜了我一眼,冷冷道:“王爷很好,晚膳还喝了两碗粥,漪儿有这份闲心还不如关心关心自己。”

    我不过就是想问问公仪珩怎么样了嘛,至于得到一大段思想教育吗?

    荀初云将女子脸上那不耐烦的表情,凉凉道:“你手上的伤口如果再深一点就废了。”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你不是说了,‘再深一点’啊,这不还没有废嘛!”

    “哼,等你的手废了,怕是哭都来不及!”

    我无语地望天,翻了个白眼,“我会哭?荀梅汐变着法儿要取我性命我都没哭!”

    “大哥在和你说你的伤势。”

    “嗯,我在跟大哥证明我不会哭。”

    “你明明是强词夺理。”

    “对,没错,我就是。”我扬起下巴看他。他得明白,对病人进行思政教育是多么的没人性。

    荀初云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没有搭理我。

    “大哥,再过几天就是皇上的寿辰了吧?你和爹不要对公仪珩做得太过分啊,打人不打脸,我们还是要做人的。”

    “你把我和爹当什么了,土匪吗?”

    “差不多。”不是土匪会做出绑架我夫君的事?更何况人家还是个王爷。只是不怎么有实权就对了。

    荀初云无奈地看了我一眼,“皇上的寿辰就在后天,我和爹自然不会对恒王爷做什么,也不需要我们做什么,恒王爷到现在都在睡。”

    我摸了摸下巴,公仪珩喝了我的血睡到现在?我的血是有毒还是怎么的?还是说,白竹就没有管公仪珩的死活……

    “嗯,我明天会带着恒王爷回去。”

    荀初云愣了愣,“明天?”

    “两天也够他睡了。”我想,我都醒了,他还能睡到天荒地老不成?

    大不了,让白竹扎他一针,总要撑过后天的皇帝寿辰。

    “汐儿她……”

    “她死了吗?”没死就不要跟我提她。

    “漪儿,你别这么说。”

    “我应该怎么说?”莞尔一笑,我发现自己的忍耐程度有所提高。

    “汐儿如今成了淑贵人,不管漪儿对她有多少不满,都不应该表现出来,毕竟汐儿代表的是皇上的威严。”

    我弯了弯唇,瞥了他一眼。心中冷哼,皇上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这个狐假虎威的代表?

    但这话我没有明说。

    “大哥的意思,我以后见了淑贵人,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荀初云皱了皱眉,对于自己的好意被曲解十分无奈,却仍旧不怕死地点了点头,将错就错。

    “那,漪儿会吗?”

    这个问题就很有意思了,我这人的很活泛的,我的行为方式取决于别人对我的行为方式。

    只要荀梅汐夹着尾巴做人,我顶多就是让她得不到所爱维持现状,但是她如果不安分,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让她变成真正的众叛亲离,孤立无援,爱谁谁。

    所以这个问题本来就是没有答案的,不过我也不介意给荀初云一个肯定的答案。毕竟我一直相信血缘关系一直都是很强大磁场,又岂会因为我这个半桶水产生嫌隙。

    “大哥放心,我一定会藏好尾巴。”必要的时候,这条尾巴也一定会剁了喂狗,我是来复仇的,不是来做有求必应的圣母。

    5

    还在找”元气少女修炼手册”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