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修真大少〕〔凌天剑神〕〔天作岸〕〔英雄联盟之冠军重〕〔奋斗吧,姜英秀!〕〔雷武神帝〕〔都市共享系统〕〔为美丽的舰娘献上〕〔重生军婚宠妻:时〕〔云庭仙道〕〔韩先生,情谋已久〕〔妖孽王者〕〔平淡无奇的幻想乡〕〔天道制霸计划〕〔七公子④:韩少来〕〔纯阳第一掌教〕〔七零纪事〕〔医仙倾世:萌新驾〕〔倾城娇女:将军,〕〔重生八零军长小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气少女修炼手册 第472章 chapter 471 战场第一课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人已经走远了,你的眼睛可以收回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汪芙已经醒了,她扒在窗台上,说话阴阳怪气的。

    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她对我的敌意不再强烈,大抵是误会了我与李副官的关系,我也懒得解释。

    我冷冷扫了她一眼,汪芙也是有些不自在地撇过眼去,不敢与我对视。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知道害怕就好,知道害怕便还算是个人。

    我抱着怀里的布袋子推门走进了屋去,“来吃饭吧。”

    汪芙答应了一声,不过还是先绕到后面洗漱去了,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吃完了一个馒头。

    现下开始吃第二个馒头。

    大概是受了韩冰的影响,我也不大愿意吃包子了。

    更何况,李副官带过来的包子各种颜色都有,有些油腻,我不大喜欢。

    “把炉子上的水壶拿来。”

    我瞧着炉子上的水壶已经开了,便朝走过来的汪芙喊了一声。

    汪芙瞪了我一眼,颇有些不情不愿地照做了,可是,她的手碰上去的时候又惨叫着跳开老远,夸张地吹着自己只是被烫红了些的手指。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把剩下的馒头含在嘴里,走到炉子前,拾起桌上的抹布,一把将烧得滚烫的水壶提到了桌上,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小口小口地吹凉,又小口小口地喝着。

    汪芙十分难得地没有反驳,她气恼地走了过来,学着我的样子,拿着抹布,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

    “呸!呸!这水到底什么味道啊?怎么还有一股土腥味儿!”

    汪芙才将将喝了一口,就嫌弃地吐了出来,还不停地咂着嘴,蹦蹦跳跳地像是个小丑。

    我依旧喝着自己的热水,吃着自己的馒头,没有管她这小姐脾气。

    汪芙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太得宜,又耐着性子坐回到了椅子上去。

    见我老神在在地吃着馒头,她便也有些期待地拿起一个鱼香肉丝包。

    可能是饿极了,汪芙她咬了一大口。

    只是才咀嚼了两口,又想马上吐出来。

    我算准了她这见鬼的反应,静静地看着她。

    而汪芙估计是有些害怕我,她强忍住口腔里的不适,囫囵吞枣般地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

    “喂,唐舒尔,能拿到你就不觉得这里的水很难喝,饭也很难吃吗?”

    “这里是战场,有水喝,有饭吃就不错了,能活着,你就该庆幸,而不是在这里挑三拣四。”

    “你要是想拿大小姐的架子,我还是那句话,请你尽早滚蛋,不要祸害别人,也祸害自己。”

    “唐舒尔,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汪芙急了,她不知道如何反驳唐舒尔的话,因为在她们相处的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她不得不承认,唐舒尔在很多方面要胜过自己。

    当然,她指的是吃苦耐劳方面。

    她不得不承认,在唐舒尔面前,她自认为矮了那么一头。

    “不好意思,这种资格我不太稀罕。”

    不知不觉中,我又撕吧了两个馒头,喝了五杯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馒头在我肚子里像是海绵一样发了起来,形成了巨大的饱腹感。

    “我吃好了,剩下的你中午自己热热吃吧。”

    说完,我站起身来,拿起床上的外套和相机便要出门去。

    “喂!唐舒尔,你又要去哪里?”

    “我去营地训练,你要去吗?”我嘴角斜勾,就是料定了她不敢跟来,便也没有等她的回答,径直出门而去。

    营地外的哨兵没有见过我,即使我拿出了记者证,他们也不认,没办法,我只能又一次麻烦李副官了。

    我正靠坐在营地外的树荫之下,就老远听到了李副官的声音。

    他飞奔而来,上来就先玩闹似的给了那两个拦住我的哨兵两拳,然后又止不住高兴地奔到我面前。

    “舒尔,不是说下了训练,我再去看你吗,你怎么跑营地来了?”

    我晃了晃脖子上的相机,“我是战地记者,当然是来采访的。”

    “可是,我们还在训练……”

    “没关系,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训练,而且,群众应该看到一个全方位的、有血有肉的军队,而不单单是战争的成败,这对付出过汗水和鲜血的你们来说,并不公平。”

    李副官听到这里,笑着点头,“舒儿说话真是听得人好舒服,看来你做记者对我们军人来说幸运极了!”

    “好了,你就别夸我了,再不回去,闫千南那个大包公可是会生气的!”

    李副官一愣,转而连忙称是,带着我就连忙往训练场跑。

    我们在四个足球场那么大的训练场前停了下来,闫千南站在高高的看台前,话筒就架在他的嘴边,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金灿灿的怀表。

    他看着训练场上一个一个汗流浃背,奋力冲向终点的士兵们,脸色冷冽。

    “宋阳,体能不合格,再跑三十圈!”

    “李宇雄,体能不合格,再跑三十圈。”

    “刘其旭,体能严重不合格,再跑五十圈。”

    “……”

    此时的闫千南面无表情,像极了拿着生死簿的判官,我不禁失笑,歪过头看着李副官。

    “松子,闫千南这么让你们死命地跑,到底是做了个什么样的作战方针呐?”

    “舒尔,你看问题的眼睛很毒辣啊!”李副官并不急着回答我的问题,倒是先把我夸了一通。

    “其实这问题我也问过闫公,他说,所有士兵上战场,要学的第一件事便是逃跑,人人都要有一双好腿,你说,闫公这话是不是很有意思?”

    他的声音很轻,可是却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因为有血泪的经历在里面,因而有更加深刻沉重的体验。

    我仿佛能懂闫千南的想法。

    怪不得他有时候冷冷冰冷,有时候有幼稚可笑,大概是过于丰富的内心遭到了冷待,逼退回到了狭窄黑暗的角落,结出厚厚的冰来。

    就是这么看似难以理解的胡话,我好像不那么讨厌闫千南了。

    我想,唐舒尔正是看到了闫千南心底的炙热,才决定飞蛾扑火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那年君至〕〔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从姑获鸟开始〕〔最强医仙混都市〕〔末世重生之至尊冰〕〔君临星空
  sitemap