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八零:农家军〕〔大宋明月〕〔最强海岛兵〕〔赤霄求道传〕〔惜缘古剑传〕〔大降头师〕〔逆天毒妃:帝君,〕〔诱夫入怀:喵系萌〕〔毒医特工:邪君狂〕〔九龙玄帝〕〔科班僧道捉鬼团〕〔乱斗水浒〕〔重生之最强剑仙〕〔我的时空旅舍〕〔誓约协奏曲〕〔逆袭大清〕〔扶一把大秦〕〔变身毒舌少女〕〔地狱暗行者〕〔请叫我店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气少女修炼手册 第410章 chapter 409 讨厌二手烟
    a ,最快更新元气少女修炼手册最新章节!

    天已经大亮,隆冬对这座海滨城市的冷冻并未生效,白灿灿的暖阳和煦且温柔,多情如初春。

    当然,这是对大部分人而言的。

    于我,周围寒冷得可怕。

    脚步一顿,拐角处的灰影也堪堪停住,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距离。

    哦,对了,那道灰影不是别人,正是前一刻还躺在解剖床上的死尸李祺。

    准确来说,他现在只不过是鬼魂状态。

    与韩冰有过接触的死尸若都会在她身边流连一段时间,都是有执念的磁场残影。

    韩冰的盛名除了过硬的专业知识,这种特异功能也贡献了不少力量。

    索性靠在墙上,我隔着一条街望着他。

    李祺能感受到那道冰冷的视线,一眨眼,便来到了街对面。

    “你偷了夜之弦的什么?”

    李祺想了想,然后又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夜之弦为什么要拿走你的东西?”

    “……”他还是摇头。

    我无奈地翻了翻白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见过杀你的人吗?”

    “……”他依旧摇头。

    一问三不知,死了也白死。

    知道也问不出什么了,我抬腿就要走,只是刚一转身,就被人从后面锁住,用沾了乙醚的毛巾捂住了口鼻。

    我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乖乖装昏倒了,直到被抬上一辆商务车,我才彻底放松地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正在与既定地历史轨道重合着,我能够知道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邀请我的人只会是夜之弦,那个傲娇的小牛郎。

    等到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是在都夜的包厢里。

    迷离黯淡的灯光,暧昧低缓的音乐,酒精的味道有些刺鼻。

    我淡定地从沙发上爬起来,还好夜之弦知道如何绅士地对待女士。

    夜之弦坐在不远处,明显硬朗了些的面部轮廓并不与他自身所散发魅惑气息矛盾。

    原来亚麻色地短发染成了鲜嫩可爱的桃红色,剑眉英挺,鼻梁高直,莹润的唇瓣邪邪翘起,媚意横生……

    遗憾的是,那双多情的桃花眼里已经褪去了最动人的亮光,留下来的,是一片空洞。

    可能是和枫泾接触久了,我并不觉得双目失明的人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有时候,他们甚至是比正常人还要来的厉害。

    而夜之弦现在就很厉害,他敢和我共处一室,似乎并不怕我对他做些什么。

    至于原因嘛,他有枪……

    “韩法医这一觉睡得可沉。”

    夜之弦耳朵动了动,微微侧过头来,精准地捕捉到我的方位。

    “夜少真是贵人多忘事,托你的福,我早就已经不是法医了。”

    在夜之弦给警察局施压之后,韩冰就彻底失业了。

    闻言,夜之弦一愣,缓缓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像是恶作剧成功的示威。

    “我还真的是不记得了。”

    “脑外科我也很擅长,不如安排一下手术?”我冷笑一声。

    “不用了,我找你来就是想知道李祺的死因。”

    一点都不客气的话语,夜之弦从怀里抽出一根雪茄就要点上。

    “我讨厌吸二手烟!”

    说完,我快步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前,一巴掌拍掉他嘴里含着的雪茄,力道快准狠。

    突然的变故引致使在外面等待的保镖尽数冲了进来,大老黑们一字排开,这豪华宽敞地包厢倒是显得有些拥挤了。

    大惊小怪!

    扫了一眼这群人,我轻蔑地嗤笑一声。

    夜之弦呆愣一瞬,待到反应过来之后便烦躁地挥了挥手,保镖们又收起枪退了出去。

    包厢里又回归到了只有两个人的状态。

    “回答我的问题,李祺的死因。”

    “失血过多。”

    我挑挑眉,对于他迷糊的小表情十分满意,看来,他和我记忆中地adonis还是有相似之处的,没有那么可恶嘛。

    “失血过多?”夜之弦嘲讽一笑,“我怎么听说李祺的尸体没有明显伤痕?”

    “没有明显伤痕就不能失血吗?你不用筷子就饿着不吃饭了?”

    “强词夺理!”

    “体会到区别了吗?”

    听着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夜之弦皱了皱眉,“什么区别?”

    “就是我能做法医,而你,只能做牛郎的区别!”

    “……”

    这完全侮辱性的话语让夜之弦瞬间攥紧了拳头。

    他怎么觉得这不靠谱的法医跟几个月前见到地完全不一样?像是变了一个人。

    变得越发恶毒了。

    “你拿走李祺的遗物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该轮到我露出胜利的微笑了。

    夜之弦抿着唇撇过头去,不再看我。

    “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说,就跟我有关;你要是不说……那就跟警察局有关。”

    我懒懒地斜靠在沙发上,说这话的时候,看的并不是夜之弦,而是墙角处蹲着的李祺。

    嘁!如果不是能救命,我会管这些破事?

    不论是黑是白,这辈子都不会想与警察局打交道,夜之弦当然也是如此。

    然而被威胁的滋味实在是不太好受,夜之弦更不愿屈从于这女人的淫威,干脆闭上嘴,什么都不说。

    “夜少,我的耐心有限。”我眯上眼睛,手指轻轻地敲击着膝盖。

    “韩冰,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夜之弦有些生气,若不是眼睛坏了,想必我会在里面看到燃烧的怒火。

    “想杀我的人多的是,也不差夜少一个。”我靠着沙发蹭了蹭,语气轻描淡写,实在是听不出有什么惧怕的味道。

    “那确实要恭喜你了,我现在是真的想杀你。”

    “这么说你以前不想?”我揉了揉眉心,这帮孙子当乙醚是十全大补丸吗,给我用这么多?

    “你倒是提醒我了,三个月之前你解剖的欧林科技前总裁也是被你这么不负责任地敲定了死因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着,我瞟了他一眼,“更何况,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文盲凭什么指责我的专业性?”

    我真的替韩冰委屈,那不过是一件早已设定好结局的闹剧,怎么就会碰上这么一头倔驴?

    “你说我是文盲?”夜之弦整个人像是被火燎了屁股,浑身炸毛。

    “不用强调,我都懂,如果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话,我就先走了。”

    而夜之弦下意识想要出手阻拦,却被毫不留情地推到一边。

    推到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那年君至〕〔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从姑获鸟开始〕〔最强医仙混都市〕〔末世重生之至尊冰〕〔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